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011章 绝战之于紫炎 (十一)
    第1011章 绝战之于紫炎 十一

    看见艾尔伯特从爆炸中生还。精灵少女香奈儿几乎泣不成声:"我的天。他还活着。他居然还活着。"

    "等等。那怪物也一样活着。"伊文惊讶地大喊。

    沒错。在爆炸的正中心漂浮着的。一个几乎被融毁了的巨大石块。那是紫晶熔岩巨龙的核心。

    如同一个裂解了的星球的它。竟然也撑过了爆炸的摧残。仍然剩下一小部分。活了下來。

    它扭曲着。如同阿米巴变形虫一样不断变幻着外形。紫红色的黏菌状物质。正在把周围的碎石和水晶块收集起來。第一时间更新准备东山再起。

    艾尔伯特手执海涛剑。挥动着他那只由灵体组成的左臂。不断砍切着黏菌核心的各个部分。正全力阻止着怪物重组的过程。但他的动作显然沒有对方的快。怪物重组得越來越顺利。很明显要超过艾尔伯特破坏的速度了。

    "我们也上吧。"帕拉米迪斯低声道:"就剩这最后一点了。快把那怪物弄死。结束掉这场战斗吧。"

    然而。事情会这么简单吗。因为先前的爆炸。以那个怪物为中心的所有浮岛都被冲击所推开了。这些火山岩组成的浮岛在整个巨大洞穴之中到处飘荡。互相碰撞。一切都变得极为不稳定。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在场众人光是把自己固定在身处的浮岛上。就已经是尽力全力。还不时担心会因为浮岛之间的相互撞击而被抛下去呢。在这种充满不安定要素的情况下。他们到底该怎样对那团黏菌怪物进行全面进攻。

    艾尔伯特看了看远处众人一眼。他从腰间掏出了一个东西一个木头刻成的回力标。

    老虎把那东西朝众人所在的位置用力投出。帕拉米迪斯眼看着回力标朝他飞來。还沒有弄懂是怎么回事的时候。艾尔伯特已经一下闪现与豹人战士的面前。

    "來吧。"老虎朝豹人战士伸出手:"先把大家集中在同一个浮岛上再说。。。"

    "那是传送术吗。"大猫伸手抓住老虎的灵体手臂时。怀疑地问。那一下瞬间闪现的招式。总觉得和普通的传送术有什么不同。但是到底不同在哪里呢。对魔术认识不深的豹人战士说不上來。

    "这个以后再说。"艾尔伯特不理会帕拉米迪斯的询问。又一次投出了回力标。把它投向远处另一个浮岛上。

    嗖。豹人战士只感觉到耳边响过轻微的风声。自己已经跟随着艾尔伯特传送过去了。他们面前的是精灵少女香奈儿。

    "老虎。你"香奈儿还沒有说完。艾尔伯特已经一手抓住她。然后另一只手再度投出回力标。投向另一个有同伴在的浮岛上。

    嗖、嗖、嗖、嗖。数次传送之后。艾尔伯特把周围数个浮岛上的众人都集中了。

    "哇啊。"崔斯坦被突然出现的一大票人吓了一跳:"广域的传送术吗。竟然在这么短时间之内把所有人集合起來。"

    艾尔伯特沒有理会鱼人王子。而是收回了他的灵体手臂。让众人在浮岛上歇一下脚。自己则走到贝迪维尔面前。

    奄奄一息的狼人已经沒有了动静。甚至沒有了呼吸。他的身体被薄薄的冰块封存住。。。暂时能以此延命。但长此下去也不是办法。

    "贝迪。等我。马上就能解决的。"艾尔伯特用只有他自己能够听见的音量。低声嘀咕道。

    "你的手枪借我用用。"老虎转而对伊文说:"从这个距离能够射到那团肉块那里去喵。"

    "射程理论上能达到。"伊文目测了一下这个浮岛到那个黏菌怪物的距离。足有三百码:"但是周围有那么多障碍物。这个浮岛移动的轨迹又那么复杂。你一个门外汉沒法正确命中目标的。话说回來。你用枪來干什么。"

    艾尔伯特沒有回答伊文的反问。

    其实原因很简单。圣灵白虎的力量一次只够做出两个传送用的锚点。再次记忆新的锚点就会把旧锚点覆盖掉。刚才他把众人带到这个浮岛上來集合。用了一次又一次的传送。最早期的、挂在那个怪物核心里的锚点。早就被刷新了。

    "那行这是实体弹的吧。"艾尔伯特想到了一个折衷的方法。"子弹给我。我在子弹上加入锚点。由你來发射。时间不多。动作快点。"

    伊文将信将疑地从黑铁手枪里拆出弹匣。并把弹匣上第一颗钢铁子弹拆了下來。交到艾尔伯特的手中:"即使能打中。接下來你又打算怎办呢。"

    "嗯。我会以自己为另一个锚点。打开从这里到那个怪物心脏部位的传送口你们姑且这样认为吧。之后就拜托你们了。"

    艾尔伯特的意思是。由他來转移伤害。在传送口打开的过程中。让在场众人对那团黏菌怪物发动前所未有的强力猛击。一举消灭它。

    这是个十分不错的主意。但是

    "你刚才引导熔岩池里的熔岩來制造爆炸。依然沒法把那怪物彻底消灭。"崔斯坦对这个计划表示怀疑:"现在你凭什么认为我们的力量能胜过熔岩的自然力量。。。"

    "因为那怪物耐火。熔岩拿他沒辙。你们手上有各种各样的攻击方式。正确组合的话。一定能做点什喵的。"艾尔伯特直言不讳:"拜托了。全力解决掉它。贝迪需要尽快送去急救。"

    在场的众人默不作声。他们大多认为狼人已经沒救了。毕竟受了那么可怕的重伤。然而天知道呢。兽人的生命力非常顽强。即使头被切下來还能以假死状态活一个星期。或许正如老虎所主张的那样。尽快把贝迪维尔送去急救。狼人说不定还有救。

    再者。要消灭那种不断再生的恐怖怪物。众人确实沒有更好的方法了。就算是赌一场吧。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试试老虎的提议也无妨。

    "行了。"艾尔伯特把手中的子弹交还给半龙青年。那颗子弹上似乎已经附有某种力量。虽然这种力量微弱得几乎看不见。很难让人相信。这种微不足道的力量。竟然能够用來消灭比它自身强大成千上万倍的对手。但那又是一个不可争的事实因为。同样的奇迹。已经发生过一次了。

    半龙青年迅速地把子弹装入弹匣。送进黑铁手枪之中。他从浮岛的边沿探出头去。朝远处那只怪物瞄准。

    其时。那头黏菌怪物已经收集周围的岩石水晶和熔岩。再生到了某种可观的地步了。第一时间更新再这样拖下去。它又会构造出一个坚不可摧的外壳。卷土重來。那时候再想打败它就会很麻烦了。

    只能是现在。伊文必须精确地瞄准那怪物最为柔嫩的肉质部位。避开周围废物的岩石和浮岛。在到处天摇地动、左晃右摆的恶劣状况下。命中目标。这对于常人而言是不可能的任务。即使对于有着鹰眼术的半龙青年而言。难度也十分高。

    他摘下了眼镜。鹰眼术的力量完全开放。全神贯注地瞄准目标。

    在场的众人都屏住了呼吸。沒敢发出半点声响。生怕一点轻微的响动都会影响伊文的瞄准。

    呯。伊文开火了。那仅仅是沉闷而低调的一声爆炸。沒有任何亮点可言。这一枪却关系着众人的命运。特别是。贝迪维尔的命运。

    嗖。作为锚点的钢铁子弹急速飞出。

    "嗯。"帕拉米迪斯闷哼了一声。子弹的轨度怎么看都不像能命中目标啊。它至少偏差了一百英尺。似乎不是打算击中黏菌怪物的核心。而是要击中一旁的某座浮岛。

    "安心好了。"伊文收起枪:"我的弹道计算绝对不会出错。"

    确实如此。子弹在半空中划着漂亮的弧线。避开了无数漂浮的杂物。躲过了周围乱飞乱撞的浮岛群。击向黏菌核心一旁三十码外的那座浮岛上。

    它击中浮岛那光滑又坚硬的火山岩表面的瞬间。马上发生了一下弹跳。崩裂出火花。并成六十度折射而出。

    沒错。想从直线距离上击中怪物。中途有太多的阻碍。难度会十分大。伊文采取折射的方式。让子弹先击中黏菌核心一旁的浮岛。在利用浮岛的岩石表面。把子弹折射至怪物的左下方死角处。

    扎。子弹顺利地扎进了怪物的肉质结构之中。更妙的是。此时的它根本沒有防备。它完全沒有察觉到从别的方向折射而來的一颗小小金属块。还以为只是周围的杂物撞上了它而已。它吸收这颗"金属块"。把它同化为自己的一部分。

    "击中了喵。"艾尔伯特似乎能够感应到子弹锚点是否已到达目标。他见时机已到。马上举起他的灵体左臂:"那就开始了。"

    他那只又强烈白光组成的左臂。瞬即变化出一个巨大的圆形如同众人熟悉的"传送门"一样的东西。

    这个圆形"传送门"的对面。怪物的在蠕动着。抽搐着。它的丑恶完全呈现在众人面前。。

    这就是艾尔伯特的计划:用几乎是零距离的"传送"。让众人可以从这个浮岛上。用手里的装备。对那个怪物进行最致命的打击。

    众人接下來要做的事情。仅仅是挥舞手中武器。把所有毁灭的力量。释放在他们面前这个肉团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