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993章 激战之于紫炎 (二十七)
    启.蒙.书.网更.新.最.快无.弹.窗全.免.费

    第993章 激战之于紫炎 二十七

    啪滋滋滋滋滋。启蒙书网,更新最快qmshu电光乍现。霹雳声交鸣不绝。

    怪物在这道电击下更是不断抽搐。从体内深处发出各种怪响。但它还活动着。紫晶组成的蜘蛛腿并沒有开始瓦解。它体内的核心水晶似乎仍然存活。电光炮的威力果然不够看。

    "快点。其他蜘蛛也要攻过來了。"伊文看着身后那群追赶而來的小蜘蛛。慌忙催促道。

    "哈。哈。哈。不。不行了…沒有力气了。"帕拉米迪斯刚刚射完一发电光炮。现在已经是筋疲力尽的状态。仅保持住意识的清醒已经是极限了。哪里还有力气再射一发。。

    而那群小蜘蛛。。。见女王有危险。早已不顾一切地赶过來。疯了似的朝大猫和半龙人吐出爆炸弹。

    "啧。沒用的家伙。"伊文见形势不妙。连忙从腰间抽出一个弹匣。

    "给我让开。要丢进去了。"他一把扯住大黑豹的头。让帕拉米迪斯腾空出一个空间來。然后。半龙青年把手中的弹匣扔进了大蜘蛛石头躯体的那道缝隙里。

    "嗯。弹匣。"帕拉米迪斯忍住后脑上毛发被拉扯的痛。发出一声不解的叫唤。

    "死吧。"伊文见弹匣已经深深地落入蜘蛛女王的体内。马上抽出黑铁手枪。朝弹匣一阵射击。

    当当当当当当当。连续七发子弹击打在那只弹匣上。它造成的冲击以及激起的火花。让那只开始损毁的弹匣起了某种化学反应。

    轰隆。。一阵爆炸声从蜘蛛女王的体内传來。弹匣在她体内爆炸了。

    "明明只是铁块"大猫不解地问。

    "那一只弹匣的子弹是特殊的。每一发子弹都有着爆炸的附魔。"伊文解释道。语气之中却带着十分的凶狠:"本來是留着压箱底的存货。就因为你不中用。害我连这个都用上了。"

    "啊哈哈哈。真的很对不起呢。"帕拉米迪斯郁闷地回答着。。。扭头看了看那些追赶上來的小蜘蛛。

    蜘蛛女王的紫晶蜘蛛腿在此时也开始龟裂。碎散。她总算是死了。女王的巨大石头躯体往山崖落下。很快就会落入地面上的那些巨大火柱之中。大黑豹趁机从女王的身上跃出。一下伏在山崖上:"我实在累得不行了。接下來的战斗就交给你了。"

    "很好。"半龙青年正在气头上。他举起黑铁手枪。对准了那群正在惊慌逃窜的小蜘蛛一阵狂射。算是发泄。剩下的大约十來只紫晶蜘蛛很快就被射杀了又或者说它们只是被一一射断了腿。躯体失去平衡。便无力地从山崖上滚落。

    帕拉米迪斯跑出几步。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落在山崖上一个可以歇下脚的平台上。先喘口气再说:"快从我背上下來。臭小子。想累死豹吗。"

    "别偷懒。"半龙青年推了推自己的眼镜框。如同对待马匹般。双腿往大猫的肚子上一夹:"这是一场考试。我们还得赶路。"

    也许真的是累透了。帕拉米迪斯如同一个任性的孩子般发着脾气:"我不管。要么给我十分钟恢复体力。要么你就丢下我不顾。自己爬山下去吧。"

    同一时间。赛费尔、赛格莱德和莫德雷德的队伍。刚刚走进这个充满杀机的山洞之中。

    "这边喵。"赛费尔跟随着艾尔伯特等人的气味沿途追踪着。。。看见一路上那些被击杀了的巨像尸体它们体内的核心早已被击碎。其实只剩下一块块大石头而已。兴许还有不少紫水晶残渣。

    "好惨烈的战斗喵。"赛格莱德看着周围被破坏得不成样子的场地。不禁叹道:"幸好我们走在最后。不用被这种战斗牵连进去喵。"

    那到底是不是一件幸事呢。莫德雷德心中暗忖。他们确实一场像样的战斗都沒有遇到过。一路走來畅通无阻。但这也代表他们无法从战斗之中获取积分。

    这个圆桌试炼是积分制的。一名考生和这些怪物们战斗得越多。考试主办方对这名考生的评价就越高。沿途开路的艾尔伯特队和贝迪维尔队估计已经经历过好几场的战斗了。第一时间更新他们的积分应该远远超越了莫德雷德所在的这个队伍了吧。

    不妙啊。

    不用战斗的他们确实轻松得多。但他们接下來唯一一个能够扭转积分差距的机会。就是拿到考试主办方指定的[那个东西]。[那个东西]是主办方派考生们深入这种险地。千方百计都要得到的某种宝物。莫德雷德只希望它真的值得。希望得到它所带來的积分奖励会让莫德雷德队一下子扳回劣势。

    事情又是否真的会如他们所愿呢。

    就在莫德雷德发着愣走过某台巨像尸体的同时。有什么东西从巨像那石头尸体里窜出。第一时间更新飞扑向这名白发少年。

    "莫德雷德。小心喵。"走在白发少年身旁的赛格莱德惊呼道。伸手一挡。

    啪嗒。那东西有着湿答答的感触。落在了赛格莱德的手上。它就像一团果冻。却是会自主移动的生物。它黏住豹人青年的手的瞬间。马山朝赛格莱德的面门一个飞扑。似乎想黏在豹人青年的脸上。

    糟了。这东西似乎很不妙。要躲开。豹人青年的直觉这样告诉自己。他急忙后仰。一边调整着姿势闪避。一边抽出武器准备反击。

    啪嗒。却已经迟了。那团黏菌飞扑的速度远远快于赛格莱德的想像。第一时间更新它已经落在了豹人青年的脸上。

    有什么东西。沿着赛格莱德的鼻孔钻了进去。

    糟糕。那东西想钻进我体内。豹人青年双手抓住面门上那团黏糊糊的东西。竭力把它弄掉。但它如同一团烂泥。既无形又无状。用手抓的话马上就分离成团。想把这东西从脸上抠下來。谈何容易。。

    "呜。呜呜。"赛格莱德自喉咙深处发出含糊的求救声。继续挣扎个不停。这一变故让赛费尔等人都慌了。

    豹人青年感觉到那东西越钻越深。再不阻止它的话。它就要从鼻孔钻进赛格莱德的脑子里去了。。。天知道它这样做有什么目的。也许它想要占据赛格莱德的神经系统。夺取大猫的身体。。

    "别乱动。"莫德雷德却拿起了某种奇妙的东西。走到豹人青年跟前:"放开手。屏住呼吸。我來处理。"

    赛格莱德本來还在一阵惊慌之中。不免要迷茫挣扎一番。但莫德雷德的语气是如此坚定。仿佛他真的有办法解决豹人青年眼下这场危机。豹人青年也只好选择去相信了。

    磅。他把双手从自己面门上挪开的瞬间。莫德雷德的拳头便狠狠地砸了下來。

    更正确地说。那是拳套。估计是莫德雷德从考试主办方处拿的装备。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一个金属拳套。

    好疼。自己遭难了还要被同伴落井下石。迎面砸上一拳。赛格莱德心里暗暗叫苦。

    可是……好疼。

    不。其实并沒有想象之中那么疼啊。

    赛格莱德只是被一种先入为主的想法所左右。面上被重重地砸上一拳。受到那个巨大的冲击的同时。他下意识地以为会很疼。

    实际上。他下一秒就感觉到。其实这并不怎么痛。赛格莱德脸上那团黏糊糊的东西吸收了大部分的动能。也因此。莫德雷德的拳头砸下來。并沒有对豹人青年的脸造成太大的伤害。

    反倒是那团东西。似乎受到了某种致命的打击。在不断抽搐着。开始无力地收缩。同时也停止了朝赛格莱德体内鼻腔内入侵的过程。

    到底是如何做到的。这真是一个谜。

    一秒后。那团粘糊糊的果冻怪物。自赛格莱德的脸上脱落。呼。同时有一阵风声袭來。扫向赛格莱德的左脸。

    在赛格莱德视力恢复那一瞬间所看见的。是莫德雷德凌空的一记回旋腿。

    白发少年的左脚以精妙绝伦的力度和角度横扫而來。扫中了还停滞在空中的那团紫色粘胶状怪物。怪物被这突然的猛击扫飞了出去。落向十码外一道紫炎火柱之中。瞬间便蒸发殆尽。

    "得、得救了。谢谢你喵。"惊魂甫定。赛格莱德不禁低声答谢。同时也好奇地问:"刚才的招式是怎么回事喵。"

    "嗯…"莫德雷德沒有回答豹人青年的问題。只是低调地收回腿。看着自己的鞋子上残留的一点粘液:"果然是黏菌类生物吗。你们小心点。那些尸体并沒有完全死去。黏菌还会从石头缝里冒出。"

    "黏、黏菌喵。"赛费尔听得一头雾水。他们之前几乎沒有与这些巨像们战斗过。当然不可能知道藏在这些巨像体内的秘密。但他现在知道石头里可能会有东西跑出來。马上就提高了警觉。

    "还有一件事。"莫德雷德补充道:"前面的队伍知道我们在跟踪。故意把沒杀干净的巨像留下來阴人。"

    "你在说艾尔和贝迪他们喵。"赛格莱德摇了摇头。"不可能。他们不是这种阴险的人喵。或许他们只是匆忙赶路。沒有时间处理这些敌人的尸体而已。"

    赛费尔也加了一句:"又或许他们根本不知道会有黏菌怪物冒出來喵。"

    "或许。总之小心点。"莫德雷德从衣角撕下一块布屑。擦干净鞋子上的粘液。就继续赶路了。

    同一时间。走在前面的贝迪维尔队里。崔斯坦下意识地回头望了一眼。

    "还在跟着來吗。真是讨厌的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