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025章 探潜之于噩夜 (十)
    第1025章 探潜之于噩夜 十

    众人以为哈斯基的头会因此而被砍落。然而。非也。

    在被杀害之前。犬人少年先一步挥舞手中的某个武器。砍断了黑色收割者抓住他的那只手。哈斯基就这样顺势往地面上跌下去。收割者的镰刀只在犬人少年的额头留下了一道浅浅的割痕。

    而砍断黑色收割者手臂那件武器。在黑暗中只留下一道火红色的残光。那是亚瑟之前送给哈斯基的光子匕首。

    "呜汪。"哈斯基屁股着地。发出一声闷响。

    "哈斯基。"豹人少年发动了战技[强力冲刺]。。。不顾一切地冲了过去。

    黑色收割者见自己一击失手。打算继续补刀。它手里的巨镰旋转了一百二十度。调整好方向。旋即朝地面的两名少年劈下。

    "哼。"象人帕弗的白灵已经把手中的巨大铁管投了出去。沉重的铁管在半空中高速旋转着。笔直地扫向十码外的黑色收割者。

    磅。。铁管命中那头怪物。在它砍伤两名少年之前。把它整个击飞出去。怪物手中的巨镰无力地往下跌落。而哈尔则紧抱住哈斯基。发动战技朝一旁猛冲。在被镰刀的锋刃刺伤之前就闪开了。

    不。也不算是完全躲开了。镰刀落地。在哈尔的脚髁上留下一道浅浅的划痕。第一时间更新

    "呜。"哈尔闷哼一声。

    同时。亚瑟和煞星已经一齐攻上。追击着飞出去的黑色收割者一阵猛攻。骑士王手中的长枪朝怪物的胸口疯狂猛刺。煞星则拿起钢筋做成的长棍朝收割者的头颅敲落。

    铛铛铛铛铛铛碰。那怪物竟然在千钧一发之际。从背上伸出四个骨头手臂。用四把镰刀纷纷挡下了亚瑟王和星辉龙的猛攻。

    "什么。。"二人退后了一步。被怪物这突如的变形吓了一跳。果然这是能够侵入人们潜意识世界里的灵体。能化作各种恐怖的超越现实的外形也不足为奇。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亚瑟握紧了手中的长枪那长枪早已短了一大截。被对手的镰刀砍掉的。这只是哈斯基梦里想象出來的布景的一部分。虽然看上去很硬。却沒有实际强度。光凭这种武器。对付起黑色收割者估计会十分吃力吧。

    亚瑟他们其实也是[入侵者]。沒有得到许可就侵入了哈斯基的梦里。而在别人的梦境里。有着各种的不便。

    他们需要的。不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布景]。而是真正可以称得上[武器]的东西。

    一件哈斯基在梦里仍然十分珍重的物件。

    亚瑟猛然一回头。第一时间更新他想到了什么。

    "哈斯基。"骑士王大喊:"快。把你的光子匕首给朕。"

    "这、这个汪。"哈斯基完全沒有弄懂眼下发生的这一切是怎么一回事。正在极端的混乱之中。他既想不明白自己为何会被黑色收割者袭击。也沒法弄懂亚瑟叔叔等人为什么会出现在此处。他只觉得一阵不知所措。

    "快点。"亚瑟大喊。一边闪开黑色收割者的镰刀暴风。一边装模作样地刺出几枪。不为伤害对手。只求暂时压制住收割者的猛攻。但他手中的"长枪"被越削越短。快要连短剑都不如了。

    "呜嗯给。。。"哈斯基将手中的光子短剑投了出去。他无法分清面前的一切到底是梦还是现实。但如今强敌当前。他能够相信的只是他的亚瑟叔叔而已。

    然而。他还是太天真了他们还是太天真了。黑色收割者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哈斯基把武器交到亚瑟的手上。而又什么都不做呢。亚瑟飞扑过去。想要接住光子匕首的同时。收割者已经挥舞起数把镰刀。砍向骑士王。

    "哼。"象人帕弗的白灵却已经猛冲而至。朝黑色收割者一个肩撞。他的撞击瞬间把收割者往后推开半尺。本应割在亚瑟王身上的镰锋落了个空。但亚瑟为了闪避攻击。。。身体也不由自主地往左挪了半寸。结果他伸出去捞剑柄的右手并沒有顺利捞着。光子匕首的剑柄撞在亚瑟的手指上。反弹了出去。

    "煞星。"亚瑟伸出左手。一把抓住星辉龙的手臂。同时猛烈扭腰。利用离心力把煞星甩出去。

    星辉龙借力飞跃而起。追逐着飞走的剑柄。双手一齐抓出。眼看就要把武器抢到手了。

    还沒有完。黑色收割者还在和象人帕弗的白灵角力中。但它除了自己的身体。还有另外一个又长又灵活的武器可以使用它脊柱般的长尾巴。

    白森森的脊柱如同蛇一样扭动。扫向星辉龙。第一时间更新在煞星抓住剑柄的一瞬间。也把他远远扫飞。

    "呜。"煞星发出半声闷哼。整个人砸在远处的墙壁上。坚硬的混凝土墙壁都凹了一个大洞。而剑柄也被击得凌空飞出。在半空不断地旋转。

    亚瑟刚刚躲开黑色收割者的致命猛攻。却一刻也沒有闲着。他再次跃起。为了争夺光子匕首而努力。

    沒有用。黑色收割者刚刚一击扫飞煞星。它的脊柱尾巴马上反扫回來。打在骑士王的胸口上。

    "呜。"亚瑟同样发出半声闷哼。整个人被扫飞。剑柄刚碰到亚瑟的手指。往半空弹跳出不足十码。却谁都沒法抓住它。

    而黑色收割者也摆脱了象人帕弗的白灵的纠缠。它的四个镰刀狠狠地扎在象人的背上。帕弗因痛苦而抽搐的同时。也被收割者撞开了。

    怪物面前再也沒有碍事者了。它长驱直进。手中镰刀一齐攻向犬人少年。

    "嗯喵。"豹人少年哈尔打算扛着小伙伴疾奔出去。但是他的脚一用力。才发现脚髁早已被剧痛与随之而來的麻木所俘获刚才的镰刀在哈尔的脚髁上划出了一道深达三寸可怕口子。带着这个伤。他根本不可能再奔跑起來。在他迟疑的同时。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收割者的脊柱尾巴已经一击掴在豹人少年的脸上。把哈尔击飞出去。

    手无寸铁。更沒有任何人能救得了他。面对疾攻而來。狰狞凶残的黑色收割者。哈斯基陷入了某种绝望。

    会死。

    虽然完全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但他会死在这里吗。。

    "不。"犬人少年惊慌失措地高呼:"爸比。救命汪。。"

    黑色收割者的镰刀已经纷纷落了下來。它们是如此之锋利。一瞬间就能把人切得粉碎。在其刀锋之下不应有任何生还者。

    然而。第一时间更新它打空了。黑色收割者的镰刀风暴沒有一发击中哈斯基。它们全都打空了。。

    一个巨大的红色影子。抱走了犬人少年。在生死攸关的一刻。把哈斯基从镰刀的风暴里救了下來。

    "爸、爸比。。"哈斯基泪流满脸地大喊道。

    混沌之红狼。应召而來。

    一名浑身发着红光。看上去异常狂暴的红色狼人身影。凭空出现在哈斯基的梦境世界里。他沒有回应孩子的话。而是把哈斯基在一旁放下。而后。他张开两只带着利爪的手。正打算和黑色收割者决一死战。

    燃烧。随着混沌之红狼的出现。整个世界开始被熊熊烈火所包围。在这明亮的火光之下。黑色收割者不过是无尽光明中一个卑微的黑暗点。终究要被光辉所吞噬。

    混沌之红狼疯狂猛攻。双爪化作无数道红色弧线。和黑色收割者的镰刀暴风不断碰撞。他的速度快。灵活度高。加上力气惊人。在这场战斗中轻易地占了上风。收割者被压制住。只能用尽全力防守。把它的镰刀挥舞得虎虎生风。却仍然节节败退。

    "那是"亚瑟捂住肿痛的胸口爬起來。看着远处那头红狼。比起象人帕弗的白灵。红狼的透明度更高。几乎就是一团发光的红影。根本无法看清他的容貌能看得清楚又如何呢。在人类的眼中。狼人族似乎都长得差不多样子。只能靠毛色分辨。

    所以。那就是哈斯基的爸爸吗。

    这或许只是哈斯基的想象。又或许真有其事。唯一能够肯定的一点是。在梦境世界里。想象的强度决定威力比起亚瑟送给犬人少年的那把小小的光子匕首。哈斯基和他爸比的羁绊要远胜一筹。在犬人少年的心里。他的父亲就是超级英雄。力量强大得足以战胜任何对手。

    而更让亚瑟吃惊的是。哈斯基的前额出现了黄豆大小的一个洞。

    那是连通另一个宇宙的虫洞。绝对不会有错的。亚瑟见过。所以他能如此肯定。

    和哈尔胸口的虫洞一样。哈斯基则是脑门前有一个虫洞。而且。随着混沌之红狼战斗得越是激烈。犬人少年前额那个脑洞也越來越大。仔细观察的话。更有一条极细、透明度极高的线。自那脑洞中发出。连通着混沌混沌之红狼的尾巴尖端部分。

    亚瑟懂了。混沌之红狼或许不仅仅是哈斯基的想象物。而是來自另一个宇宙的东西。和哈尔胸前的虫洞里出现的深红猎豹一样。混沌之红狼是从另一个宇宙來的幻灵。

    而且。它很强力。强得难以想象。在骑士王发愣的同时。红狼已经数下抓击。把黑色收割者撕成了数百块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