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995章 激战之于紫炎 (二十九)
    启.蒙.书.网更.新.最.快无.弹.窗全.免.费

    第995章 激战之于紫炎 二十九

    不管豹人少年哈尔说什么"这个游戏有故障","不能死,死了就会影响我们现实中的身体",哈斯基都打从心里不相信。qmshu

    毕竟,这只是一个虚拟游戏而已。游戏里的失败会影响到现实?太荒谬了。

    所以,虽然嘴上说会小心行事,尽量避免和敌人发生正面冲突,但犬人少年却在打着猎杀大头目的鬼主意。如果让他碰上这个城堡里的大头目,他必定不会就此罢休,而是冲上去和大头目一战吧。

    哈斯基举剑击碎了封住洞口的冰块,三人一起从洞穴里走出。地下负三层似乎已经被扫荡完毕,再也没有章人守卫出没了,在这里走暂时还是很安全的。哈斯基没走上几步便摊开了城堡的地图,试着找出一条离开城堡的安全路径。

    "很好,从这里往前走两个路口左拐,在通往上层的楼梯旁就有通风口了汪。"哈斯基边说边带起路来。

    卡尔文也凑过来一看:"确实有通风口系统可以利用,但这通风口标记得很不详细啊。"

    "没关系,"哈斯基自信地道,"这个城堡的地下层都处于海平面以下汪。他们一定是从上层抽空气下来,好让地老城通风的汪。所以,我们只管往上爬,只要方向大致对了就一定能出去汪。"

    "真的这么简单喵?"豹人少年哈尔怀疑地看着犬人少年哈斯基:"而且,哈尔有不好的预感喵。"

    "这是唯一出去的方法,即是说不行,也得硬着头皮上汪。"哈斯基皱着眉头答道:"哈尔,这是个游戏而已汪。上次在亚瑟叔叔家里发生的事情,不可能发生在游戏的世界里汪。放心吧汪。"

    "好…好吧喵。"豹人少年想起上次那件事,不禁打了一个冷颤。单是要他真正放心,似乎还早着呢。哈斯基体内潜藏着某种不可预料的危险因素,一天有那东西在,哈尔也一天没法真正放心下来。

    "总之"犬人少年走到楼梯旁的通风口前,用力一掰,把通风口的护栏拆了下来:"我们走吧汪。等发生状况时再随机应变好了汪。"

    他第一个爬进通风口里。鱼人王子也轻松加愉快地笑着,紧跟犬人少年身后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哈斯基的尾巴。

    而哈尔则看着那幽深黑暗的通风口迟疑了半刻,最终还是无奈地钻了进去。

    爬进通风管道里,等眼睛习惯黑暗以后,哈尔倒觉得这里并没有想象中的可怕。等带头的哈斯基把火把点亮以后,通风管道的全貌便展现在众人面前。

    这蜿蜒曲折的,大约每五码为一节的,由大量石砖堆砌而成的通风管道,看起来已经有很长一段历史了。

    由于需要把新鲜空气从海平面上抽到地底负三层里来,通风管道被建得颇为宽阔。不要说哈尔他们这些身材娇小的少年们了,就连那些身形健硕的章人守卫们,也能在这种通风管道里爬行。

    而对于哈尔他们来说,大人们需要匍匐着才能行进的通风管道,他们只需要半蹲着走,刚好能避免头部碰在天花板上。总之,他们在这种通风管道里走着还是挺轻松的。

    "呃"轻松归轻松,这管道里却非常脏。哈尔一手扶着管道的内壁走着,发现自己手掌上很快就粘满了乌黑油腻的某种物质。估计是常年缺乏清洗、再加上幽暗潮湿,这里滋生了不少霉菌。

    "别在意这点小事汪。"走在前头的哈斯基劝道:"这只是个游戏而已,现实中的我们又不会真的弄脏手汪。"

    "嗯…"哈尔赞同地闷哼了一声。尽管如此,这种不快的感觉仍然十分真实,他们仿佛走在一个又暗又脏的下水道里,又仿佛进入了某种巨大生物的肚子里,被某种黑暗而邪恶的东西不断试探着,触摸着,舔舐着。这种感觉真的让哈尔难受到了极致。

    "话说回来,我们在这个游戏里的角色会生病喵?"豹人少年试着和小伙伴们交谈,以从那种恶心的感觉中把注意力分散开。

    "好像没有这样的设定。"看过攻略的卡尔文思索了一下:"嗯…不会。这游戏里的角色估计都是身体超级健康的正常人,不管环境多么恶劣,都不会被病菌感染而生病和现实中某些体弱的人不同,哈哈。"

    "呃"这句话刺痛了豹人少年。没有轮椅和拐杖的辅助,哈尔在现实中就连自立行走都做不到呢。

    "你可以少找点茬吗汪?"哈斯基不满地哼道:"要往上爬了,都注意点汪。"

    "等等。往上喵?"豹人少年看着通风管道那几乎是笔直向上的形状,不禁为之一惊。

    在火把的光照之下,他们的所在地距离管道上方尽头大约有三十码。爬山去之后是否就算到顶了,还是个未知之数。

    长了不少霉菌,非常脏的通风管道,虽然有不少石缝可作为攀爬的落脚点,但仍不免高的吓人。再加上霉菌又湿又滑,一个不小心可能会从管道上滑落。

    而从三十码高的地方跌落下来,估计是非死即伤吧。

    总之,要安全地爬上这种湿滑的管道,几乎是不可能的。

    "哼嗯马上就遇到难题了吗汪。"哈斯基托着腮,似乎也在思考着同样的问题。

    "早知道这样子,我们出来以前就带上爬山工具了喵。"哈尔不仅抱怨。他们昨天游戏时间里的出发来对付章人前,明明可以在永恒祭坛的商店里补给道各种野外冒险用的器具,但却被哈斯基以"价格太贵"为理由拒绝了。

    一份爬山工具竟然要一百金币,这价格确实挺黑的。但它们在关键时刻却能为冒险者们带来不少的便利。为什么当初会吝啬这三百金币呢?哈尔总算是受到了这个教训。

    "这样吧,本王子来做点什么?"卡尔文走上前,举起他的法杖准备施法。

    "不,天晓得我们之后会不会有战斗要应付汪?你的法术留着汪。"哈斯基极力反对:"这样吧,先由哈斯基爬上去,然后用准备好的绳子,把你们一个接一个拉上去汪。哈斯基小时候和爸比一起攀过雪山,应该"

    "如果是爬山的话,哈尔比你更擅长喵。"豹人少年却迫不及待地打断了小伙伴的话,抽出两把匕首:"哈尔在突厥大沼地长大的,你们忘记了喵?那里的大部分巨木,哈尔都徒手爬过喵。"

    卡尔文白了豹人少年一眼:"…你确定能爬上去?"

    哈尔自信地点了点头:"比起长满青苔,湿滑难爬的沼泽巨树,这个仅仅是长了点霉菌的通风管道简直是天堂喵。靠这两把匕首,哈儿就能爬上去喵。"

    "好、好吧,既然你这么坚持汪。"哈斯基皱了一下眉头:"不用担心,即使滑下来了,我们也会在下面接住你的汪。"

    豹人少年点了点头,走到通风口的上升段前。

    愚蠢而笨拙的豹人少年其实从来就没有成功爬上过一棵沼泽巨树,每次挑战都以失败告终,屡屡要哥哥们去救他。他会吹牛,仅仅是不想他的朋友去冒险。

    如果哈尔的角色死了,大不了就是降一级,再在永恒祭坛里复活。但哈斯基则不同他被那黑蜘蛛附身,若是在游戏里死掉的话,马上就会进入昏睡状态,在自己的噩梦中被黑色收割者袭击。

    这是哈尔无论如何都想要避免发生的事情。

    哈尔抬头一望。前面的路好高,好暗。未知的恐怖与危险在等着他。但他已经没法回头了。豹人少年深吸一口气,举起右手的匕首,把它深深地刺入了通风管道石壁的缝隙里。

    嗯,手感尚可,匕首没有松动的迹象。用这个借力的话,就不怕石壁上湿滑的霉菌了。

    应该能成功吧?

    不,为了他的小伙伴,他不得不成功。

    豹人少年举起左手,从右手的匕首上借力,又把左手的匕首深深地刺入了更高处的石缝里。

    但他有一点疏忽了。他现在这个是人类的身体,双脚上没有锋利的猫爪子,不像现实中的他那样擅于攀爬。他的脚试图在墙壁上找到支撑点,却一下子踩在湿滑的霉菌上,打了个滑。

    啪嗒!他整个人往下滑落,头磕碰在墙上,跌得十分难看。

    "哈尔?你还好吧汪?"

    "嗷"豹人少年揉了揉脑门。幸好游戏把他们的痛觉屏蔽了,否则这一下磕碰一定很疼吧?虽然不疼,但他仍然嗑得两眼一阵昏花,他的角色估计受伤不轻。

    "嗯……失算了,人类的脚掌和兽人们的完全不同喵。"他为自己的失败极力辩解着。

    "做不到的话就算了吧。"卡尔文乘机一阵嘲讽:"这种小斜坡,还是由本王子来解决掉。明明只需要施个法术就完事的"

    "不,让哈尔再试一次喵。"豹人少年显得有点不可理喻地固执。他转念一想,找到了折衷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