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949章 寻幽之于地心 〔二十二〕
    第949章 寻幽之于地心

    才说了一半,凯却恶意卖起了关子,没有继续说明这个"缺少优势"的意思。

    他带着恶作剧般的笑,转而去催促卡多尔:"继续点名吧。剩下的事情在他们出发前再交代。"

    "好吧"卡多尔白了红发骑士一眼:"第十六组?第十六组的成员举个手!"

    点名迅速而安静。很快就轮到了艾尔伯特他们

    "二十三号!"

    "哎?"老虎举起猫爪子的同时,也发出了一声低沉的惊呼。

    伊莱恩和艾尔伯特同一组,这已经是没有悬念的事情了。唯一的悬念是他们剩下那位队友。

    让虎人青年如此惊讶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精灵少女香奈儿。

    他们剩下的那名队友,正是法兰西的圣百合骑士,奥尔良的香奈儿小姐。

    这又是一段孽缘。

    骑士少女看着老虎和白熊,不禁无比郁闷。白熊还好,但她对艾尔伯特没有好感,本来正死命祈祷着,希望自己不要被分入老虎所在的队伍看来是事与愿违了。

    帕拉米迪斯开始烦躁地抖着脚,心里一阵不安。很快就要轮到大猫的队伍报数了,而帕拉米迪斯只有一个人,不知道会和什么奇形怪状的家伙组成一队

    "二十七号!"卡多尔念出这个数字的时候,帕拉米迪斯无奈地举起了手。

    他往人群中张望,寻找着自己的队友,心头大石却瞬间放下了和他搭档的另外两名队友…又或者说,另外"一"名队友,竟然是半龙人伊文.尤恩斯。

    "噢。真倒霉。"半龙人青年走过来时,看着豹人战士直摇头:"刚才被取消资格的那两位考生,其中一位在我们的队伍里?"

    "…看来是了。"大猫刚和伊文汇合就客套了起来。

    至少,这家伙不是陌生脸孔,是圣王骑士团里的旧朋友。少了一名队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凭帕拉米迪斯和伊文的战斗力,足以弥补这个空缺。又或者说,对于本来就是速度型的帕拉米迪斯和伊文而言,队伍里人少反而更易于行动。

    "你的儿子们呢?"伊文可大猫聊了起来,顺势客套地问了一句。

    "两个都是37号。很快就轮到他们了。"帕拉米迪斯低声回话道。

    "三十七号。"卡多尔有条不紊地宣读着,几分钟之内就读到了赛费尔和塞格莱德的那组。

    两名豹人青年同时举起手来,也四周看了几眼,确认他们剩下的队友。

    咦?又没有人举手?!

    "你一定是在跟我开玩笑,怎么会如此凑巧。"帕拉米迪斯皱了一下眉头。他的两个儿子只能就这样组成一队,因为他们剩下那名队友也是被开除了的两名考生们之中的一位。

    "呼,太好了喵。"赛费尔道。

    "对,真是太好了喵。"塞格莱德也说。

    "你们是笨蛋吗?!"帕拉米迪斯正要教训他的儿子们。

    "不,这样其实最好。"伊文却劝慰说,"他们两兄弟的配合是最好的。与其让不认识的家伙搀和进去,打乱他们的配合,还不如"

    "哎!等等!我在这里!这里!"一个叫声打断了伊文的话,搞得半龙青年几乎咬到了舌头。

    原来第三十七组并不是没有第三名队员。

    这家伙太矮小了,之前一直被淹没在人群中,举手也没有人看得见。他终于耐不住沉默,从人群中挤出来,举手叫道:"我在!别把我忘了!"

    这家伙制造的噪音颇大,当然也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贝迪维尔看见那名小矮子,不仅又皱了一下眉头:是那位很奇怪的白发少年!

    "是你认识的人吗,贝迪维尔先生?"索拉尔凑过来好奇地问。

    狼人狠狠地瞪了魔剑士一眼:"不是。而且,我的事不用你管。"

    "那好吧,我的朋友。"索拉尔挤出一个无奈的傻笑。这家伙本无恶意,不过是因为过度在意贝迪维尔的事情而被狼人讨厌了而已。

    另一位队友那位高贵冷艳的鱼人王子崔斯坦却不怎么好对付。

    崔斯坦一上来就摆出队长的嘴脸,对狼人指责道:"发什么愣?去在意别的队伍,又有什么用?我们既然同在一条船上,就先商量好接下来的战略,总比去在意别人的事情要强吧?"

    "哼。"贝迪维尔白了崔斯坦一眼:"这里人多口杂,我们到一边聊去。"

    即使有那个休战的约定,狼人青年和鱼人王子的关系仍然十分紧张。这注定不会是一支和谐的队伍。

    而另一边,豹人兄弟也领着那名白发少年走到较为安静的角落,以"同伴"的立场攀谈起来。

    豹人青年首先自我介绍起来:"我是赛费尔,这是我双胞胎的弟弟塞格莱德喵。你呢?你叫什么名字喵?"

    那名白发少年刚才还在大声嚷嚷,现在却莫名安静了起来,似乎在怯场。

    "莫德雷德。"他的回答十分简短,略带沙哑的声线仍稚气未脱。

    "那么…莫德雷德,你多大了喵?"赛格莱德接着哥哥的步调继续追问:"你真厉害啊,年纪轻轻就通过了力之试炼第一阶段的考试喵。你的身手一定很好吧喵?"

    "十三岁。"白发少年没有理会赛格莱德的奉承,直接抛下一个回答。

    "十三岁就这么厉害了喵。"豹人兄弟的脸色有点僵硬,面前的白发少年似乎不怎么爱说话,是很难相处得来的类型。

    "总,总之,让我们交换一下彼此的能力情报吧喵。"赛费尔额头冒出一颗小汗珠:"不过也没什么好说的,我和弟弟都是豹人,本来依靠自己的脚力来战斗喵。现在无法使用魔术,也就只剩手里的这把长枪和这面盾能够一战喵。你的武器呢,莫德雷德喵?"

    白发少年抽出一双骨头制作的利爪。那是某种魔兽的牙齿,就这样直接用布料捆起来做成三叉的爪子。锋利度很不错,爪子也坚硬非常,就是有点普通而已。

    两名豹人青年面面相觑,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你靠这种东西就从尼罗河下游一直杀到吉力马札罗山这里喵?"

    "不。我靠自己。"莫德雷德说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

    "靠自己…?好吧喵。"两名豹人青年无奈地相互对望了一眼,"战斗的时候我们负责在前面开路,挡开敌人的攻势后,你就伺机进攻,这种战术可以喵?"

    白发少年不带感情地说:"可以,就这样"

    咕他的肚子响了起来。

    "办吧。"莫德雷德硬是把自己的话说完,似乎一点都不在意自己的腹鸣。

    塞格莱德皱了皱眉:"你还没有吃晚饭喵?"

    "没吃,干粮吃完了。"白发少年摸了摸腹部,似乎正为空腹而烦恼。

    赛费尔也皱了皱眉,觉得不可思议:"你的身手这么好,却不知道下山去打猎喵?"

    莫德雷德的回答更加怪异了:"打猎?妈妈没教过我。"

    这家伙仿佛是一名娇生惯养的孩子,都十三岁了还一点自理能力都没有。话虽如此,他的身手却似乎是真材实料,两名豹人青年从这孩子那身结实又好不累赘的肌肉,以及那矫健而充满力量的举止可以看出个端倪。

    世界上或许真的有这种人,从小就被锻炼成为战斗而生,却不知道如何生存。多么奇怪的人,不知道他的父母是怎么想的。

    而贝迪维尔这边的讨论也开始了,尽管不怎么顺利。

    "所以,你有的武器是鞭子,弓箭和一把短剑,哼。"崔斯坦略带轻蔑地看着狼人,然后又转头看了看魔剑士索拉尔:"你的情况更糟糕,唯一的武装就是这对双刀吗?"

    鱼人王子分明是在炫耀自己那身装备,这臭美的家伙。贝迪维尔默不作声,心里却在使劲骂着。

    "你们的武器都有些什么能力,可不可以先告诉我?"鱼人王子又问:"得知道你们手上武器的性能,才能组织作战。"

    "用不着,算了吧。"狼人冷冷的回了一句:"我们本来就不属于同一个队伍,勉强配合起来也只会手忙脚乱而已。与其去花心思怎么组织各人的行动,还不如从三面围攻同一个敌人,或者分散开来,对多个敌人进行一对一的战斗。这样做反而能避免混乱。"

    "我同意。"索拉尔也说,"我也不擅长和别人合作,这样做实在太没效率了。"

    见自己的提议被队友们同时反驳,崔斯坦一脸的不高兴:"好吧,你们喜欢怎样做就怎样做。只是记住一点:不团队合作的话,要是遇上危险,我可没有空去救你们!"

    谁要你救。狼人心里暗骂。我还不至于窝囊废到要人去救呢。

    "咳咳!"不远处的圆桌骑士卡多尔又干咳了一声,吸引考生们的注意力:"大家也该讨论完战术了吧?那么,考试也该开始了!

    最后说明一点:

    团队行动,一定要以队员的存活率为前提!

    你们每组三人进入地宫,回来的时候我们希望看见三个都活着回来!哪个组少了任意一个队员,剩下的成员都会被扣除一定的积分!不能保护好同伴的人,没有资格做圆桌骑士!

    要说的就这么多,现在,开始考试!"

    随着卡多尔的一声宣告,数名工作人员走上前来,口中念念有词,似乎在发动某种法术。

    大约过了五分钟,山洞中的石壁开始移动。两块本来不起眼的岩石从两边挪凯,打开了一条被巧妙隐藏着的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