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022章 探潜之于噩夜 (七)
    第1022章 探潜之于噩夜 七

    一滴冷汗从老虎的额头冒出:"真、真的沒有问題喵。总觉得很危险啊。该不会引起騒乱吧。在赌场里捣乱的话。一次就会被踢进黑名单里。以后都不会被这个赌场欢迎……"

    这个世界上的赌场。说白了。就是黑社会势力包办的圈钱机构。任何人想从这些黑社会手里要钱。都不会落得一个好下场。和各路神明妖魔打惯了架的艾尔伯特他们。现在要面对的却是[人]。和凡人掐架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搞不好比弑神还难。

    "有什么关系。"帕拉米迪斯却一脸的不以为然。又或者说他的无赖本性隐约显露出來了:"听着。我们到这种赌场玩。一生人恐怕只有一次机会而已。管它会否把我们踢进黑名单呢。能从这里狠赚一笔就足够了。有什么不可呢。贝迪维尔那小子就是太乖了。不明白坏男人才混得最吃香这个真理。

    而且。你知道吗。圆桌试炼的主办方把考试场地放在非洲。埃及政府一定从大不列颠捞了不少好处。主办方让考生们在这个靠近赌场的大酒店住下。还发给我们这么一笔钱。意图已经很明显了。就是要我们想办法从赌场很赚一笔。为考试主办方为大不列颠出一口恶气。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如果不能揣摩到主办方的意图。按着他们的意图去办事。那才是真的不识趣呢。"

    虎人青年思索了一下。然后阴险地笑了:"呼呼。你说的也沒有错。我觉得你的计划总比贝迪维尔的要靠谱。"

    "就是嘛。"帕拉米迪斯拍了拍老虎的右肩:"总之。我们明天吃过午饭就去赌场看情况。看清楚他们靠什么鬼把戏骗钱以后再从长计议。想办法破解他们的把戏。凭我们的聪明才智。一定能做点什么的。啊哈哈哈哈哈"

    "啊哈。喵哈哈哈哈哈"老虎也跟着傻笑了起來。

    帕拉米迪斯突然话锋一转。第一时间更新一手扛起艾尔伯特:"现在。先给你洗个澡。"

    "什、什喵。。"

    "你断了一只手。行动不方便嘛。"帕拉米迪斯邪恶地笑道:"在睡觉之前。大叔一定会把你从头到脚好好洗个干净的。都是男人。就不用跟大叔我客气啦。"

    "等等、不。"虎人青年绝望地叫道。却又无力挣扎。眼看着自己被帕拉米迪斯拖向浴室。身上的衣服被扯下……

    同一时间。开罗郊外。大不列颠无畏级战舰[进击的帕拉米迪斯号]上。

    "哼"在一个幽暗的会议室里。。。圆桌骑士卡多尔正在凝视着屏幕。坐在他身旁的。是两名圆桌骑士兼天位骑士。霍尔大公爵和帕林洛尔大公爵。

    墙壁上发光的大屏幕里。回放着先前贝迪维尔等人与紫晶熔岩巨龙的战斗。

    当艾尔伯特把自己的左臂砍下來。在不受封魔手镯的影响下。发动了体内圣灵白虎的力量时。在场的人都不禁闷哼了一声。

    卡多尔点了一下手中电子记事本的按钮。把画面定格在艾尔唤出圣灵白虎的那个瞬间。

    "所以。"卡多尔转而对另外两名天位骑士道:"不知道两位大人是怎么看的。第一时间更新我认为这小子严重藐视圆桌试炼的纪律。在明确规定不能摘下手镯的前提下。恶意摘下手镯。发动了圣灵。这已是赤.裸..裸…的违规了。我认为必须立即取消他的考试资格。"

    "呼呼但是规定是什么來着。"帕林洛尔笑了起來。脸上沒有愤怒。反而觉得这很有趣的样子:"我们的确说过。[不能摘下手镯]以及[不能使用魔术]。不。似乎不包括第二条。也就是说仅仅是[不能摘下手镯]这个规定而已吧。"

    他把目光落在艾尔伯特那只断了的手臂上。画面中那只手臂的切口非常光滑。。。可见艾尔伯特挥刀断臂时沒有半点的怀疑。

    "所以啦。"帕林洛尔其实对老虎这种英勇得几乎与蛮勇的行为颇为欣赏:"[用剑砍下自己的手臂]和[摘下手镯]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严格地说这不算违规吧。"

    卡多尔白了天位骑士一眼:"那只是文字游戏而已。帕林洛尔大公爵。老虎这种藐视规定的恶性行为。仍然不可饶恕。"

    他又转而看着另一名天位骑士:"你就不说些什么吗。霍尔大公爵。"

    此刻的霍尔正托着腮沉思。这位年逾八十。外貌却和一名三十多岁中年人沒有太大差别的奇妙男子。眼神中充满了深邃的智慧光芒。

    以及一种若隐若现的、莫名的孤独与怀念。

    当霍尔看着老虎的脸时。这种微妙的神情更加表露无遗。即使他把大半张脸藏在房间的幽暗之。有心的人也能看出來。

    "其实我想说"霍尔想了好久才开口:"规则是死的。人却是活的。他确实钻了这个规定的空子那又如何。我们定的规则竟然有空子可钻。只说明了我们定规则的时候考虑还不够全面而已。这本來就是考试主办方的责任。我们不应该为自己沒做好的事情去责怪别人。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小老虎其实什么错都沒有:有空子可钻却又不去钻。那才是笨蛋呢。"

    "怎么连你也这样说。"

    "而且。钻这个空子还需要勇气。"霍尔又加了一句:"至今为止。我还从沒见过有考生为了钻规则的空子而砍掉自己一只手臂。这个空子不是正常人能够钻、敢去钻的。"

    "嗯嗯。那也是我想强调的。"帕林洛尔笑道:"是勇气啦。勇气。能在生死关头鼓起勇气。去做别人不敢做的事情。需要为这种可贵特质加分。"

    "你一定在跟我开玩笑"卡多尔脸色铁青。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当然。虽然他的行为很英勇。本应被嘉奖的但他打破规定的这一事实也确实存在。"霍尔大公爵又说:"不作适当惩戒的话。确实难以服众。你看这样做如何。把他的赏与罚相互抵销。维持着目前状况不变。我们既不承认他打赢了那头幻灵脱壳之前的形态。也不承认他有使用过圣灵的力量。一切都当做沒有发生过。静观其变。"

    "而当然。霍尔大公爵您这个决定早已跟亚瑟王陛下商量过。对吧。"卡多尔疑惑地问。

    "商量过了。他看完这段记录之后表示十分感兴趣。[既然力之试炼的主考官是帕林洛尔。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那么一切都照帕林洛尔的意思去办吧]这是陛下的原话。"

    "而老夫认为霍尔说得很有道理。"帕林洛尔加插了一句:"我不想让外人觉得圆桌骑士団是一个只知道按规定行事的死板集团。但也不想让人觉得这个集团里沒有纪律可言。想不失偏颇地处理这只小老虎的事情。既不赏他也不罚他。就是最妥善的处置方法了。"

    卡多尔一阵沉默。两名天位骑士所说的道理似乎也沒有错。但他在情感上觉得很难接受。

    "唉。累死了。"就在此时。圆桌骑士凯推门进入会议室。一边活动着肌肉紧绷的胳膊。

    "哦。都办妥了吗。"天位骑士霍尔大公爵转头看着红发骑士:"还以为会有我出场的机会呢。"

    "差一点而已。霍尔老头子。"凯抹了抹额头的血污:"差一点我就撑不下去。要向你们求救了。"

    他全身的盔甲也破损不堪。似乎经历过一场十分惨烈的大战。火蜥蜴鲁克更加累不堪言。变化成巴掌大一只小蜥蜴。蹲伏在凯的胳膊上打着瞌睡。

    红发骑士从怀里掏出一个拳头大小的金属圆囊。圆囊的金属缝隙间隐约透出某种紫红色的光芒。似有巨大的力量藏在其中。他小心翼翼地把圆囊放在桌面上。如同在放置一个易爆品。

    众人把目光落在桌面上这个圆囊上的同时。凯也坐了下來。随手接过工作人员递上的咖啡。慢悠悠地喝着:"这家伙也抓住了…又或者说抓住了大部分。这样一來。吉力马札罗山也会暂时平静下來吧。"

    "听到这个。陛下一定会很高兴的。"天位骑士霍尔收起那只装着灵体的奇妙圆囊:"东西确实地收到了。我负责把这个送回大不列颠吧。你辛苦了。回去好好休息吧。华莱士。别在凯的战舰了乱逛了。该回去了。"

    "喵。"随着霍尔的呼唤。一只大白猫从会议室的门外慢条斯理地踱了进來。他那高贵冷艳的步姿。仿佛想告诉在场众人。自己是一只有教养的猫。

    "嗯"凯白了那只猫一眼:"这孩子…总觉得比以前还要傲慢啊。"

    "是你的错觉。"霍尔抱起雪狮子华莱士。抚摸着猫咪的后脑:"混沌巨魔都是不灭的存在。即使死了也是还原回卵的状态而已。七年前这孩子面对黑暗破坏神时死过一次。那个时候我还以为它会一直沉睡的。沒想到才过了几年。它又重生了。"

    "而且还从金猫变成了白猫…"凯看着雪狮子华莱士一阵发愣:"真是奇怪的小东西。这真的是原本那只华莱士吗。"

    "喵呜。"华莱士抗议般朝凯叫了一声。声音拖得特别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