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881章 游历之于天原 〔三十四〕
    第881章 游历之于天原

    "咳咳."见二人又快要吵起来了,赛格莱德不禁干咳一声打断:"不管怎样,我们还是.呃,利用手上有的资源多做些武器,为了即将面对的危机而作好准备吧喵。"

    幸好他们并不缺素材。倒下的三十多头雷蜥,从鳞到从牙齿到骨骼,甚至连它们背上那孝光的水晶,似乎都是做武器的理想材料。

    "当然了。太好了。至少帮我做一身盔甲喵。"艾尔伯特贪得无厌地说:"我一路走来都没穿过什喵像样的防具,心里没底呢。"

    "那个.估计很困难喵。"赛格莱德苦笑:"做盔甲需要模子,我们现在没有模具,也没有合适的结合剂"

    "你可以用那些树脂啊"

    赛格莱德再次摇头,对老虎那愚蠢的说法淡然一笑:"它们易燃喵。用在武器上还好,但要是用在盔甲上,要是不小心被火焰点燃了,你想变成烤老虎喵"

    老虎挤了一下眉,无话可说。

    "呵呵,蠢蛋就是不可救药的蠢。"一旁的香奈儿毫不留情地挖苦道。

    更多的青筋从艾尔伯特的脑门上冒出。香奈儿越来越以嘲讽艾尔伯特为乐了,可以的话,老虎真想和这位姑娘理论一番。但好男不与女斗,又碍于在场众人的目光,老虎只能继续咽着这口闷气。

    他一边哀叹自己没有女人缘的同时,也在不断怀恨着有人缘的贝迪维尔等人。

    为何这个世界上的失败者总是艾尔伯特。为何世界总是如此不公

    "大家伏下!"索拉尔突然叫道。他不顾一切地抢过赛格莱德手中修补了一半的盾牌,往篝火上一压!盾牌直接压灭了火焰,整个营地被一阵黑暗所包围!

    众人边找掩护边抬头察看空中的情况。有某个黑压压的巨大影子,在他们头顶上飞过。在闪雷的隐约照耀下,艾尔伯特只能看见那东西很大,而且是圆球形的,其轮廓有点不确定,似乎在蠕动着。

    犹如一块肉丸上爬满了蛆。

    刚吃饱不久却看见这种恶心的东西,头皮发麻的虎人青年几乎要吐出来了。但索拉尔一手捂住老虎的嘴巴,不然艾尔伯特吐,免得发出任何声响。

    那东西很快就飞过去了。和它那恶心而庞大的体型相反,它的速度十分快,快得不符合物理规律。它甚至没有翅膀,仅如同一只气球般飘浮着。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等那东西飞过去以后,香奈儿低声问。

    "我不知道,但它追着我一整个下午了。"魔剑士索拉尔低声说:"我以为我甩开它了,没想到它还跟着来。"

    "呜!呜呜!"老虎死命挣扎着,试图掰开索拉尔的手。

    "噢,对不起,我的朋友。"索拉尔这才放开捂住老虎嘴巴的手。

    没想到这一放,事情却变得一发不可收拾。色闪闪发光的物质从艾尔伯特的嘴里喷射而出,同时喷了老虎和索拉尔一身!

    同一时间,天空中某个浮岛上,纽带设施之中。

    贝迪维尔一行人走向阶梯,战战兢兢地在那幽暗的地牢里穿行。

    指路的红光仍在往黑暗更深处深入,而这道红光几乎成为了他们唯一的光源,它照着地牢走廊两旁的景色,红色却让周围平添了一阵诡异。

    两旁那锌间是清一色的铁栅栏牢笼,古老,古旧,四处渗透出发霉的气息。

    而每一个牢笼里,都有着不少早已化为白骨的尸体。从这些尸体的骨骼结构来看,它们似乎在还是孝子的时候就被杀死在这里了。

    一个牢笼关上三,四十名孩子。贝迪维尔一行人沿途走来,至少看见两百个牢笼了。也就是说,这里至少死了上千人。

    惨无人道。

    古代神人们把研究所设在这种隐蔽的地方,就是为了掩盖这种不人道的研究吗

    从这些骷髅的面部结构看来,它们都是兽人。应该是与狼人或狐人十分相似的某个物种。

    古代神人族到底在这个研究所里研究着什么,必须要牺牲如此大量的性命

    只因为是自己创造出来的玩偶,就可以随便杀死,随便丢弃吗

    正当贝迪维尔纳闷的时候,前面的路出现了新的状况。

    应该说,他们已经来到了目的地。

    一个巨大的笼子里,关着一具巨大的飞龙的骸骨。

    远古的飞龙尸骨已经氧化泛黄,不再是骨头那种惨白色了,但它却保存完好,不愧是史诗级光子生物的尸骨。

    "什么嘛,嗝,所谓的恶魔,原来只剩下一具尸骨而已喵"帕拉米迪斯摇椅晃地走到牢笼的栅栏前,耻笑着:"那群卑格米人真是蠢货,嗝,就为了这具白骨,嗝,吓破了胆喵"

    事情并非那么简单

    贝迪维尔警惕地抽出了鞭子:"帕拉米,快退回来!那东西有古怪!"

    不料帕拉米迪斯这醉猫不仅不听劝,还作死般背靠在牢笼的铁栅栏旁大笑:"什么古怪别傻了,嗝,一具尸骨怎么可能有古怪呢,喵哈哈哈哈"

    烂醉的他完全没有察觉到,身后的巨大龙骨正在慢慢移动,朝大猫依傍的那处铁栅栏探过头来,长大了嘴巴。

    那布满剃刀般锋利牙齿的大口,千年不腐,即使是枯骨,却有着往昔的恐怖杀伤力。

    它朝帕拉米迪斯的脑袋,咬了下去!

    喀嚓!!骨龙的撕咬直接扯烂了铁栅栏,却没有咬中豹人战士。

    贝迪维尔的龟舌鞭子早就卷住了帕拉米迪斯的腰,把那作死的大猫往牢笼的反方向一个牵扯,在帕拉米迪斯被咬断上半身之前,救走了这只醉猫!

    "哇噻,会动的骨头耶哈哈哈!"大猫指着那副龙骨笑道,"好利害喵!"

    贝迪维尔狠瞪了帕拉米迪斯一眼,真想一个巴掌把豹人战士掴死。

    那只骨龙见咬不着它的目标,开始发起脾气来。

    两颗红色的东西从牢笼的深处飘过,贝迪维尔好不容易才看懂,那是两颗红色的眼球。它们最终镶嵌在骨龙那空洞的头骨里,一双红眼瞪着狼人一众,眼中充满了杀意。

    "看吧,我也说过的,嗝,龙的眼珠子千年不腐喵!"帕拉米迪斯被贝迪维尔扛住,仍然卖醉个不停。

    "嗯,嗯,你是对的。"贝迪维尔懒得再去和这只醉猫理论,现在想办法对付这头骨龙,才是首要任务!

    不,等等真的有必要去对付那头骨龙吗

    贝迪维尔看着那被骨龙咬烂的铁栅栏。古代人的技术果然高超,这铁栅栏其实是由记忆合金制造的,具备自我修复能力。它被咬烂以后,在几秒内便迅速修复了。以骨龙那破坏力,实际上根本不可能破牢而出!

    骨龙在笼子里到处乱窜乱撞,把牢笼撞得凹凸处处,但牢笼修复得比它破坏的速度还快,骨龙所作的一切只是徒劳。

    这是理所当然啊!这怪物能逃出来的话,它早就逃了,需要等到现在吗

    那么,既然它出不来,为什么要怕它呢

    贝迪维尔纳闷了。他们压根就没有去消灭它的理由,就让这具该死的骨头继续在这里关上几百个世纪,慢慢风化成灰就好了吧

    理论上正是如此。但实际上呢

    周围的牢笼开始一片骚动。贝迪维尔这才发现,走廊两侧那些小牢房里,原本死去已久的兽人孝们的枯骨,也都开始爬了起来,一个个像人一样站立着,举起它们骨头的手掌,开始拍打着,敲击着牢笼的铁栅栏!

    轰隆,轰隆,轰隆,轰隆!

    如同鼓声。

    在这幽暗的地牢中,几千几万具骷髅,一波接着一波地敲着铁栏杆!

    那景像如同地狱,真正的地狱,群魔乱舞,混沌无序的地狱!

    "噢天,哦天,喔天!!"保罗教授被这恐怖之极的景像吓得半死,他只是一名平民,对这种"灵异"之事没有抵抗力。

    几千几百万具骷髅骨头在这种幽暗的地牢里群起发难,任何正常人看见这景象,都会在一瞬间崩溃吧!

    "冷静些!它们只是灵体!由光子组成的思念体!"贝迪维尔竭力解释着:"原来古代神人在这里进行着创造邪灵的实验而且他们大概已经成功了!"

    从这具巨大的骨龙,以及那些兽人孝的尸骨来看,古代人大概先以兽人的孩童作为实验体,把邪灵贯注在这些"肉块"的身上。

    它们大概是用实验的手法大量培养出来的"",不具备自己的意识,专门作为邪灵的容器而存在吧。

    然后,当他们实验完毕,掌握了邪灵的制造技术以后,就把这些没有用的实验品锁在地牢里,任凭他们自生自灭,再用龙骨进行更大的研究。

    没有任何生存物资的补充,那些"肉块"最终都会死去,腐烂,只剩下一堆枯骨。

    不过,附有邪灵的枯骨,仍是不灭的。它们依然"活"着,被锁在这里,经历了千万年。

    就像身处一个地狱,真正的地狱,百年哀寂,永恒幽怨的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