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806章 远征之于异境 〔十二〕
    第806章 远征之于异境

    "你在搞什么。"贝迪维尔扶住树皮。任由那些树脂在树皮上堆积。同时好奇地问帕拉米迪斯。

    "这里是热带真好。随便刨都能刨到。"帕拉米迪斯刨出数十块巴掌大小的石头。石头在火把的光芒下呈淡金黄色。豹人干脆脱掉长袍。用衣服包裹住这些石块。如同一个大布袋般扛在背后:"好了。今天的收获有够丰富的。我们就这样回去吧。"

    "你最好说到做到。"狼人手中那块的树皮已经变得沉甸甸的。估计有十几公斤的树脂。如果以人类的标准來说。这颗树简直是肥得流油了。

    周围的野兽响动更加频繁。第一时间更新贝迪维尔一刻也不想多待在这种树林里。他迫不及待地跟着帕拉米迪斯往营地的方向跑了。

    回到营地。二人当然是快速地跳上树屋把手中的东西卸掉。沒想到帕拉米迪斯刚放下那堆石头和猎物。就又跳下树:"你们先吃饭。我再去采一些东西。"

    "帕拉米迪斯。。"贝迪维尔不满地叫道。天完全黑下來了。即使有火把在手。在这种黑夜里徘徊于荒野之中。简直就是找死。

    豹人战士沒有理会对方的抗议。很快就跑掉了。

    "老爸拿回來了什么喵。"赛费尔好奇地问:"石头。呃。这是树脂喵。"

    "都是做火箭的材料。"贝迪维尔解释道:"他大概想做出能够剧烈燃烧的箭头。好和魔兽们抗衡。"

    "而他不打算吃饭了。"艾尔伯特冷笑。把最后一条烤鱼也啃掉。

    "你这自私的家伙。"狼人怒道。

    "别开玩笑了。艾尔伯特先生喵。"赛格莱德从干树叶里摸出三条烤鱼。递到贝迪维尔面前:"这里还有很多。都给你们烤好了。用树叶保温而已喵。快吃吧喵这些兔子和鸟儿交给我來处理喵。"

    "记得留住羽毛和脂肪。"狼人怕赛格莱德会把重要的造箭材料也丢弃。连忙加了一句。

    "好的。会小心的喵。"赛格莱德也提了个火把。往树下跑去。在靠近河边的地方把小动物们开膛破肚。去皮取肉。

    贝迪维尔以为帕拉米迪斯会去很久。沒想到大猫这时候已经回來了。还带着一大捆香蒲。

    "哇啊。你要这东西來干什么。"狼人瞪了帕拉米迪斯一眼。

    "哇啊。这不是猫尾草喵。好好玩的样子。"艾尔伯特抓过一根香蒲玩起來。把香蒲的假茎晃來晃去。

    帕拉米迪斯摘回來的香蒲都有着三寸长的假茎。蓬松的香蒲假茎看上去如同一根香肠。又或者一条短短的猫尾。

    帕拉米迪斯把这些植物搁置与一旁不管。又拿起不知道哪里找來的三只石碗。

    他在其中一只碗里放满了树脂。就这样靠近在火堆旁。利用火堆的热力融化树脂。如此一來。树脂里的杂质要么沉底。要么浮在表面。很容易就能得到提纯了的树脂。

    他又在另一只石碗中灌满水。把取回來的那些石头一一砸碎。丢进装满水的碗里:"塞费尔。你用小刀把这些石头捣得更碎。然后过滤一下。丢弃石渣。只留溶液。"

    看得他儿子傻眼了:"老爸你到底想干什喵"

    "嘿嘿。你们很快就会知道的。"帕拉米迪斯这边已经忙着把那些香蒲草切开。除了假茎以外的部分都被他取出。丢在火堆里燃烧成灰。

    他事先用一块降落伞布垫着。方便自己回收这些灰烬。他拿起一大包还带着热力的草灰。倒进另一只石碗里。同时也加进清水拌匀。这简直就成了一碗浆糊状的草灰汁了。

    "老虎。你把这些草灰捣得更碎。也过滤一下备用。"帕拉米迪斯又命令艾尔伯特道。

    "你到底在搞什么飞机。"贝迪维尔终于忍不住问了。

    豹人战士一笑。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指着带回來的那堆石头:"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我就是因为不知道才问你啊。"

    "这是土硝。制备硝石用的原料之一。"帕拉米迪斯见他儿子已经弄好了一碗土硝溶液。就把那只石碗拿过來。再把它和艾尔伯特碗中的东西伴匀:"土硝加上草木灰。过滤后的溶液在火里加热。等水蒸发掉大半以后。析出的就是硝石"

    聪明的贝迪维尔马上猜到了豹人战士的意图:"我的天。你想做火药。"

    "嗯。不是。还不是。"帕拉米迪斯失望地摇了摇头:"我还沒有找到硫磺。现在制造出來的硝石只能当作助燃剂使用。让火箭的箭头烧得更旺。"

    注:硝石在摄氏三百三十四度就会分解并放出氧气。起助燃作用。

    "原來如此。"狼人看着那碗已经融解了的树脂:"把硝石混进树脂里。再让猫尾草浸泡满这种树脂。制成箭头吗。"

    "正是如此。"帕拉米迪斯说:"我们快动手做吧。以现在这些装备。面对魔兽时我们根本毫无胜算。至少需要备有三十发燃烧箭。明天我们进入苏丹的大沼地。如果能找到硫磺就好了。"

    "我。我不懂。这和硫磺有。有什么关系。"一直保持沉默的伊莱恩低声问。

    "怎喵连这个都不懂呢。一份硫磺。两份硝石。再加三份木炭。混合起來就是黑火药。"艾尔伯特装出一副老师的模样:"有了那个。可以把魔兽炸得屁滚尿流了。"

    这就难说了。贝迪维尔心里犯嘀咕。这种粗制的火药所含杂质太多。效果让人不敢恭维。即使能够成功引爆。杀伤力也不可能太大。

    光凭这个想击败魔兽太不现实了。它顶多只能制造出爆炸和强烈声响。把魔兽们吓跑。

    当然。这也许正是帕拉米迪斯的想法。他压根就沒打算和魔兽们正面开战。能开溜的战斗就尽管开溜好了。

    同一时间。亚瑟王的寝宫。

    "那边。"煞星如同一个小皇帝般卧在亚瑟王的皇冠上。伸出小爪子指东指西。而伟大的骑士王则随叫随到。龙指着哪个方向。他就往哪个方向走。

    如此光景。世上难得一见。但现在却被亚瑟王家里的仆人们全看光了。仆人们除了竭力忍住想要发出的窃笑以外。只能视而不见。继续做着他们手上的活儿。

    "那个"骑士王在城堡里來來回回地转几十圈以后。终于还是忍不住发火了:"你到底是不是真心在找啊。我们都转了几个小时。天都快要黑下來了。还沒有找到吗。"

    "差不多了。"煞星低声说:"你不懂。凡人。龙族的光子嗅觉能够感应到周围的气息。那是极灵敏的感觉。但它的精准度不够。判断方向本來就是这么困难的。只能感应到个大概。"

    "对。随便你怎样扯"亚瑟闷哼道。

    "但我们确实在一点点靠近目标。"煞星又补充道:"我能够感觉到。那个陌生的气息越來越强烈了。"

    "噢。真的。那闻起來是怎样的味道。"亚瑟怀疑地问。

    "那并不是味道。光子嗅觉到的东西是一种气息。和普通嗅觉嗅到的气味是不同的。其中的差别我也说不清楚。唉。从这里的楼梯下楼去。"

    "你能嗅到。却说不清楚。哼"亚瑟沿着台阶下楼。心里更加不高兴了。

    "那好。我就尽量描述一下。比如你的气息。就是一种类似于味的讨厌感觉。"煞星哼哼着:"龙族都是同族相斥。互相能闻到这个的气息。而你小子体内也有着龙的血脉。所以在我的感觉之中。你也是的。

    不过。那不是嗅觉上的。而是在感应到你的气息的瞬间产生的一种心理上的厌恶。前面左转。"

    "是吗。那么格林薇儿呢。"骑士王走在明亮的走廊上。随口问。

    "嗯。极为微弱的黑暗精灵血统。甜腻的香味。"

    这家伙说得倒是挺准的。虽然他应该早就知道格林薇儿的出身。

    "顺带一提。我们现在追逐着的陌生气息其实有三个。其中两个应该是兽人。充满着一种荒野的臭味和肉的香味似乎很好吃。"煞星认真地分析道。"这两个家伙就是让我们一直在这里绕圈子的罪魁祸首。他们似乎在城堡里漫无目的地绕过几圈。"

    "很好..."骑士王能够猜想得到。那两个就是哈斯基和哈尔。这两个家伙在城里玩寻宝游戏。他们的行动规律和煞星所描述的大致相符。

    "还有一个气息就比较奇怪了。似乎是龙类。或者有龙族血统的家伙。很强大很古老。埋藏得很深。它的力量似乎是从某个固定的地点慢慢地渗出來的。"

    "哦。"这句话引起了亚瑟王的好奇。

    "刚才转了好多圈。我终于依照这个气息的发散范围。找到了它的源头。"煞星从皇冠上爬起來坐好:"就是那个房间。"

    他指着走廊右边一扇古老的大门。几乎不再使用的老房间里似乎真的隐约传出某种力量的气息。靠得如此近时。就连亚瑟也能感觉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