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021章 探潜之于噩夜 (六)
    第1021章 探潜之于噩夜 六

    同一时间。埃及的开罗。

    "呜嗯。"艾尔伯特打了一个冷颤。猛然醒來。发现自己躺在一张超豪华的大床上。豪华的丝质绣金床单以及舒适的深红天鹅绒被子。质地超软承托力又超好的天然乳胶枕头和床垫。无一不让这张床透出一股贵土族豪气质。

    再望一眼周围的环境。这简直是一个金碧辉煌的双人套房。房间里数不清的纯金装饰相互反射着无数的光芒。即使灯光已经调到最暗。仍然十分刺眼。

    老虎的记忆还停留在之前打赢了紫晶熔岩巨龙的那一瞬间。此后的时间里他一直处于昏睡状态。自己为何会在这种豪华的房间里醒來。他完全沒有头绪。只觉得无比混乱。

    "艾尔。"伊莱恩凑过來看了老虎一眼。又转头叫道:"喂。艾尔终、终于醒了哦。"

    "嗯。"老虎顺着白熊人叫喊的方向转头一看。才发现一群人左在客房的大型波斯地毯上。似乎正在商量着某件事。

    "哟。小老虎。终于醒过來了。"帕拉米迪斯朝艾尔伯特招了招手。"正好有事要找你商量呢。我还打算如果你一直不醒來的话就摇醒你。"

    "商量。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呜。"老虎试着从床上爬起。却忘了他的左手受了重伤目前正紧紧包扎住。碰一下都疼得要死。

    "我、我扶你。"伊莱恩连忙过來扶起老虎。

    "谢谢"艾尔伯特好不容易爬起來以后。看着在场的帕拉米迪斯三父子和狼人贝迪维尔。接着问道:"商量。商量什喵。我又为什喵会在这种地方。"

    "噢。这是开罗大酒店的豪华客房。"帕拉米迪斯解释道。"第二阶段的考试已经完满结束了。在第三阶段考试开始之前。考生们可以在这个大酒店里度假。任吃任喝。"

    "酷。"老虎随口答道:"然后呢。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然后…是钱的问題。"帕拉米迪斯的眼睛古惑地转了一下。把事情的全部经过告诉了艾尔伯特。

    "是喵。"艾尔伯特大约花了十分钟听完这件事。然后用他沒有受伤的那只手托着腮。郁闷地道:"我竟然一个子儿都沒赚到。考试主办方真抠门。"

    "你这是活该。"贝迪维尔向虎人青年投去鄙视和批判的目光。

    "什喵。。"

    "拜他所赐。我们都活下來了。你就别再责怪小老虎了。"帕拉米迪斯赶紧打断二人的吵架:"现在的状况就是。我们大家都缺钱。。。手里这些钱即使全部加起來还不够买一把像样的武器。这种状况下要通过下一阶段的试炼。估计会很艰苦吧。

    然后。问題來了。"

    大猫看着在场的众人:"我们到底要不要去赌场碰碰运气。"

    "我反对。"贝迪维尔就知道帕拉米迪斯会出这种馊主意。不等大猫说完。马上就抗议道:"赌博是个无底深坑。特别是这种大型赌场。沒有多少人能从他们手里赚回本钱的。想在这种鬼地方[碰运气]。你只会赔得连裤衩都不剩。"

    "那你还有别的办法吗。"帕拉米迪斯瞪了狼人一眼。

    "帕拉米。第一时间更新你的[亘古尼尔]呢。"贝迪维尔反瞪了豹人战士一眼。"我记得当初开出的条件是。把你的[流星枪亘古尼尔]放在考试主办方那边。他们就会借给我们武器。同样的事情为什么不能再做一遍。"

    "你以为我沒试过吗。"大猫猛摇着头:"这次他们不买账了。说是明天就把亘古尼尔还给我。但租借武器的事情已经沒门了。"

    "我的海涛剑啊。"艾尔伯特不满地嘟哝着。

    "它并不属于你。"帕拉米迪斯转而瞪了老虎一眼。

    "咳咳…总之。下一阶段的考试似乎沒有先前的危险。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神器也不用担心遗失在迷宫里。考试主办方不再在乎了。"帕拉米迪斯把双臂交叉在胸前:"那么。你们该怎么办呢。[亘古尼尔]拿回來以后。不用为武器发愁的只有我一个而已。你们的事情依旧沒有解决过。"

    贝迪维尔闷哼:"我还有龟舌鞭子"

    "那种东西被光剑两下就砍断了。怎么可能上的了擂台。"豹人战士一句话把狼人顶了回去。

    "啧"

    "所以说。剩下的选项就只有一个。赚钱。"帕拉米迪斯又说:"而且是。从开罗的赌场里大赚一把。想在短短的两天时间里赚到足以购买强力武器的资金。这是最现实的做法了。"

    贝迪维尔不屑地冷笑:"前提是你们能赚到。"

    "那个。有那喵困难。"艾尔伯特突然冷笑道:"你忘记了喵。贝迪维尔。利用小白的力量。我能简单地换牌。全部的纸牌游戏我都赢定了。"

    "你又想打破规定。"狼人青年侧着头狠瞪着老虎:"还是说。你又要把自己的左手砍下來。就这样去赌场赌钱。"

    "我不需要。那种小技法消耗甚微。即使戴着封魔手镯也能用的。"老虎翘起胡子:"说好了这两天是休假时间。。。又不是考试中途。既然是休假。不管我干什喵考试主办方都管不着吧。"

    "很好。"帕拉米迪斯从怀里拿出一副纸牌:"你那换牌的法术。先示范一次我看看。"

    "当然。"艾尔伯特取出两张纸牌摊在地上。打算利用圣灵的力量吧两张牌对调:"小白。出來一下。"

    沒有反应。

    "小白。"艾尔伯特又用强调的语气重复了一遍。

    还是沒有反应。他体内的圣灵白虎仿佛在众人面前害羞了似的。就是不肯出现。

    "小白。别玩了。快出來啊。"艾尔伯特的语气从责备转为焦急。第一时间更新

    "算了吧。艾尔。"贝迪维尔似乎早就猜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子。冷笑道:"在上一场战斗里。你体内的圣灵消耗了极大的力量。不过上好几天时间是沒法恢复回來的。死心吧。你现在就连想作弊也作不了。"

    "怎喵可以这样。"

    "即使不依靠小老虎。"帕拉米迪斯却固执地说:"我们仍然有别的方法从赌场里赢钱。"

    狼人使劲地摇头。他面前这只愚蠢的大猫是铁定要靠赌博來赚钱了。劝说也沒有用。再说下去也是浪费时间而已。

    "你喜欢干什么。。。我管不着。"贝迪维尔不禁烦躁地道。"但是你自己去做就好了。别拉上艾尔和伊莱恩他们。他们可是很纯的孩子。怎么可以被你教坏。"

    "唉。。"一旁的艾尔伯特和伊莱恩几乎同时郁闷地叫了起來。

    "我呢。会试着到城里去找别的赚钱方法。"狼人继续道:"开罗是一座很大的城市。它充满机遇。除了赌博以外。总有别的办法赚到钱。"

    "是这样喵。"艾尔伯特斜眼瞄着贝迪维尔:"我们第一阶段的考试是从哪里出发的。你难道忘了。之前是谁说不可能在开罗赚到快钱來着。"

    "哦。拜托。那时候我们身无分文。从零开始当然不可能了。"贝迪维尔对艾尔伯特这种老爱找机会唱反调的行为感到十分不爽:"但现在情况不一样。我们已经有一笔初期的启动资金了。"

    "所以…。"

    "是情报啦。"狼人的脸上带着些许自以为是:"肯花钱买情报的话。就能快速知悉这个城市里的各种赚钱机遇。加上我们有的是实力。在这城市里赚快钱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是说…去当赏金猎人喵。"赛格莱德愣愣地看着狼人。

    "大概就是这个样子。"贝迪维尔从地上爬起。拍了拍屁股:"话就说到这里吧。我得去洗澡睡觉了。现在是凌晨六点。总之。休息够了。吃过午饭以后我就出发。你们谁想跟着我一起來。就跟着來吧当然。如果你们想跟着帕拉米迪斯去赌钱作死。我也不会阻止。各位晚安。"

    语毕。他就径直朝房间外走去。头也不回地。

    "我…我也去睡了。"伊莱恩低声说。笨拙地爬起來。他本來就和贝迪维尔住同一个房间。

    "真是愚蠢。"艾尔伯特不屑地道:"赏金猎人那种东西。明摆着是骗人的。搞不好搭上了情报费用。还赚不回來应有的本钱。哼"

    "我们回去睡觉了喵。"赛费尔和赛格莱德爬起來:"老爸。艾尔伯特先生。你们晚安喵。"

    "对。你们早点睡吧。"帕拉米迪斯挥手向儿子们道别。目送两名豹人青年离去了。

    "话说回來。你确定真的能从赌场手上赚到钱喵。"艾尔伯特装出一副认真地样子。看着帕拉米迪斯。

    "小贝迪说的其实也沒错。赌场确实是一个骗局。"豹人战士半眯着眼冷笑:"但是呢。世界上只要有骗局。就一定存在破解这个骗局的方法。好好利用的话。就能够狠赚一笔这就是所谓的[黑吃黑]吧。"

    听到这里。艾尔伯特有很不好的预感。帕拉米迪斯在谋划着某种危险的事情。他大概不仅仅是打算赚个一千几百块钱而已。而是一票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