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879章 游历之于天原 〔三十二〕
    第879章 游历之于天原

    "所以,另一个纽带里,嗝,都是垃圾"帕拉米迪斯看着这些无用的杂物,边打酒嗝边发出恶毒的评价。

    "古代神人们都在想些什么。竟然把城堡建在这种不方便的地点。"贝迪维尔也满肚子迷惑。

    保罗教授伸手轻轻地摸了一下某个机器的生锈表面:"也许,他们需要这种与世隔绝的地方,来进行某种不安分的研究"

    "哼,一群老不死,嗝,还能有什么不安分的研究"帕拉米迪斯的话越发恶毒。

    他的说法当然是错的。

    事实上,古代神人们在灭亡之前进行过的"不安分的研究"非常多包括再生了新人类,创造出兽人,也包括制造了世界之壁,以及王者之剑这类上古神器。

    天晓得他们还创造过什么

    就在众人磕磕碰碰,在满是杂物的走廊上前行时,贝迪维尔感觉到幽暗中某股无形的视线。

    他们被监视着。被某种东西,以不知名的方法监视着。那东西不是用眼睛来看,他监视贝迪维尔等人的方法更加诡异,给人一种全身上下都被冰凉的舌头舔着的感触。

    想到这里,狼人不禁背脊发凉,局部一紧。

    然后,红色的指示线停在了走廊尽头某扇大门前。

    一扇钢铁铸造的大门深锁不动,其上几乎没有纹路,更没有手柄之类的东西。有的只是一个洞。

    洞

    贝迪维尔情不自禁地看着帕拉米迪斯手中的长枪。

    流星枪亘古尼尔的枪头发出淡淡的金色微光,那光芒融会贯通,组成某种微弱的电子纹路。

    而且,它的大型门上那个洞正好吻合。

    难道说

    见对方在看着自己手中的长枪,帕拉米迪斯不禁双手抱护住亘古尼尔,边摇椅晃地站着,边疑心病重地看着狼人:"看什么看嗝,这是我的宝物,嗝,可不会给你喵!"

    这该死的醉猫

    "我不会抢你的宝物。"贝迪维尔无奈地摇了摇头,用哄孝般的语气对帕拉米迪斯说:"帕拉米,你用那枪戳一下那扇门上的钥匙洞好吗它或许能开门。"

    "哼,少骗人了喵。"醉猫越是劝,便越是唱起反调来:"你想趁我动手戳门的时候,嗝,抢走我的宝贝吧别傻了,嗝,老子英明,才不会上当喵。"

    此刻的贝迪维尔有直接敲晕这只死醉猫的冲动。

    "你以后记得提醒我,绝对不要让你喝酒。"狼人压抑着心里的怒火,绕了个圈劝说道:"好了啦,我不会抢你的东西。我们退得远远的,让你自己开门还不行吗"

    "嗯让本大爷考虑下。"帕拉米迪斯抱住长枪,倚在墙角上。

    贝迪维尔瞪了大猫一眼。

    "嗯,再考虑"大猫合上眼似乎是在沉思着。

    贝迪维尔耐着性子继续等待。

    又过了一分钟。

    "呼噜"一个大气泡从豹人战士的鼻子上冒出。这只该死的醉猫根本就不是在沉思,而是睡着了!

    "你喵啊!"贝迪维尔几乎气炸了,无数青筋从他额角冒出。他忍住破口大骂的冲动,挥舞起他的龟舌鞭子,让那根大"触手"慢慢地从地上爬,绕了一圈,往帕拉米迪斯的屁股后钻去

    然后,它猛然卷住了大猫的尾巴,用力一扯!

    "喵呜!!"帕拉米迪斯整个人跳了起来,发出杀猫般的尖叫:"你在干什喵!"

    "醒了吗"贝迪维尔黑着脸狠瞪豹人:"快开门,你这混蛋。想我把你的尾巴扯下来吗"

    "嗷"帕拉米迪斯揉了揉尾巴和屁股的接口处,他觉得自己的猫尾其实已经断裂了,还差一点没被完全扯掉而已。

    醉醺醺的大猫酒意却毫无减退,他摇椅晃地举起长枪,慢吞吞地对准了门前那个钥匙洞,刺了进去。

    这一切的动作是那么的慢,那么的悠然,看得贝迪维尔几乎要犯强迫症!

    亘古尼尔深深地刺入门洞之中,然后一拧。淡金色的光芒由弱变强,并带上无数发着金光的粒子,开始如泉涌般自匙洞中喷射而出。

    门慢慢挪动着,自左右两边退开了。

    而门内的房间,红色的指示线一直延伸进去的空间里,是一望无际的幽暗。

    贝迪维尔一行人小心翼翼地走进这个房间之中,深怕被黑暗中潜伏的敌人偷袭。

    但这个幽暗房间的地板又或者说地砖的缝隙间,开始渗出淡金色的光芒,把周围稍稍照得明亮了一点。

    紧随而来的,并不是敌人的偷袭,而是一阵视觉上的冲击。

    贝迪维尔震惊地看着这个巨大的房间之中,存放着上万个,巨大的玻璃容器。

    贝迪维尔认识这东西。它们和薇薇安某艘船上的维生舱十分相似用于长时间保存尸体,或者冷冻的装置。

    那些黯淡绿色的液体之中,似乎浸泡着某种生物的躯体。但仔细一看,其中的生物已经死亡了很久很久,即使维生舱也无法永恒保存他们的尸体,因此它们腐烂了。

    暗淡绿色的维生液混浊无比,包含着死尸们腐烂融解的组织液,而玻璃容器中那若隐若现的影子,其实只是一具白骨。

    贝迪维尔看见数个已经破碎的维生舱,只有少量骸骨还保存着,其他大都已经风化碎裂。

    而这些骸骨似乎不是人类的骸骨,因为他们的嘴部较为突出,而且头部还有个大耳洞。

    这个形状,难道说

    "兽人的尸体吗"帕拉米迪斯凑过去研究了一番。但那腐臭发气味即使过了数万年仍然无法完全消除,破碎的玻璃容器附近隐约飘荡着一股下水道般的恶臭。

    "呃"大猫找了个角落,任由某种色闪闪生辉的物体从他嘴里洒出。

    "笨蛋。"贝迪维尔则理智地掩鼻,隔着五码以上的距离观察着。

    "看这骨骼的形状.应该是狼人,或者狐人为什么古代人的研究所里有兽人的尸体"保罗教授不解地问:"而且还这么多,简直就像是在大量收藏兽人似的。"

    其实不是收藏,而是制造。贝迪维尔心里暗忖。

    "哦,你还不,嗝,不知道吗"帕拉米迪斯刚刚大吐特吐了一番,回复过来以后继续装酷,一点都没有在乎自己嘴角那点闪耀着色光芒的东西:

    "古代神人族本来就是,嗝,兽人和人类的创造者。他们是旧宇宙穿越而来的旧人类,他们创造出新人类,就是为了统治,嗝,奴隶。但新人类叛乱了,而兽人,嗝,就是后来创造出来,压制叛乱的喵。"

    醉猫都有点语无伦次了,但他的话基本可以理解。保罗教授听懂了以后,马上把眉头皱得更深:"你说人类和兽人都是古代人用基因技术制造出来的此话当真"

    "是真的。"贝迪维尔低声说:"他和他妻子发现了一个古代人的遗迹,里面有全部的资料记录可以佐证。

    人类最初被当作下等奴隶而制造出来,作为古代神人们的劳动力,但人类很快就叛乱了;

    兽人们接着被制造出来,压制叛乱的人类。

    但是,后来古代人知道自己命不久矣,放弃了压制人类的念头,转而把守护世界之壁的任务交给了兽人们。这就是全部的故事。"

    所以,不论兽人还是人类,到头来都是一群老不死搞出来的乱子

    保罗教授吃力地去理解着这一切,毕竟其中信息量颇大。

    但这名学者很快就提出了质疑:"既然如此,也就是说,你们兽人里有负责管理世界之壁的人咯最初是谁发动世界之壁的,是哪个宗族里的哪一位"

    "呃"贝迪维尔被问得哑口无言:"那么久以前的事,我怎么会知道。而且我们并不控制世界之壁,兽人各个宗族只是世界之壁钥匙碎片的持有者,负责保护那些钥匙碎片"

    "而那些钥匙碎片又在哪里了"老学者追问。

    "它们已经碎散了,嗝,并分布在世界每个角落。"帕拉米迪斯回忆起七年前那副场景。

    世界之壁解体进程被中止的瞬间,组合好的钥匙便碎散成七块,如同流星一般飞走。要在世界每个角落重新找回它们,既难如登天,又没有意义。

    因为墙壁始终会被摩根用别的手段打开这是亚瑟王的预言。

    无边的黑暗自地球的另一面解封,进而侵蚀全球,只是时间问题。

    "哼嗯."保罗教授还在托腮沉思,似乎还有想不通的地方。但他似乎暂时不会再提问了,这让狼人松了一口气。

    沿着指路的红光,这个巨大的"停尸房"的最深处,是一条通往地下室的楼梯。

    阵阵阴森妖邪之气自地底传出,如同某种沉重的烟雾般,贴着地面,慢慢地向外渗着。

    仅仅是用看的,贝迪维尔就能隐约感觉到地下室里有某种巨大的,不祥的事物。

    但他们已经没有了选择的余地。不把这事办妥,卑格米人不会放他们走吧。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贝迪维尔见这里已经没有东西可以探索,便对众人使了个眼色:"走吧。不管那个地下室里有什么,它都得死。我们已经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

    "嗝,当然了喵。"帕拉米迪斯悠然自得地摇头跟上,一点都不在乎接下来的战斗可能有多残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