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813章 远征之于异境 〔十九〕
    第813章 远征之于异境

    "什喵"豹人少年惊慌地回头看去。只见外面有一名无头骑士在守候着。而它分离出来的铠甲手臂,则爬进了通风口,抓住了哈尔的脚。

    没想到吧那怪物虽然无法自己进来,却还能把一只手送进来,抓捕躲藏在通风管道里的两名少年。

    "不!"哈斯基竭力往前爬,但他很快就发觉自己爬行的力量完全比不上无头骑士。他不但没有和那怪物拉远距离,反而被越拉越近,朝着通风口的出口反滑回去!

    再这样下去,他们两个都会被抓住的!

    "再见了,哈斯基谢谢喵。"哈尔没有犹豫半秒,直接放开了抓住哈斯基尾巴的那只手。

    哈斯基往通风口的深处窜去,他安全了。而哈尔则被无头骑士反拖了回来,从被怪物一手抓出通风口,倒吊在半空。

    豹人少年看着那名无头的怪物,它手执寒光闪闪的利剑,正准备捅穿豹人少年的腹部。

    万事休矣。这恐怕就是我的末日吧,哈尔心想,同时死心地紧闭起眼睛。

    无头骑士的剑刺了下来。

    碰!!怪物的必杀一击被一道强大的冲击所打断,它的剑刺只在黑豹少年的肚皮边擦过,留下浅浅的伤口。

    "哈尔!"大狼狗一落地就冲过来叼起豹人少年往自己的身上甩,"抓紧我!要逃了汪!"

    "哈斯基!你怎喵"黑豹少年看着狼狗肩上那个大口子,那正是被无头骑士刚才的剑刺划伤的,看起来十分严重。

    "你是个混蛋,哈尔!竟然敢让我一个人逃汪!"大狼狗充满怨恨地抱怨道,一路还不停地奔跑:"明明说好了,谁也不准丢下谁汪!"

    "我很抱歉"

    被哈斯基撞散了的铠甲骑士再次爬起来,就像没事儿一样飞奔,以惊人的速度追赶了上来。

    尽管哈斯基还在逃跑,但他手臂受了伤,再加上背着小哈尔,根本不可能比得上无头骑士的速度。他们很快就被追上了,被逼到了墙脚。

    "哈斯基."豹人少年抱紧了狼狗,身体微微发着抖,不忍直视迎面逼来的死亡。

    "我们还没有输.我一定会救你出去的汪。"哈斯基却仍然打算来个最好的反扑,但他的体力也见底了,血从肩膀的伤口不断涌出,流尽他最后一滴精力。

    万事休矣,这次是真正的山穷水尽了!当那名无头骑士手中的剑落下来,两名少年的这场逃亡游戏就真的要结束了!

    哈斯基连站都站不稳了,他半跪下来喘气道:"到此为止了.吗。"

    "我们永远是好朋友,好兄弟喵。"哈尔紧抱着大狼狗,如同劝慰般低声呢喃。

    不求同生,只求共死。两名孩子都闭上了眼睛,抱成一团,等待着死亡降临的瞬间。

    无头骑士的剑落了下来,锋利的剑能直接削开皮肉,破颅断骨。两名少年将就此一命呜呼!

    又或许不!

    铿!!一个清脆无比的响声在两个孩儿身前响起。

    察觉不到痛楚,也没有要死掉的感觉,哈斯基疑惑地睁开眼睛看着面前发生的一切。

    一名矮小的少年举着黄金剑,挡下了无头骑士的重击。

    那名黑发少年看起来有点眼熟,但是,这可能吗

    哈斯基更加疑惑地开口问道:"亚瑟叔叔.不,亚瑟哥哥不不不,亚瑟弟弟"

    "吵死了,你这臭小子!"亚瑟王本来就处于劣势,正吃力地迎击着无头骑士,被哈斯基的一顿胡言乱语激得更加愤怒了。

    不过刚好。愤怒就是亚瑟的本质,他力量的源泉。愤怒给他带来的力量,让即使是变成孝的亚瑟王也力气大增。他运足了力气,举剑往前一推!那蛮力竟然推倒的无头铠甲骑士!

    无头骑士跌倒在地,本来就不怎么牢固的铠甲散了一地,满身尽是破绽。

    "死吧!"亚瑟王冲上前去,举剑一刺!圣王之剑毫无障碍地刺入铠甲骑士的胸口中,把那东西死死地钉在地面上!

    磅!!金光一闪而过,亚瑟发动了破法者。从异世界召唤而来的光子在这个世界如同风暴般四散炸开,冲击着这个世界的法则。

    正是因为它能冲击法则,破法者能够在一瞬间打断或取消几乎任何魔术,当然也包括构成魔像的赋灵术。

    当圣剑深深地插.入了无头骑士的胸口之中并炸开金光,构成魔像的核心的那个"灵魂"就被破法者从零距离彻底地冲散了。魔像失去"灵魂",终于变成了一具普普通通的铠甲,不能再行动了。

    没错,破法者除了是"法师杀手"以外,也可说是名符其实的"魔像杀手"了。一具活蹦乱跳的魔像在金光照射之下,马上就会变得死气沉沉,这招破坏魔像的效率比想象中还要大。因此,在有友军魔像在场的情况下,亚瑟一般都会避免使用这招修理失去核心的魔像,耗费的心力非常多,费用也非常高昂。

    "呼"放完一招以后,亚瑟只觉得累死了。以孝子的身躯进行战斗实在太不科学了,刚才他只是硬着头皮上,以一点小小的幸运打赢了而已。而这样的幸运不可能持续。

    "我们快走。"骑士王拉起两名兽人少年:"在更多的魔像到来之前,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

    "是幽灵"伏在亚瑟头顶上的煞星忍不住说。

    "你闭嘴!光顾着看又不来帮忙的没用家伙!"亚瑟更怒了。

    "呃.你真的是亚瑟叔叔吗汪"哈斯基满脸疑惑地问:"为什么变成这样子"

    "朕不变成这副样子就穿不过那个该死的通风口。你不也变得很奇怪吗,哈斯基"亚瑟看起来还是满脸怒火,虽然他发怒的样子和他现在这张娃娃脸十分不相称:"煞星,你知道回去的路吗"

    "交给我。"龙说:"在这里转左。"

    "要跑路了,快跟上。"亚瑟王用命令的语气对两名兽人少年说。

    "哈尔."哈斯基爬了起来:"再坚持一下,我们很快就能回家了汪。"

    "嗯."黑豹少年低声答应着,又抱紧了大狼狗。

    亚瑟在前面开路,而背着黑豹少年的大狼狗则紧跟在其后,一路往出口逃走。

    好几十名无头骑士冲了过来,沿途拦截逃跑的众人,亚瑟见寡不敌众,连忙聚精汇神,召唤出圣灵:"杀啊!"

    圣灵独角兽应召而来,一直线猛冲而出,把迎面攻来的无头骑士们全部撞飞。它掀起的寒冰风暴更加把怪物们全部冻结了起来。铠甲碎散了一地,被冰霜牢牢冻住,这些无头骑士已经没有办法战斗了。

    但是,当亚瑟王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时,整座古堡理所当然地起了反应。沸腾起来的古堡响起蜂鸣般尖锐刺耳的警号,在通知更多的无头骑士过来抓捕入侵者!

    亚瑟王召唤的圣灵再强力,它也是有次数限制的,因为每召唤一次圣灵都会为圆桌系统带来额外的负担。想依靠召唤圣灵来杀光古堡内的敌人,显然不可能。亚瑟王再武勇,此刻的他也只能脚底抹油,尽快开溜了。

    "那边转左!"煞星大叫。

    骑士王一转过去,迎面竟然冲来三名无头骑士。那些家伙是如此的靠近,它们的剑已经挥出,亚瑟甚至没有时间去召唤圣灵!

    "吼啊!"煞星大吼一声,吐出一枚大火球。龙放出的魔术和他的体型没有绝对的关系,即使现在这个小蜥蜴般的煞星,仍然吐出了巨大的火球,这火球炸在怪物身上,变成了一个灼热的火焰冲击波,把无头骑士们炸飞,铠甲散了一地!

    同样的热力也迎面扑向亚瑟,幸好他喝下了龙血,身体有了强大的抗火能力,才免受火焰的热力所伤。

    但这还是吓了亚瑟一跳。

    骑士王高举圣剑,发动破法者。金光一闪而过,透过铠甲被炸裂的缝隙渗入其中。碎散一地的铠甲便被这金色光芒"净化"掉失去了维持魔像行动的"灵魂"核心,它们再也不会动了。

    "煞星,下次你这样做的时候,记得提前通知朕。"骑士王愤怒地吐槽。

    "刚才情况紧急嘛。下次再说。"龙不以为然地说,他差点把亚瑟烤熟了,却一点都没有展露出悔意。

    就在此时,他们面前的走廊开始变暗了。

    应该说,有某种十分恐怖的力量,在干扰着墙上的照明水晶,让这些器械忽明忽灭,闪得人眼花缭乱。

    "那家伙来了。"煞星说:"好讨厌的感觉,好强大的力量。"

    "我们得绕路跑,不能和它正面冲突。"亚瑟对哈斯基使了个眼色,示意要退回去:"以朕现在这副身体,打起架来根本没有胜算。只能逃了。"

    "当"哈斯基正要表示赞同,没想到敌人已经以极高的速度瞬间靠近了。

    "我的天……是古王凯瑟!"亚瑟头上的圣灵皇冠嚷道。它当然是知道的。

    没错,那个东西就是两名兽人少年先前遇到过的那个。

    那具看起来满脸皱巴巴,发着可怕的腐尸气味的活尸,正是凯尔顿人的古王,潘托拉肯的开国者,凯瑟.d.潘托拉肯。

    亚瑟王的老祖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