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890章 激战之于天原 〔八〕
    第890章 激战之于天原

    "够了!"贝迪维尔举起他右手的封魔手镯,叫道:"帕拉米,我要试着用这只手镯联络圆桌试炼的考官们!这已经超出了我们能够应付的范围了,是时候让大不烈颠的骑士们来处理了!他们或许有办法把这不死怪物抓住,遣送到阿瓦隆净土里!"

    "住手!没有用的!"帕拉米迪斯仍然飘浮在半空中,借着光石水晶的反重力,以缓慢的速度下落中。

    他无法赞同狼人的提议,歇斯底里地大喊道:"远水救不了近火!在大不烈颠的人赶来封印怪物前,它就已经逃掉了!而且我不想因为这点小事而让自己考试不及格!"

    不。帕拉米迪斯只是在想着他的儿子们。如果他们随便叫来救援,不仅他们会被取消考试资格,搞不好还会牵连同行的人们,当然也包括赛费尔和赛格莱德

    太可恶了

    贝迪维尔小心闪避着怪物的攻击,心里却感觉到无比的憋屈。有帕拉米迪斯这样的家伙做队友,果然不靠谱。就在狼人感到郁闷绝望的时候,天空中出现了某个黑色的影子。

    "那是!"狼人抬头看着那个东西。

    一个圆球状的生物飘浮在空中。借着空中不断闪现的雷光,贝迪维尔能清楚看见那巨大球体是由无数蠕动着的沼泽触手怪组成的。

    而这个球体的顶部冒出一个巨蛇的头,正是今天追逐了贝迪维尔等人一整个中午的暗灵沼泽巨蟒!

    "我的天啊!它还跟着来!"贝迪维尔蹲伏避开邪灵骨火龙的尾扫,同时惊呼。

    艾尔伯特等人用巧计拖住了沼泽巨蟒,一行人本应远远抛离了这只怪物的追击,不可能再被追上的!

    没想到,这怪物真是死心眼到家了,居然还能一直追着贝迪维尔的微弱气味而来,追到了这种地方!

    它全身被沼泽触手怪缠满了,成了一个巨大肉球。暗灵恐怕是连那些触手怪也吸收了,变成了它身体的一部分!

    触手怪章鱼般的触手不断蠕动着,看起来恶心之极!这个巨大的触手球体到底是靠什么原理飘浮在空中的,恐怕只有它自己知道!

    一条邪灵骨火龙就已经难以对付了,现在还多了暗灵沼泽巨蟒这种怪物!

    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然而,事情并没有如贝迪维尔想象中那样发展。邪灵钢铁骨火龙看见了暗灵沼泽巨蟒,如同见了死对头一般,马上就朝沼泽巨蟒放射出强烈的黑火焰吐息!

    对了!这些怪物们根本没有心智可言,它们只为杀戮而杀戮,会把面前的一切破坏殆尽。而目标越大,就越能吸引仇恨两名怪物互斗起来,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吧!

    遗憾的是,邪灵骨火龙射出的黑火焰并没有就此烧焦对手。暗灵沼泽巨蟒全身张开带着某种强力的防护罩,轻易地挡开了骨火龙的龙焰!

    下一秒,沼泽巨蟒开始反击。它球状的巨大身体由无数的沼泽触手怪组成,而这些怪物章鱼般的触手马上变化起来,化成无数的蛇头。

    千千万万的蛇头同时张开满布毒牙的大嘴,朝邪灵钢铁骨火龙喷出毒液!

    纯黑色,带着强烈腐蚀性的毒液,如同暴雨般淋向骨火龙!它们能够简单地腐蚀金属,骨头当然也不在话下!

    但是,骨火龙全身的火焰变得更加猛烈了。黑火焰的高热把毒液瞬间蒸发,毒液连碰到骨火龙的机会都没有!

    "我的天"贝迪维尔下意识地往后退,尽量远离这些怪物们。这简直是天神级的掐架,而贝迪维尔这胁夫俗子根本无从插手,光是顾全自己,不被怪物们的攻击波及,就已经是竭尽全力了!

    "就是现在!"狼人退到帕拉米迪斯身旁,低声叫道:"我们趁这个机会逃跑吧。就让这些怪物们自相残杀去!"

    "不!再等等!"帕拉米迪斯躲在一簇巨大的水晶后看着这一切,"我有不好的预感,我们把这场战斗看到最后再说!"

    "可是!"

    "逃也没有用,它们一定还会追上来的。贝迪维尔,你真是被这些灵体们深爱着啊!"

    "什么!"

    "从赛费尔他们说的经历看来,之前你们遇到的海盗船幽灵应该不是偶然。"帕拉米迪斯瞥了狼人一眼:"而之后我再找你的老虎朋友确认了一下,发现你被更多的灵体袭击过。"

    "是的,可是"

    "贝迪维尔,按我的猜想,你身上一定有什么特殊的东西,把这些灵体吸引过来。物以类聚,灵体也会相互吸引才对难道是亚瑟给你的圣灵钻石在搞鬼吗"

    狼人皱了一下眉。的确,亚瑟王七年前送给贝迪维尔的那颗圣灵白钻圣灵林中小屋的钻石,至今还藏在狼人金属义肢左臂里。

    而且林中小屋的性质非常特殊。它已经脱离了阿瓦隆净土的监控,实际存在于现实世界里。

    贝迪维尔最近一直被各种灵体盯上,原来是因为这家伙吗

    太糟糕了!

    戴着封魔手镯,无法使用魔术的贝迪维尔,对于这些灵体们而言,简直就像是一顿毫无抵抗力的美味佳肴。

    而且这顿"美味佳肴",还在一刻不停地向灵体们散发着,只有灵体才能感觉到的香甜气息。

    这样下去的话,即使贝迪维尔逃到天涯海角也没有用啊!

    同一时间,大不烈颠,莲音的公寓前。

    "就送到这里了。"韦斯塔德把铁骑降落在公寓前,放下莲音母子。

    "谢谢你,韦斯塔德大人。"莲音抱着哈斯基,向圆桌骑士点头行礼:"浪费了你一个晚上的时间,真抱歉。"

    "不用在意,这是亚瑟王陛下的命令,"骑士用温和的语气对女士说:"而且,在下自己乐意这样做,莲音小姐。"

    英俊的骑士在柔和的月色下,打量着眼前的这位女士。

    即使是一名孩子的妈妈,莲音仍然美艳动人,浑身上下散发着母性的光辉。她怀里的犬人少年已经熟睡,孝的脸就这样伏在这名帕提摩女士的胸前,母子都在朦胧的月色下映照出一副水灵灵的动人光彩,仿佛抱着圣婴的圣母玛丽亚。

    韦斯塔德吞了一口唾沫。在这种光景之下,任何正常的男人都会动心,而圆桌骑士韦斯塔德也不过是一名凡人。

    当然,那种奇怪的想法马上被骑士用理智压了下去。他刻意把目光移开,低声说:"那么,在下先行告辞了。在下的部下会在你们公寓的周围设置警戒网,防止一切可以人物靠近。你们大可以安心地休息。"

    "再一次谢谢你,韦斯塔德大人。"莲音也红着脸低声说:"晚安了。愿你有一个愉快的周末。"

    圆桌骑士点了点头,脸上略带点恋恋不舍的神色,发动铁骑的引擎,很开就飞走了。

    而莲音推开门回到家的时候,哈斯基也醒过来了。

    "妈.咪"

    "对不起,吵醒你了吗"莲音随手把身后的门掩上,"晚饭吃过了吗不饿的话,洗个澡就睡觉吧。"

    犬人少年轻轻地点了点头,他今天"玩"了一天,全身肌肉疲劳得不想再动,好想就这样躺在床上睡着。

    但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便迷迷糊糊地低声问:"妈咪你还好吗汪没有在火灾里受伤吗汪"

    "我很好,只是一些擦伤而已,马上就能治好的。"

    身为一名强大的法师,一名古代人专为魔术战而制造出来的人造人帕提摩,莲音随便施个魔术就能替自己疗伤,也就没有特别在意伤势的事。

    她把哈斯基安置在沙发上,顺便去倒了杯牛奶给儿子定惊,手却下意识地摸到了左臂上的那条手帕。那正是圆桌骑士韦斯塔德的手帕,他刚才正是用这条洁白没有任何花纹的棉手帕给莲音包扎伤口。

    莲音解下手帕,顺便放了个魔术,把手臂的伤口治好了。她拿着那条手帕,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复杂感觉。

    "妈咪."哈斯基见莲音拿着一杯牛奶发呆,连忙问:"你果然是哪里在疼吗汪要不要叫医生汪"

    "噢,"莲音的思绪被拉回了现实:"不,真的没关系。给,这是你的牛奶"

    犬人少年疑惑地看着他的妈妈,呷了一口牛奶,顺便闲聊道:"妈咪,刚才哈斯基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和爸比的朋友们在一起汪。哈斯基还把大蜥蜴怪物们打败了,救了爸比的朋友们呢汪。"

    "喔喔,是吗哈斯基好乖哦。"莲音敷衍地应答着,一边从药柜里拿出一泄生素服下,用以避免自己伤口的细菌感染。

    她并没有把儿子的话当作一回事,毕竟那是孝荒唐的梦,各种天马行空的想象都有可能。

    见妈妈回答得这么敷衍,哈斯基有点不高兴了:"妈咪不相信哈斯基的话汪这都是真的汪!之前在天空中裸.奔的老虎怪叔叔也在,还有小哈尔的哥哥们也在汪。"

    莲音觉得好笑,这一切听起来更加荒唐了。

    孩子们经常把现实和想象混淆,正因为如此,他们才可爱。

    莲音怕继续取笑儿子会伤害道他的自尊心,于是马上把话打断:"好了,妈咪相信哈斯基。喝完你的牛奶就去洗澡睡觉吧。已经十点钟了,你的睡觉时间早就过了。难道说,你想妈咪帮你洗澡,哄你睡"

    犬人少年马上嘟起嘴嚷嚷道:"哈斯基自己能做好汪!哈斯基又不是孝子了汪!哈斯基今天还和哈尔一起升了两级呢汪!"

    "两级什么两级"莲音皱了一下眉头。

    "呃没什么汪!"犬人少年自知说漏嘴了,马上打住。他快速地把牛奶灌进肚子里去,忍住肌肉痛从沙发上弹起来,往浴室的方向走去:"哈斯基去洗澡了,妈咪别跟来汪!"

    "呼呼."看着儿子走路时屁颠屁颠的搞笑样子,莲音积累了一整天的疲劳仿佛都一扫而空了,她没有跟过去,只是笑着提示道:"换洗的衣服在浴室左边第一个柜子里,毛巾也在一旁。洗完澡记得擦干身子再睡觉哦。"

    其时犬人少年已经脱掉上衣,从浴室的门边探出半个身子,略带不快地嚷道:"知道了,妈咪好罗嗦汪!"

    莲音又一笑,在椅子上坐下休息,眼睛若有所思地看着浴室的方向。

    可能是因为太累了,也可能是因为药物的关系,莲音觉得非常的困,她的警觉性也因此大幅下降,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身后渐渐靠近的一个黑影。

    "什么人!"

    当那个黑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挥出匕首,从莲音的背后捅穿女人的左胸时,她只发出轻微的一声惊呼。

    "哈斯"当她的心脏被捅穿,血流如注,意识开始模糊时,却仍然念念不忘自己的孩子。

    "妈咪,洗发水到底在哪里汪"哈斯基洗澡时遇到了点小麻烦,从浴室里探出头来求助,没想到却看见了让他惊骇的一幕。

    女人的胸口喷出大量鲜血,她半跪在地上,眼睛却落在儿子的身上:"哈斯基快逃!"

    "妈,妈咪!!"犬人少年这才尖叫起来,全身带着肥皂泡的他,不顾一切地飞奔向他母亲。

    作为一名帕提摩,受了致命伤的莲音的身体开始发动自我保护机制。她的身体从伤口开始快速石化起来,她很快就全身化成一个坚不可摧的石像,进入完全的石化休眠状态。

    而莲音身后的黑影,也拿着带血的匕首,渐渐走向了犬人少年。

    "不,不要汪!!"哈斯基害怕得全身发麻,瘫软在地上无法动弹。

    "小鬼,给我闭嘴!"那个黑影发出经过处理的奇特声音。他朝犬人少年伸出一只手,一只满带血迹的手!

    他的手渐渐接近,眼看就要扼住少年的咽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