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026章 探潜之于噩夜 (十一)
    第1026章 探潜之于噩夜 十一

    "结…结束了喵。"豹人少年哈尔看着眼前的一切。脸上是无比的惊异和错愕。

    那个被哈斯基称为"爸比"的混沌红狼既强大又吓人。如果哈尔沒有事先见过许多可怕的怪物。此刻的他一定会被吓尿。

    亚瑟王抹了抹嘴角的血。小心翼翼地走向那头怪物。想一睹[混沌之红狼]的真貌。但已经太迟了。红狼的身影不断变淡、变透明。亚瑟还沒有走上两步。幻灵已经消失得无影无痕周围的火光同时退去。哈斯基前额那个脑洞也一并消失了。

    骑士王迅速瞥了哈尔和哈斯基一眼:为什么这两名少年的身体里会无缘无故地出现了连通另一个宇宙的虫洞。这一切还是个未解之谜。

    人类自满自傲的科学。在这连串的怪异现象面前。简直败得一塌糊涂。

    当然。亚瑟还不能松懈。这一切还沒有结束。被混沌之红狼切成碎块的黑色收割者的肉块们。仍在地上不断蠕动着。痛苦而顽固地扭曲着。似乎打算组合起來再生。它的复活只是时间问題而已。

    "我们该怎么办。"煞星揉着摔疼了的腰。走过來问。

    "我们要把它从哈斯基的梦里驱逐出去喵。"哈尔急忙解释道:"在这附近一定有着脱离梦境世界的出口。。。把这个从那里扔出去就好了喵。"

    亚瑟王怀疑地看着豹人少年:"就这样简单。"

    "就这样简单喵。"豹人少年点了点头。他是过來人。知道怎么摆脱梦魇:"哈斯基。你能想象出一些工具喵。比如一个渔网喵。"

    "好的。哈斯基试试汪。呃。等等梦。"犬人少年显然还处于混乱之中:"这里是哈斯基的梦汪。到底怎么回事了。为什么你们会在这里。爸比又到哪里去了汪。"

    "一切等我们离开这里在给你慢慢解释。"亚瑟催促道:"现在快变一张网出來在那怪物再生之前。"

    "呜好吧汪。"犬人少年集中精神。竭力去想象类似渔网的工具。既然这是他的梦境世界。他理应可以在这里变出想要的一切。

    一张网很快便成型。出现在哈斯基手里。虽然它歪歪扭扭的。

    "很好。"亚瑟抢过渔网。朝那怪物的碎片撒过去。把碎了一地的黑色收割者完全罩住了。工具看起來很可笑。但能用就好。骑士王收起这沉甸甸的一网怪物肉块。转而对帕弗的白灵叫道:"出口在哪里。"

    象人的白灵镇定地伸手指了指远处。

    出乎众人所料。这个噩梦的出口并不在城堡的门外。反而在这个房间的深处。城堡的正中心位置。

    不是逃出去。而是躲起來吗。

    时间紧迫。亚瑟也沒有时间多想。只好拖着那张网朝城堡深处跑去。让众人在背后跟着。

    但他面前的风景越來越怪异。又或者说是越來越幽深恐怖。

    他们先前与收割者战斗的那个房间中也有不少类似培养皿一样的怪异东西。但当时紧张的战斗和环境的幽暗让一切变得模糊。这些培养皿并不特别显眼。

    现在亚瑟却走在一个两旁堆满破旧培养皿的走廊上。。。周围的培养皿要么空空如也。要么已经破烂了。渗漏着恶臭的暗绿色液体。而有不少更加古老的培养皿。其中的液体早已流空。器皿中只有一具又一具腐朽的干尸。他们的脸容扭曲着。仿佛承受过极大的痛苦而死去。到底是被装进培养皿之前就这幅样子。还是从破碎的培养皿出來时才变成了这幅样子。就不可而知了。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些尸体不是人类。他们长长的颌骨。充满了犬类特征。它们是犬人而且很大可能是哈斯基的族人巴撒克族人。

    随着亚瑟对城堡的不断深入。走廊变得越发狭窄。原本可以同时通过十多人的宽阔走廊。第一时间更新被大量培养皿堵塞了。越往前走。骑士王就越是纳闷。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这真的是哈斯基的梦境吗。这样说來。哈斯基到底在做着怎样一个噩梦。

    梦境反映现实。梦中出现的一切。不过是人们记忆片段的重组而已。而亚瑟面前的这一切是如此的真实、详尽。很难想象这只是哈斯基单方面臆想出來的东西。

    不。可以很肯定地说。这里的每一个细节。必定曾对犬人少年造成过十分深刻深远的影响。必定曾在哈斯基的脑海里深深地烙下了记忆之印。它们才能在哈斯基的梦中如此真实地重现。

    那孩子到底经历过什么。。。才会拥有如此扭曲的梦。

    到了。那就是梦的出口。亚瑟不用多想也能清楚理解到。

    在骑士王面前的。是城堡深处一个巨大的深坑。

    深不见底。漆黑无边。这个深坑的边沿上堆放着无数破旧的培养皿。仿佛是有谁特意把它们堆放于此。等待处理的。

    这个深坑。是用來埋葬这些培养皿的。把不再被需要的[废物]吞噬。让它们永远沉沒于深渊的黑暗之中。便是这个深坑的唯一用途。为什么这会是哈斯基的梦境世界的出口。

    亚瑟皱了一下眉头。把那只网抛进深坑之中。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如此一來。黑色收割者便被驱逐出犬人少年的梦境了。

    众人也随后赶到。看着面前这个巨大深坑发呆。

    煞星瞪了骑士王一眼:"亚瑟。接下來该不会是要…跳坑吧。"

    "对。跳下去。"亚瑟王点了点头:"这大概是从噩梦里醒來的其中一种方法。当然。我们也可以等[回想魔镜]的效力过去。自然醒來。"

    他又转头看着犬人少年:"但你打算怎么办。哈斯基。我们还能用魔镜的力量回去。但你。必须自己走出自己的噩梦。"

    犬人少年看着那个深坑。脸上流露着莫名的恐惧:"不。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亚瑟叔叔。不要汪"

    "面对它。"骑士王把一个物件塞到哈斯基手中:"面对恐惧。想办法击败它。摆脱它。然后你才能成长。不管这个噩梦是怎么一回事。只要你有勇气的话。它都无法困住你。"

    哈斯基一阵沉默。双腿发抖。他手中的是亚瑟叔叔交托给他的光子匕首。而这把匕首在哈斯基的紧握之中开始发出光芒。

    豹人少年从背后搂住他的小伙伴:"别怕。哈斯基。哈尔和你一起跳喵…"

    "可是"

    "哈尔不会让你孤独一个的喵。因为…我们是朋友喵。"豹人少年更加用力搂紧了犬人少年。。。

    "跳吧。"

    随着哈尔的一声催促。两名少年一起往深坑里跃出。不消一刻便消失在深坑之中。沒有了影子。

    "我们也该走了。"亚瑟回头看着煞星。煞星身旁的那名象人的白灵则和哈尔的消失一同消失。早已不在了。

    嗖

    跃入深坑之中的亚瑟和煞星。回过神來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于孩子们的卧室里。亚瑟还一手抓住回想魔镜。另一只手搭在星辉龙的肩膀上。保持着进入哈斯基梦境前的那个姿势。

    原本乌灯黑火的房间当然已经亮了灯。因为在现实世界里的人还有一个"抓虫"的任务。

    啪啦。亚瑟身旁三码处的地板上传來某种尖锐的响声。骑士王扭头一看。兰斯洛特的圣灵已经使出了某种攻击。把地面上某个东西困在了结晶之中。那东西大概是从哈斯基体内逃出去的邪灵吧。总之它已经无法再作恶了。

    "哈斯基。""呜呜呜呜呜哈尔。"床边的两名少年则扭作一团。泣不成声。嘴里含糊地呢喃着一些沒有人能听懂的话。

    "亚瑟。"格林薇儿担心地看着她的国王。骑士王嘴边还渗着血。

    "沒事的。只是小伤而已。"亚瑟擦了擦嘴唇。果然在梦境世界里的战斗也影响到了现实。幸好他们沒有受过特别大的伤害。

    又或许不。

    "哈…哈尔。"犬人少年感到手臂上有一阵温热在蔓延。他惊讶地一看。那是一片血的鲜红。

    "怎、怎么回事了呢喵。突然觉得头好晕喵"哈尔的声音越來越微弱。他失去了知觉。

    "哈尔。。"亚瑟推开犬人少年。赶忙查看一下豹人少年的伤口。

    小黑豹的背上有四个伤口。那是被镰刀刺出來的重伤。

    那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急救。快给他急救。。"骑士王大喊道。事情真是糟糕透顶。哈尔的伤足够让薇薇安大发雷霆。

    格林薇儿早已有备。她对身旁的两名仆人使了个眼色。仆人们拿出了预先准备好的急救箱。开始有条不紊地工作起來。

    "放心。有我在他死不了。"王后用毛巾压住豹人少年的伤口以止血。一边安慰哈斯基。另一边则大声责备亚瑟和煞星:"你们是怎么搞的。两个人身手明明都不错。却竟然连一个小孩都沒法保护好。。"

    "我"煞星一脸无辜。刚想说些什么

    "我们有。"骑士王表现得更加无辜和茫然。大喊着打断了煞星的话:"这孩子本來是不可能受伤的。为什么。。"

    然后。亚瑟突然想起來一个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