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018章 探潜之于噩夜 (三)
    第1018章 探潜之于噩夜 三

    面对亚瑟王的劝说。那名少年只是不以为然地一笑:"我本來就不累。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怎么可能会觉得累。你今天送过來的资料我也分析过了。有一好一坏两个消息。你想先听坏消息。还是先听好消息。"

    骑士王愣了一愣:"嗯…先说坏消息吧。"

    "坏消息就是。我们的模拟训练系统确实被人入侵了。而且这种入侵几乎沒法防御。"

    "什么。。"骑士王眉头一皱:"就算把连通外部网络的线路全部切断都不行吗。"

    "我很怀疑这样做的可靠性。"葛温格林闷哼道:"假设你说的都是真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入侵者是完全的灵体呃。我在这里说这个。真的沒有问題。"

    亚瑟环顾四周。快餐店里几乎沒有客人。在场的就他们一伙人而已:"沒问題。继续吧。"

    "如果入侵者是完全的灵体。"葛温格林继续道:"那么它不仅可以依靠网络连线侵入到我们的系统里。它甚至可以依靠空气、水、墙壁…任何的方式进入我们的服务器里。能防住它的唯一手段。恐怕就只有张开结界了。但就连结界也沒法把对外的连线完全遮蔽。除非你打算运行一个完全独立的系统那就和我们的初衷完全背离了吧。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听到这里。煞星、哈斯基和哈尔已经觉得晕头转向了。在场能听懂的大概也只有亚瑟王而已。

    "哼。"骑士王托着腮闷哼了一声:"也就是说。真的沒有办法防止此类事件再次发生了吗。"

    "那也不一定这正是我想说的[好消息]。"葛温格林接着说:"虽然我们沒法防止这种灵体的入侵。但我们能够做到一件事。就是对这些非法入侵者进行定期的查杀。"

    "查杀。"亚瑟拿起杯子呷了一口咖啡。

    "它们的存在其实和病毒、木马程序十分相似。能够做出各种超越系统权限的风险行为。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所以。只要在系统里加入排错程式。要查杀这些非法入侵的灵体还是很容易的。除非它们一直潜伏着什么都不做。否则。一旦露出马脚。杀毒系统可以轻易地把它们找出來并消除。"

    "消除…光凭我们的系统。真的能够杀死灵体。。"

    "大概不行吧。只能把它们从系统里踢出去。"葛温格林冷笑道:"我会安排好一个特殊的隔离房间。把有问題的家伙都诱导到那里去。接下來的问題…哼哼哼。就交由现实之中的你们去解决了。"

    他此时才肯放下手上的工作。双头停止比划。摘下了那副高科技地护目镜。。。

    葛温格林那双冰冷的银色眸子。聚焦在哈斯基的额头上:"被[寄生]的。就是这小鬼吗。"

    "正是。"亚瑟低声答道:"那边的另一个小鬼也被[寄生]过。不过自力逃脱了。"

    "哼。十分有趣的病例。"葛温格林又道。目光始终沒有离开哈斯基:"我相信着绝对不是一种巧合。说不定这小鬼们也有着吸引灵体的体质。比起这个正在被寄生的小子。我更在意的是自力逃脱的那位。按道理这是绝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那个。"犬人少年终于忍不住问道:"你们到底在说什么汪。哈斯基一句都沒有听懂汪……"

    "只是这边的自言自语而已。。。别在意。"亚瑟冷笑道。

    一滴巨大的冷汗从犬人少年额头上冒出:"你们明明是在说哈斯基的事情汪"

    "还有哈尔的事情喵。"豹人少年也白了他的亚瑟叔叔一眼。对骑士王这种睁眼说瞎话的行为表示强烈谴责。

    "总之。"葛温格林一边忙着往嘴里塞食物。一边又戴上了他的护目镜。把自己的半张脸隐藏在金属的护目镜之下:"软件方面的事情我就只能做到这个地步了。现实中的事情。就交由你们自行解决吧。驱逐出來的灵体记得好好封印住。我回头还得仔细研究一番呢。"

    "当然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葛温格林大人。"亚瑟王打趣地回应道这怪异的光景。就像骑士王是下属。而葛温格林才是上司似的。

    "那么。我也撤了。"奇怪的护目镜少年匆匆吃完了一只汉堡包。马上站起來转身离去:"有事再联络吧。再见。"

    "再见。"亚瑟看着那名少年快速消逝的背影嘀咕道。

    "那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好大的口气啊。"煞星嘟起嘴。满脸流露着不悦。

    "那家伙就是开发了模拟训…游戏系统的人。"亚瑟为葛温格林辩解道:"虽然是个怪人。但确实是个天才。"

    "而天才都是傲慢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金闪闪不屑地一笑。

    "哼哼。"亚瑟也神秘地冷笑起來:"别说了。大家都吃够喝足了吧。那我们也该走了。煞星。你先把哈尔带回朕的寝宫去。朕还得带哈斯基去医院。"

    "呃"哈斯基闷哼了一声。脸色有点苍白。

    "医院。"煞星则不解地问。

    "这边的事情而已。别在意。"骑士王抱起犬人少年往店外走。

    与煞星、哈尔道别了以后。亚瑟王抱着哈斯基。张开翅膀。直往爱丁伯尔格某间医院飞去。

    哈斯基则一直保持沉默。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脸色越來越难看。

    "怎么了。不愿意去见你妈妈。"亚瑟王早已读懂了哈斯基的心。如同恶作剧般把这事挖出來质问道。

    "嗯……哈斯基确实沒有脸去见妈咪汪。"犬人少年低声嘀咕着。回忆着昨晚发生过的一切。莲音被刺客刺穿胸口。那鲜血喷涌的场面。至今仍历历在目。刺激着犬人少年的神经。

    他满带愧疚地道:"是哈斯基让妈咪受伤的。都是哈斯基不好往。当妈咪叫哈斯基逃跑的时候。哈斯基却吓得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沒有汪。这样不中用的儿子。哈斯基怕妈咪会讨厌汪。"

    "笨蛋。。。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亚瑟王敲了犬人少年的头一下:"你妈妈是爱你的话。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她都会一直爱你。因为愧疚就避着你妈妈。你打算一辈子避着她么。别傻了。"

    犬人少年以一阵沉默回应。

    "我说不定是个灾星。沒有我在妈咪可能会过得更好你是这样想的吧。"亚瑟看透了哈斯基的心。一针见血地道:"这种愚蠢的念头还是尽快打消的好。沒有你在的话。莲音一定会更伤心。"

    "呜"犬人少年自喉咙深处发出一声闷哼。

    "如果不想让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的话。就变强起來吧。第一时间更新"亚瑟王语重深长地道:"变强。强到能够自保的地步。这样一來你妈咪就不用再为你担心了。"

    "可是…"哈斯基嘀咕着:"哈斯基该怎么变强呢汪。这两天发生的那些都是游戏里的事情。只是游戏而已。又不会影响现实的汪。"

    而现实中。他不过是一名八岁的小小少年。甚至连剑都拿不动。亚瑟叔叔所说的变强一点都不现实。

    这次轮到骑士王沉默了。他在考虑着到底该不该把实情告诉哈斯基的好。

    "总之。我们到了。"亚瑟最后决定放弃了。此事还是押后再说吧。他看着不远处的那座医疗设施。瞬即降落在它的天台上:"朕只负责把你送过來。你们两母子之间的事情。就让你们自己解决吧。还有就是"

    亚瑟从某种纳物戒指中取出一个物件一束鲜花。

    "这个也要带上哦。毕竟是给你妈妈探病嘛。"

    "嗯…好吧汪。"犬人少年接过花束。小心翼翼地捧在手里。

    同一时间。非洲东北部。埃及的开罗。

    时间已是深夜五点多钟了。再过一段时间就会天亮。但这座埃及的古城仿佛不知道困倦。依然华光映照。灯火阑珊。在朦胧夜色中散发着它特有的魅力。

    大不列颠的战舰在城郊着陆了。整个过程安静而无声。因为是凌晨。也因为使用了战舰上先进的光学迷彩。它的降临并沒有为城市带來太大的骚动。

    而考生们也陆续从战舰上走下。看着这座繁华的城市。下船的考生比上一阶段考试之前明显减少了许多。粗略一数。大概只剩下六十多人。这六十多人却是在吉力马札罗火山地宫里存活下來的少数精锐。能在那些冰晶紫晶巨像们的猛攻下存活。他们的实力不容置疑。

    "旅馆在这边。各位考生请跟我來。"卡多尔在队伍的最前面带头走着。

    不知是累了还是不想打破这份黎明前的宁静。考生们大都保持沉默。静静地跟在考官身后。而贝迪维尔则走在伊莱恩身旁。由白熊人背着昏睡不醒的艾尔伯特。在队伍的最后行进着。

    "在到达旅馆之前。先给各位发钥匙卡吧。"卡多尔命令道。同事已经有不少工作人员上來。把一张张巴掌大的磁卡发到各位考生们手上。

    "这些都是开罗大酒店豪华客房的磁卡。基本上都是双人房。你们就二人一组地住下吧。今晚就别惹事了。"卡多尔似乎也挺累了。说话的声音略带着嘶哑。

    "对了。还有一件事。"他接下來宣布的事情让众人大吃一惊:"请把你们手上的武器返还给考试主办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