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815章 惊涛之于幽夜 〔一〕
    阅读

    第815章 惊涛之于幽夜

    贝迪维尔再从地上爬起來的时候似乎已经过了好几分钟两名豹人青年已经把树上那位落难的少女救了下來而贝迪维尔鼻子上狂涌出來的鼻血也基本止住了

    "呀啊啊啊啊啊啊你这色.狼变.态大变.态超级变.态"那位美丽的金发少女一见贝迪维尔醒过來马上震颤着声音一个劲地骂道

    狼人这才发现自己的衣服被扒掉了他全身上下只剩下一条裤衩而那位落难的少女则穿着贝迪维尔的长袍她原本的那件长袍已经被树枝划开破烂不堪了

    不用说这是两只该死的豹子干的好事

    "你们自己有衣服不脱却扒掉我的衣服给女士穿"贝迪维尔怒斥赛费尔和赛格莱德:"我不认识你们这种见色忘义的混蛋"

    赛费尔干咳一声红着脸说:"咳咳...可是我们总不能在女士面前光着身子啊喵"

    "我就能吗

    "但是你晕过去了啊喵晕过去就不会觉得丢脸了对吧喵"

    什么歪理贝迪维尔险些沒有气得吐血而亡

    "别说了喵"赛格莱德给贝迪维尔递过來一个东西那是用数十片大芭蕉叶组成的临时"长袍"至少可以当作长袍暂时披在身上了

    "你一定在跟我开玩笑"贝迪维尔怒瞪着两名豹人再怒瞪了那位敲晕了他还抢了他衣服的少女:"你又是谁

    "我是法兰西圣百合骑士团的骑士奥尔良的香奈儿"少女红着脸说故意别过脸去不和狼人的目光接触:"我和姐妹们连夜赶路被一只魔兽袭击了所所以"

    这女人就是那艘坠毁木筏的幸存者大概是在千钧一发的时机里跳船逃生就这样挂在树冠上

    帕拉米迪斯之前也说过这次的考生里有一批女人身为女人还能闯进圆桌骑士的残酷考验确实让人影响深刻但她们也到此为止了

    贝迪维尔沒说什么被这女人整得这么惨他本來可以幸灾乐祸地加上几句风凉话说她们这是活该连夜赶路就是找死之类的话但真要他说时他却说不出口那样刻薄的话又怎么可能对面前这个楚楚可怜的少女说呢

    "我们...再往前走几步吧希望能够找到别的生还者"贝迪维尔套上那个树叶斗篷低声说

    在场的其他人包括那位圣百合骑士团的骑士少女都不作声了香奈儿能活着纯粹只是幸运而她也受了不轻的伤她的同伴们能有这样幸运的到底有多少个

    一行人继续前行路上是死一般的沉寂到达目的地时结果如同他们所料的一样坠毁的木筏狠狠地和大树相撞大半只木筏已经碎散一地而剩下的部分则牢牢地嵌在树干之中可见当时的撞击力之大

    热气球的火种早已四散落在树上着火焚烧火光把周围的一切照得通红

    在距离撞击点大约十码的地方则是数具已经死透了的死得惨不忍睹的残肢断体也在着火焚烧着

    香奈儿默默地数着尸体的数量死了多少人只有她心里有数

    "不......"她数完之后整个软瘫了下來跪在地上久久不能作声

    赛费尔和赛格莱德面面相觑似乎商量好了什么然后两个人一起凑向贝迪维尔

    "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但是不"狼人就怕事情会变成这样子连忙打住:"我们的队伍已经足够累赘了不要加上任何额外负担了她大可以在这里等待救援人员到达我们并沒有义理去照顾她"

    "可是喵"

    贝迪维尔坚决地摇头多加一个人多加一份重量目前的资源本來就够吃紧了靠这点资源是否能在预定时间來送他们六个人到达目的地仍是个未知数还得再带上一个麻烦的女人别做梦了

    "至少把她带到我们的营地去喵"赛费尔恳求道"把她丢在这里一个晚上等不及明天天亮她就会被魔兽们啃光喵至少等到明早救援人员來是时候喵"

    "可是"

    "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香奈儿站起來低声说"但我会在这里守着我的姐妹们她们已经死得够凄惨了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她们的尸体被魔兽吃掉"

    "你不用担心那个我们会负责埋葬她们的喵"赛格莱德温柔地劝说道:"一做完这个我们马上就离开这里吧喵"

    女人还想说什么此时周围的丛林已经布满了魔兽们不友善的目光那些妖物似乎马上就会扑过來攻击众人唯一阻止它们这样做的只是现场的火光

    "听着"贝迪维尔把水壶丢给金发少女:"你快把身上的血迹伤口都清洗干净你带着一身血腥味的话我才不会让你靠近我们的营地呢我可不想营地被魔兽围剿"

    他又转而对两只蓝豹说:"把尸体堆起來一把火烧了"

    "什么

    ""你疯了喵

    "不仅仅是香奈儿连两名年轻的豹人也惊呼起來

    "这样做是最好的烧了的话干净利索尸体不会被魔兽们刨出來吃掉你喜欢的话把骨灰带回去也可以但我们动作要快"

    "这实在太不近人情"

    "我保证如果在这种森林里和魔兽开战我们只会步这些死去的女骑士的后尘我只是想活下去而已如果活下去都很难做到根本就沒有空余去谈什么人情"

    由于在场的都是笨蛋贝迪维尔只好独自提出如此理性的主张即使会被当作魔鬼

    香奈儿沉默了一阵叹道:"就按你的话去做吧虽然很丢脸但这是我现在能为姐妹们做到的唯一一件事了再说我也不能给你们添太多麻烦"

    "对你明白事理就好"狼人把两个火把插在地面上照亮了面前的一片区域:"快动手做你们应该做的事情去"

    借着火光贝迪维尔举起弓箭戒备着前方的一大片区域而他背后则有一颗燃烧着的大树作掩护魔兽们绝对不想从那个方向靠近他们

    两名豹人无奈地冲过去收拾尸体那些尸体大都已经烧焦发着可怕的焦臭味呛得人眼泪直冒两只猫只能就近折了数根粗壮的树枝用树枝來拨动尸体把它们堆在一起贝迪维尔说得一点都不错想等这些烧得红热的尸体冷却下來再埋起來至少得等到天亮而他们根本沒有这个时间

    两只猫点了把火开始烧起尸体來

    "别别朝我这边看"香奈儿也脱下贝迪维尔的长袍用水壶里的清水冲洗着身上的伤口所幸的是她全身只有擦伤并沒有特别深的创口清洗干净后就沒再流血了这样应该可以让魔兽们停止追逐她

    "你是一名精灵"贝迪维尔用余光瞥见香奈儿那尖尖的耳朵不禁惊呼起來但他刚嚷出口脑门马上被一块小石子砸中

    "嗷"

    "都叫你别往这边看你这只死色.狼"少女怒骂道

    黑暗精灵这解释了她那超强的听觉刚才贝迪维尔等人在树下走过说话声明明已经压到最小了但挂在树上的这名黑暗精灵少女竟然听得见

    灵敏的听觉恐怕是一种天赋封魔手镯也无法完全封印住她强大的天赋能力或许能帮上忙也说不定

    一只魔兽已经从树林中窜出火光让它们不安但肉的香味压过了这种不安它们已经迫不及待地來享用他们的美食了那东西看起來不是特别大形的魔兽外型和野猪差不多有着一对雪白锋利向上翘起的獠牙

    与其说是魔兽看上了贝迪维尔想把他当作猎物不如说刚好相反是贝迪维尔看上了魔兽他看见那锋利的兽牙马上就眼睛发光知道那东西可以用于制造武器

    野猪迫不及待地冲向贝迪维尔而狼人也迫不及待地拉弓射出一箭普通的木箭狠狠地扎在野猪的左眼上让这怪物一瞬间就瞎了它失去控制般滑倒在地在惯性的作用之下仍然如同推土机般向狼人撞來

    贝迪维尔一个侧翻轻巧地躲开在野猪还沒有爬起來之前先发制人手中匕首一晃而过隔断了野猪的咽喉

    啪沙魔兽深红色的血液在不断喷涌狼人小心地走避避免自己沾上血当怪物被放完血垂死的瞬间贝迪维尔再次冲过去使上蛮力一次过掰掉了野猪的两只獠牙

    那东西比狼人手中的匕首还要长了十几寸而且是魔兽身体的材料其中充满了光子坚硬又柔韧可以做成一把很好的防身用短剑了

    狼人也沒有犹豫把其中一根魔兽牙丢给精灵少女自己则拿起另一根沿着怪物的太阳穴把尖牙深深地扎进野猪的脑门中结束了这头魔兽的性命

    山野间的嚎响越发猛烈怪物们蠢蠢欲动只消再过一刻钟比这头野猪更加凶暴上百倍的魔兽们肯定会成群攻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