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051章 探察之于暗夜 四
    第1051章探察之于暗夜

    正当帕拉米迪斯和菲莱欧斯在包厢里大吃大喝的同时,躲在储藏室里偷听的香奈儿和艾尔伯特也蹑手蹑脚地退了出来。

    "哼嗯……"老虎一脸的难堪。

    "怎么了?"精灵少女瞪了虎人青年一眼:"你该不会是在想什么下.流的事情吧?""没有。我赢回来的钱原来是别人故意送的……"艾尔伯特不快地抹了抹鼻子,"我在想着该不该把钱都还回去。""蠢蛋。"香奈儿冲老虎一记高傲的冷笑:"既然世界上有这样的傻子要故意塞钱给你,你就心安理得地收了吧。""可是…!""你不是孤儿,从来没有因为缺衣少食而犯过愁,当然也不可能知道贫穷的滋味。"香奈儿冷眼看着老虎:"反正我要说的就是这些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她刚想离开,突然又想到了什么鬼主意,拉着老虎的手问:"所以,你明天真的打算去见那位斯芬克斯老爹?""我?"艾尔伯特耸着肩,露出一脸的无辜,"为什喵我要去见他,我和他又不熟。""他暗地里给你塞了一百多万,指定要你们去见他哦?你真的敢不去?"香奈儿威迫加利诱地劝道:"惹怒了黑帮老大,小心吃不了兜着走。"艾尔伯特再一耸肩:"他完全搞错了。我又不是帕拉米迪斯的儿子,就让赛费尔和赛格莱德去见那位黑帮老大不就好了喵。"香奈儿扭过头去,一脸阴沉地自言自语道:"啧,所以说这头蠢老虎就是蠢,怎么提点都不开窍……""呃,什喵?""没,没什么!"精灵少女怒道:"算了,既然你不肯去见那位斯芬克斯老爹,我就不求你了!反正我去找那两只蓝猫兄弟帮忙,结果也是一样的!"虽然完全没有弄懂香奈儿想干什么,但精灵少女这样一说,艾尔伯特不仅醋意大发:"什喵?这点小事我也能做到,为什喵偏要去找那两只猫!"香奈儿见自己的激将法起效了,吐着舌头得意地道:"你刚才不是说不愿意做嘛!""现在我改变主意了!你有什喵请求都说出来,我保管做到!""那好。"香奈儿环顾四周,见走廊上没有人了,才低声说:"我接到了埃及政府那边的委托,要秘密调查这位黑帮老大。他似乎在暗中筹划着某个大阴谋。而我们的目的就是在他实施这个阴谋之前,先一步截取他们计划的情报,阻止他的阴谋。我原本还想依靠那名豹人大叔来间接套取情报,但现在你有机会亲自接近那位黑帮老大,事情就好办得多了。"艾尔伯特不禁打了个颤,他身上的酒意也挥发一空:"你要我…从黑帮老大的口里套情报?""正是。"香奈儿轻描淡写地点了个头:"做得到吗?""等等…"艾尔伯特想了又想:"那个……菲莱欧斯大叔是帕拉米迪斯大叔的哥哥,然后菲莱欧斯大叔的老爹,也就是帕拉米迪斯大叔的,呃,义父?居然要我去做这种坑朋友的事情……""不,一点也不。"香奈儿继续给艾尔伯特喂定心丸:"那位黑帮老大是穷凶极恶的大恶人,他坏事做尽,现在似乎还谋划着某个能够颠覆这个国家的大阴谋。你必须阻止他,不管他和你们有什么亲戚关系。否则,一旦他的计划实施起来,必定会是生灵涂炭,埃及要被血洗。""没有你说的那喵严重吧?"艾尔伯特头顶上冒出一大滴冷汗。

    "但愿如此。"香奈儿低声叹了一口气:"但从我的委托人给的情报看来,这位黑帮老大很可能在谋划政.变。总之,要是他没有在打什么坏主意,一切就很好。否则,他必须被及时阻止。""好,好吧……"在香奈儿犀利如刀的目光的逼迫下,艾尔伯特显得有点抓急:"明天先看看情况再说……"碰!老虎还没有说完,香奈儿已经迎了上来,一下把艾尔伯特推倒在墙上。她似乎十分着急,根本没有多想就把脸贴了上来,压在老虎的脸上。

    二人的嘴唇紧紧地压在一起,香奈儿的两只玉手更加不安分地在老虎身上到处乱摸,挑逗得艾尔全身发烫。老虎的脸瞬间变得通红,脑门上几乎要喷射出蒸汽!

    "嗯?"仿佛感觉到有谁在外面,菲莱欧斯推开了包厢的门,朝走廊上扫视了一眼。

    走廊上的灯光略暗,看人只能看到个大致轮廓而已。而其时,走廊上只有艾尔伯特、香奈儿和另外一位经过的服务员。

    服务员端着盘子在走廊上经过,这个情景自然没有可疑之处;而那两位紧紧拥吻着、打得火热的年轻人,看来似乎只是普通的、喝醉了的酒客和陪酒女郎而已,也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至少半醉的菲莱欧斯是这样认为的。

    "哇哦。"他吹了一下口哨,把目光从那两名法式湿吻中的大胆的年轻人身上移开,又把他的猫头缩了回去,在包厢里继续吃喝了。

    "呜……!"老虎只感觉到精灵少女调皮的小舌头在他口腔里上下翻滚,到处挑逗着。

    他脑袋充血,急促的呼吸也无法赶上自己耗氧的速度,于是他只能在一片窒息之中看着自己慢慢全身麻木。

    而香奈儿斜眼撇了一下包厢的门,确认包厢完全关上以后,女孩才肯放开老虎。

    艾尔伯特才好不容易喘了一口气,马上大骂:"咳咳!你在干什喵!?""好险,差点被发现了。"香奈儿抹了一把汗。

    "你夺去了我的初吻!""哦?"精灵少女瞪了老虎一眼。

    "呃……好吧,不是初吻。"艾尔伯特依旧脸色潮红,又羞又恼:"在那家伙面前伪装,可以有几千种方法,你偏要像刚才那样强吻过来喵?!难以置信!""我不想跟你讨论这个,占便宜的明明是你这只臭老虎。"香奈儿朝艾尔伯特和赛费尔的包厢走去:"不想让那只大猫进一步怀疑的话,就马上离开这里。""呃……你先走吧。"老虎弓着身子:"我有点,呃,不方便。""你什么?!"香奈儿朝艾尔伯特下半身迅速扫了一眼,怒了:"你这只下流的老虎!你果然……!""嘿!你突然扑上来,又是接吻又是抱抱,还不给我任何心理准备,我的小伙伴当然会被吓到啊!"艾尔伯特满头冒烟,慌忙为自己辩解:"是个男人都会有这种生理反应,这和我下不下流有关系喵?""下流!总之你就是下流!"香奈儿边走边怒骂道:"要走了,快跟上!"艾尔伯特不得不尴尬地前弓着身子跟在精灵少女身后走着,他已经放弃了辩驳,因为他知道,和女人辩驳是不可能赢的。

    同一时间,开罗以南的沙港。

    默罕默德商队的沙船渐渐靠岸了,它稳当地停在了港口上。夜幕低垂,港口打开了结界,防御着沙海里一切危险的生物。

    "终、终于完了。"伊莱恩长叹一口气,他全身几乎又被鲨鱼的血涂满了,粘腻得难以忍受。

    "完了。"卡娜看着满身汗臭、沐浴在血污之中的贝迪维尔一行人:"辛苦你们了,下船去酒吧里休息一下,剩下的钱马上就发到你们手里。""太好了,我等着拿完钱就回酒店洗澡了喵。"赛格莱德抹了抹额头的血迹。

    "我的货物呢?"狼人还没有完全痴呆,他记挂着自己放在沙船货仓里的二十二桶黄金虫的虫浆。

    "呼呼,那些有价无市的货物吗。"卡娜不屑地一笑:"放心吧,会给你卸下船的,负责陆运的车子也帮你租到了,回头确认收货,你就可以开着车子运走了。""很好,谢了。"面对女人那几乎是嘲讽般的笑,狼人轻描淡写地回答道。

    一旁的魔剑士索拉尔则不动声色地看着贝迪维尔。

    "怎么了?"狼人也感觉到了魔剑士的目光,跳下船的同时,也转头质问道。

    "没什么。"魔剑士憨直地一笑,跟着一跳,稳当地落在港口的木质平台上:"我们去喝上一杯吧,我的朋友。今天承蒙你们照顾了,我请客。"贝迪维尔摸着咕咕作响的腹部,恨不得马上找个店子吃上一顿:"很好。看我胡吃海喝,把你的钱都啃光。""可是,洗、洗澡……"伊莱恩略带不满地嚷道。

    "我留下来把剩下那一半报酬收了就好,你们可以先回酒店去。"贝迪维尔恶作剧般狞笑起来:"知道回去的路吗?别迷路哦。""知、知道!"伊莱恩嘟起嘴来:"才不会迷、迷路!又不是小、小孩子!""那么,我们先走了喵。"赛格莱德拉着伊莱恩,朝船舱的方向撇了一眼。水手们从船舱里运出一桶桶的虫浆,并把这些装着果冻般物质的木桶放到一台租借来的老旧货车上,"开罗的晚上似乎不怎么太平,请注意安全,贝迪维尔先生喵。""哦。"狼人挥了挥手,支走了两名同伴。

    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