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925章 失落之于天原 〔二十八〕
    第925章 失落之于天原

    黑金骏鹰离去后,帕拉米迪斯收起骏鹰的金羽毛,满足地笑着:"嘿嘿嘿,很棒的一只畜牲,对不?"

    贝迪维尔更好奇了:"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别卖关子嘛该死的。"

    帕拉米迪斯迅速地瞥了周围的人一眼,马上凑到狼人青年的耳边,小声嘀咕了一句。

    "噢!恶心!"贝迪维尔几乎无延迟地惊呼起来。

    "老爸到底干了什喵?"两只猫也好奇地凑过来问。

    "不告诉你们。"狼人露出一副微妙的表情:"否则你们心里的父亲的形象马上会大打折扣的。"

    "别乱说,死狼崽子。"帕拉米迪斯狠毒地瞪了贝迪维尔一眼。

    "总之!"圆桌骑士卡多尔见众人的对话似乎会没完没了地持续下去,马上打断道:"要集合了。都跟我们来。"

    "可是,艾尔的伤"狼人看着一旁被安放在地上,还没有醒来的艾尔伯特。

    "会给时间你们吃饭休息的。但现在先跟上。"卡多尔严厉地说,转身走在前面。他似乎要把众人领到考生们的营地去。凯也耸了耸肩,带着古惑的微笑,跟了上去。

    "来吧。"狼人过去扛起依旧昏迷的虎人青年,对同伴们说:"至少我们赢得了喘息的时间。我想知道中午饭有什么好吃的"

    众人面面相觑,跟在狼人身后走着。

    精灵少女香奈儿看着狼人的背影,若有所思;而魔剑士索拉尔也做着相似之事;

    两只猫不注地偷瞄他们的父亲帕拉米迪斯,心里充满了疑惑与愧疚;

    而白熊人则累得半死,脑子昏昏沉沉,如同行尸走肉般挪动着身子。

    "话说...我们好像忘记了什么?"狼人自顾嘀咕了一句。

    他想了想,既然是那么容易忘记的事情,估计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吧,便闷哼一声,把几乎要想起来的事情又抛于脑后了。

    同一时间,吉力马扎罗山附近的某个雪峰上。

    "救援怎么还没有来啊。"衣衫单薄的保罗教授冻得直发抖:"该不会是把鄙人忘记了吧!?"

    如果让他知道贝迪维尔在吃饱了一大顿午餐之后才把他的事情渐渐回想起来,保罗教授一定会气得想宰掉贝迪维尔。

    同一时间,某个虚拟游戏世界里。

    某个被海潮侵食而成的石洞之中。

    "嗯..."哈斯基从岩石缝间探头出去,观察外面的情况。

    海岸线上虽然拉响了警报,但不知道是因为章人们天生警觉性不高,还是因为他们人手严重缺乏?总之,这群怪物并没有派出很多的士兵来搜索侵入者。

    巡逻队稀稀落落的,由两至三名章人组成,大概十几分钟在附近巡一次,却没有对海岸进行地毯式搜索。

    也因此,章人们耗了这么久,还没有找到少年们。而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哼哼,这似乎会是持久战。"小王子卡尔文从山洞外蹑手蹑脚地爬回来,手里拿着三条又肥又新鲜的海鱼。鱼人们都是天生的捕鱼能手,要卡尔文用一根粗制而成的小渔杆捕鱼,简直是小菜一碟。

    "看来今晚要在这里过夜了汪。"犬人少年看着一旁静卧在石壁旁养伤的豹人少年:"吃完饭,休息一晚,我们明天的战技就能够得到补充,那时候再跟他们拼了汪。"

    "对,或许那时候他们把警报消除了呢喵。"哈尔乐观地答道,回答得有气无力。

    "这计划是很好。"鱼人王子把海鱼丢在地上,鱼儿还在活蹦乱跳的,发出噼哩啪啦的声响:"但我们该怎么吃饭?生个火来烤这些鱼吗?"

    "嗯"经历过游戏时间里昨天的困境,哈斯基他们学乖了,出行前就带足了火把和生成篝火的工具,燃料也十分充足,让篝火烧一晚,应该不会有任何问题。

    唯一的问题是,他们不敢在这里生火。入夜了,火光会引来章人们的注意,在山洞里生火简直是自寻死路。

    哈斯基又看了看那些肥美新鲜的鱼儿,吞了口唾沫。难道只能生吃吗?

    "生鱼片的话..."哈尔拿出匕首:"从那么干净的海洋里捕来的鱼,应该能吃的,没有问题喵。"

    哈斯基皱了一下眉头。游戏里到底有没有吃坏肚子的设定,他是不懂。但他爸比总是教导他永远不要在野外吃生的肉类,特别是你远离文明,孤立无援的时候。

    运气好的话,这个生鱼片吃下肚子里去一点问题都没有,填饱肚子补充体力,仅此而已。

    但是,碰上运气不好,这鱼肉有细菌或者寄生虫呢?!

    他们被困在这个满是敌人的孤岛里,再加上吃下不干净的鱼肉而生病,可说是必死无疑。

    利益很小,风险却十分高,按照哈斯基的爸比教导,这样做就十分不值得。

    所以,犬人少年摇了摇头:"不行,这个险不值得冒汪。除非我们能生火,否则这鱼不能吃汪。"

    他开始后悔当初没有在永恒祭坛的商人那里买那种贵得要死的应急干粮。他以为只要出门狩猎,肉类可以轻易搞到手,再生个火,食物问题就解决了,完全没有料想到这种连火都不允许生的情况。

    他叹了口气,只能怪自己还是小孩子,想法太幼稚,没有考虑周全再出行。如今他们就困在这个山洞之中,没法补充体力,而明天的战斗也让人心里没底。

    或许只能像哈尔所说的那样,乐观地想,希望过了一晚,章人们的警报会解除,他们就能使用传送卷轴逃脱。

    事情有这么顺利就好了。

    "呼呼呼。"看见两名兽人少年犯愁的样子,鱼人小王子轻笑了起来:"要在这个山洞中生火,又不被发现,办法还是有的哦。"

    哈斯基疑惑地看了小王子一眼:"哦?"

    "卡尔文会在这山洞的洞口放一发冰雾术,再加上冰箭术,就能做出一堵冰墙,堵住这山洞的洞口。"

    "有什么用,"哈斯基迫不及待地吐槽起来:"那种东西是透明"

    "不,不完全是。"卡尔文冷笑着打断哈斯基的话:"你以为冰块就一定是透明的,对吧?完全错了!只要能精巧地控制冰面的构造,它可以变成完全不透光的表面。

    卡尔文的大哥做这个最拿手了,他能用冰完美的模拟出任何东西的表面材质,从墙面到山洞的岩石,全都能做出来。"

    真有这么神奇?哈尔和哈斯基面面相觑。

    "卡尔文是没法做得那么好啦,但是要做出一个不透光的表面,防止洞内的火光往外渗出去,还是很简单的啦。要试试吗?"

    哈斯基又皱了一下眉头,总觉得这是个圈套:"等等...你用冰墙堵住洞口的话"

    "你要负责用战技把它凿开哦,就像昨天那样。"卡尔文提醒道:"休息一晚,战技的使用数量应该都恢复了吧?"

    哈斯基又考虑了一下。野外露营与在城镇过夜不同,战技的使用次数恢复得不完全的。他明天能够恢复多少次战技,还是未知数。

    如果连一个臂力爆发都没有恢复,他们三个等于永远困死在这个山洞之中,再也没法出去了。

    但是转念一想,没有篝火取暖,没有食物,又饿又冷地过上一夜,身体状况只能更差,恢复的战技数量肯定会更少。这比冒险用冰封住洞口更不划算。

    "做吧。"哈斯基无奈地点了点头。两个方案听起来都不太靠谱,他就只选取比较靠谱的那个方案来行事了。

    "呼呼呼。"卡尔文再次带着胜利者的微笑,对于他来说,看见犬人少年那副不知所措,犹豫不决的样子,才是鱼人王子最大的娱乐。

    他走到洞口,挥动法杖,瞬间施放出一团又粘又湿的冰雾。

    他再一挥法杖,打出一发冰箭。冰箭和冰雾碰在一起,开始凝固成形,化作一面巨大的冰墙!

    啪啦啦啦啦啦!冰墙往四周蔓延,瞬即堵住了整个山洞的洞口!

    它的内部变得十分光滑,显现出一种镜子般的质感,呈暗淡的银蓝色。它正是被卡尔文用魔术控制过表面的反射材质,防止了洞内的光芒向外透出,变成了这种特殊的,不透明的冰墙。

    "还有一点空隙没有堵上,真的没有问题吗汪?"哈斯基不安地看着冰墙边沿上一些小空隙,尤其是冰墙顶部,它根本没有把山洞封死。

    "一点小空隙,不会有问题的。"卡尔文自信地道,"得留下一定空位,好让空气对流。否则,我们会憋死在山洞里。现在,你可以生火了,小狗狗。"

    这个道理哈斯基也不是不懂,但是不知怎么的,这话从卡尔文口中说出来,总让人十分火大。

    但犬人少年不想去跟对方争论什么,也懒得去惹鱼人王子那种麻烦的家伙,他在山洞中央找了块较为干爽的地方,把篝火设在那里。

    这个难熬的夜晚,马上就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