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928章 寻幽之于地心 〔一〕
    adswztxt;

    第928章 寻幽之于地心

    精灵少女又看了艾尔伯特一眼,略带严厉地道:"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已经变成了...那种样子,却还要傻头傻脑地掺和进如此危险的考试里去。而且还连参加这场考试的理由都没有。你到底在想什么呢,笨老虎。"

    艾尔伯特更加迷惑了:"我?"

    香奈儿还想继续责备艾尔伯特的,但狼人不断地朝精灵少女使眼色,要她住嘴。

    "...那好,我就不说了。你们自己好自为之吧。再见了。"

    语毕,精灵少女转身扬长而去。

    "唉?这是...什喵状况啊?"艾尔伯特感觉自己被突然臭骂了一顿似的,心里充满了莫名的挫败感。

    "我们最初和香奈儿的约定就是这样的。与她的合作关系只维持到到达吉力马扎罗山为止。"贝迪维尔无奈地耸了耸肩,故意扯开话题:"既然我们都到了,当然没有权利去留她啊。"

    "可是可是!"艾尔急了:"你们就这样让她走掉?!那是妹子啊!"

    狼人愣了一下,然后他攥紧拳头,重重地敲了艾尔的老虎头一记:"笨蛋!你到底在想什么!我们是来参加考试的,不是来泡妞!"

    "嗷..."老虎用没在打点滴的那只手揉着被敲出一个大包的头,"考试和泡妞同样重要,本来就应该两不误的"

    "你那么喜欢泡妞的话,现在就追上去挽留她啊?"狼人怒道。

    这一句话戳中了老虎的死穴,艾尔伯特的脸马上变得通红,支支吾吾地道:"胡说...她那种又暴力又刻薄的女人,我怎喵可能会喜欢......我只是为你可惜而已,光说暴力和刻薄这两点,她和你挺般配的"

    狼人把两只拳头捏得咯咯作响,一脸青筋地看着艾尔伯特:"你小子真的找打,是吧?要么本狼把你打得昏迷半个月,考试也不用考了?"

    "呵呵,那敢情好。"艾尔伯特冷笑着附和道。他见点滴也几乎完了,便拔掉手臂上的针头,伸手摸了摸空空如也的肚子:"我好饿,有什喵可以吃的吗?"

    "哼"贝迪维尔尚在之前对话的怒意里不能自拔,见艾尔伯特如此询问,便赌气道:"现在已经是下午了,你错过中午饭了,下一顿再说吧。"

    "怎喵可以这样!"艾尔伯特理所当然地抗议:"人家真的快要饿死了啊!接下来还有考试,难道你要我空着肚子去应付喵!?"

    狼人被老虎那可怜巴巴的目光搞得一阵无奈。他明知道艾尔刚从鬼门关上回来,按理是应该禁食一段时间的。但老虎也没有说错,什么都不吃就去考试,那等于让艾尔伯特直接去死。

    又或者说,其实老虎本来就应该马上送去医院静养,很本不应该继续参加这种考试。贝迪维尔只是没有勇气告诉艾尔伯特真相即使告诉了,自尊心太强的老虎也必然不会听劝。

    贝迪维尔想了又想,不得已地从背包里翻找出一只水果:"考试方配给了一些干粮,但它们都又干又硬无法下咽。这是我们自己在周围的山区里找到的食物,虽然只有一个水果的份量,你就将就着吃下去吧。"

    艾尔伯特无奈地接过那只巴掌大的,有白又圆的奇妙水果。它的外层有无数玫瑰花般的花瓣包裹着,呈雪一样的白色,看来只要掰开花瓣就能吃到其中的果肉。

    "这是什喵?"

    "按照当地人的说法,这叫做雪龙果。没有毒的,快吃吧。"

    艾尔伯特动手掰掉那水果的白色外瓣,发现其中的果肉也是雪白色的,整个水果如同一枚雪球。但这奇异的水果却散发着香味,肉的香味,更正确地说,它散发着被炸熟的鳕鱼肉排,除去金黄色外层以后,其中那白花花的,鲜嫩多汁的鱼肉的香气。

    艾尔迫不及待地咬了一口,同时发出嗯!的一阵赞叹声。这果肉不仅闻上去像鳕鱼肉,就连咬下去的质感,以及果肉在口腔里扩散的味道,都和真正的鳕鱼肉相差无几。

    "不错!"艾尔吞了一口果肉后,觉得整个人顿时有了精神:"天然生成的水果也能有这种味道?大自然的力量太伟大了。"

    贝迪维尔沉默不语,在一旁看着艾尔伯特把水果吃完,心里则暗暗祈祷着老虎进食这种东西以后身体不会出现异样。

    水果是无毒可吃的,而且据当地人说,它的营养价值很高。唯一的问题就是艾尔那受曾高山症折磨,早已破烂不堪的肠胃,到底能否承受这种食物了。

    老虎美滋滋地吃完了整个雪龙果,感觉就像吃了一大块炸鳕鱼排,饱足得很。他的身体似乎没有问题了,暂时。

    老虎挣扎着爬起来,想要到外面走走:"下一场考试什么时候开始?"

    "考官们说是今晚九点过后。"贝迪维尔跟在老虎身后,随口答道,"在那之前,让我们先整理好自己的装备。"

    "也就是说,他们不打算把这个东西拆掉?"老虎指了指手腕上的封魔手镯。

    "大概...就是这样子。"狼人也下意识地摸了一下封魔手镯。

    拜这个东西所赐,他们一路下来凭空多了很多麻烦。不能用魔术的他们真是弱小得可怜,面对尼罗河流域各种强大的魔兽,几乎只能一路逃窜,好不容易才抵达这种地方。

    接下来的考试只会更难,而且依旧无法使用魔术。他们手里的装备也只有那么几件土制武器,前景实在让人担忧。

    "唉,那就算了。"老虎倒没有十分在意:"我们快找那群猫,先把手里的武器分了再说。"

    "当然..."狼人刚走出帐篷,就指着远处狩猎回来的帕拉米迪斯三父子:"看看他们都弄到些什么吧。"

    "哟,小贝迪!"豹人战士背着一只类似羚羊的生物在走着,那是他们下山打猎的战利品:"老虎也醒过来了吗?你们有什么需要的吗?"

    "艾尔说要先做好整备,把我们手上的武器都分一下。"

    "嗯,"豹人战士把手里的羚羊丢下,让他的儿子们把羚羊宰杀。

    大猫则抬头看着狼人与虎人:"现在?我们不能回头再搞这个吗?下次考试是在今晚九点,我们吃完晚饭,还有很多时间整理装备。"

    "现看看有些什么武器可以用喵。"艾尔伯特迫不及待地道,"谁都不知道我们是否能继续组成队伍,趁现在把我们这三天下来积累的财产分掉,之后我们即使被拆散了各走各的,也不至于有人手里没有武器可用。"

    "...嗯,也对。"大猫也觉得老虎的话很有道理,便妥协地点了一下头:"来吧,我们就到营火前,把东西都分一分吧。"

    "我们顺便把羊肉烤熟喵。"赛费尔和赛格莱德异口同声地道。

    "你们的中午饭还没吃够?!"贝迪维尔不可思议地瞪着两只猫。

    "那种干粮提供的热量完全不够啊喵。"赛费尔露出一副很不高兴的表情:"接下来的考试有着未知的凶险,最好还是多吃点,把热量补充足够比较好喵。"

    而且,在接下来的考试里会不会丢掉小命也是个未知数呢,不趁现在吃香喝辣,好好享受一番,以后会后悔的喵。

    "好耶,我也想大吃一顿。"艾尔伯特高兴地道,一点都不像刚从鬼门关里回来的人。

    帕拉米迪斯朝贝迪维尔展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朝营地的东边走去。

    距离众人几十码开外的地方,白熊人伊莱恩正在百无聊赖守着篝火,以火抵御着雪山上的寒意。火光照在他坦露的上半身那雪白的熊毛上,把毛发染红了一大片。

    "有,有好吃的吗?"伊莱恩看见两名豹人青年拖着一头羚羊过来,马上提起了精神。

    "对,马上就做烤肉喵。"赛费尔也在篝火旁找了块干爽的石头坐下,手里的小刀正从羚羊的尸体上割下一大块肉,准备串在木枝上拿去烤。

    "哇哦,似乎会很好吃的样子。我能一起吃吗?"有某个贪吃的家伙过来凑热闹了。贝迪维尔转头一看,原来是圆桌骑士凯。

    "凯...你过来凑什么热闹?"帕拉米迪斯瞪了红发骑士一眼,"作为考官的你竟然和考生们接触,就不怕招人非议吗?"

    "呼呼,不怕。"凯跟在场的人基本都很熟络了除了艾尔伯特和贝迪维尔,直接在篝火旁坐下,深吸了一口烤肉的香气,作陶醉状:"我虽然是考官,但也不是第一场考试的主考。力之试炼 真正的主考是帕林洛尔大公爵。有他在,我这种小人物根本左右不了这场考试的。"

    那明明是在自贬自嘲,但这话听在贝迪维尔的耳里,却感觉到凯那满满的恶意。又或者说,那恶意早就刻画在凯那狡猾的微笑之中,不必说出来狼人也能感觉到。

    这家伙在图谋着什么。而且,他恐怕是,冲帕拉米迪斯而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