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032章 狩猎之于沙海 〔六〕
    第1032章 狩猎之于沙海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贝迪维尔不可思议地瞪了索拉尔一眼。

    但事情并没有那么不可思议,狼人的问题也其实十分多余。

    魔剑士索拉尔也是圆桌试炼的考生之一,而且他估计也在为钱的事情而烦恼中。而魔剑士想到的解决方法也和贝迪维尔相差无几:就是当一名赏金猎人,在这座充满机遇的城市里接委托赚钱。

    当然,这家伙竟然会和狼人接到同样的委托,被派到同一艘沙船上来,这个巧合确实有点惊人。

    "看来我们还真是有缘卡玛啊,我的朋友!"索拉尔点了点头,在他那张略显憨直的脸上露出毫无修饰的微笑。

    "对,真有缘,简直就像是你小子在跟踪我们一样。"贝迪维尔不满地吐槽起来。但他自己最清楚,索拉尔比他们更早一步到达沙船,要说"跟踪"也是他们在"跟踪"索拉尔。

    "啊哈哈哈哈。你想多了,我的朋友!"索拉尔挥着手,爽朗地大笑着:"那么,我和那边的几位哥们还有些事情要聊,咱们回头见?"

    他踱开步子,和狼人一伙拉远了距离,去和甲板上别的保镖们聊起天来。不知道是因为索拉尔人缘好还是别的什么,那几名人类保镖理应和魔剑士素未谋面,却竟然能够和索拉尔聊得起劲。这家伙真是一个天然呆。

    "索拉尔先生…"赛格莱德一脸仰慕地看着魔剑士的背影。

    狼人瞪了赛格莱德一眼,心里既羡慕又火大,却拿魔剑士没撤。正当他纳闷不已的时候,沙船轻微摇撼了一下,开始移动了。随着沙船越行越快,港口也变得非常细小,取而代之的是不断延绵起伏的沙丘。

    "我们在这里待着就好了吗?"狼人看着身后不断远去的码头,好奇地问。

    "就在这里待着吧。"身为安保顾问的卡娜对狼人一伙仍然怀有戒心,警觉地吩咐道:"船舱是禁区,本来就不欢迎无关人士入内,没事就别去惹麻烦。"

    "还有。"卡娜拍了拍手,换来几名拿着道具的水手:"这个给你们。"

    贝迪维尔接过水手们派送下来的那件"道具",不禁又一阵纳闷:"这是……鱼竿?"

    "没错,是鱼竿。"卡娜嘴角泛起一阵轻微的笑意,似乎在嗤笑着狼人的无知。她对挂在合金纤维鱼线末端的金属圆球浮标敲了敲:"这是电磁振子。把它丢进沙海里,它就能利用电磁效应发出持续的振动,引来沙漠魔鲛。所以,你们除了在甲板上守备以外,还有另一份工作:钓鱼。"

    钓鱼!真是一件听起来无比悠闲的美差。

    "我不明白。"狼人拿起那根合金质的、手感颇沉的鱼竿:"你们行商为了安全着想,不是应该尽量避免和敌人接触吗?然而你却叫我们刻意去引来敌人?"

    "就知道你会这样问,门外汉。"卡娜冷笑得更甚了,"事实却是,沙船的电浮引擎发出的亚声波,一定会引来沙漠魔鲛,避无可避。而且这些该死的鱼儿都是千里耳加死心眼:几千里外听到一个小小杂音都会过来凑热闹,发现是沙船就会追到天涯海角。

    很多愚蠢的商队不知道做好预防措施,经常会在航行过程中引来一屁股的魔鲛。这样的沙船可谓凶多吉少为了安全,沙港不让它们进港,而它们又无法独力摆脱上千条沙鲛的围捕……最后就是惨死。"

    白熊人惊呼:"怎、怎么可以这样!"

    "呼呼,人都是自私的,特别在埃及。"卡娜自嘲般冷笑:"所以啦,你们要用这个,一路引来沙漠魔鲛,并及时消灭掉这些讨厌的鱼儿。你们好好想想,是每次杀十条魔鲛,分一百次完成任务比较容易呢;还是一次过对付上千条魔鲛比较容易?"

    "知、知道了!我们做就是了。"贝迪维尔无奈地握紧鱼竿,用力一甩,把带着浮标的鱼钩抛了出去。

    赛格莱德和伊莱恩也面面相觑,学着狼人那样抛竿。

    "这是鱼叉枪,你们人手拿着一把好了。"卡娜又吩咐水手们派发攻击用的道具,"用法应该不需要我多言了吧?把鱼叉刺进鲨鱼的身体里,然后按这个会卷钢缆,把那些该死的鱼儿拖回来。"

    "哇哦。"贝迪维尔看着鱼叉枪那锋利的带着倒刺的枪尖,不禁心里发毛:"杀掉沙漠魔鲛还不够,还得捕上船来?!"

    "魔鲛们潜藏在沙海里,身上的鳞皮非常坚硬,普通手段根本杀不死。"卡娜拨弄了一下头发,她如流水般的黑发在沙船扬起的风中轻拂着:"必须把它们钓上来,在心脏的位置给予致命一击。总之就是这样子,拜托你们了。"

    贝迪维尔心里更加纳闷了。这份工作可能比狼人青年想象中的还要血腥。几个小时以后,这艘船的甲板上将铺满沙漠魔鲛的尸体,被刺穿心脏而死的魔鲛们必定鲜血横流,染满整个甲板……那画面一定很美,美得让人无法直视。

    同一时间?,早上八时,大不列颠。

    "唔嗯"哈斯基揉着惺忪的睡眼,把一汤勺早餐的燕麦粥送进嘴里:"亚瑟叔叔呢汪?"

    "今天是工作日,亚瑟当然是上班去了。"格林薇儿笑眯眯地看着犬人少年,"怎么了,你们玩了两天,还没有玩够,还想继续到游乐场里玩吗?"

    "才不是游乐"睡迷糊了的哈斯基刚想纠正格林薇儿的说法,才想起跟亚瑟叔叔的那个约定,就是不能让别人知道那个模拟游戏的存在。他急忙改口道:"呃,对汪。游乐场太好玩了呢汪。"

    全是谎话。犬人少年的心音早就出卖了他。格林薇儿不仅嗤笑,小孩子就是单纯。

    "哈、哈尔呢汪?"哈斯基想起昨晚的事情,不禁担心起他的小伙伴来。

    "哈尔还在睡。他昨晚大出血,现在身体还很虚弱。"格林薇儿道:"就让他多睡一会儿吧,上午的数学课只有你一个学生。"

    "哎?!"犬人少年下意识地嚷道。

    格林薇儿的脸上露出一瞬间的阴沉:"怎么了,有什么不满的吗?"

    犬人少年撅着小嘴抗议:"可、可是,好无聊的汪!如果哈尔不在,只有哈斯基一个人上课的话,实在太无聊了汪。"

    格林薇儿把目光投向餐桌的另一个角落:"那么,就让那边的煞星叔叔一起来上课好了,这样就不会无聊了吧?"

    "噗"星辉龙差点没有吧喝了一半的土豆炖肉汤喷出来:"你叫一条龙去上小学水平的数学课是想怎样?"

    "所以,你真的很懂小学数学了?"格林薇儿喜见乐闻地瞟了煞星一眼:"请问残差平方和的公式是什么?"

    "残…残差…"金闪闪没有喷汤,而几乎是喷血:"听都没有没听说过!这种东西我怎么可能懂!话说你们人类是怎么回事,这种东西真的是小学水平吗?!"

    "时代在进步,智商在提高。人类千年前就有了反重力飞船,这点简单的数学知识,当然就是三岁小孩的水平。"格林薇儿不以为然地笑着:"敢情你们龙类连这个都不会?"

    煞星同情地看着哈斯基:"现在看来,你们这些小鬼过得还真不容易。"

    犬人少年报以苦笑。

    "呜"此时的豹人少年哈尔也醒了,从卧室里慢悠悠地走出来。他一手拄着拐杖,另一手扶着墙壁,脸色苍白地说:"早上好喵"

    格林薇儿吓了一跳,连忙过去扶住豹人少年:"笨蛋!你还不能下床!为什么不多休息一会儿?"

    "可是哈尔昨天睡太多了,根本睡不着喵。"豹人少年委屈地说。

    "那好,过来吃早餐,动作要慢"格林薇儿扶着豹人少年慢慢走着,转头对煞星和哈斯基道:"你们愣着干什么?也过来帮忙啊!"

    "为什么要我帮?这种事情交给仆人去做不就好了?"自私的星辉龙不以为然地一笑。

    哈斯基则一言不发,愧疚的双眼直愣愣地看着哈尔睡衣缝隙里露出的绷带。

    "没问题的喵。"豹人少年低声说:"哈尔不用帮忙也能自己吃早餐,真的喵。"

    "在说什么逞强的话。"格林薇儿把小黑豹抱到椅子上:"好了,张开嘴巴,吃了这一口燕麦粥。"

    "啊"哈尔乖巧地张开了嘴巴,也许是怕和格林薇儿阿姨继续啰嗦下去。

    而就在此时,一名仆人走进了饭厅,在王后耳边嘀咕了几句。

    "哦,是吗?好奇怪,为什么是找我们,而不是找亚瑟呢?"格林薇儿一边喂着哈尔吃早饭,一边若有所思地哼道:"总之,就让他们过来吧。先听听他们有什么想说的。"

    仆人会意地点了点头,匆匆地离开,去通传王后的旨意。

    哈斯基正在纳闷,这种吃早饭的时间里会有什么不识趣的人来打扰他们?

    而饭厅外也响起了一个熟悉的脚步声。

    "早安,我亲爱的格林薇儿王后陛下。"高贵冷艳的鱼人小王子卡尔文,刚走进饭厅里就行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