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825章 逃杀之于魔沼 〔一〕
    第825章 逃杀之于魔沼

    第二天尼罗河第六瀑布附近

    初春时分热带的天亮得特别早大约是五点多钟天就被一阵鱼肚白染亮

    一阵急促的椅弄醒了贝迪维尔狼人昨天晚上折腾了一回本來已经累得趴下了沒想到还得一大早被人吵醒醒來时脾气想必是很糟糕的

    "搞什么"他朦胧的双就张大了怒瞪着面前的帕拉米迪斯

    "你答应过陪我早上出去收集硝土的"豹人战士守了一整夜看起來却仍然精神得很

    "好像有好像沒有.天啊我昨晚已经折腾得够累了你就不能通融一下吗"贝迪维尔硬是躺回去盖是被子

    "不行是男人就得遵守诺言"帕拉米迪斯死板地说:"快起來陪我去一趟就好我们开船出发以后你有一整天的时间可以睡觉"

    直觉告诉贝迪维尔那是不可能的今天的行程一定凶险万分他压根就不可能有机会休息

    但是好烦啊帕拉米迪斯一直在摇着贝迪维尔的肩膀根本就不给狼人再次睡着的机会只能陪这家伙走一趟草草敷衍过去了

    狼人叹了一口气快速爬起來换衣服他原本的那件长袍被香奈儿霸占了回营地以后他又从备用的长袍里取了一件新的这是他们从别的考生那里抢來的物资之一

    贝迪维尔却怎么都找不到合身的长袍:大件的袍子几乎都被他们拿去分割搓成绳子用掉了

    剩下一件比较小的袍子穿在狼人身上犹如紧身衣既碍手碍脚又让他看起來像个穿着裙子的变tài

    也难怪帕拉米迪斯会在一旁偷笑个不停

    贝迪维尔一怒之下把长袍割开把它当作缠腰布般缠在下身而他上身则光着膀子背扛一把改良过的大弓

    如此一來狼人的装扮反而又原始又野性有着自己独有的风骚

    "走吧"他从树上跳下的时候低声说:"对了你连夜改量的弓似乎很好使谢了"

    那大弓是用数根强化了的木材互相接合而成的再加上魔兽的皮筋做成的弦又硬又坚固用这张弓全力射出的箭威力比普通木弓大几倍足以穿透大部分魔兽的坚硬外皮了

    若不是因为帕拉米迪斯这么可恶贝迪维尔一定会花费更多的唇舌去赞美豹人战士的鬼斧神工但现在他还在气头上除了一句多谢以外什么都不想说

    "不用谢沒有这种程度的弓对付起魔兽來估计会很吃力吧"帕拉米迪斯嗤笑道而他手中则拿着一把由巨犀牛角改制而成的三十英寸长的长刀那正是由贝迪维尔昨晚带回來的魔兽的角加工而成的

    如此坚韧的材料豹人战士恐怕花了一整个晚上去为这东西开锋吧

    总之那剑已经做得像模像样了魔兽的角发着自己独有的寒光被绳索固定在一只木柄之上原始又危险给他更多时间和工具帕拉米迪斯估计可以将这件武器做成一把绝世神兵

    有了这张巨弓和那柄宝刀他们两个在满是魔兽的尼罗河岸上行走心里才初次感到踏实了一点

    "现在"帕拉米迪斯走在前面把一块石头塞给贝迪维尔:"这就是硝土好好记住这个气味尽量多挖些我再去取些树脂就完事了"

    "当然."贝迪维尔嗅了嗅那块石头记住了硝土特有的略带刺激性的气味地面上各处都传出类似的气味他只要遵循着自己小狗鼻子的指引就能挖到不少硝土

    "不知道大沼地里能否找到硫磺"帕拉米迪斯用手中锋利的长刀在树上轻轻一划树皮便迎刃裂开那惺得流油的香樟树马上流出乳白色的树脂

    这次帕拉米迪斯用更有效率的方法收集起树脂來:他把一块树皮放在留着树脂的树下任凭树脂落在树皮上然后就放任它不管继续对另一棵树进行相同的操作

    "最坏的情况"豹人用刀划破第三棵树的树皮"就是我们一直都找不到硫磺只能在到达吉力马扎罗山的时候在其中的火山地宫里找"

    "你还沒有放弃做炸药的计划吗"贝迪维尔也用一根木头挖着地面拣出不少硝石:"我觉得燃烧箭已经足够好了说不定我们到达目的地以后手上这些物资就变得好无价值了"

    "希望如此"帕拉米迪斯见树割得差不多了便停下來摸玩着手中的长刀:"但我有预感一切不会就这样完事而且这把刀太棒了即使考试不需要我还是会留着它的"

    "噢天"帕拉米迪斯此时惊呼了一声朝远处的河岸望去

    "怎么了"贝迪维尔也循着豹人战士的目光往河岸上望去

    只见河边有一具巨大的尼罗鳄的尸体身长足有三十英尺的尼罗鳄本应是尼罗河上绝对的霸主一般魔兽根本不敢靠近它但它却被咬死了从喉咙以下的部位被深深地挖掉了一大团肉似乎已经断气了好几个小时

    贝迪维尔倒是认出來了这家伙就是昨晚在河里偷袭他的那条尼罗鳄如果不是因为有某只会说话的大灰狼來解救贝迪维尔恐怕早就葬身鳄腹

    当然这件事他昨晚也对帕拉米迪斯简短地说明了一次

    帕拉米迪斯看着那只死去的鳄鱼不禁笑了起來:"我说得沒错吧出门靠朋友多亏了你的大灰狼朋友这家伙才沒把你当作甜点吃掉你该好好感谢那条狼不过我很好奇那条狼连尼罗鳄都能打赢吗好强的战斗力"

    "对他战斗力这么强却无法自己觅食这就是所谓的生活不能自理"贝迪维尔一阵冷言冷语他对那只大灰狼仍然沒有好感

    "对它不在你可以随意骂"帕拉米迪斯检查着巨鳄的尸体拿起他那把锋利无比的长剑割了下去:"我应该能从这死鳄鱼身上搞到些什么你去把树脂蓉然后我们就该离开了"

    "好吧"狼人巴不得马上回去睡个回笼觉满口答应了

    在贝迪维尔过去收取树皮上的树脂时帕拉米迪斯已经用那把犀角长剑快速的割掉尼罗鳄的好几块鳄鱼皮这些皮之中充满了光子像钢铁般坚硬却又比同等硬度的金属轻数十倍是理想的做盔甲的材料.虽然他们沒有足够的工具制造盔甲

    帕拉米迪斯又试图从鳄鱼的嘴里敲下它最大的几颗门牙但死去的鳄鱼的门牙仍然无比坚挺敲都敲不动最后他还是放弃了拔走了五六颗相对较小大约一英尺长的短牙这些东西至少能做些匕首短剑之类的武器

    看见已经沒有别的东西可以收集了帕拉米迪斯正打算转身离去沒想到他转身的瞬间又在鳄鱼的喉咙之中发现了什么东西

    .一条狼

    不一名少年

    不一条狼帕拉米迪斯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

    躲在尼罗巨鳄尸体的喉咙之中过夜睡得正香的大灰狼正是帕拉米迪斯和贝迪维尔昨晚所见的那只会说话的大灰狼

    这家伙似乎和鳄鱼战斗了一晚已经筋疲力尽了沒有办法之下唯有躲进死去的鳄鱼的喉咙之中过夜

    很聪明的做法其他魔兽根本不敢靠近尼罗鳄即使这条鳄鱼已经死掉了在鳄鱼尸体的庇护和保温效果之下狼可以安然大睡

    虽然这样做挺恶心的

    反正它是野兽不会考虑这么多吧

    "帕拉米"贝迪维尔把该收集的资源都收集够了回來找豹人战士时也看见了尼罗鳄口中的大灰狼:"该死这家伙原來一直躲在这种地方啊"

    "他似乎受了很重的伤"帕拉米迪斯冒险爬进鳄口中:"來帮忙拖一把"

    "你要救那家伙"贝迪维尔对之前的事还耿耿于怀:"省省吧这家伙昨晚几乎削下我的手臂啊"

    "他也救了你一回这事就扯平了"帕拉米迪斯从鳄鱼的喉咙中把大灰狼拖出死去的鳄鱼从腹腔中传出阵阵恶臭几乎沒有把豹人战士薰得晕倒

    "呃你这家伙竟然敢在这种鬼地方睡大觉啊鼻子真的沒有问題"帕拉米迪斯摇了摇大灰狼它却沒有任何反应睡得很死

    "帕拉米放开他"贝迪维尔惊呼已经拉满了一弓

    "什么你至于做那么大的反应吗真是小气鬼"豹人战士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

    "不是"狼人惊呼:"你看他的手臂"

    豹人疑惑地低头仔细一看惊了

    被长长的毛发遮住了大半这头大灰狼毛茸茸的左腕上却套着一个饰品:封魔手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