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871章 游历之于天原 〔二十四〕
    第871章 游历之于天原

    白熊微睁开眼睛,看见的却是香奈儿的脸。他发现自己的头正枕在精灵少女的大腿上,怪不得脑后有种凉凉的,软绵绵的舒适感。

    可是,这是女孩子的大腿啊。

    "嗯"伊莱恩脸都红了,他想马上爬起来,但全身却痛得不可开交。

    那是种混合了火焰灼烧感和与细菌感染的肿痛感的,难受至极的感觉。

    "别动,就这样躺着。"香奈儿却伸手轻挲着白熊人的额头:"你还在发烧,需要多休息。"

    "可,可是"

    "真好呢,有女孩子的大腿可以当枕头用。"艾尔伯特躺在岩石地面,头靠在一个的石头之上,对白熊人羡慕不已。

    "哼,都是因为伊莱恩拼了命我们才得救的,我照顾好他是应该的。"香奈儿白了老虎一眼:"而你只是一名爱裸.奔的变态。"

    这句话深深地刺痛了艾尔伯特,他一时间气得说不出话来。

    良久,老虎才缓缓地吐出一句:"那只是一名乳臭未干的小鬼。"

    "这也正他需要更多照顾的理由。"香奈儿反驳道:"你这种大叔就自己照顾自己吧。"

    白熊人闭上眼睛,刻意不去理会老虎和精灵少女的争吵。因为发烧,他的脑袋还晕乎乎的,根本没有办法正常思考。

    艾尔伯特和香奈儿斗嘴觉得累了,便岔开话题问白熊:"话说回来.你小子当时都对贝迪维尔说过些什喵看你神色很凝重的样子,仿佛在交代遗言。"

    "我.可,可以不说吗"伊莱恩低声嘀咕着。

    "你可以不说,但是喵,贝迪维尔不在,现在能够听到你的遗言的就只有我们三个了。"老虎用恶毒的假设,试图从白熊人的嘴里套情报:"最坏的情况是,贝迪维尔在外遇难,而你因为重伤病熬不过今晚你的遗嘱就没有人知道了哟"

    "吵死了!"香奈儿怒斥一句,打断了艾尔伯特的话。她见白熊人被吓得轻微发着抖,便伸手去轻抚其额头,仿佛母亲安慰孩子一般:"该用的药已经用过了,你明天就会好起来的。没有必要说什么遗嘱。"

    "我只是举出最坏的情况。"艾尔伯特却冷笑着说:"天晓得明天会是什么状况呢。或许今晚就有一个雷落下来,把这里的人全都劈死呢"

    轰隆!!艾尔伯特的乌鸦嘴有时候非常准。惊人的巨雷在老虎话音落下的同时也劈了下来,就落在营地二十码开外的一片空地上!

    众人都打了一个深深的寒颤!

    的确,艾尔伯特的话是有可能的。天晓得下一个落雷是否会敲劈在他们头上,把整个营地炸飞!

    人在世上,渺小如微尘。面对巨大的自然力量,他们毫无对抗之策,只能低声祈祷,希望自己不会在下一秒被这巨大的自然力量所吞噬!

    伊莱恩抖得更厉害,仿佛一名在雨夜之中被吓破胆的孩子。

    "亚.亚特兰提斯."伊莱恩用含糊的声音低诉:"爸爸在亚特兰提斯!要去救,救他"

    嘀咕完这一句以后,伊莱恩因为过度的惊恐和虚弱,再次晕过去了。

    "亚特兰提斯"老虎一脸疑惑地看着失去知觉的白熊人,"那是什喵"

    "人鱼族传说之中,海王族失落了几千的净土亚特兰提斯净土喵。"赛格莱德插嘴道:"我还以为那只是个传说喵。"

    "既然白熊说它存在,估计它确实存在咯。"艾尔伯特理所当然地说:"但是,我不懂,既然这事如此重要,伊莱恩为什喵不直接去救人,反而跑来参加圆桌骑士考试了"

    香奈尔叹了一口气,狠狠地瞪了艾尔伯特一眼。在火光的映衬之下,精灵少女幽幽地道:"因为无能为力.吧。有些事情,仅凭我们一个人的力量根本无能为力。所以才来参加考试,为了成为圆桌骑士,为了达成自己的愿望。"

    "嗯.什喵"艾尔伯特听得更加迷茫了:"考试和实现愿望又有什喵必然的关系我一直还以为成为圆桌骑士只是追求名利的手段而已"

    老虎这样一说,似乎同时激怒了另外两人,赛格莱德和香奈儿都同时转过头来,狠瞪着这只不明事理就乱发言的蠢老虎。

    "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对吧"香奈儿的语气从愤怒转变为轻蔑:"请别告诉我,你是为了名利而来参加考试的。"

    "我不是"一滴冷汗从艾尔的额头冒出:"我真的不是啦,我只是为了陪贝迪维尔那笨蛋"

    "别开玩笑了!"精灵少女更怒了:"连最基本觉悟都没有就来参加考试的家伙,竟然能走到这个份上!你简直侮辱了那些失败了的考生们,也侮辱了我死去的姐妹们!"

    更多的冷汗从老虎头上冒出:"有,有那么严重喵说到底,你们又是为了什么而来参加考试的难道不是为了名利喵"

    "当然不是喵!"就连赛格莱德也怒道。

    香奈儿看着艾尔伯特的眼神从轻蔑慢慢转变为怜悯,仿佛在看着一只蠢得可怜的大猫。

    少女下意识地拨弄了一下她的金色秀发,缓缓地舒了一口气:"圆桌骑士互助计划你知道那是什么吗"

    对方突然之间抛出这么专业的名词,老虎真的傻眼了:"从来没有听说过!"

    赛格莱德和香奈儿几乎同时地叹了一口气。

    "每当一位考生顺利通过考试,被封为圆桌骑士之时,"香奈儿摇着头解释道:"只有一个愿望,仅仅的一个愿望,亚瑟王陛下和他的圆桌骑士团会为这位新加入的同伴完成。

    从救治生命垂危的亲人,到诛杀仇人,甚至攻城灭国只要是圆桌骑士团能够做到的事情,他们都会照办。

    你懂吗这每年一次的圆桌骑士之试炼,其实是一台愿望机器。而圆桌骑士团的能力之大,他们几乎是无所不能的!"

    轰隆!当精灵少女说完那一席话的同时,天上又劈下来一道惊雷,就落在三十码外一棵小灌木上。

    那棵小树噼哩啪啦地燃烧起来,而艾尔伯特全身的毛发也倒竖了起来,就连老虎自己也搞不清楚到底是雷电震慑了他躯体,还是那席话震憾了他的内心!

    "亚瑟王陛下很清楚,财富与名利无法吸引来真正的强者。"香奈儿又接着说:"但是希望与梦想,谁都想去追求。这也正是世上无数强者为这个圆桌骑士之试炼而疯狂的理由。

    即使可能会受伤,会残废,甚至会死,世界各地战士们仍然络绎不绝地赶来参加考试只为达成自己心中的那个愿望!"

    艾尔伯特吞了一口唾沫。香奈儿解释到这个份上,老虎算是完全听懂了。

    在最初报名参加考试的时候,老虎还傻傻地以为,这只是一个选拔精英骑士的考试;但实际上,这个考试的真正含义,比老虎理解的还要深,比他能想象到的还要惊人。

    来参加圆桌骑士之试炼的考生们,大多是为了达成某个愿望,赌上了自己的人生,甚至连命也拼上了。

    相比之下,带着"试试看","玩玩吧"这种心情而来的艾尔伯特,其目的是多么的幼稚可笑!

    怀着这种幼稚目标而来的他,对其他赌上了一切的考生们而言,确实是一种侮辱!

    脑袋就像被重锤敲了一记,有点晕乎的艾尔伯特,不禁低声问道:"那喵.你们呢你们的愿望又是什喵"

    圣百合骑士少女的脸色变得很难看:"这事与你无关,我并没有告诉你的义务。"

    而一旁的赛格莱德,则陷入了沉思。

    良久,他才低声吐出一句:"我和哥哥的愿望.其实已经达成了喵。不,旧的愿望确实达成了,但我们有了新的愿望喵。所以旧的那个就别再提了喵。"

    ".我又没有问。"虎人青年白了豹人青年一眼。

    两名豹人青年的愿望其实很简单,就是希望亚瑟王把帕拉米迪斯从石像的状态下救回来。即使当时所有人都觉得不可能,打算放弃了,两名豹人青年仍然一直在以自己的方式尝试着。

    当然,这个愿望却在阴差阳错之间被达成了,以他们完全料想不及的方式。

    而如今,他们想达成的另一个愿望,则是!

    轰隆!!更巨大的惊雷,劈落在三十码远处一片低矮的灌木丛里!

    树成片地烧了起来,火光滔天,照亮了很大一片范围,也打断了众人之间的尴尬气氛。

    光明昭显黑暗中的一切,但不知是对是错。有时正因为看得太清楚,人们才无法安宁。

    "你们看见了喵"艾尔伯特从身后抽出木弓。

    "嗯,看见了喵。"赛格莱德也一手抓住他的长枪和木盾。

    透过石篱笆,他们可以清楚看见,在一百码外蠢动着的那些黑色巨影。

    "十,不,至少有二十,体形巨大。"香奈儿惊呼道,语气中情不自禁地透出绝望:"我的天凭我们现在这些装备,真能打得赢吗!"

    "只能硬着头皮上了。"艾尔伯特皱起了眉,把他额头上的虎纹皱成一个搞笑的"w"字。

    当然,情况严酷至此,他们根本笑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