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007章 绝战之于紫炎 (七)
    第1007章 绝战之于紫炎 七

    "你们很走运。游戏还沒有水压系统。即使在深海也不会把你们呀成肉酱。"亚瑟王游回來。朝众人冷笑:"來吧。在山洞灌满水以后。马上从那个缺口游出去。你们都做得到吗。"

    "呃"哈尔马上就全身僵硬了。

    "旱鸭子。"骑士王朝豹人少年冷笑:"别怕。这个游戏同样沒有氧气系统。其实你是淹不死的。只要使劲往有光的方向划水就好。懂了吗。"

    "呃、好。好吧喵。"哈尔无奈地答道。尽管如此。豹人少年的心里仍然沒有底。旱鸭子对水的恐惧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消除的。

    哗啦。海水涌了上來。第一时间更新把众人淹沒了。哈尔面前的景色全部被黑暗、朦胧以及静寂所包围。那一刻的恐怖让豹人少年心里大惊。

    然而。有某种光芒。黑暗中唯一的光芒。在引导着豹人少年。

    那道红光。來自于亚瑟王手中的光剑。他把光剑的输出调到最小。光剑便变成了这种只发出如同营火般的光芒。几乎沒有杀伤力。并且短得可怜的小匕首。

    但这也是哈尔等人在黑暗中唯一的指路之光。是救命的光芒。

    亚瑟王朝一个方向游了出去。

    为了不掉队。不会游泳的豹人少年也试着死命划动手脚。跟随着那个光芒往外游。红光在深海的黑暗中不断摇曳。却始终不曾熄灭。仿如立足于绝望尽头却仍然坚定不移的。那星火般的希望。

    海水冰冷。波潮汹涌。它们似是死神的触手。在來回碰触着豹人少年的身体。不断地侵蚀着哈尔。把少年体内的生气和体力渐渐剥离。

    好累喵…

    还差一点点而已。不要放弃。有谁在鼓励他。

    黑暗和冰冷侵蚀世界。带來绝望。

    人则苛求光明和温暖。永恒不息地。朝着那光与热的尽头奔去。

    这就是本能。

    什么嘛。其实沒有什么好害怕的。

    即使不会游泳。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即使被黑暗包围。即使在这片绝望中根本看不见尽头;

    你仍然知道追求光明。

    "哈尔。哈尔。快醒醒汪。。"哈斯基的声音自豹人少年耳边传來。

    "哈…斯基喵。"豹人少年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大块浮冰上。那估计是鱼人王子利用剩余的魔术制造出來的最后的救生艇。

    他扭头一看。亚瑟叔叔等人全都在。大家都安全地逃出來了。在场的人都熟悉水性。似乎也只有哈尔会溺水而已。

    "哈尔晕过去多久了喵。"豹人少年低声问。

    "不久。一分钟都不到汪。"哈斯基笑着说:"你是吓晕过去的吧汪。第一时间更新在能呼吸的水里溺水。真是前所未闻汪。"

    "就是一个连呼吸都不懂的笨蛋。"鱼人王子也嘲讽道。

    "哈哈哈。抱歉。太紧张了。忘记能呼吸这回事了喵。"豹人少年羞涩地爬起來。"城堡呢喵。那个怪物呢喵。"

    "你自己看。"亚瑟王指了指远处的海岛。

    章人的岛屿在一阵连续不断的爆炸和大火中。正一步步地夷为平地。那些章人们根本來不及逃。又或者说身为游戏角色的他们受程序所限。沒法逃出这个岛屿的。于是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烧死炸死了。

    "好厉害喵。游戏的地图也能炸平喵……"

    "可以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但是这个地图会在一周以后重组。城堡和敌人都会刷新。"骑士王解释道:"如果你们意犹未尽的话。欢迎常來哦。"

    "不要汪。"哈斯基哭笑不得地道:"哈斯基已经受够这个鬼地方了汪。"

    "呼呼呼呼呼"亚瑟王取出回城卷轴:"要回去了。都抓住朕的手。"

    "可是那个城堡里还有很多宝物沒有搜刮到啊"鱼人王子惋惜地道。但他的话只说了一半。就看见众人用哀怨的目光瞪着自己。连忙改口道:"好的。不搜刮就算了。回去了。"

    众人伸手搭在亚瑟的手臂上。骑士王同时喊道:"传送。第一时间更新"

    白光一闪。哈尔睁开眼睛时。他们已经回到了永恒祭坛的篝火前。

    "家。甜蜜的家。"亚瑟王揶揄般笑道:"大家都累了。我们今天就到此为止吧。马上登出游戏吗。"

    "呃。可是哈斯基的等级"

    叮叮叮叮叮叮。一阵连续的铃音在犬人少年耳边响起。他抬头一看。竟然是升级提示。哈斯基从三级直接升至五级了。

    "咦。。为什么汪。之前升一级明明难得要死的汪"

    哈尔默然地看着哈斯基。豹人少年自己的头顶上也冒出了升级提示。他已经大概猜到什么了。。。

    "哈斯基。是你破坏了章人城堡的发电机。引爆了整个城堡吧。"亚瑟王叉着腰闻到:"臭小子。就爱给我们添麻烦。"

    "呃。哈斯基不懂。这个为什么和升级有关了汪。"

    "当然和升级有关了。哈斯基喵。"豹人少年扯了扯小伙伴的衣角。提示道:"你炸了整个城堡。城里的章人们都死了……他们给的经验值全都算在你头上喵。"

    "这、这样也行汪。。"

    "就是这样也行。"一旁的煞星插嘴道。

    事到如今。旁观已久的星辉龙其实已经很清楚这个游戏的经验系统是怎么一回事了。

    这个游戏里的所谓[经验]。。。指的并非绝对的[战斗经验]。而是某种[功绩]。

    对一名玩家而言。即使他沒有亲手去消灭某个敌人。但如果他使用了某种间接的手段杀灭敌人。那么。杀掉这个敌人而得到的[功绩]。就会算在这名玩家的头上。

    这和大不列颠骑士团里的骑士功绩计算方法是一样的。一名骑士。与其用蛮力去和敌人硬碰。还不如用巧计灭敌。这样做反而更容易获得上级更高的评价。

    更有甚者。一名骑士需要积累到一定的功绩。才被允许授予某项特殊的战技。细想的话。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吧。什么功绩都沒有的骑士。又怎可能得到骑士团的信任。被授予强力的战技呢。

    "总之。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亚瑟轻轻拍了怕哈斯基的头:"你小子也顺利升到五级了。就暂且算是履行了和朕之间的约定吧。奖励会给你的。放心吧。这样一來。你也应该满足了。肯登出游戏了吧。"

    "嗯。太好了汪。"哈斯基天真地笑着。一点都沒有怀疑过。

    "那么"亚瑟王按下菜单里的按钮。登出了游戏。

    众人也瞬间登出了游戏。哈斯基挣开眼睛的时候。他的模拟器的头罩已经被移开了。豹人少年的小猫脸蛋凑过來。殷切地看着犬人少年:"哈斯基。感觉还好喵。"

    "还好汪。"犬人少年爬起來的同时皱了皱眉:"你到底怎么了汪。总觉得你从下午开始就怪怪的汪。"

    "哈哈哈。沒。沒什喵。"豹人少年陪笑着。那是在极力掩饰着某种东西的神情。但哈斯基累得半死。根本沒有空去管这些事。

    咕比起困顿。他的身体更迫切地需求着别的东西。时间已经是傍晚六点钟了。也该去吃饭了。

    "走吧。"骑士王的手一捞。抱起两名少年。"接下來到哪里吃饭好呢。煞星你也要來吗。"

    一旁的金闪闪丝毫不知道羞耻。直言道:"当然。我就是來蹭吃蹭住的。吃饭怎么可能少了我的份。"

    哈斯基上下打量着煞星。脱口而出:"呃。是中午的色狼大哥哥汪。"

    "色…"煞星的脸旋即涨得通红:"臭小子。别乱说。虽然夏洛蒂骂我是色狼。但我其实是地地道道的绅士啊。咳咳。而且不是[大哥哥]。是[叔叔]。"

    "绅士大哥哥好奇怪喵。明明是大哥哥的样子喵………."哈尔也插嘴道。

    "噗呼呼呼呼"亚瑟此时已经憋不住了:"煞星。所以叫了你别用这种变身。会让小孩子误会的。"

    "吵死了。变成什么外形可不是那么容易能控制的。而且我从沒有花时间去研究这个"

    "所以呢。"亚瑟对两名孩子解释道:"这位[大哥哥]确实是成年人哦。很久以前就已经是成年人了。姑且认为他变成这样是因为懒。而不是因为他的趣味吧。你们以后要叫他[叔叔]。而不是[大哥哥]。懂了吗。"

    "懂了汪。"哈斯基点了点头。"原來是色狼叔叔汪。"

    "嗯。对了咦。不对。。"煞星几乎沒有被气得吐血。

    而此时的亚瑟王也吧目光落在一旁的鱼人王子身上。见卡尔文用渴望的目光看着自己。便一边装出抱歉的样子。嘴角上却隐约露出胜利者的微笑:"抱歉呢。王子殿下。沒有你母后冰岛女王的批准。朕也沒法带你到处去吃喝。这场饭局就不邀请你了。要一起共进晚餐的话。改天吧。等你母后的批准下來了以后。"

    鱼人小王子气愤地嘟起嘴:"很好祝大不列颠国王陛下有个愉快地晚上。再见。"

    亚瑟王压抑住笑。带着两名兽人少年往外走了。煞星跟在最后。故意走得很慢。当亚瑟王等人离开模拟训练室以后。星辉龙才回过头來。多看了卡尔文王子一眼。

    "嗯。这位先生。你想说什么吗。"鱼人小王子也瞪了煞星一眼。

    小王子被一大群人鱼侍女簇拥着。看似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样子。

    看到这一切。煞星本來想问的那件事也沒有必要再去提及了。他露出一种微妙的神情:"沒什么。多保重了。"

    "嗯。"卡尔文看着转身离去的金闪闪。感到一阵困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