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927章 失落之于天原 〔三十〕
    adswztxt;

    第927章 失落之于天原

    八岁的犬人少年并不是文盲。按常理这点字还是能够轻易读懂的。

    然而,招牌上的字是斜体的,十分难辨认的美工草书。黑色的木板招牌上用金属镶嵌上纯金色的美术字,看上去十分华美,却又难认到了极致。

    这间店的老板似乎根本不在乎客人们是否能认出这个招牌上的金色大字,它只要好看就可以。

    哈尔也看了看那间咖啡厅的门面,它和普通的咖啡厅十分不同怎么说呢?按照七岁的豹人少年幼稚而原始的理解,这咖啡厅的门面散发着一种优雅,却又黑暗诡异的感觉。

    里面仿佛是一个异世界,只有世上不应存在的异类们会在此聚集。

    "走吧。"亚瑟王笑了笑,"但在进去之前"

    他取出一只黑铁色的面具戴上,同时也把另外两只小面具递给了两名兽人少年。

    亚瑟王戴着的那种面具正是化妆舞会里的华丽面具。它遮盖了王的半张脸,只留下鼻子以下的部分。

    两名少年也带上面具,却意外地发现他们的面具非常的卡通和惹笑,哈尔带着的小狗面具,以及哈斯基带着的小猫面具,仿佛把他们的身份对调了一遍。

    "这是什喵?"哈尔看着小伙伴那张搞笑的脸,好不容易忍住笑问。

    "只是进店前的规矩。"亚瑟王在面具下露出一阵狡猾的笑,"本来应该让你们换上更正统的衣服。不过,暂时先这样吧。"

    "嗯喵?"哈尔耸了耸肩,表示不解。

    "嘿嘿,哈斯基懂了,这就像万圣节的打扮汪。"犬人少年倒是接受得很快。他已经在大不烈颠生活了好几年了,与在突厥大沼地长大的哈尔相比,更容易接受这些文明社会里的奇怪事情。

    "说得很对,就像是万圣节。"亚瑟又笑着点点头,领着两名少年,推门走进店里。

    "欢迎光临!"一名戴着黑耳朵,穿着奇妙的黑色女仆装的女孩走上来迎接客人。

    她一见来者是亚瑟王,脸上旋即就显露出恭敬与亲近,轻轻躬身行礼道:"好久不见了,炼狱君主。是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咳"哈斯基差点没被自己急急吞下去的唾沫呛死,他压底声音向身旁的小伙伴确认道:"她刚才...叫亚瑟叔叔做什么汪!?"

    "好像是...炼狱君主喵。"哈尔也惊出一头冷汗。如此高端大气,充满后现代奇幻气息的称谓,他们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小孩子根本无法理解。

    "呼呼。"亚瑟轻轻拍了拍两名少年的脑袋,让他们停止吐槽,再冲女孩一个微笑:"夏洛.......黑猫,朕这次专门带孩子们来品尝你的黑暗料...呃,哥特式料理。难道你不欢迎朕吗?"

    "哪里哪里!陛下肯光临本店,是我们的荣幸啊。"那名叫做黑猫的女孩连忙附和道:"这边请,陛下御用的贵宾席一直给您空着呢。"

    然后她又情不自禁地看着豹人少年哈尔,脸上泛起一阵红晕:"噢我的天!这孩子就,就是你们之前提到过的那个黑豹小孩?好可爱!"

    "...是的,这是朕的外甥,夜影黑豹。"亚瑟王肆无忌惮地说出了一句很惊人的话。

    "亚,亚瑟叔叔,你刚才叫哈尔做什喵?!"豹人少年失声惊呼起来,没想到那种后丧现心代病奇狂幻风格的称谓也会落到自己身上而且还是特别吓人的一个称谓。

    "你是夜影黑豹,"亚瑟拍了拍哈尔的头,然后他看着哈斯基的狗头,愣了好久:"而你是...月影猎犬。嗯,就这样定吧。"

    "亚瑟叔叔取名字品味好可怕汪。"哈斯基也郁闷起来了,比起哈尔的震惊,犬人少年表现出的是更多的不满。

    "罗唆!这是他们店里的规矩,所有进店用餐的人都不能直呼姓名,也不能以真面目示人。你觉得朕临时给你想好的名字不够雅致,你就自己想一个啊?"

    "呃"哈斯基被骑士王吼得一阵无语。应该说,能面不红气不喘地想出如此后奇现葩代得奇吓幻人式的名字,确实需要勇气。

    "呼呼,别说了,都来坐下吧。"亚瑟走到咖啡厅一个特别幽暗的角落,招手叫两名少年过去。

    "那个...可不可以放开哈尔喵"豹人少年无奈地道,其时他正被那名叫黑猫的女孩捧住脸蛋黑猫的两只纤纤玉手在豹人少年的猫脸上不断揉搓,玩得不亦乐乎。

    "嘿嘿嘿,再玩一下就好,再一下。"黑猫冷笑着:"噢我的天,好柔软,好毛茸茸,好像小猫的脸。"

    "哈...哈尔确实是猫喵"

    "哇啊啊啊啊这孩子太可爱了!"黑猫干脆抱住豹人少年,"说话的尾音还带着喵字!"

    看得哈斯基一阵无奈。真是人各有所好,鱼人小王子卡尔文喜欢狗尾巴,就一直缠住哈斯基不放。而这位黑猫女士又喜欢猫,于是缠住哈尔,把豹人少年当作毛茸玩具了。他最近怎么老是碰上这么多性格怪异的人?

    "呜呜呜!就救,久救鸣命喵!"哈尔发出含糊的求救声,他的脸蛋儿被埋没在黑猫的大胸脯里,几乎要窒息了。

    同时,一旁的哈斯基脸上的笑意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沉思般的严肃。

    这间店里有某种气味,吸引了犬人少年的注意。

    味道还很新,大概是两三天之内留下的气味。

    狼人的气味。

    ...似乎是他爸比的气味。

    但是,怎么可能呢?他的爸比应该远在西西伯利亚的大雪原上,又怎么会出现在大不烈颠,而且恰好来过这种奇怪的咖啡厅里呢?

    哈斯基摇了摇头,刻意不去理会那个气味,把这一切当作他太想念爸比而引发的幻觉,不以为然地走向他的座位。

    同一时间,东非高原,吉力马扎罗山的山腰下。

    虎人青年艾尔伯特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的手臂上插着一根吊针,而一个瓶子里的澄清淡黄色药液,正沿着一根长长的导管,流入艾尔伯特的手臂里。

    那东西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一瓶生理盐水,其中兴许混入了少量消炎药或营养剂。

    "嗯?"老虎慢慢爬起来,只感觉到一阵困惑。他的意识尚处于模糊不清的状态,没法去回想之前发生过的事情。

    如果让他知道自己一度几乎从死亡线上殒命的话,艾尔伯特必定会十分惊讶的。但他一点都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他晕过去之后飞船上发生那一连串的凶险之事。

    他更不可能知道,当大家都快要放弃他的时候,是贝迪维尔不离不弃,拼了老命地护着老虎。

    "噢,艾尔!你醒过来了?"坐在床边轻微打着盹儿的狼人贝迪维尔被老虎的动静惊醒,他看了老虎一眼,又惊又喜:"怎么样?身体还疼吗?感觉好一点了吗?"

    "我不知道..."艾尔伯特仍然感到一阵茫然:"到底发生了什喵事?我在哪里?考试怎喵了?"

    在旁守候已久的另一个人,精灵少女香奈儿,不禁回答道:"你很好。你只是"

    "嘘!"贝迪维尔却打断了香奈儿的话,自顾接上道:"你只是得了感冒,又不小心被香奈儿的重拳打晕了而已。啊哈哈哈,香奈儿你也是的,出手怎么不分轻重呢?哈哈哈哈哈"

    "噢...抱歉啦,啊哈哈哈"精灵少女赔笑着,在配合狼人青年演戏。二人那烂得要死的演技,就连瞎子都能轻易看穿。

    但艾尔伯特的智商还没有完全上线,迷迷糊糊的他居然相信了:"好吧......可是,考试,考试到底怎喵了?"

    他把有限的精力投注在观察周围的环境之中,发现自己身处于一个帐篷里,那种由金属支架和厚帆布搭建而成的,军队用的帐篷。

    "你放心,我们已经到达了吉力马扎罗山,第一阶段的考试算是顺利通过了。"狼人低声安抚着老虎的情绪,"距离下一阶段的考试还有一段时间,你可以放心休养,把身体养好了再说。"

    "呃...好吧。"艾尔伯特对自己不明不白就通过了考试感觉到十分的不愉快,但他也没说什么。按他的逻辑,自己是被香奈儿不由分说的老拳击晕了,她们当然要负起责任,把晕倒的老虎送到目的地。

    "那么,"香奈儿摇了摇头,开口道别:"既然他也醒过来了,我们也到达目的地了,我和你们的合作关系就到此为止,彼此不再有任何纠葛了。一路上蒙受你们的照顾,真是谢谢了。"

    "哪里。我们该感谢你才对,香奈儿小姐。"贝迪维尔也客气地说:"祝你在接下来的考试里平安顺利。"

    "呼呼,哪可能有什么平安顺利呢。这是圆桌骑士之试炼啊,一路上充满艰难险阻,才是常理。"香奈儿耸了耸肩:"有缘卡玛的话,我们会再合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