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971章 激战之于紫炎 〔五〕
    <-

    第971章 激战之于紫炎

    "哦.哈哈哈哈哈.抱歉.抱歉."狼人陪笑着爬起來.让开一个身位:"艾尔.你们來得真快啊.真是好样的."

    "混蛋"老虎正想爬起來骂人.

    "碰."崔斯坦也自天花板那团黑雾中跌落.又一次恰好压在艾尔伯特的身上.

    "嗯.毛茸茸."鱼人王子崔斯坦若无其事地站起來.顺便摸了摸艾尔伯特的老虎头:"不错.这是我骑过的最好的老虎了."

    "你们"老虎已经满头青筋.怒火中烧.

    碰魔剑士索拉尔也自空中跌落.一屁股压在老虎的头上.再次把艾尔伯特压了下去.那画面越來越美了.

    "哦哈哈哈哈.抱歉啊.我的朋友."索拉尔这混蛋依然若无其事地爬起來.一边还伸手想要扶起艾尔伯特.

    "够了"老虎不禁盛怒:"我不是你们坐垫.怎喵每个人都落在我的头顶上啊"

    "嗷不要"老虎再次感觉到被谁压在身下.这次是帕拉米迪斯这只该死的大猫.

    "哦.你们也到了.速度真快."帕拉米迪斯若无其事地冷笑着.他从空气中闻到了他两个儿子的气味.不禁一阵安慰:"赛费尔他们走在前面了吗.不错.不错."

    "呜呜呜"被豹人战士压在身下的艾尔伯特捏紧了拳头:"你到底要压在我身上多久快起來"

    "哈哈哈.抱歉啊.小老虎."帕拉米迪斯让开半个身位.

    碰.又有东西落下來的声音.艾尔伯特心想糟糕又要被谁压在身下了.沒想到伊文却落在伊莱恩的头上.把白熊人压在地上.

    "咦.肥嘟嘟这不是伊莱恩吗."伊文从白熊人身上跳下.扶了扶他的眼镜框.

    "疼、疼啊."白熊人揉了揉他的脑袋.他的脑袋显然被伊文那身坚硬的盔甲压到了.

    "以后再请你吃东西算做补偿."伊文拍着白熊人的肩膀安慰道.并把目光投向帕拉米迪斯:"其他人都到了.那我们也别磨蹭了.该走了."

    "当然."帕拉米迪斯和伊文一同奔出.瞬间便在迷宫里沒了影.

    "被抢先一步了快追."崔斯坦喊道.朝他的队友贝迪维尔和索拉尔使了个眼色.

    三人同时飞奔而出.几秒内便消失于迷宫错综复杂的分岔路里.

    "天啊居然有这么多队伍赶上來了."精灵少女惊呼道:"看你干的好事.还说自己赢定了.再不马上动身追赶的话.宝物就要被抢光了."

    "知.知道了."老虎扶着腰爬起來.被人们连续当做缓冲用的肉垫.他正浑身疼痛不已:"这群混账家伙们都在偷看喵.竟然全都知道了下來深坑的方法."

    "你到底是想追上去.还是打算继续留在这里浪费时间"香奈儿的怒火快要爆发了.

    "追.当然追."老虎跑了起來:"这边."

    艾尔伯特、香奈儿和伊莱恩的队伍这时才朝地心迷宫的一条岔道中进发当然他们绝对不会知道接下來发生的事情.

    一支队伍在迷宫中快速地绕了一圈.又返回到迷宫的出发点.悄悄地跟在艾尔伯特队的身后.

    "你这是在干什么."崔斯坦低声问狼人.

    "在跟踪艾尔啊.还用问吗."贝迪维尔冷笑:"这才是带我们到达目的地最快的方法."

    "你确定.我的朋友."索拉尔表示怀疑.

    "确定."狼人对此深信不疑.此刻正贴墙蹑手蹑脚地潜行着:"艾尔队的平均成绩明明排在四十二个队伍的最尾.他们理应是最后一个出发的.但他们却这么快就到达了这里.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作弊了…吗."崔斯坦低声嘀咕着.

    "不是.不…或许也是真的.反正那只老虎绝对不是依照通常手段來到这里的."狼人分析道:"估计是靠体内的灵体告诉了他正确的路.一直线的來到了这里吧."

    "这不就是作弊吗"

    "考试主办方沒有说过不能这样做吧."狼人为他的老虎朋友辩护道:"总之.艾尔伯特一定知道到达[那个东西]的路.一直线的路.只要跟在他们身后.一定能省去很多麻烦.直接到达目的地."

    崔斯坦白了狼人一眼:"对.你之前也是这样说着.并跟在另外一只大猫的身后"

    "而我们到达这里了."狼人得意地一笑.证明自己是对的:"这次只是换了个跟踪的对象而已.结果一点都不会变宝物是我们的."

    同一时间.另一支队伍也在迷宫里快速地绕了一圈.又绕了回來.

    "小老虎的气味在这边.快跟上."帕拉米迪斯说.

    "你确定跟着老虎走沒有问題."伊文在一旁疑惑地问.

    "老实说.凭我的记忆.到达刚才那个深坑前就是极限了.这个地底迷宫我从沒有來过.甚至不知道有这个迷宫的存在."帕拉米迪斯附身潜行.又低调又安静:"如果我们是第一队到达的还好说.但别的队伍已经先一步到了.也就是说我们沒有时间可以浪费了.在这种情况下.最快到达目的地的方法.当然是跟着那只小老虎."

    "可是"

    "沒关系的.他们在最前头开路.总会遇上敌人.我们就可以伺机绕过他们.赶在前头.我们一定会最先到达[那个东西]前.不用担心宝物是我们的."

    同一时间.还有另一支队伍在迷宫里快速地绕了一圈.又绕了回來.跟在艾尔伯特队之后.

    "老爸他们也跟着去了喵."赛费尔从地上的气味辨认出前面路上的贝迪维尔和帕拉米迪斯两队.

    "看來我们的想法都一样.只要跟着艾尔伯特走就好了喵."赛格莱德接上说.

    "但我们跟在最后…这样做真的沒有问題."莫德雷德有点不安.

    "不用怕.在关键的时候我和哥哥还有合体术可以用喵."赛格莱德得意地一笑:"就让老爸和贝迪维尔走前头.为我们开路好了喵.只要从老虎的足迹猜测出[那个东西]的大致藏身地.在最后一段路我们就会使出[合体术]进行冲刺喵.以我们的速度.别的队伍绝对赶不上喵宝物是我们的."

    贝迪维尔、帕拉米迪斯和赛费尔这三个队伍怀着各自的打算.悄悄地跟在艾尔伯特的队伍之后.这不仅仅是一场速度和战斗力上的较量.更是一场智慧与投机取巧能力的较量.到底谁会赢.还是一个未知数呢.

    同一时间.某个噩梦世界之中.

    碰巨大的白色身影自城堡的空中飞出数十码.重重地落在爱丁伯尔格堡的广场上.

    "噁."哈尔几乎要吐了.高速的抛物线运动让他体内一阵翻江倒海.真难想象那个如同象人般高大笨拙的白色身影.如何抵受住落地时的强烈冲击.

    "别吐.保持清醒."那个身影简短而有力地提醒道:"你在.我在.你失去意识.我就会消失."

    "可.可是喵"

    "坚强点."那声音喊道.非常无情地.如同一位严父.

    碰隆隆隆隆隆隆.无数的黑影怪物已经追逐而來.自天空中落下.在广场上徘徊.瞬间包围了豹人少年与那个白色身影.

    "大胆邪灵.竟敢侵入至此."那个巨大的白色身影把哈尔背起來.同时抽出了武器一端连着铁链子的巨斧.

    "你是谁喵.是象人喵.哈尔好像在哪里见过你喵."豹人少年伏在白色巨影背后.低声问.

    "…帕弗."那个白色的象人身影低声答道."现在闭嘴."

    "帕弗…"哈尔低声重复着这个奇妙的名字.

    哈尔自己的全名就叫做哈尔.帕弗.帕拉米迪斯.虽然对事情的详细经过并不十分了解.但豹人少年自懂事起就被告之.他的名字來自于一名伟大的英雄一名当年在格里克族豹人族的主城雅典被怪物的大军袭击时.为了保护这个城市的市民而舍身战斗.最后牺牲了性命的象人.

    因此.除了家姓以外.哈尔的名字大部分都取自这名象人的英雄.他更是自出生起就一直在突厥象人族的大沼地里长大.和象人们有着莫的大渊源.

    这个白色的影子…难道就是传说之中的象人英雄帕弗.但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种地方.对豹人少年施以援手呢.

    豹人少年还在纳闷着.百思不得其解之际.这名白色灵体的象人已经敏捷地一个后跳.躲开了一名黑影怪物的利爪.

    白灵刚刚躲开攻击.马上就丢出手中的飞斧.飞斧锋利的边缘轻而易举地斩短怪物的利爪.朝黑影怪物的躯体直劈过去.把怪物劈成两半.

    惊人的臂力.造就了惊人的威力.那柄似乎只是沉重铁块制成的斧头.杀伤力却因为使用者的能力而产生如此微妙的化学反应.可谓化腐朽为神奇.

    哈尔看着那威力强大的斧头不禁嘀咕:"好厉害喵.可是"

    把手里的武器都投出去了.岂不是沒有武器战斗了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