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049章 探察之于暗夜 二
    第1049章探察之于暗夜

    "环境不错嘛。"帕拉米迪斯小心翼翼地走进包厢里,顺手带上门。门一关上,外面的嘈杂声便被隔音良好的包厢墙壁隔绝了,整个包厢顿时安静了不少。

    "哦,小帕拉米,我的弟弟!"菲莱欧斯张开双臂,一上来就给了帕拉米迪斯一个热情的拥抱。他抱得十分用力,帕拉米迪斯几乎能够听见自己身上骨头的悲鸣声。

    "会疼的……"豹人战士郁闷地说。

    "哦呵呵,抱歉。"菲莱欧斯放开了帕拉米迪斯:"骨头还是一如既往地脆啊,我的小帕拉米!""胡说!"豹人战士走到沙发旁,和菲莱欧斯并排坐下,伸手去取桌面上的另一杯酒:"话先说在前头,陪你喝酒可以,但我已经是有妻子的人了,就怕我妻子薇薇安会不高兴所以别叫那些乱七八糟的陪酒女郎来,好吗?""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所以事先把她们支走了。"菲莱欧斯背靠在沙发上,悠然自得地呷了一口威士忌,"放心吧,今晚就只有我们兄弟俩在此叙旧而已,没有任何儿童不宜的活动。""嗯。"帕拉米迪斯也呷了一口威士忌,上好的美酒在豹人战士的喉咙里荡漾,酒精的烈性轻微烧灼着大猫的舌头。

    "还记得吗?"菲莱欧斯把一只手搭在帕拉米迪斯的肩膀上,低声说:"当我们还是小鬼的时候,那一次,我们从人类商船的货物里偷到了一瓶酒。我们一群小笨蛋就在秘密基地里开酒尝鲜,那是我们第一次喝酒。""而我们运气不好,拿到了最烈性的乌鸦龙舌兰酒。"帕拉米迪斯回想起当年还心有余悸,打了一个冷颤:"呃啊,那东西滑进喉咙的时候如同火烧,酒劲简直可怕。""哈哈哈哈哈,对啊,那天大家都喝的醉醺醺的,第二天爬起来的时候地上全是昨晚的饭菜!"菲莱欧斯吃吃地笑着,"你小子喝一口就立即醉了,还脱光了衣服在外面的雪地里打滚,说什么我要烧着了的傻话,结果你得了肺炎,躺床上两个星期。"帕拉米迪斯的脸涨得通红:"那种事情就不要提了……""所以呢?"菲莱欧斯话锋一转,质问道:"盗贼团里的大伙儿都怎样了?还有活着的吗?"帕拉米迪斯的脸一下子阴沉下来:"都死了…莱恩纳斯、卡迪斯、雷姆、依斯坎纳……都在我十岁时那场饥荒中饿死了。托雷斯和巴恩则死在了瘟疫之中。切尔迪斯和桑达斯则被人类杀死了,就在我十三岁那年袭击人类商船的行动里。最后就只剩我一个人,十四岁那年加入了军队,跟随了哈克特族长……为了向人类复仇。现在想来,当初的我真是愚蠢至极。""哦?"菲莱欧斯发出一下低沉的感叹,似是在追问。

    "哈克特那豹渣才是一切的罪魁祸首。"帕拉米迪斯又喝了一口酒,怒气似乎随着他的酒气一起挥发出来,变成若隐若现的烟雾:"你知道吗?我们这群孤儿原本也有父母。但格里克族的族长大人为了解决当时的人口问题,限制各个部落的父母生育,只保留头一胎,第二胎及以后的孩子则一律丢弃到荒野里让他们自生自灭。……而那就是我们。我们这些孤儿并不是被亲生父母主动抛弃的,而是当时的政策如此。"听完这个以后,菲莱欧斯的脸上却是如水般的平静:"这个我也听说过。""你也知道?!"帕拉米迪斯不可思议地看着菲莱欧斯:"那你为什么……""当时的政策是这样,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菲莱欧斯平淡地一笑:"又或者说,我该感谢哈克特族长,他仅仅是把我们放逐到荒野里,而不是直接把我们投入河中或者魔兽的巢穴里。虽然他是一名豹渣,但他至少给了我们一个生存下去的机会。"豹人战士不可思议地看着他的兄弟,为菲莱欧斯的大度感到惊讶:"想不到你会如此看得开,菲莱欧斯。""为什么不?"菲莱欧斯又喝了一口酒:"反正都已经是三十多年前的事情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现在就只剩下你和我了,小帕拉米,我的好弟弟。""关于这件事……"豹人战士也满脸疑惑地看着菲莱欧斯:"我也有一大堆问题想问你。""你想知道我为什么还活着,对吧?"菲莱欧斯拿着水晶酒杯一阵轻轻的摇晃,杯子里的冰块和杯子内壁轻轻碰撞,发出美妙的响声:"我可以告诉你一切,但这将是一个非常、非常漫长的故事,它的内容恐怕会让你感到不安。听完这一切以后,你甚至可能会嫌弃我即使如此,你还是打算听吗?""不,我不会嫌弃你的,菲莱欧斯。不论你身上发生过什么,你仍然是我的兄弟。对身为孤儿的我来说,你就是我的哥哥。"帕拉米迪斯真诚地看着他的义兄:"那个时候你明明已经死了。你到底是怎样活下来的,这些年来你到底经历过什么,你又是如何在开罗的大赌场里找到这份工作的……这一切,我全部都想知道。""很好。"菲莱欧斯长舒了一口气,仿佛放下了心头大石:"那么……该从哪里说起呢?"他从腰间掏出一柄匕首,冷不防地朝自己的手臂割下去。

    "菲莱欧斯?!"帕拉米迪斯看见朋友手臂上冒出的鲜血,吓得跳了起来:"你疯了吗?!""冷静。仔细看着。"菲莱欧斯一阵惨淡的笑,用匕首割下自己手臂上的一块皮肉。

    不,应该说是撕下来的。他在自己手臂上割出一个切口,马上就顺着这道切口,把自己的兽皮连毛一起撕下了巴掌大的一块。

    他把那块带着鲜血的皮肉丢在桌面上,深深地喘了一口气:"哈啊……看着,仔细看着。"被去皮以后,本应血肉模糊的菲莱欧斯的手臂,却正以惊人的速度再生着。不消一刻钟,菲莱欧斯的受伤的手臂便恢复了原样,就连那天蓝色的豹毛也长出来了。

    "这是……超回复力?!"帕拉米迪斯吞了一口唾沫。

    "对,和白熊人一样的超回复力。"菲莱欧斯收好匕首,用略带喘息的声音答道:"我被人类抓住,被他们扒光身上皮毛,以为自己快要死去的时候……突然觉醒了这种能力。为了活下来。""难以置信!"帕拉米迪斯的目光不由自主地集中在菲莱欧斯的手臂上。那手臂上除了一点血迹以外,几乎什么痕迹都没有,新长出来的毛发完全覆盖住旧的伤口,把刚才那惊心动魄的一幕掩盖起来。

    "获取这个能力的代价就是,我失去了变身能力,不能再用狂化术了。"菲莱欧斯补充道:"而且,这个能力既救了我,也让我几乎陷入了永劫不复的地狱之中,求生不得,求死也不能。"豹人倚靠在沙发上,闭上双眼,开始了他的回忆。

    最初只是想得到。

    想要饱腹、想要温暖,想要过得幸福。

    于是,他伙同一群流浪儿,在野地里拾荒,时而猎杀魔兽,时而抢劫人类的商船,有时还会趁着夜色越过罗马和格里克族领地的边境,去人类的市镇里偷东西。

    这群豹人小孩组成的盗贼团,从来没有如此猖獗过。

    而一切都只是为了生存。

    为了生存,他认为这样做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他和他的小伙伴们从来没有对此事怀疑过半分。

    没人要、没人爱的小野猫们,即使啃食罪恶、污秽披身,也要活下去。

    他们之中无数前辈被人类抓住,杀掉,甚至残酷地剥皮;但他们的成员总能得到补充这些荒野中的弃儿从来不缺,死去多少也在所不惜。他以为如此持续地干下去,总有一天会抓住幸福。

    直至那一天,梦想破灭。他所犯下的罪,为他带来了万劫不复的恶果。

    "快跑,帕拉米!"少年大喊,目送自己落荒而逃的弟弟,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他的弟弟走向生,而他,自知道要走向死。因为,其时,他已被数名体格强壮的人类男子按在了地上。

    盗贼团里的一半人逃掉了,另一半则被留了下来。

    仿佛计划好的,仿佛是又一个轮回,发生在盗贼团前辈们身上的事情,再次降临在菲莱欧斯的身上。

    豹人少年擅于奔逃,此事人类早已知晓。人类残酷地,用沉重的石槌把菲莱欧斯的腿敲断,让少年再也无法逃脱。剧痛穿心,豹人少年头昏脑涨,眼冒金星。

    在他渐渐变黑的视界里,他身旁的另外两名同伴已成为了冰冷的尸体,一个脑袋被箭射穿,另一个则是从背后吃了重重的一记斧头,因失血过多而立刻毙命。

    这些疯狂贪婪的人类,则迫不及待地拿出小刀,在这些死去的豹人少年的尸体上切割着。

    切割着,一刀接着一刀,把豹人少年们的毛皮从肌肉和脂肪里分离出来。

    就如同在剥一头畜生的皮。

    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