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968章 激战之于紫炎 〔二〕
    第968章 激战之于紫炎

    同一时间,某个虚拟世界之中。

    推开一扇古老、长满恶心的青铜绿锈的大门以后,哈尔看见了一个构造无比复杂的远古海底洞窟。

    一阵海潮味在海底洞窟中弥漫着,湿滑的岩石偶尔会滴落一些水珠,估计是通过岩石缝渗入洞窟之中的海水。

    "好潮湿啊,这种地方不太适合过夜吧?"卡尔文看见这个海底洞窟就一阵不舒服。

    哈斯基还在不断翻看着地图:"这里有很多洞窟系统,找个地势比较干爽的呆着,生个火,潮湿什么的就不用愁了汪。"

    "而且我们还有那个帐篷喵。"豹人少年也说,"在帐篷里睡觉就可以隔绝湿气了喵。只要撑过今晚就好。"

    "既然你这样说,好吧。"卡尔文心里有着另一种打算,他爽快地妥协了。

    倒是哈斯基不太高兴,他不太愿意和卡尔文这种家伙同挤在一个小帐篷里睡觉。不过他再想清楚,这只是暂时的。在他们的游戏角色"睡觉"的时间里,哈斯基完全可以登出游戏,在现实世界里休息,顺便去个厕所之类的。

    等他们休息回来,游戏的世界里就又过了一天,他们的战技次数会被重置,哈斯基就会有足够的"弹药"与章人们作战了。

    这样想着的同时,哈斯基已经按照地图的指示在洞窟中穿行,很快便来到了海底洞窟深处,一个可供五六个人同时藏身的小型洞穴中。

    少年们分头行事,打着火把照遍洞穴,确认了洞穴之内没有任何潜藏的危险,才终于松了口气,生了一个营火。

    火光照耀,热力在小洞穴中扩散,很好地驱走了洞窟中的寒气和湿气,让他们顿时舒坦了不少。

    "呼。终于可以安顿下来了喵。"哈尔随手把小帐篷安置好,就放在营火旁边。

    "卡尔文,就像上次一样,放个冰块把洞口堵上吧汪。"哈斯基吩咐道。

    "唉?还要那样玩吗?本王子怀疑那群章人会追到这种海底洞窟里来"

    "只是想睡个安稳觉而已汪。"哈斯基懒得去和鱼人王子理论,只用最简单而无法反驳的话敷衍过去。

    "好吧……"鱼人小王子略有不满,但他也觉得小心点总没错,便走到洞口施法封洞。

    和上次的法术几乎同出一辙,卡尔文用了一个冰雾术和一个冰箭术,简单地制造了一块封住洞口的大冰块。它的表面经过特殊处理,从外面看就像一块岩石,而从洞内看却像镜子一样,反射着山洞里营火的火光,避免光线往外漏出,暴露少年们的行踪。除了上方极少几处用于透气的孔洞外,这堵冰墙几乎天衣无缝,从外面绝对不会发现洞内的蹊跷。

    趁鱼人王子施法封冻的同时,哈斯基和哈尔已经一人一个火把,用火把的热力烧灼山洞地面的岩石,营造出一片相对干爽的区域来。洞口完全封锁好以后,少年们也放下了心头大石,安心地围着营火坐下,吃他们的晚饭。

    "虽然已经很晚了,但大家还是开动吧喵。"哈尔苦笑着说,把一根备用干粮的袋子拆开,一口咬在棒状的干粮上。

    咯吱咯吱,卡啦卡啦。这是哈斯基吃过最没有味道的一顿饭了。这些干粮似乎和骑士团里的应急军粮同出一撤,虽然能填肚子,却味同嚼蜡。

    亚瑟叔叔为什么会把这种东西也加进游戏里?大概是为了让进行训练的见习骑士们早日适应这种难吃的干粮以及艰苦的生活,好让他们在未来的战场上也不会因为伙食难吃而影响士气…吧?

    虽然游戏里只有饥饿值的设定,没有口渴值的设定,但哈斯基吃着这种干巴巴的东西,难免会有一种口渴的错觉。

    "渴吗?"卡尔文看穿了犬人少年的需求,献媚般地一笑:"对于法师来说,要做出饮用水实在在容易不过的事情哦!"

    犬人少年略有点小心动,但他觉得不能就这样中了鱼人王子的计,便冷淡地回绝道:"有水也没有用,没有装水的容器汪。"

    "容器?当然也会有的。"卡尔文冷笑。对于一名擅长使用冰系魔术的法师来说,做出不会在常温中融化的高温冰,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而这种高温冰用于当盛水的杯子,也是最稀松平常的技巧而已。

    "嘿嘿嘿,小狗狗,如果你想的话,本王子可以给你做出来哦,连水以及杯子一起,让你痛快地喝个够。"

    "不用了谢谢汪。"哈斯基不想去求鱼人王子,免得卡尔文有市场。有些讨厌的家伙最好还是无视的好,否则你越是去搭理他,他就越是得意。

    "真的不用?你看起啦很口渴嘛"鱼人王子凑过来,一手箍住哈斯基的肩膀,挑逗着:"来嘛,如果你诚心诚意地求本王子,本王子就给你水。不用忍耐的。"

    "说了不用了汪。"哈斯基压抑着怒气答道:"我们还是快吃完晚饭早点睡吧汪。"

    "真的?别骗自己哦,你的身体最知道自己有多口渴的"鱼人王子还在死缠不休。

    青筋自哈斯基的额角冒出,他几乎要开始骂人了:"你这"

    "那就给我们弄几杯水喵。"哈尔见小伙伴们之间的火药味越来越浓重,连忙打断了犬人少年和鱼人王子的对话:"正好哈尔也口渴了,好吗,王子殿下喵?"

    卡尔文略带厌恶地斜眼瞟了哈尔一眼:"哼没有人在问你的意见,小黑猫。话说回来你今天根本没有帮上任何忙,不仅没有帮上忙,还总是给我们添麻烦!你还好意思问本王子要这个要那个的?"

    "呃抱歉喵"这话深深地刺痛了豹人少年,他不说话了。

    "闭嘴!你没有资格教训哈尔汪!"哈斯基终于还是发怒了,一把推开鱼人王子:"这不过是个游戏而已,帮不上忙又怎样汪?你用得着这样势利眼,非得是帮得上忙的人才看得起吗汪?"

    "不一定,但至少别是拖后腿的。"卡尔文狞笑着,"这只小黑猫简直是个累赘,多亏他的鲁莽,才花光了你的[自愈强化],让你今天在没有恢复手段的恶劣情况下苦战。这不是拖后腿是什么?"

    "哈斯基才不管汪!都说了这是个游戏而已汪!"

    "而在现实中呢?他是一名残废人。"卡尔文更加不留情地批判道:"估计你很乐意帮行动不便的他换尿布什么的。"

    "哈尔才不需要"

    "没有人在问你的意见!"鱼人王子对豹人少年吼道,把哈尔的话压了回去。

    "呃!"

    "别对哈尔这么凶汪!"犬人少年更怒了:"哈斯基才不管什么现实不现实的汪!即使他躺在床上终身瘫痪了,哈尔仍然是哈斯基的朋友汪!这一点是绝对不会变的汪!!"

    快停下喵!

    "真的?你确定?"卡尔文更加肆无忌惮地冷笑着:"本王子可以断言,他绝对不会为你带来什么好事。他是带来不幸的小黑猫,现在是,以后也会一直是!他会拖累你,把你带入更危险的险境之中,并要了你的命!如果你不听本王子的劝告,一直和这只小黑猫在一起的话,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到那个时候再说汪!"哈斯基不信邪,更加不会相信卡尔文这堆没有根据的鬼话。

    虽然他心里隐约感觉到,鱼人王子或许是对的。

    见小伙伴们为了他争执的脸红耳赤,豹人少年的脸上也带着说不出的难堪。他好久才鼓起了足够的勇气,大吼了一声:"够了喵!!"

    卡尔文和哈斯基都不作声,争吵戛然而止。

    "已经很晚了…我们睡觉吧喵。"豹人少年低声嘀咕道,仿佛刚才的吼叫已经用尽了他的勇气:"为了避免发生和昨天一样的意外,你们可以先睡,哈尔负责看守喵。"

    "你也累了,你需要恢复体力"

    "哈尔不累喵。"豹人少年朝他的小伙伴摇了摇头:"而且哈尔目前的状况,即使恢复了战技,也吧能帮上太多的忙吧喵。如果明天的战斗帮不上忙,那请至少让哈尔帮忙守一下夜喵…"

    "可是"

    "小黑猫都这样说了,你还啰嗦什么?"鱼人王子自顾爬进帐篷里:"嘿嘿,不错,还算干爽。"

    犬人少年眉头深皱,满带疑惑和不快,向豹人少年抱怨道:"你要哈斯基和那种家伙睡在一起吗汪?"

    "游戏里的身体随便怎样都可以,你们马上就要登出游戏的,对吧喵?"

    "但是!他一定又会把哈斯基的尾巴当做枕头的汪"

    "你就让他枕一下喵,又不会损失什么的喵。"哈尔低声劝道:"他会一直找你麻烦,其实就是想和你做朋友而已喵。对他好点儿,或许你们就能和睦相处了喵。"

    "不不是那样子的汪。"哈斯基刚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有些东西还是不要告诉对方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