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972章 激战之于紫炎 〔六〕
    第972章 激战之于紫炎

    就在此时,数十只黑影怪物已经疯狂地涌了过来,把豹人少年和象人的白色身影团团包围住!

    眼看着斧头还没有收回来,黑影怪物们先一步攻上来了,白影一声大喊:"叫你闭嘴,会分心!"

    象人的白色身影虽然把斧头投出去了,但另一只手却还抓住斧头末端的铁链,而这段铁链正是他控制这种独特武器的秘密。

    帕弗手臂的肌肉瞬间紧绷,紧抓住铁链一扬!

    轰隆!离手的斧头在粗大又沉重的铁链牵引下,如同有生命般飞扬起来,在空中一个横扫!凭借着它本身惊人的重量,以及铁链自身的长度,飞斧进行了连续两下,总共七百二十度的大范围扫击!

    包围上来的黑影怪物们如同多米洛骨牌般被击倒,有节奏地一一飞出!被切成两截的黑影怪物在落前签撞上它们的同伴们,在这不可抗的巨大冲击力下,倒下了一大片!

    "哼!"象人帕弗的白影右手一扯铁链,飞斧马上被拉扯了回来,在空中划了数圈,最后被象人一手接住。他似乎不知道疲累,刚用完这种惊人的猛招,却连气都没有喘一口!

    "好厉害喵。你真的不累喵?"

    "吵死了。"帕弗低声嘀咕道。哈尔正伏在象人的白影肩膀上,当豹人少年说话时,那简直就是一只小猫在象人的耳边叫着,实在很烦人、特别容易让人分心。

    "你下来战斗。"

    "哈,哈尔喵?哈尔怎么战斗喵!这里明明是"

    "这是梦。你的梦。"帕弗却打断了哈尔的话:"你主宰这一切。"

    豹人少年愣了一下。没错,这并不是现实。现实中才不可能突然出现这种黑色怪物,现实之中才不会有这么可怕的梦魇。

    哈尔只是一厢情愿地以为自己身处于现实之中,他在自己的噩梦世界里把自己想象成现实世界之中一样的弱小少年,甚至以为自己不拄着拐杖就无法行走。

    这当然是错的。大错特错,而且可笑之极!

    豹人少年看着周围的一切,爱丁伯尔格堡的广场上空空荡荡,钢铁的城堡院子里只有寥寥几棵小树。这是他今天早上经过城堡广场时看到过的风景,这一切都是他用自己的回忆还原而成的梦境世界而已!

    "能自己跑吗?"象人把豹人少年放下来,"帮不上忙也别碍事。"

    "哈尔能帮上忙的喵。"豹人少年嘟着嘴说。

    果然如此。他站在地上,脚上突然感到有了力气。如果这是属于他的梦,那么他能在自己的梦境里自由奔跑、如同在游戏世界里挥舞武器杀敌,肯定也不成问题!

    这些黑影怪物似乎是杀不死的,它们刚被击退了一大批,马上又重整旗鼓,再次包围上来。

    要战斗了!豹人少年下意识地伸手往腰间一摸,他抓住了一把短剑的剑柄。没错,这是他的梦,要武器的话当然也是唾手可得!

    虽然还是一头雾水,完全没有弄懂这个梦境世界里到底了发生什么,但哈尔拿着武器在手,心里平添了一份自信更何况他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我来掩护,你往城堡出口跑。"象人的白影指挥道:"摆脱他们,冲出这个噩梦吧。"

    "知、知道了喵!"豹人少年严阵以待,他的目标是大院对面那条钢铁走廊的尽头!

    嘶嘶嘶嘶嘶嘶!黑影怪物们群攻而来,挥舞着黑色烟雾般摇曳不定的魔爪,似要把象人白影和豹人少年碎尸万段!

    "哼!"帕弗用尽全力投出飞斧,锋利而沉重的斧头一直线飞出,把迎面而来的怪物们全部砸个稀巴烂!

    而哈尔也没有闲着,他已经飞奔而出,跟随着飞斧的轨迹往前移动!黑影怪物们被砸烂、黑色的肉末似的东西在豹人少年身旁胡乱飞舞,而哈尔则一边前进,一边小心地躲开这一切!

    看得见!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腿脚更加便捷如同乘风!这既是哈尔自己的梦境世界,他当人可以连续不动地发动[加速冲刺]和[精神统一]这两种战技,而且没有使用次数限制!

    怪物们虽然凶猛而为数众多,但它们奈何不了精神高度集中,速度快如闪电的豹人少年!小黑豹如同一道黑色闪电般在怪物的指掌间溜来溜去,视黑影怪物们的攻击如无物!

    磅!!象人帕弗再次投出战斧,在这无尽的怪物堆里开出一条血路!哈尔朝那好不容易腾出来的活路飞奔过去,距离走廊只有三十码!

    怪物们如同潮水般从四方八面涌来,其实已经把路挤得水泄不通了,但不知为何,哈尔竟然没有感到一丝惧怕他知道自己身后的象人朋友会为他做点什么!

    "伏下!"帕弗的白影大吼道。哈尔没有等这个声音响起,早已先一步往下一蹲,顺便避开了一名黑影的抓击!

    轰隆隆隆隆隆!!如同飓风般的恐怖巨响,在豹人少年头上响起。用尽全力抡起巨斧的象人,利用斧头重量和铁链的长度,施展出旋风斧。

    半径大约有三十英尺,飞斧和铁链在影响范围之内如同一组重铁构成的削肉机,正以一骑当千之势把周围的黑影怪物们一一抡飞!至少在这个范围里,豹人少年是安全的,因为根本没有怪物敢继续冲上来找死!

    "现在!"帕弗的旋风斧转了大约十来圈才停下,而周围的怪物们也被清理得差不多了,一时半刻不会碍豹人少年的事。

    哈尔一听见象人的信号,马上就拔腿飞奔起来,朝走廊冲了过去!

    碰!豹人少年不顾一切地撞开连接走廊的门,冲进了城堡的前庭。

    "哼!"尾随而来的象人返身一斧头劈下去,把大门连同周围的钢铁墙壁一起破坏。那一下攻击的破坏力之大,直接让走廊的一半倒塌了!石头钢筋等杂物倒了一地,把他们的退路封住,也把黑影怪物们追踪的线路阻隔了!

    "那有用喵?"哈尔低声问。

    "这是你的梦,你认为有用就有用。"帕弗说了一句十分哲学的话,其中的含义比字面意义上还要深,仿佛这名象人的白影知道哈尔心里想什么似的。

    "好吧…"哈尔纳闷地回答了一句。他转头望去,这座城堡的出口已经举目可及,就在这个前庭大厅的对面尽头,距离哈尔他们只有五十码。

    冷清清的城堡大厅一如既往地散发着金属气息,周围的照明十分差,只有星月之光从大厅那些高达数十英尺的巨大贴花玻璃窗前洒落。大厅里的红地毯此时看上去确是干枯血迹般的深红,周围静的让人毛骨悚然。

    昨天来的时候,哈尔还在心里赞叹这城堡大厅的气派没想到现在的他却在这个噩梦的世界里,急着要离开这个鬼地方。

    "小心点。似乎有什么。"帕弗的白影低声提醒道。

    大厅的寂静之中,有某个巨大的黑影在埋伏着。一名手执巨大镰刀,浑身披着黑袍,身体却由黑色烟雾组成的收割者。

    和那些见哈尔就攻击的黑影怪物杂兵不同,这家伙显然厉害得多,浑身上下散发着致命的威胁感。

    这家伙简直就是哈尔小时候听说过的恐怖鬼故事的具现化形态。他的哥哥们偶尔会拿着故事尔讲故事,偶尔会提到各种恐怖鬼怪,而其中最让豹人少年惊恐的,正是这种拿着巨大收割者镰刀,到处收割灵魂的"死神"。

    那名黑色收割者已经活动了起来,进入临战状态。

    它的身躯并非由骨头组成,却又像真正骨头一样,在活动中发出刺耳的咯咯之声;

    它那破布组成的巨大黑色斗篷在萧瑟的夜风中相互摩擦着,悉悉索索,如同亡灵的低语;

    它高举着它的镰刀,黑色烟雾组成的脸中发出阵阵如同来自地狱深处的沉响。它的镰刀锋利无比,发散着无情的冷光,光是看着就寒彻骨髓,被砍中更加会瞬间毙命!

    恐怖。真正的恐怖!

    如果换作是以前的豹人少年,如果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噩梦,哈尔估计早就吓得尿床,大哭着去寻求哥哥们的安慰。

    但这次是不同的。哈尔的直觉如此告诉他。他这个梦不会醒来,除非打赢这名黑色收割者,并从城堡里逃出去。

    而且这明显和普通的噩梦不同,就连夜风吹拂豹人少年所带来的寒意也真实无比。

    直觉如此告诉他,在这里死了,哈尔在现实之中的身体也绝不可能安然无恙。这噩梦有着它特有的危险性,他能要了哈尔的命!

    但越是危险,豹人少年体内的某种力量便越被激发。

    也许哈尔知道,也许他清楚得很,正因为情况是如此的凶险,他才不得不振作吧?

    "你只是个噩梦喵。"豹人少年压抑着心中的恐惧,举起短剑朝着那怪物怒斥:"别以为你能吓得了人喵!你变成这幅摸样来吓唬哈尔,哈尔也一点都不害怕喵!"

    因为他并不是单独一人。在这个噩梦的世界之中,有某位伟大英雄的灵魂伴随他左右,与这场噩梦对抗。

    至少哈尔是如此认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