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808章 远征之于异境 〔十四〕
    第808章 远征之于异境

    最初是黑暗。

    然后是一个红色的野兽影子。

    "爸。爸比。"犬人少年低声呼唤道。

    沒有回答。对方只是他记忆之中的一个幻象。

    面前的那只狼的影子却和少年记忆中的完全不同他少了那份亲切感。多了一份狂暴与疯颠。

    赤色的狂狼闯入村子。见人就杀。不消三十秒。整条犬人族的村子就这样被屠杀干净了。

    狂狼那滴着鲜血的爪子下。还剩下最后的一名犬人少年。只有几岁大的小小少年。甚至不知道恐惧。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只直楞楞地看着面前的狂狼。

    怪物一爪划落。他锋利的爪子足以把犬人少年瞬间撕裂成五大块肉片。但这致命的一击。被一个女人的身影挡下來了。

    "求求你。快住手。"那女人的声音既惊慌又悲伤。其中带着难以言寓的爱与恨。"控制住你自己。别再增加死伤者了。。"

    她在劝说那只狂暴的巨兽。

    家人。朋友。家园。一切都失去了。为什么我们要遭受如此对待。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

    白光一闪。哈斯基的意识已经回到了现实之中。

    他发现自己并沒有失去意识多久。第一时间更新地上的红色药水还在蔓延。扩散的那一圈药水有许多都粘在犬人少年的脸上。和他眼角猛涌而出的泪水混杂在一起。不是悲伤的时候。他告诉自己。他的朋友还等着他去救呢。

    红色药水给了他力量。他爬起來的同时觉得自己全身滚烫。之前的虚弱无力早已一扫而空。

    但是。他面前的牢笼仍然紧闭。不想办法冲破牢笼的话。他和哈尔就无法逃走。

    犬人少年沒有多想就伏在地上。仿佛受到了某种灵感的启发。他试图让自己变成什么。犬人少年的身体开始急速变化着。不用半刻。他已经变成了一头狼犬。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有着强壮的身躯。如同一头野生的狼。却又略带狗的气息一头哈斯基犬。

    哈斯基发动了兽化术让自己的身体变成野兽形态的术。

    那本是兽人们经过长时间训练才能练就的技能。其修炼难度不亚于狂化术。这么难的术。却被这名只有八岁的犬人少年无意中掌握了。

    沒有空去多作惊讶。哈斯基已经朝牢笼的铁门猛撞过去。兽化之后他的身体就是最好的武器。用这个总能做点什么。

    磅。狼犬不顾一切的撞击。敲落牢房铁门上大量的铁锈。哈斯基只觉得撞击铁门的头颅一阵剧痛。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如同被大铁锤狠狠敲中。但他完全沒有在意。又退后几步。加速奔跑。朝铁门上再一撞。

    磅。。。牢房铁门更多的铁锈抖落。但哈斯基的头也几乎裂开了。鲜血从额头呈一道直线滑落。滴在地上。好痛。好累。好想放弃。这样做真的能凑效吗。

    如果只有他一个的话。哈斯基早已放弃等死了。但此时的他却记得身后奄奄一息的朋友。那是他无法就此放弃的唯一理由。

    请让奇迹出现。拜托了。如此念想着的狼犬退后几步。加速奔跑。用上自己全部的体重和气力。朝铁门上再一撞。

    磅。。奇迹出现了。年久失修。本來就不怎么牢固的牢房铁门。在狼犬的猛烈撞击之下。直接飞了出去。

    什么嘛。原來赌上一切。不可能的事情还是能够做到了。狼犬根本不知道自己的额头早已是一团血肉模糊的惨况。如果不是拥有极好的自愈能力。他早已脑.浆迸裂惨死。

    "哈尔."哈斯基用惊人的意志坚持了下來。转头叼起他的黑豹朋友背上:"再坚持一下汪。我一. 一定会救你的汪。"

    他背着黑豹少年往外飞奔。不顾一切地逃离这个鬼地方。

    同一时间中的松脂。松脂中夹杂的硝石末又会释出大量的氧气助燃。让箭发出红炽的光芒。惊人地猛烧起來。这种燃烧箭击中目标之后可以嵌在目标身上。造成持续的。极严重的烧伤。杀伤力极其强大但这是对普通人而言的对付魔兽恐怕就不太够看了。

    尽管如此。赛格莱德还是高兴地拿起一旁晾好的燃烧箭。把这种白花花的箭放入不可燃降落伞布制的箭袋之中收好。

    他们仅花了三个小时就造出了四十多支高能燃烧箭。今天晚上可说是大有所获了。

    如此一來。他们就有了一袋燃烧箭。一水壶普通箭。一些硝石和动物油脂的余料。以及三只水壶的木材。武器和燃料都十分充足。让他们明天进入大沼地的信心也增大了不少。

    "太棒了。"帕拉米迪斯匆匆地吃完他的晚饭一只烤兔子。大猫舔了舔嘴唇。转而对众人说:"大家辛苦了。今晚就好好休息吧。贝迪维尔。陪我再去布一圈警报陷阱。然后我们就可以安稳地睡大觉了。"

    "当然。"狼人答应道。又拿起野鸟烤肉嚼了几口。跟随豹人战士一起跳到树下。

    他们以周围的树木做支点。用绳子围了一个不太规则的圆圈。在树木的支点上还绑上了小木棍。

    如果有野兽想经过这一圈"结界"。它就会触动机关:绳子牵动木棍。木棍敲击树干发出警报声。让树上休息的众人有所提防。即使被魔兽夜袭也能提前准备好。这样的话确实能安枕无忧了。

    "明天我们比其他人早一点起床。趁天完全亮起來以前。再去收集一些树脂和硝土。"帕拉米迪斯一边摆弄着最后的机关。一边说道。

    "有必要搞得这么夸张吗。"贝迪维尔不禁犯嘀咕。"我们现在的装备绝对够用了吧。"

    "不一定够。"帕拉米迪斯闷哼了一下:"直觉告诉我。即使我们到达了目的地。这个该死的封魔手镯恐怕也不会解开。我们的考试还沒有完结。恐怕只是从第一阶段过渡到第二阶段而已。"

    "而你觉得我们需要用手上得到的物资。继续进行第二阶段的考试。"

    "有这个可能。虽然不能完全肯定"帕拉米迪斯点了点头:"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我们还是准备得越充足越好。"

    贝迪维尔叹了口气:"你会把自己累坏的。"

    "我不会。与常人不同。我是翠绿骑士。我可以好几个星期不睡觉。"

    尽管如此。狼人又叹了一口气。帕拉米迪斯干这些都是为了他的两个儿子。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他们布置好警报装置以后。周围的野兽响动也越來越多了。豹人战士和狼人互相打了个眼色。马上奔回树屋上去。

    "把火烧得再旺一点。"帕拉米迪斯取出更多的柴料丢进石碗里:"让那些魔兽以为这是一棵着火的树。应该足够吓退各种中小形魔兽了。"

    "对。随便了呵。"艾尔伯特打了个呵欠。拉起一块降落伞布当作被子盖在身上:"那喵。各位晚安咯。"

    "晚安。"贝迪维尔见蓝豹兄弟和白熊都已经睡着了。他也靠在艾尔伯特身旁。扯过半张被子躺下。合上眼睛之前。狼人又看了帕拉米迪斯一眼。

    大猫正盘腿而坐。目光落在他儿子们的身上。脸上露出慈父般的安详:"睡吧。夜还长着呢。我们轮流值夜好了。"

    老虎把头往被子里一缩。显然是打算一觉睡到大天亮。不愿意被半夜吵醒。这自私的家伙。

    狼人心头火起。几乎想把艾尔伯特这头又蠢又懒又自私的老虎从树上扔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