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951章 寻幽之于地心 〔二十四〕
    第951章 寻幽之于地心

    同一时间,大不列颠,爱丁伯尔格,北天骑士团基地,爱丁伯尔格堡。

    "嗷。"煞星从龙骑上跳下时不小心碰到裆部的痛楚,又发错了一阵悲鸣。

    "疼吗?要不要朕扶你下来?"骑士王冷笑着说。

    "不用,我才用不着你照顾。"煞星闷哼,小心翼翼地从反重力炮艇的座椅上爬下。那过程慢得让人发指,骑士王看得烦躁无比。

    "嗷…你们人类总要发明这些碍事的东西。明明自己能飞,还坐这个坐那个的。"金闪闪好不容易从龙骑上下来了,嘴里却还抱怨个不停。

    骑士王不屑地一笑:"朕自己飞,耗的是体力。用龙骑代步,耗的只是燃料。你说哪个更好呢?话说回来,你这么不满,可以不跟着来啊?为什么总要粘着朕不放,难道朕到哪里去你都得跟着吗?!"

    "我到哪里去都用不着你管,骑士王。"煞星也毫不客气地斗起嘴来:"反正我无所事事,跟着你到处逛逛而已,你有必要这么大意见吗?"

    亚瑟王哼了一声:"好吧。你喜欢就好。"

    煞星露出得意的笑容:"现在,我们这是要去哪里?你那些文书工作应该早就处理完了吧草草地。"

    "你忘了朕刚才告诉你的事情吗?"亚瑟对煞星的讽刺不理不睬,移动机械仓库的固定架扣在龙骑上,又给龙骑加了燃料。把一切安排妥善了,他才继续道:"大不列颠目前还在测试一套模拟战斗系统。这东西很快就要开发完成,对外销售当然,不是以赚钱为目的。我们为了尽快完成这套系统,可以很忙的。"

    "对,游戏的事。"煞星似乎对这种小孩子玩过家家的游戏不以为然,话语里带着极大的轻蔑:"我们的骑士王大人真闲啊,不理政事就只知道开发游戏。嘿嘿。"

    "你不懂,笨龙。"骑士王推开机械仓库的门,正要往城堡的深处走去:"这套系统每年已经为我们大不列颠节省了多少训练见习骑士的经费,它的训练效果又有多好,你们这些从没有接受过骑士训练的蠢货们是不会懂的。"

    同一时间,某个虚拟世界里。

    "停下!"哈斯基压低了声音叫道,一边拉住鱼人王子,二人一起钻进走廊的阴影处。

    他们面前一条t字形的过道上,一群章人守卫正在巡逻,总共有三人。情况十分不妙。

    不要说哈斯基他们现在几乎没有武器在手,即使让他们拿着全副装备,也不一定能和这三名章人对抗。避开他们才是明智之举。

    问题是,真的能够避开吗?

    城堡的阴影并没有想象中的阴暗,即使哈斯基他们躲着一动不动,他们的形体仍然很大程度上暴露于敌人的视线之下。如果章人守卫们注意地看,他们很可能会发现阴影里隐藏着的两名少年。

    可是,守卫们从过道的另一边走去,目光并不会扫到少年们所在的这片区域。按照这个趋势,他们理应就这样走过,把两名少年忽略掉。

    没有人在搞事的话。

    哈斯基感觉到自己的尾巴一阵痕痒。鱼人王子和犬人少年贴得十分紧,二人肌肤相触,而卡尔文一有这个空档马上就抓住了哈斯基的尾巴来玩,正上下揉搓着犬人少年卷翘的狗尾巴,玩得不亦乐乎。

    偏偏在这种时候!哈斯基的额角上冒出一道巨大的青筋。他还在忍耐着,一边是忍耐自己尾巴上的痕痒,竭力不笑出来,一边也是忍耐着肚子里的火气,竭力不骂人。

    章人守卫们走过去了一半,快要通过那条过道了。只要再忍耐十秒左右,应该就完事了。

    可是,卡尔文王子却越来越过分,不仅抓住哈斯基的尾巴不断揉搓,还动手猛拽,扯得犬人少年尾骨的位置一阵酸痛。

    哈斯基这才发觉,虽然游戏系统能够屏蔽大部分的痛觉,人体内的一些深层痛觉却无法完全屏蔽。他现在的感觉,就像是屁股里有什么东西在骚动,而且随时会变成一发不可收拾的痕痒。他竭力忍住笑,但很快就要到达极限了!

    "啊哈哈,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斯基最终还是没有忍住,爆笑了出来。他笑的同时有种想掐死卡尔文的冲动。

    他的笑声当然被章人守卫们听见了。本来正打算安静离去的章人守卫们马上转过身来,往回走。守卫们很快就要回到t字路口,从阴影里找到两名少年的藏身之地,找出少年们,并把他们杀掉。

    哈斯基握紧了仅有的一把铁短剑。这东西又轻又短,杀伤力有限,用来对付这样强大的敌手,显然是远远不够用的。但现在他也只能以此一搏,希望能找到一条活路了!

    他的唯一一次机会,就是在守卫们转过t字形路口的一刹那,还没有发现犬人少年藏身的所在时,给予对手迅速而致命的伏击。但这样做充其量只能杀掉其中一名章人守卫,剩下的只能靠运气对付了。

    嗒,嗒,嗒。章人们在靠近。他们为了不被伏击,靠近得很小心。哈斯基的行动成功率明显小了很多。

    而鱼人小王子偏偏在这种关键时候帮不上忙,不仅帮不上忙,还处处拖哈斯基的后腿。犬人少年白了鱼人王子一眼,眼里带着愤怒。

    卡尔文恶作剧成功,不知耻地朝哈斯基吐了吐舌头。对于他而言这只是个游戏,怎么玩随他自己心意而定,才不会管哈斯基的死活呢。

    嗒,嗒,嗒。章人们仍在靠近。他们快要转过t字路口的拐弯处了!

    鱼人王子在地上抓了把什么,没有作声。

    嗒

    "哈啊啊啊啊啊!"看到一名章人守卫露出半张脸的瞬间,哈斯基便咆哮着冲出,手中短剑刺向对手心脏的部位!

    守卫们也是持刀戒备的状态,看见有一个巨大影子朝他们冲来,理所当然地挥剑就砍!

    糟了!再这样下去,哈斯基会被对手的长剑先击中!三把长剑朝他的头,胸,肩膀劈来,即使能用[自愈强化]硬吃下这些攻击,哈斯基仍然会死!头部是致命伤啊!

    想到这里,哈斯基不禁把身体重心往下一压,同时举剑刺向地面。他的战技[臂力爆发]同步发动,臂力增强了数倍的犬人少年避开了对手的猛攻,剑打中的却是地板!

    磅!短剑刺入地面的同时,造成一阵强烈的冲击!

    这些章人的下半身是章鱼脚,本来就是软体动物的肢体。他们的行走完全依靠章鱼脚上吸盘吸住地面!

    如今,地板被掀翻,震裂成无数碎块飞散出去,这些靠吸盘才能站稳脚跟的家伙们便摇摇欲坠,纷纷倒下了!

    哈斯基见机会来了,马上冲过去,一剑砍出,先取下一名章人守卫的性命再说!他的匕首深深地扎进章人的胸口,瞬间破坏了那名敌人的心脏!

    另外两名章人也在此时爬了起来!

    他们不是笨蛋,他们机智得很,才不会一直倒在地上挨打!他们见地面太多石砖碎片,无法站稳脚跟,便改用章鱼脚上的吸盘吸住一旁的墙体,以此借力爬起!

    两名守卫一旦重整了态势,嘴里马上咒骂起来,手中的长剑疯狂挥舞,同时另一只手已经在发动魔术,手掌中间的一个魔术阵式打开了黑色的传送门!

    下一秒,储存在亚空间里的大量海水便会从这个传送门中以高压喷射而出,趁哈斯基为了躲避剑刃而忙不过来的时机,在犬人少年身上开出一个大洞!

    哈斯基也知道事情会多么的不妙,但此刻的他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绝望地专心闪避着对手的剑击!光是为了躲开这个,他就已经竭尽全力了!

    如此斗下去,绝对会是章人守卫们胜!

    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

    章人守卫们发现事情不妥时,已经为时已晚他们的章鱼脚本来依附在墙体上借力,以为这样就能够安心战斗。但他们的脚开始麻木,仔细一看,才发现这些章鱼脚开始结冰!

    一道寒气自地牢冰冷湿滑的墙壁蔓延而来,开始在章人守卫们身上扩散。而这道寒气的来源,正是一旁拿着根小铁棍戳向墙壁的鱼人王子卡尔文!

    章人守卫大惊,手里挥舞的剑刃也迟疑了许多,被犬人少年轻松地避开了。他们把另一只手对准了哈斯基,打算先发动水压炮把犬人少年轰烂再说,但这样做已经毫无意义他们能够放出水系魔术的这只手结冰了!

    "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哈斯基大喊着,乘着多开对手攻击的这份其实一举而上,挥舞短剑劈下了怪物们结冰的手!鲜血狂喷!!

    章人守卫们自知大势已去,竭斯底里地惊呼着,扭动身体作最后的闪避!

    但这一切已是徒然,身体结冰让这些家伙们行动慢了许多,加上章鱼脚被冻在墙上的限制,他们根本不可能躲开哈斯基接下来的一击!

    "死吧汪!"犬人少年重重地拖出一剑,干脆而利落!

    银光闪过,短剑的轨迹与两名章人守卫的喉咙重合。下一秒,怪物们的喉咙前平添了一道深深的口子,透明色的鲜血从其中喷涌而出。

    三名章人守卫就此全灭,啪地爆了一地的道具。战斗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