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041章 狩猎之于沙海 十五
    第1041章狩猎之于沙海

    "可恶!你们被偷掉了什么?"狼人贝迪维尔拾起他的衣服,紧张地问。

    "裤、裤子!"伊莱恩的脸上带着说不出的难堪。

    "还好喵!"赛格莱德拾起自己的长枪和盾牌,把衬衣扔给白熊人:"我的枪和盾还在喵!"狼人又看了一眼伊莱恩的行李,白熊人的大盾和犀角大剑也还在。那两名小偷都是十几岁的少年而已,以他们的体力拿不动赛格莱德和伊莱恩的重装备。

    结果,损失最大的只是贝迪维尔而已。他的蜥牙短剑和龟舌鞭子都被偷了,手上一把武器都没有,不禁有点不安!

    赛格莱德把长枪给了贝迪维尔:"要追喵?""当然要追!"狼人斩钉截铁地道。

    蜥牙短剑丢了还不算什么大事儿,但贝迪维尔的龟舌鞭子可是能够和他左臂义肢发出的电力相互响应,做到触手般自如活动的"极品"武器啊!这个怎么可以丢失!

    贝迪维尔隐约能够辨认出那两名小偷的气味。沙漠的太阳用高温缓慢地融化侵蚀一切,让周围的空气都弥漫着一种烘烤的怪味,即使是有着灵敏嗅觉的狼人,时间一久恐怕也无法再分辨出某人留下的特定气味。也就是说,要追捕小偷只能趁现在了。

    "呜嗯。"伊莱恩把衬衣缠在腰间遮羞,非常尴尬地爬起道:"一、一定要把裤子追回来!""你介意的就这个?"贝迪维尔略有点不悦:"其实你这样穿感觉也不错啊?"他打量着伊莱恩:只穿一条裤衩、腰间围着衬衣、而上半身却什么都没穿的白熊人,看起来略像个变态。

    "别、别笑!"白熊人哭笑不得地道。

    三人收拾好装备便飞奔起来,追寻着小偷们的气味,深入兹瓦尔的贫民区。

    同一时间,两名小偷兄弟也转过了数个小巷,穿越贫民区破烂而错综复杂的建筑群,来到了一个类似地下洞穴般的地方。

    "大叔!"其中一名小鬼大喊:"搞到好东西!今晚有饭吃吗?""哦?"黑暗之中走出来一名驼背的、穿着破烂斗篷的人。他被孩子唤作大叔,但他的外形更像一名年老体弱的老人。

    "什么好东西?"那名"大叔"语调平淡地问。

    "这个!"孩子高兴地挥舞着鞭子,用他非常糟糕的英语回答着:"宝物哦!宝物!那蠢蛋拿着这个,就像触手一样控制自如!""真的吗,马特?"那名穿着斗篷的人闷哼着表示不相信。

    "真的!看吧!"孩子挥舞着龟舌鞭子:"动啊!快动啦!快给我动!!"挥,再挥!少年不断地挥舞着鞭子,但龟舌鞭子显得死气沉沉的,仅在少年的小手挥舞时无力地晃了几下,完全没有之前在狼人手中那种威风。

    "哎!?"小偷少年不可思议地嚷道:"为什么不动了?这和看到的不一样啊!"他以为贝迪维尔的鞭子只要拿在手上就能随心所欲地控制,至少他之前看到狼人是这样使唤鞭子的。

    但实际上,龟舌鞭子当然不会简单回应使用者的请求。它并不是什么高科技武器,不可能随使用者的意志而自主活动。能让它动起来的只有贝迪维尔一个而已而且它还是靠狼人左臂义肢的电力驱动的。

    "呃……这烂东西!"少年赌气地把鞭子丢在地上了。如果不能自主活动,这鞭子就仅仅是一条由不知名怪物的筋编成的奇怪鞭子,不仅没有多少杀伤力,卖相还丑的可以。

    看着小偷少年在出丑,斗篷中的男人一阵不悦的闷哼:"马特,说谎是不好的习惯。那么,作为惩罚,今晚你就没饭吃了。你呢,久特?有什么收获?""这、这个。"另一名小偷少年拿出他的收获:伊莱恩的裤子,以及贝迪维尔的蜥牙短剑。

    那沾满血的裤子没有太大的价值可言,少年拿出来的时候也觉得它很可笑,马上就收回去了;而那手制的短剑似乎也值不了多少钱,拿这个出来真的没有问题吗?

    少年十分担忧,怕会遭到和弟弟同样的待遇,他战战兢兢地问:"靠这个我能…吃上饭吗?""哦!"男人却看着那柄短剑出了神,犹如看见了什么名师的至高杰作。他一把抢过男孩手里的短剑,用他那干巴巴、布满皱纹的手拿着武器仔细端详,同时不断发出低声的赞叹:"这是……这是!这做工!这精细度!这恰到好处的打磨和镶嵌!这巧妙绝伦的曲线!这是……神作啊!""呃?!"那名叫做久特的小偷少年十分惊讶,没想到这种土制武器竟然被男人赋以如此高的评价,在孩子小偷生涯偷到的各种宝物里,这还是头一次。

    "那、那我可以吃饭了?""去厨房吧,要吃多少都可以,吃饱为止!"斗篷男人似乎十分高兴:"退下吧!""马特!"久特唤道,"一起来吃吧!""哥哥!"另外那名小偷少年满怀感激地道,打算跟上去。

    "慢着!"斗篷男人却阻止了小偷兄弟:"久特,你能吃,但他不可以。我这里没有用以招待撒谎者的食物!""可、可是!"小偷少年的兄长挥着手抗议道,或许因为自己不太会说话,只能用这种拙劣的身体语言来表达情感。

    斗篷男人似乎十分固执:"少废话!你要么自己吃饱,丢下马特不管;要么就两个都别吃,今晚饿肚子吧!""还有一个选择:你们都特么别吃,把我的武器还给我!"洞窟外传来贝迪维尔的怒吼。

    "什么?"斗篷男子吃了一惊,看着三个人影跑进洞窟之中,连忙责备般瞪了两名小偷少年一眼:"你们没有确认过自己有否被跟踪吗?""有、有啊?!"久特无辜地嚷道:"我们明明转过了好多巷子摆脱跟踪!怎么可能还会有人跟来?!""不是他们的错,老头。"贝迪维尔提枪走进地下洞窟窟,脸上满是怒火:"我们这些兽人的鼻子灵敏得很,光靠气味跟踪就能把你们从城市的任一个角落里挖出来,你以为能逃得掉吗?!""哦?"斗篷男子不以为然地一笑,举起蜥牙短剑:"这种事情,不试试怎么知道?"赛格莱德和伊莱恩本打算攻上来,和贝迪维尔一同围攻这名驼背的斗篷男子。但狼人连忙大喊:"别过来,我亲自会会他!"贝迪维尔说这句话并非出于他的自负。非也。他从驼背男人的脚步和架势之中看出了那人的不同寻常,突然惊觉那人是一名剑术高手!如果赛格莱德和伊莱恩不明就里地攻上去,一定会被那人猛烈反击,落下一身重伤。在场的人里恐怕只有贝迪维尔的技量能与那驼背男人一拼!

    被贝迪维尔这样猛喝,豹人青年和白熊人止住了脚步。赛格莱德更加把手里的盾牌扔给了贝迪维尔:"加油!"真是好同伴,一句话就能让他们心领神会。贝迪维尔暗自称赞着赛格莱德和伊莱恩,同时也手执盾和枪,向那名神秘男子发起挑战:"老头,快把我的装备还给我,这样的话我还能饶你一命!""哈哈哈,恐怕是不可能了。"驼背老头和贝迪维尔对峙着,二人慢慢踱着步,以某个看不见的点为中心对绕着。

    "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斗篷男子在出手前补充道,双眼则死盯着狼人手中的长枪和盾牌:"这真是一把好剑,而且你手上的枪盾都一样棒。这些都是你自己做出来的?"这句话让贝迪维尔起了戒心,他怕斗篷男子会打赛格莱德的坏主意,连忙把一切都揽上身:"是的……是又如何?你想对我干什么?""如果是的话,那老夫就姑且称赞你一下吧!你确实有一双巧手,这双巧手废了该多可惜!放心好了,我不会杀你,出招时也不会伤着你的手顶多是砍断你两条腿而已!"一道青筋从狼人的额头上冒出,面对这等的奇耻大辱,狼人却沉住了气:"好大的口气啊,老头!"但他知道,对方并不是在夸夸其谈。贝迪维尔面前的这名老头,或许真的如同其表面看上去那样伛偻驼背、老态龙钟,但这家伙的脚步却异常地稳,每挪一寸,身影都如同无风的山林一样静寂沉着!

    竟在这种地方遇上了此等顶尖的剑术高手!

    几万、不,几十万场战斗。这家伙恐怕早就经历过太多杀戮的历练,血的洗礼,在他手下屠杀过的敌人何止千万。光凭技巧的话,狼人与这名老头有着云泥之差!

    如果魔力没有被封印,贝迪维尔尚且能用狂化术与之一战能否打赢还是个未知之数呢。

    但现在,狼人只能靠自己的剑术来取胜,面对着这种剑术高超的老怪物,贝迪维尔心里却是没底!

    ……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贝迪维尔刺出一枪,朝老头的面门攻去!

    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