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809章 远征之于异境 〔十五〕
    第809章 远征之于异境

    同一时间,亚瑟王的寝宫,傍晚六时。

    啪嗒!骑士王从通风口中跳出,稳当地落在地上。

    又或者说,不怎么稳当。他身上的变形魔术还没有解除,他还是少年的形态,身体没法控制好的他落地时失去了平衡,一屁股坐在地板上。

    "嗷!"亚瑟爬起来的同时揉了揉屁股,没想到他头上又落下个东西,把他压了下去。

    "嗷!痛痛痛."煞星爬起来揉着额头。

    "你好重!快给朕滚开!"骑士王怒道。

    "哦哈哈,抱歉抱歉。"煞星笑得像个白痴,从亚瑟王的背上挪开,他们两个现在都使用了变化魔术,看上去就像两名在玩耍的孝。

    "这魔术到底什么时候能解开"亚瑟王本来那身紧凑的便服变成了蓬松的长袍,这样子太不方便行动了,他忙着把衣袖和裤腿卷起来。

    "不知道,都说是因人而异了。"煞星倒方便得很,马上就变回了他原本那个金闪闪的少年形态:"放心,即使有个万一,我也会保护你的。"

    "嗯,你真可靠。"亚瑟随口答应道。他在为自己拿不动圣王之剑而犯愁。

    圣王之剑虽然默林用秘银制成的,已经做得很轻巧了,但它毕竟还是实体剑,有着自身的重量。亚瑟现在这副七岁孝的身躯还是力量不足,想拖着这把长剑走路也困难重重。骑士王只好把剑连同剑鞘一起从腰带上摘下,扛在肩膀上:"在朕的身体变化回来之前,我们还是低调一点比较好。"

    "对,随你的便,老大。"煞星半带讥讽地答应着,变成了一只小飞龙,重又伏在骑士王的皇冠上,打了个呵欠:"我或许应该打个盹,这真是个舒服的窝。"

    完全隐藏起来。

    咔嚓,咔嚓,咔嚓。有什么东西走过来了,脚步声越来越近。那东西穿着骑士的重铠甲,每走一步都让铠甲上的关节相互摩擦,而这些摩擦之声又在盔甲内部发出奇妙的回声。

    简直就像是一副空荡荡的盔甲在自己行走。

    亚瑟从幽暗中探出半个头来看,刚好看见那东西穿过走廊。

    仔细观察,他看见那副略有点残缺不全的盔甲甚至没有头盔,全身更是锈迹斑斑,至少有上千年历史了。那如同一名无头骑士般行走着的盔甲,看上去既诡异又空洞。

    那东西没有发现亚瑟,巡过去后就消失在走廊尽头的转角处。等却认敌人走远,一切已经安全了以后,亚瑟才松了一口气,说:"那是"

    "魔像。""幽灵。"亚瑟和煞星同时说道。

    "什么"他们用不可思议的目光互相对瞪。

    "你傻了吗"煞星理所当然地说:"那分明是幽灵!你看那自己会走路的盔甲,不是幽灵是什么"

    "你才傻了。"亚瑟用冰冷的语气顶回一句:"那就是魔像在盔甲里加载了赋灵魔术,让它按照给予的命令而行动的魔像!"

    煞星不服气地反驳:"魔像制造技术是近代才出现的,你再看那家伙身上的锈!它至少有上千年历史了,你们人类在那个时代哪会制造魔像而且还是这么精巧的盔甲魔像"

    "别忘了有古代人的技术!"亚瑟一句顶回去,但他觉得继续争吵下去也没有意思,便懒得再去和煞星拌嘴:"哼,随便了!我们快跟上那台魔像,看他能把我们带到什么地方去。"

    "你疯了被那幽灵发现了的话"煞星仍然嘴硬地把那东西称为幽灵。

    "我们就逃跑。那魔像行动如此缓慢笨拙,赶不上我们的。"亚瑟又加重了语气问:"而且朕的身体应该快要恢复原型了吧对吧"

    煞星保持沉默。只有这个他也说不清楚,宁愿不作声。

    骑士王白了煞星一眼。

    "好吧,我们跟上去。"煞星低声说,"但是距离最好拉远点。没关系,我能察觉到那幽灵的气息,绝对不会跟丢的。"

    "你最好如此。"亚瑟扛起他的圣剑,站直了身子,从阴影中走出去。变成孝的他身体是如此孱弱,以至于圣剑的重量都足以把他压弯腰。

    他现在这副模样,要是被那具魔像发现了,恐怕只有一死。亚瑟王叹了口气,只能小心地在古堡之中潜行了。

    同一时间,变成大狼狗,背着豹人少年的哈斯基,也在古堡之中小心潜行着。

    这里简直就像个迷宫一样巨大而错综复杂,而且这个古堡十分诡异,能吞噬一切气息。哈斯基根本无法凭借自己的嗅觉找到离开的路。

    因此,他在古堡的最底层悠转了半天,不断在阴影中躲藏,以避开那些四下巡逻的无头铠甲骑士们。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随着一阵冰冷空洞的脚步声,那名无头铠甲骑士从走廊巡过去了,中途还抖落了不少铁锈。哈斯基从阴影中探出头来,看着远去的骑士叹了口气。

    "哈.斯基"小哈尔似乎醒过来了,在狼犬的背上一阵轻微的骚动:"你怎么变成了这样子"

    "嘘,别说话,保留体力汪。"哈斯基低声劝说道:"哈尔,我一定会保护你,把你从这里救出去的汪。说到做到汪。"

    "嗯"气若游丝的豹人少年用尽存的力气抓住大狼狗:"好.暖和喵。就象.哥哥们.一样喵。"

    小哈尔顿了好一阵,不太清醒的脑子似乎在吃力地思考着:"哈斯基.我们是朋友,对喵"

    "对.我们是朋友汪。"狼狗安静地在地牢里走动着,深怕发出声响引来无头骑士。

    "那么."豹人少年抱紧了狼狗:"就.听我的话.丢下我.一个人逃喵。"

    "只有那个,我做不到汪。"

    "请丢下我喵.如果你背着我跑,我们两个都.逃不掉喵。你一个人先逃.再去.叫人来救我喵。"

    "不。"哈斯基却斩钉截铁地说:"我绝对不要丢下朋友一个人逃汪。相信我,总有办法逃出去的汪。"

    "哈斯"他们还想继续争执下去,但面前的走廊里再一次传来无头铠甲骑士的脚步声,哈斯基连忙紧缩进墙角的阴影里,竭力屏佐吸,不发出半点声响。

    那家伙似乎察觉到两名少年先前的争吵,已经一步步逼近了墙角的阴影。再这样下去,它就要发现两名少年了。

    咔嚓,咔嚓。它距离二人只有五码。

    哈斯基吞了口唾沫,把身体紧靠在墙上,希望自己的形体完全隐没在黑暗之中,不会被发现。

    咔嚓,咔嚓。无头骑士靠得更近,距离二人只有三码。

    哈尔也吞了口唾沫,紧紧地抓住大狼犬。哈斯基身上的温热从其背上传达到豹人少年体内。此刻他只觉得自己要是能和朋友一起死去,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咔嚓,咔嚓。幽灵铠甲距离两名少年仅剩一码,凑了过来,似乎想穿透那道黑暗抓住墙影中的二人。

    已经没有办法再躲下去了。狼犬前肢运足了力,打算先来个飞扑再说。或许把这怪物撞跌在地,他们还有机会突围呢

    但无头铠甲骑士早就做好了准备,它拔出腰间的剑高举起来,随时会手起刀落,把从阴影之中冲出来的一切生物剁成肉酱!

    当哈斯基打定了牺牲自己也要为朋友创造逃走机会的决心,正要全力飞扑而出之际,却有什么从他脚底下窜出!

    他本打算不顾那是什么,继续飞扑过去的。但哈尔却死死地扼住了犬人少年的脖子,阻止他扑出。

    "吱!"那是一只老鼠。它受到了无头骑士的惊吓而从墙洞中飞奔出去,刚好当了两名少年的替死鬼。

    无头骑士甚至都不屑出剑,而是抬起脚用力猛踩:扎!!老鼠被踩成了肉泥!它的血肉飞溅出来,落在哈斯基的脸颊上,狼狗只感觉到一阵恶心!

    咔嗒,咔嗒,咔嗒。无头铠甲骑士见这里的"可疑物"已经清理干净了,便转身离去,沿着地牢的走廊巡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