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939章 寻幽之于地心 〔十二〕
    第939章 寻幽之于地心

    两名灵体的激战仍在持续。

    不。应该说,自从幻灵炽焰巨豹突然从虫洞中冒出,到它和幻灵深红龙对打的现在,时间仅仅经过了十秒。

    他们对砍的次数却已经过了万。至少,从亚瑟的听觉之中,他能勉强数出来的刀剑碰撞声,至少有万次。那些亚瑟无法感知的超高速进攻,也就只有幻灵们自己知道了!

    四周围爆鸣不绝的火光把整个医疗室都照得忽明忽暗。医疗室本来十分明亮的灯光,在这种刺眼的光芒下,似乎显得不再那么明亮了。

    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对砍越来越激烈!

    然后,亚瑟只感觉到热。

    没错,整片空间越来越热!

    那并不是炽焰巨豹所发散出来的热量。亚瑟近距离能感觉得到,那名幻灵其实并不如其外观那么热。

    真正的热量,源自两名幻灵的拼刀!叮叮当当响个不绝,二者的武器激烈碰撞,最终把动能化成了热量!

    好热!这种热在幽闭的地下室里更加明显,周围的空气一瞬间便被加热了数十度,因为热力而扭曲着,一切仿佛将要沸腾!

    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碰!灵体们的对打已经超出了亚瑟能够理解的极限了!

    再这样下去,亚瑟他们在被炽焰巨豹所伤之前,就会先一步被周围的热力烤熟!

    再不想个办法的话!

    "哈尔,快醒醒!"亚瑟惊呼。唤醒豹人少年,这是骑士王此刻能想到的唯一方法了!刚才探针被吸入虫洞万分凶险之际,也是因为亚瑟及时掴醒了哈尔,才让虫洞的吸力停止的。

    按照骑士王的逻辑,虫洞恐怕和豹人少年有着某种精神联系,当哈尔清醒的时候,它的活性会被压制!

    当然,这只是毫无根据的理论而已。

    但这也是他们此刻保命的唯一手段!可谓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

    "哈尔,快醒醒!"亚瑟继续呼唤道:"再不醒来的话"

    "再不醒来的话"他又提高了音调,好让昏迷中的豹人少年听见。

    "你就要尿床了哦!"

    "什喵!?"哈尔突然整个人爬了起来。

    "不!"他朝自己裤裆间看去,惊恐地寻找着任何湿了的痕迹。

    而正和幻灵深红龙大战中的烈焰巨豹,则以惊人的速度逃离,瞬间便窜回了豹人少年胸口的洞里!深红龙更加神速,在幻灵巨豹退走的一瞬间,便从亚瑟王的背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奇异莫测的一切,在睡眼惺忪的哈尔面前,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

    "呼!没,没有中招喵!"哈尔检查完自己的裤裆,这才松了一口气。

    "快把洞堵上!"骑士王吆喝般命令道。

    "遵命!"幽影行者走到手术台前,迅速施了个治疗术,让哈尔胸口的小伤口迅速愈合。

    一切的疯狂都停止了。亚瑟和幽影行者几乎虚脱地半跪在地上,这才有空喘上一口气。

    "呃…到底怎么回事了喵?"哈尔还不明所以地问道。

    "没什么。现在睡吧。"幽影行者伸手往豹人少年头顶上一按。一阵惊人的睡意袭向哈尔,豹人少年根本无力抵挡,马上又昏睡过去了。

    "天呀。"见豹人少年的生命迹象稳定了下来,幽影行者这才转过去对亚瑟王说:"关于刚才那个虫洞,陛下您怎么看?"

    "朕暂时不想作任何评论。"亚瑟还被刚才那个神奇的画面所震慑,心神大乱:"总之,暂时别去动那个虫洞。做好你应该做的事情就可以了。"

    "他体内的虫洞极不稳定,随时都可能会把他的身体整个吸走,这样也不管吗?那怪物可能还会出来惹事…这也不管吗?"

    "哦,除非你有办法把虫洞真正地堵上?"

    骑士王不屑地皱着眉头,虽然这下皱眉大部分都被隐藏在面具底下了:

    "我们不是物理学家,而且恐怕目前的物理学家也不一定能够解决这事。所以,那危险的黑洞还是别再去招惹的好。它似乎处于一种微妙的平衡状态,暂时不会对哈尔的身体造成伤害。真要造成伤害的话,早就把他整个人吸走了。"

    康士坦丁不太赞同亚瑟王的话,但他也确实拿那个虫洞没有办法,只好暂时撇开那东西不管了。

    同一时间,哥特人的咖啡厅里,哈斯基正在百无聊赖的等待着他的小伙伴。

    黑猫一边玩弄着犬人少年尖尖的狗耳朵,一边闲扯着一堆漫无边际的东西,试图分散哈斯基的注意力。

    不过,她的努力都是多余的。哈斯基早就变得心不在焉,他正因某件事而纳闷中。

    亚瑟叔叔带哈尔到后台去迟迟还没有回来,而此时的犬人少年已经有点忍不住了。

    问吗?不问吗?

    哈斯基呷了一口牛奶,用他水汪汪的大眼睛看了看黑猫一眼。

    这间店的店主人似乎是个大大咧咧的人,开口问这事大概没有问题吧?

    "所以呢,我们之后就把那种水果泡进酸奶里,然后"

    "那个,黑猫姐姐汪?"哈斯基鼓起勇气打断了对方的闲聊:"可以问你一件事吗汪?"

    "哦?什么事?"少女见犬人少年突然一副认真又可爱的表情,便发出一阵怜惜的轻笑。

    "那个...你可能不会记得这种事...但是,你的店里曾经有兽人来过吗汪?哈斯基是说,像哈斯基的爸比那样的狼兽人汪。"

    "你爸比?"黑猫笑得更奇怪了:"你爸爸为什么会是狼人?你不是犬人吗?"

    "...总之就是狼人汪。"犬人少年无力去解释事情的经过,只能含糊地说:"妈咪和爸比因为某种原因分开了,哈斯基好久都没见过爸比了汪。可是这个店...这里有爸比的气味汪"

    "怎么可能..."黑猫最初只把犬人少年的话当作玩笑,但她看着哈斯基那副无比认真的表情,开始察觉到这并不是玩笑。

    狼人吗。有是有的。而且这位狼人还十分显眼。

    他是幽影行者带来的客人,是白熊人伊莱恩的朋友,但黑猫对那名狼人几乎一无所知。

    她只知道那名狼人的"代号"。

    "你在说白银之狼吗?"黑猫耸了耸肩:"他是幽影行者带过来的朋友。我并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但幽影行者可能知道得更多。回头我帮你问问。"

    "黑心医生认识我爸比汪?"犬人少年眼里闪现出一阵希望的光芒:"太好了汪!回头记得帮哈斯基问一下汪!"

    "不过,你的爸比还真是胡来呢。"黑猫想起几天前发生的那些事情,马上就一脸的不高兴:"居然和邪...怪物开打起来,而且就在我的店外。拜他们所赐,我的店几乎被毁掉。外面那些地砖还是昨天才重新修好的呢。"

    "爸...爸比在和怪物们打架汪?"

    "嗯。缘由我是不太清楚,但他们很爱招惹麻烦嘛。你爸比,以及他的大猫朋友,还有那只可爱的大熊猫,嘿嘿。"黑猫回忆着当时的事情:"哦对了,还有那个拜金女。"

    "拜,拜金女汪?"哈斯基听了以后更加不安了。只是孩子的他,却察觉到了某种危机。

    犬人少年急问:"什么拜金女汪?她长什么样子汪?"

    黑猫露出无比厌恶的表情:"哦...总之不是好人。那个拜金女还乘机敲诈了幽影行者一大笔钱。真是超讨厌的女人。嘿嘿,难道你担心那个拜金女会勾引你爸比?不会吧"

    "黑猫姐姐!"犬人少年嘟起小嘴抗议。

    "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黑猫略带恶意地抿嘴笑着,"如果你想靠那个拜金女的线索来找到你爸比的话,应该还是有办法的哦。"

    "什,什么办法汪?快告诉哈斯基汪!"

    "嘿嘿,在这里乖乖地等一会儿。"少女从坐位上走开,转身走到店的后台去。

    不足一分钟以后,她就回来了,手里还带着一张小纸片:"看看黑猫姐姐的魔法。"

    "...这是汪?"哈斯基看得十分纳闷,一张小纸片又怎能把他带到那名神秘的"拜金女"面前?

    "这是收据。"黑猫得意地笑了:"就在前天,那名拜金女来取她的报酬。她和幽影行者约好了在这里碰面,期间她喝了一杯咖啡,付账时还是用刷卡的形式。"

    "而她的所有信息都被你们得到了汪。"哈斯基大喜:"太好了汪!快告诉哈斯基她的家在哪里汪!"

    "小笨蛋,那种事情怎么可能知道呢。"黑猫又笑了:"我们虽然有她的信用卡号,但客户的家庭地址是看不见的。那种东西只能到对应的银行去查。但是,没有正当理由的话,银行会帮客户作资料保密,用普通的途径,根本查不出吧?"

    "哈斯基去拜托亚瑟叔叔"

    "你死了这条心吧。炼狱君主 的为人我最清楚了,他才不会为了帮你而滥用职权呢。你去拜托他,反而会让事情变得更加难办。"

    犬人少年马上就露出了一张愁眉苦脸:"那...那我们到底该怎么办汪...哈斯基只是想再见爸比一面而已汪。"

    "放心吧,小家伙。"黑猫揉了揉犬人少年的头,露出一个古惑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