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1001章 绝战之于紫炎 (一)
    第1001章 绝战之于紫炎 一

    同一时间。东非高原。吉力马札罗火山地宫。地心迷宫之中。

    "哈。哈。哈。"艾尔伯特一直在喘着气。周围的环境不算闷热。但老虎不断利用那些浮岛往上攀爬。爬了大约百來个浮岛之后。体力确实透支巨大。

    前面的山峰距离他们越來越近了。艾尔伯特甚至能看见山峰顶上不断流下的熔岩。紫色的熔岩从岩石缝隙间不断流下。汇入这个巨型山洞底部的熔岩池中。

    快要到了。只要到达那里。艾尔伯特一直以來的疑惑也会解开。这一切都十分不科学。老虎只希望看到那个山峰上的东西以后能找到答案。

    和之前的紫炎火柱一样。这个紫色熔岩应该不是大自然的创造物。它是受到某种魔力的影响而变异而成现在这副样子的。

    但它偏偏不是从地底深处直接涌出。而是源自一个高高的山峰。那个山峰上一定藏着什么。要么是它直接变出了这种紫色熔岩。要么是它。把本來应该是红色的自然熔岩转换成了这种紫色的外形。总而言之。那东西十分邪门。接近以后还是小心为妙。

    老虎再一个跳跃。爬上了更高处的一座浮岛上。虽然距离还有约一百码。艾尔伯特所处的这座浮岛的高度已经几乎和对面那座山峰水平了。第一时间更新艾尔也能够很好的看清楚那座山峰上有什么的东西了。

    虽然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但看到那座山峰上的物体时。老虎仍然被吓了一跳。

    圆桌骑士凯说过。只要看见[它]。就一定会知道[它]就是考试指定的[那个东西]。

    这种叙述再简单直接不过了。

    那东西充满了魔力。匪夷所思。一眼就能看出它的不寻常。

    它就像是被某种不知名的力量吊在半空。凭空飘浮着。十分诡异。它看上去似乎是半截断剑。而且是断剑的上半截。沒有剑柄的那截。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它是乌漆漆的一块金属。外形古朴而残破。自身被某种极弱、透明度极高的紫色火焰包围着。只有剑尖和地面有轻微的接触。而它接触的"地面"。正是一滩紫色的熔岩。颇为讽刺的是。这截断剑本身的光芒并沒有把它自身照亮。反倒是熔岩的光芒映照在它的漆黑金属剑身上。把这截诡异的断剑照得若隐若现。

    看到这东西的瞬间。艾尔伯特突然有一种不可思议的熟悉感。而同时。老虎也觉得十分的不安。

    那东西可以毁天灭地。它不应重现人间。

    它应该永远封印在此地。不再被世人碰触。这样对谁都好。

    但它已经沒法继续封印在此地了。。。因为此地也受到某种不祥之物的沾染。封印被打破是迟早的事情。

    所以。圆桌骑士団才会如此着急。趁着考试之机。找了无数能人异士來回收这件道具吗。

    但是。为什么。既然圆桌骑士団能够自己做到这件事。为什么要把它交给圆桌试炼的考生们去做。

    想不通。实在想不通。艾尔伯特带着满肚子的疑问。朝那个山峰、那接截诡异的断剑靠近。

    就在此时。

    "是时候了。我先走一步。"贝迪维尔对队友们道。马上变身成银狼。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身材健硕而灵巧的狼开始在浮岛间告高速跳跃奔驰。以惊人的速度接近了那截断剑。

    "什喵。。"看见贝迪维尔从自己身旁跃过时。艾尔伯特脸上充满了惊慌失措的表情。竟然被人后來居上了。老虎心里暗暗叫苦。

    "是时候了。我们先走一步。"看见远处贝迪维尔的突然发难。赛费尔和赛格莱德也瞬间合体。变成了双头猎豹。他们抛下队友莫德雷德。以超人的速度跳跃浮岛。奔向那截断剑。。

    "什么。。。"看见赛费尔和赛格莱德从自己身旁越过时。贝迪维尔的脸上充满了惊慌失措的神情。竟然被人后來居上了。银狼心里暗暗叫苦。第一时间更新

    "是时候了。我先走一步。"看见远处两个儿子的突然发难。帕拉米迪斯也瞬间变身。全身被金光包围着。他抛下队友伊文。以超神的速度飞越浮岛。奔向那截断剑。。

    "什、什喵。。。。"看见老爸从他们身旁飞过时。赛费尔和赛格莱德的脸上充满了惊慌失措的神情。竟然被父亲后來居上了。两名豹人青年心里暗暗叫苦。。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帕拉米迪斯张狂地笑着。已经远远抛下了其他竞争者。距离那个山峰只有不足十码。他从最接近山峰的那座浮岛飞跃而出。扑向山峰上那截断剑。

    一切已成定局。。。[那个东西]是属于帕拉米迪斯的。

    又或许不。。

    大猫愚蠢的飞跃毫无结果。他一头撞在某种看不见的墙壁上。撞得他头晕眼花。

    "呜…结、结界。。"帕拉米迪斯刚刚反应过來就是一个后跳。借助那道看不见的立场的反作用力。他才好不容易落在身后的浮岛上。避免落入地下熔岩池里。

    "啧。"赛费尔和赛格莱德合体而成的双头猎豹也找了个地方停下來。在被众人看清底牌之前解除了变身。两名双保胎兄弟发出一阵烦躁的闷哼。这场竞争似乎还有下文。

    "就知道不会这么简单。"贝迪维尔也停在更远处的一个浮岛之上。一边等着同伴们和他汇合。一边静观其变。

    "你们这群卑鄙的家伙。"艾尔伯特一停在贝迪维尔身旁就开始抗议起來:"原來一直都跟在我后面。坐享渔利。卑鄙。狡猾。奸诈。不要脸。"

    就像个小孩子似的。

    "啊哈哈哈哈。别在意这些细节。"贝迪维尔冲老虎笑道:"而且一直沒有注意我们的跟踪。是你不好。"

    "可恶。早知道会这样。就带你们多绕点圈子。累死你们为止。"虎人青年还在不断咒骂着。第一时间更新狼人青年却刻意装作沒听见。

    现在不是道歉的时间。他们的注意力要放在面前的危机上。因为某个"大"家伙马上就要出來了。

    轰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天摇地动。仿佛就连世界也在颤抖。

    有什么东西。自半空中落下。在落入熔岩湖之前。凌空漂浮着。

    一条身长足有五百英尺的紫晶巨像魔龙。出现在众人面前。

    它咆哮着。嘶鸣着。怒吼着。如同一名君王般高高在上。俯视众生。

    和其他紫晶巨像的构造十分相似。它拥有紫晶的躯体。以及一个巨石组成的内在。。。但它作为"核心"的巨大石块被藏在上百英尺厚的紫晶龙甲之中。犹如龙的心脏。一般攻击根本无法贯穿紫晶。直达这个被重重保护起來的石心脏。

    而这家伙更加全副武装。翅膀和背脊上尽是锋利的水晶刀刃。其中的缝隙间更喷射着紫炎之火。一方面是作为推进力而存在。另一方面也是一种类似于光刃的武器。

    它的身上尽是冒着青烟的孔洞。似乎可以从中发射火炎弹;

    它的口中更酝酿着恐怖的紫炎。随时能够喷出类似龙焰的紫炎之火;

    它肩膀上有着数个奇妙的放射器。估计能发射出什么。

    "这家伙。果然。"伊文赶上來后大喊道。帕拉米迪斯的猜想果然沒错。这条紫晶巨龙的核心里一定装满了那种奇怪的黏菌怪物。之前遇到的冰晶、紫晶巨像。均是它分裂出來的小喽啰。目的不仅仅是为了阻止众人继续深入此地。更是为了从众人身上收集战斗情报。

    这条紫晶巨龙。正是[它]进化而成的究极形态。和无数名考生厮杀以后得出來的、应对入侵者的方案。

    它的身上必定集中了一切能够克制在场众人的招式。

    包括把帕拉米迪斯队逼迫得几乎走投无路的那个爆炸弹。

    包括把贝迪维尔队狙击得够呛的那个跟踪火焰弹。

    也包括几乎全灭艾尔伯特队的那个紫炎光束炮。

    总而言之。这家伙集中了众人之前面对的一切困难。它绝对不是好惹的。

    除了伊文。就连贝迪维尔、莫德雷德和艾尔伯特也同时隐约理解到了这条紫炎巨龙的特异之处。

    如果大家分散了作战。面对这种超乎寻常的怪物。只有死路一条。

    本來还心存怨恨的艾尔伯特。瞬间做了一个十分正确的判断。他朝身旁的贝迪维尔叫道:"休战。我们别争个不停了。先把面前这家伙解决了再说。"

    反正。如果不先解决这条紫炎巨龙。估计也沒有办法把那个该死的防护罩解除掉吧。

    "明智的决定。"贝迪维尔赞同地道:"你小子说话终于像个成年人了。"

    "啰嗦。"艾尔伯特举起弓箭。用在场所有人都能听见的音量大喊:"所有人都散开。能用远程攻击的都用远程攻击吸引它的注意力。带盾的跟在近战的人身旁。一边防御一边推进。"

    见识过之前那群紫晶巨像的厉害。一般有常识的人都会知道必须这样做。而艾尔伯特下的这道命令显然是正确的。因此。虽然在场的人们并不需要听从老虎的命令。却一一自觉行动起來。互相走位配合好。

    在紫晶巨龙致命的第一波攻击开始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