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047章 狩猎之于沙海 二十一
    第1047章狩猎之于沙海

    "这到底是什么?"贝迪维尔用手捧着那个金色的立方体砖块,向卡娜投去求助的目光,期望从见多识广,沙漠航行经验丰富的安保队长处得到一些情报。

    卡娜却猛一摇头,不耐烦地敷衍道:"别问我,我完全不知道。这也许是某种矿石的结块吧。回开罗以后试着把它卖掉换钱如何?"狼人更疑惑了。虽然这东西看上去是一块金子铸成的立方体,但它十分轻,完全没有金块那种沉甸甸的手感。它要么是中空的,要么根本就不是由金子铸成,完全是骗人的小饰品而已,要说它是矿石就更加不可能了。总而言之,它一点价值都没有。

    尽管如此,贝迪维尔还是把这个金色砖块塞进了裤袋。他可是忍受着巨大的恶心,把这小东西从黄金虫的体内取出来的,怎么可以说丢掉就丢掉?

    那该死的黄金虫尸体,倒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贝迪维尔朝水手们使了个眼色,示意把那具尸体丢掉。

    "你确定?"卡娜看着三名水手用拖把推动着黄金虫的尸体,把那东西朝甲板边沿推下去,便小声问贝迪维尔:"说不定那怪物体内还藏有更多这种小金砖?"狼人摇了摇头。他有种预感,那怪物的尸体里已经不再藏着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了身为一名身经百战的勇士,他的直觉经常很准。

    黄金虫的尸体哗啦一声沉入沙海,再也没有影子了。沙漠魔鲛们连凑近去吃它的意思都没有,估计是不喜欢吃这种恶心的虫子吧。而黄金虫留给贝迪维尔的,就是这二十二桶黄金虫浆,以及这个小小的、一无是处的金砖。

    这一切到底有什么意义,狼人暂时无法理解。沙漠魔鲛们再次在沙船附近打转,船上的众人又要忙起来了,贝迪维尔只好暂时不去管小金砖的事情,收拾心情,继续对付屠杀沙漠魔鲛的大军。

    船舱之中的神秘人透过监视摄像头看着狼人遇到的这一切,发出一声疑惑的闷哼。

    同一时间,开罗,失落天堂酒吧。

    艾尔伯特和赛格莱德在酒吧里订了个包厢,希望能够不受干扰地享受这个有钱任性的晚上。

    和略显破落的外观不同,失落天堂的内在装修得颇为豪华。这间酒吧的老板很肯花钱,同时也很有商业头脑,知道认为这样不惜工本的投资可以引来更多的豪客。

    那暗金黑色的,带着精细浮雕花纹的墙纸上,错落有致地贴着各种钻石。它们虽然都是装饰用的假钻石,却在酒吧包厢昏暗的灯光下闪烁着如繁星般的光彩,把这个整体格调呈黑色的房间照耀得如同一个神秘莫测的宇宙,再和无机质的金属座椅相互衬托,最终给人一种既黑暗又堕落、既豪华又充满幻想情调的气氛。

    艾尔伯特和赛格莱德并排坐在沙发上,这带着金属银色的皮沙发没有看上去的硬,反而出乎意料地柔软舒适。沙发和茶几上的木制部分有着统一的、雕刻精美的花纹,花纹描述的似乎是某种野兽。这让这套沙发茶几在舒适的同时也隐约透出某种霸气和野性,可见酒吧主人的品位是如何与别不同。

    包厢外是略显嘈杂的环境,因为酒吧的大堂正从显示器中播放着足球赛事,也因为非洲目前正逢某个重要的足球赛季,赌球看球的埃及男人们正全神贯注地凝视着显示器,不时发出一浪接着一浪的喝彩声。而包厢的隔音功能颇优秀,即使外面吵得翻了天,包厢内也仍然十分清净只要艾尔伯特他们不打开显示器看球或者唱歌的话。

    当那位容颜美艳、穿着性感的黑色比坚尼泳衣和长腿黑色丝袜的兔耳女郎服务员端着一瓶啤酒进来时,两名年轻人感觉自己已经微醺了。

    "客人,这是你们点的啤酒。"兔耳女郎把打开了的啤酒装进两只大杯子里。

    "哦呵呵呵呵,好的。"艾尔伯特不禁从嘴角露出猥琐的笑容,拿起杯子呷了一口啤酒。

    埃及的大麦啤颇为爽口,再加上杯子里晶莹剔透的冰块,在这个夜幕刚至,白昼余热未消的热带的晚上里,能为人平添几分凉快。

    当然,喝酒解暑并不是艾尔伯特和赛格莱德来这里的主要目的。这两名头脑发热的年轻人到这种酒吧里来,当然是为了喝酒玩乐的同时找几名陪酒女郎一起共度良宵,发泄一下他们过剩的青春热度。

    "那么,"兔耳女郎朝两只猫眨了眨眼:"各位请慢用哦,失陪了。"语毕她转身就走,似乎没有留下来陪艾尔伯特他们喝酒的意思?

    "等、等一下啊,小姐喵!"赛费尔无奈地叫住兔耳女郎:"不留下来陪我们喝酒喵?""噢,你们的意思是想找陪酒女郎吧?"那名兔耳女郎俏皮地眨了眨右眼,笑得非常甜:"很抱歉,我不负责这个,你们的陪酒等一下就回来的,别心急哦!""好、好吧喵。"赛费尔皱了下眉头,看着兔耳女郎就这样走掉了。

    "那么漂亮的小姐居然走掉了……真的没有问题喵?"赛费尔不禁怀疑。

    "没事,只是一名端酒过来的服务员素质就高成这样子,这里的陪酒女郎们估计每个都是大美人。"虎人青年咧嘴笑道。

    "难道你……第一次来这种地方?"艾尔伯特把身子依靠在沙发上,呷了一口啤酒,故作镇定地问:"难道说……还是小男孩喵?""才、才不是喵!"赛费尔满脸羞涩地反驳道:"那个喵……我和弟弟们一直都在突厥居住喵。那里不是没有酒吧,可是酒吧里的小姐都是象人们……我还不至于这么重口味喵!""哦呵呵,原来如此。"艾尔伯特看穿了赛费尔的谎言,却故意不去戳穿,只是冷笑。

    "艾尔伯特先生又怎样喵?"赛费尔复仇般的反问:"看你的样子,应该经常来这种地方消遣咯喵?""怎喵可能。"老虎不以为然地挥了挥手:"我是当怪物猎人的,你忘了喵?一生中在野外狩猎的时间比在城镇里的还要多。而且我有喜欢的人了……有过。所以我才不会在酒吧里乱泡妞呢。""哦,喜欢的人喵?"赛费尔冷眼看着艾尔伯特:"所以你现在已经在拍拖了喵?""不,没有。"一说起这个,艾尔伯特的脸色马上就阴沉下来。他往肚子里灌了一大口酒,打了一开酒嗝,才缓缓地说:"不管我怎喵去追求,那女人心里根本就没有我。最后她和我老爸结婚了……呼呼呼呼……啊哈哈哈哈,你说这是多喵搞笑的一件事?她居然看不上我,却和我老爸结婚了!""呃……我很抱歉喵。"一滴冷汗从赛费尔额头上冒出。

    "我也很抱歉喵。"艾尔伯特学着豹人青年的语气答道,又灌了一大口啤酒,忿忿不平地道:"哼!不说了。搞什喵,陪酒女们怎喵还不来啊?到底要我们等多久!""唷,别心急!我们来了喵"一名猫耳女郎推门进入包厢,一边抖动着她比坚尼泳衣包裹着的硕大胸脯,一边装可爱地吐着舌头,露出显然是化妆的尖尖的虎牙:"我是妮娜喵让客官们久等了,真不好意思喵""哪、哪里喵!"赛费尔和艾尔伯特看着进来的猫儿女郎愣了一瞬间,然后相顾而笑:"不、不错喵!""好可爱喵!"那名叫做妮娜的猫耳女郎走进来坐下,就这样倚在赛费尔身旁,那鸡蛋般光滑的肌肤贴在赛费尔的高级西服上:"这位小帅哥真可爱喵!喜欢的话妮娜今晚就陪着你了喵!""好,好哇喵"赛费尔涨红着脸,连忙灌了一大口啤酒壮胆。

    "那、那我呢?"艾尔伯特觉得不公平,嘟起嘴嚷道。

    "哦,那边的小帅哥嘛,当然是由她来陪喵"猫耳女郎用她那套着毛绒玩具猫爪子的手挥了两下:"那位新来的,你还在等什喵?快进来啊喵""咕嘟。"艾尔十分期待进来的会是怎样漂亮的美女,不禁紧张地灌了一口酒。

    另一名猫耳女郎慢吞吞地推门走了进来,推开门的瞬间也吓了艾尔伯特和赛费尔一跳。

    她有着鸡蛋般白滑细嫩的肌肤,以及水灵灵的明眸;

    她有着一头瀑布般的黑色长发,和她头上戴着的黑色猫耳装饰几乎融为一体,格外可爱;

    她有着傲人的苗条身材,虽然双峰并不如妮娜那样高耸火爆,但也十分丰满,不失女性风范;

    然而,最让人惊讶地,是她那双似曾相识的、精灵们特有的尖耳朵它充满了黑暗森林般的神秘。

    这双精灵的尖耳朵的主人,正是!

    "噗!"老虎直接嘴里的啤酒喷出来了,喷得沙发、茶几上全是啤酒,甚至喷了他自己一身。

    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会吐出血来:"香、香奈儿?!"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