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893章 激战之于天原 〔十一〕
    第893章 激战之于天原

    同一时间,东非高原,艾尔伯特等人的营地里。

    赛格莱德用溶化的树脂把金黄色的水晶镶嵌在盾牌上。这些取自雷蜥背脊上的金黄色水晶似乎有很好的防雷能力,把它装在盾牌上,能对电击起到一定的保护作用。

    他再把雷蜥的鳞甲一片接着一片地安装在木盾的表面,代替了之前的鳄鱼整张盾从内至外渗出金色的微光,虽说是粗制武器,看起来却十分高级精致。

    加上刚刚完工的那个盾牌,他又总共做了两面大盾,一面小盾;

    除了防具以外,他也用从雷蜥那里得到的材料,对队伍里的武器进行过一番强化。

    魔兽的骨和牙齿被精确地切割,用榫口巧妙地互嵌在一起,再以树藤或布料纤维固定,并以树脂进一步强化。以此法制造出来的各种器具都将轻巧又坚固,几乎是浑然一体,不容易在接口处断裂。

    犀角大剑额外用雷蜥的牙磨过,更加锋利致命。再加上剑背上镶嵌的一排金色水晶,使大剑本身就带有抗雷能力,关键时还能当盾用,可攻又可守;

    豹人青年又用雷蜥的尖牙和臂骨制造出两柄长枪,几把小刀,两把锋利之极的弯刀,再加上用雷蜥骨头做出来的一把大弓,以及一把小弓,以及三十几发金色水晶做的箭头这些箭头应该能够引来天雷,只要扎在怪物身上就能期待雷电把怪物劈死;

    做完这批武器以后,夜已经深了。

    "好了喵。"赛格莱德把这批武器陈列在地上,任由索拉尔挑选,尽显好客之道:"拣一把顺手的武器来用吧喵。这么晚了,老爸和贝迪维尔先生怎么还没有回来喵。看来是时候帮你做飞船了喵。"

    "不,真的不用了,我的朋友。"索拉尔客气地说,"你忙了一整个晚上,还是坐下来休息吧。"

    魔剑士在武器堆里勉为其难地挑了一把弯刀,走到空地里挥舞:"嗯!这个好,重量合适,用起来很称手,我就要这个吧,我的朋友。"

    "要的话请拿一对吧喵。那弯刀本来是成对设计出来的喵。"赛格莱德坚持道:"又或者拿一面盾喵"

    "我不怎么用盾,我的朋友。"索拉尔把目光游移到另一把弯刀上,那弯刀和他手中的刀确实是一对,大小重量完全相同,成对使用时手感应该很棒。

    索拉尔不禁有点心动了:"这个……我真的可以要吗"

    这些武器都是赛格莱德花极多功夫制造出来的,拿走一把是尽仁义,拿第二把却是贪婪。

    一旁削着木箭的艾尔伯特终于忍不住了:"人家叫你拿,你就拿吧。装什么矜持。"

    精灵少女香奈儿白了老虎一眼,而艾尔伯特把这仇恨记在索拉尔身上,转而白了索拉尔一眼。

    "好吧。"索拉尔不再客气,拿走了那把弯刀,在空地上欢快地挥舞双刀练手。

    "可是,船的事"赛格莱德还打算去造船。

    索拉尔急忙劝道:"不!我明天与你们一起走好了,请别再为造船的事操劳了,我的朋友。"

    "对,休息一下吧。"香奈儿也说,其时她正用树藤和树脂把金水晶箭头固定在木箭上,做出一支完整的雷电箭:"你忙了一整个晚上,人情都该还足了。有事等帕拉米迪斯先生他们回来再说。"

    "嗯.好吧喵。"赛格莱德勉为其难地坐下,眼睛瞄了他精灵少女一眼。

    "可是,你们三父子都好利害啊,利用这点资源就做出了这么多武器。"香奈儿赞叹道。

    摆放在地上的武器还没有来得及收拾,但其中不管是匕首还是长枪,每一件武器都细细地打磨过,闪耀着锋利的冷光;

    它们骨制的柄既轻巧又坚韧,还缠上了一层雷蜥的皮革,看起来十分高档;

    再加上剑柄末端镶嵌的金水晶宝石,既起到一定的照明作用,又大大加强了武器的防雷能力,甚至还让武器的精致度再上一层楼。

    虽说这批武器是为了答谢索拉尔而精制出来的,但它们实在造得太精致细腻了,简直就像一件件艺术品,让人舍不得用。

    而且,赛格莱德制造这批武器的工具,靠的仅仅是他手中的小刀,树脂,以及树藤。如果给他更好的工具和材料,这大猫到底能做出怎样精良的武器来

    "嘿嘿其实这不算什喵。"赛格莱德又拿起一把武器继续加工了一下,"我的继母薇薇安阿姨才是制造武器的专家喵。我指的武器并不是这种粗制品,而是真正铸造出来,并带着强大附魔的武器喵。"

    "哦"艾尔伯特心不在焉地听着,似乎并不为所动。

    因为老虎的冷淡态度,赛格莱德赌起气来:"而且,薇薇安阿姨还制造过兵器之中的最高杰作亚瑟王手上的圣王之剑喵。"

    "我以为那个是大不烈颠自古流传下来的神兵."一旁的索拉尔忍不住搭话道。

    "那是 王者之剑,而它早就折断了喵。薇薇安阿姨所制造的,是王者之剑的加强版,圣王之剑 喵。"赛格莱德翘起胡子说道。

    "哦,好厉害。"艾尔伯特仍然一副漠然的态度,"就连圣剑也复制出来了。估计威力也差不多吧呵呵。"

    这话若有所指,言下之意是,那复制品的圣剑只是件山寨货,达不到原版的力量。

    "你应该去挨上一剑,其时就知道它的威力如何了喵。"赛格莱德白了老虎一眼:"要试试喵我会尽量请求亚瑟王陛下帮忙的喵。"

    "别,别开这种无聊的玩笑。"艾尔伯特挪了挪身子,尽量远离赛格莱德。

    在场的众人发出一阵轻笑。

    老虎已经不记得,他七年前已经挨过这一剑

    索拉尔测试完武器,又回到篝火前坐下休息:"既然亚瑟王手上那把是圣剑的复制品,那么原版的圣剑又到哪里去了"

    "这个喵,"赛格莱德耸了耸肩:"我就不清楚了喵。"

    在场的人们没有一个知道事情的真相。真相只有以亚瑟为首的极少数人了解。

    折断的王者之剑就藏在剑鞘之中,因此那鞘实际上应该叫做王者之鞘。它也是维系着骑士王生命的重要道具,没有它,王的寿命只有一个月

    深夜,回到自己寝宫的亚瑟王,在床边轻轻地坐下。

    "怎么样那孩子好吗"格林薇儿王后早已躺在床上。她没有转过身来看亚瑟,只是平静地低声问道。

    "都安顿下来了。至少今晚不会有问题。"骑士王解下外衣:"朕还是无法理解,为什么黄昏教徒们会打那孩子的主意。"

    "如果你真的想知道,我们可以用回想之魔镜雷尔瑟菲尔德"

    "不行。"亚瑟打断了妻子的话,习惯性地把剑鞘解下,放在自己的枕头底:"那孩子或许有他不可告人的过去。在未经他同意的情况下,我们怎可以随意窥探"

    "那只是一名孩子"

    "所以你就不需要尊重他了"

    被亚瑟王的一句质问得哑口无言,格林薇儿王后嘟起她的樱桃小嘴:"好吧,我们另外再想办法。和那孩子打好关系以后,他也许肯合作"

    "或许。"骑士王缩进被窝里,搂着他的王后:"拜那群该死的黄昏教徒所赐,大不烈颠又要多灾多难了吧。总有一天,朕会把这群邪教徒连根拔起,把他们一个不留地宰光。"

    那其实是不可能的,格林薇儿王后心想。

    这个世界上的人有千千万万种,既然有人会去追求光明,善良与秩序,就一定会有人去追求黑暗,邪恶与混乱而那种混蛋是杀不尽的。

    人性如此,又或者天意如此。善与恶,光与暗的争战,从古至今,乃至无尽的未来,将一直延续下去。不论有多伟大,亚瑟也不过是这个巨大历史洪流中,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而已。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隔壁房间传来孩子的尖叫。

    "糟了,怎么又醒过来了"骑士慌忙地从床上爬起,冲到隔壁去。

    "哈斯基你怎么了"亚瑟推门进去,却看见孩子的房间里,犬人少年在床上瑟瑟发抖。床单已经湿了一大片。

    "呜呜呜呜呜呜"哈斯基还在哭,看来他妈妈被袭击的事情对这孩子造成很大的打击:"哈,哈斯基梦见妈咪被坏人杀了汪c,好可怕的梦汪!"

    骑士王叹了口气,走到少年的床前:"那只是个梦。你妈妈在医院,情况很稳定,不用担心。来吧,先给你洗干净,换条裤子"

    "亚瑟叔叔!"犬人少年哈斯基抬起头,用他那双哭得红肿的大眼睛看着骑士王:"求求你!带哈斯基去医院,哈斯基想确定妈咪没事汪!"

    亚瑟皱眉:"这么晚了,就不能明天再说吗"

    去医院的路上又黑又凶险,可能被敌人用任何方法袭击。

    "那就算了,请告诉哈斯基去医院的路,哈斯基自己走着去汪。"这孩子倔强得很。

    就在亚瑟王束手无策的时候,他裤兜里的电话响起来了。

    "谁"亚瑟带着戒心地接了电话,深怕电话那头的声音又是那个曾经要挟过他的神秘人。

    话筒中却响起某人的声音。听见这个声音以后,骑士王的神情马上起了微妙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