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796章 远征之于异境 〔二〕
    第796章远征之于异境

    同一时间,亚瑟王的寝宫中。

    "呜"学习了一整个上午,哈斯基觉得自己的脑袋都快要石化掉了。他趴在桌子上,难受地呜咽着,期盼数学课快点结束。

    "这么快就不行了"格林薇儿把一颗葡萄塞到犬人少年嘴边,小哈tian了一下,用舌头灵巧地把葡萄卷走。那搞笑的样子逗得王后十分欢喜。

    "呼呼呼,"格林薇儿甜甜地笑着:"你看小哈尔多认真。他还比你小一岁呢。"豹人少年正在为面前一道复杂难解的微积分题而发愁,根本听不见王后的称赞。

    "可是.呜咽."哈斯基急着说话,嚼了几下葡萄就吞下去:"那小子本来就是书呆子汪。我却是运动形汪。""哦,真的"王后比较了一下两名少年的身高差,发出一阵嗤笑:"运动形的小矮子吗""呜!"哈斯基嘟起嘴赌着气,被格林薇儿的话刺激得哑口无言。身高不够是他一直以来的死穴。以前没有比较对象还好,现在与比他还年少的哈尔一比较,哈斯基心里这根刺便刺得更深了。

    "呼呼呼,"王后放下书本,又呷了一口红茶:"也好,我们吃午饭去吧。下午就不上课了,改为游戏时间吧。为了帮助小哈尔做复健训练,你也要好好陪着他哦。""耶,太好了汪!"哈斯基大喊道。

    "嗯"听见身旁的酗伴在大喊,黑豹少年也停了下来,放下笔跟着说:"太,太好了喵!"小猫小狗同时嚷起来的可爱场面让王后的心几乎都融化了。这两只小家伙凑在一起时杀伤力竟然如此之巨大。

    "噢天"格林薇儿王后只感觉到一阵阵的眩晕,"好吧,去吃午饭吧。下午我们玩寻宝游戏。""寻宝"哈斯基第一个想到的是那些装在箱子里闪闪发亮的金币。

    勇者从地下城迷宫里找到宝箱这类的情节,是他玩游戏时经常能见到的场面。如果在现实中也玩同样的寻宝游戏,那该多有趣!

    "没错,寻宝。"格林薇儿微笑着说。她早已想好了一套办法,足够这两个孩子消磨掉一整个下午的时光。

    同一时间,埃及,开罗南郊十公里外。

    贝迪维尔一行人沿着尼罗河逆流而上,不断往南急行。

    他们装备轻巧,身为兽人又有着强健的体魄,再加上尼罗河下游流域平坦开阔便于行进,一个小时内跑了五公里,暂时还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如同预计一样,以这个速度根本不可能在三天内赶到吉力马扎罗火山。

    一行人不仅是急行,还边跑边四下张望,试图在环境中找到任何可以利用的工具。

    但是,在他们找到代步工具之前,还有另一个更大的问题需要解决。

    "咕"白熊人的肚子在大声吼叫抗议。

    "咕咕咕咕咕。"仿佛会传染似的,害得众人的肚子都在大声吼叫抗议。

    贝迪维尔边跑边从长袍的口袋里翻找出那几条压缩干粮。他撕开了其中一条的包装,对着那硬如石头的干粮磕了一口。

    "呃!"狼人不禁发出一阵厌恶之声。那东西虽然说不上难吃,但它绝对是"味同嚼蜡",这个世界上再也找不到比它更索然无味的食物来了。

    而且这干粮是经过高压缩处理的植物纤维,在胃里膨胀之后虽然能填饱肚子,提贯富的蛋白质和维生素,却几乎没有热量,是减肥人士的首选。

    在长途跋涉这种极度消耗热量的行动中,这种高纤维干粮根本派不上用场。

    贝迪维尔的身体需要的肉,大量的肉,带着肥美脂肪,汁液鲜美的肉。

    啪扎啪扎啪扎!无数的鱼儿从河里同时跃出,尼罗河中栖息着数万种的鱼类,大部分都可以吃。这条流淌在荒漠之中美丽的大河,其实是满载着无数生物资源的宝库。

    "我们停下来,到河里抓鱼吃吧。"贝迪维尔最终还是鼓起勇气说了出来。

    "胡说什喵,我们还有路要赶呢!"艾尔伯特跑了一天,正因为饥饿与疲劳而变得脾气暴躁。

    但是大家理智地想想,就知道他们面前的路是赶不完的。停下来休息,仔细思考接下来的赶路方法,才是正确的做法。

    于是,帕拉米迪斯三父子首先放慢了速度,没跑几步就跟着贝迪维尔一起停下了。伊莱恩也跟着停了下来,凑到狼人身旁。

    艾尔伯特还在跑,但他见所有人都停下了,只得憋屈地跑了回来和众人汇合,嘴里还不停地咒骂着。

    "现在该怎喵办"他怒道,"你要去捕鱼喵"贝迪维尔已经脱下长袍只剩个裤衩,在一旁的树林里找来数根树枝:"我们来做个长矛,马上就能叉鱼吃了。""呵呵,你丫不是旱鸭子喵"贝迪维尔白了老虎一眼:"对,所以我在浅水的地方叉鱼,深水区就拜托你们了。"他用求生小刀快速地把树支削尖,很快就造出了五支长矛,分配下去人手一支。

    "我,我呢"伊莱恩没有领到长矛,一阵纳闷。

    "你负责生火吧。"狼人说,把手里的材料和木屑全部丢给白熊人,自己跑则到河边去,开始叉鱼了。

    当狼人看见赛费尔和赛格莱德也战战兢兢地走到河边叉鱼,不禁笑了起来:"你们到现在还是旱鸭子""呃哈哈哈"两名蓝豹青年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七年了,竟然还没有学会游泳真是服了你们!"帕拉米迪斯也跃入了河中。

    他本来想顺道试试自己是否能在水面上步行的。但是封魔手镯的效果果然限制了豹人的速度,帕拉米迪斯难看地一个反筋斗栽进水里,惹得众人一阵哄笑。

    艾尔伯特见在场没有外人,也就脱掉斗篷,奔放地跃入河水,一边潜水一边拿着鱼叉到处乱刺。

    深水区的鱼儿果然多,而且习惯自由自在地游动,根本没想过有人来捕杀它们。于是,艾尔伯特的长枪轻易地刺穿了这些不设防的笨鱼,很快就叉到了一大串。

    老虎带着大丰收的喜悦往岸上游,一点都没有察觉尾随而来的危险。

    "啊哈哈哈哈,你们叉了半天才收获到那几条小鱼苗儿喵指望你们真要饿死。"艾尔伯特嘲笑着浅水区捕鱼的狼人和豹人青年们,举起他那一串大鱼炫耀着:"我这里有不少鱼呢,要不要分一点给你们"贝迪维尔嗷嗷地叫了几声,几乎有用长枪叉死那只老虎的冲动。

    "别玩了,都来烤鱼吃吧。"帕拉米迪斯也很快就叉了一大串鱼回岸:"吃饱了还得赶路呢。"他们往伊莱恩的方向走去,心想白熊应该顺利生好火等他们了吧。没想到伊莱恩竟然哭丧着脸,用匕首对着柴堆不断敲敲敲,累死累活就是敲不出半颗火星来。

    "怎喵还在弄原来最没用的人是你。"艾尔伯特用尖刻的语气说着。

    "对,对不起!"白熊都快要哭了。

    贝迪维尔瞪了老虎一眼,然后坐在白熊身旁安慰道:"别着急,慢慢来。这匕首说是附有生火的功能,可是该怎么用呢"狼人拿起自己的匕首仔细研究了一番。这是精钢制成的上好刀具,又锋利又坚韧,但它确实只是一把匕首,应该不具有火石的功效。

    白熊把这当作火石不断地在石头上敲,敲了这么久却连半颗火星都没有,就证明它不是这样使用的。

    "难道有某种魔术吗"帕拉米迪斯刚想说出口,但马上就把话收了回来:"不,不对。我们带着封魔手镯,似乎无法使用任何附魔啊"狼人想的也是一样。既然如此,这把小小的匕首上就一定带着某种特殊的机关,而且是与魔术毫无关系的构造

    狼人试着摇了摇匕首。其中好像有些什么。他皱着眉头,希望找到匕首之中隐藏的开关。

    然后他找到了。在匕首柄的末端有一丝小缝,那是一个可以按下去的开关。

    狼人疑惑地按下去,扑嗤!!一道激烈的火焰沿着匕首的刃端喷射而出。

    众人这才看懂了。原来这个匕首也是一个打火机。

    "啊噢。"白熊人停下手来,郁闷地看着贝迪维尔的匕首中稳定喷射出来的火焰。这头笨熊费上九牛二虎之力都没有敲出一颗火星,没想到这匕首其实只需要轻轻按下一个按钮就能源源不断地喷射出火焰。

    伊莱恩几乎气得吐血了。

    "现在"狼人把匕首凑到柴堆上一点,一团篝火瞬间升起:"伊莱恩,能拜托你弄些小石头来围住这个篝火,做一个稳定的火堆吗""好,好的。"白熊红着脸跑掉了,似乎受了巨大的打击。

    "那家伙长这么大的人了还生活不能自理,真让人担心啊。"艾尔伯特冷笑着说。

    狼人松开手指,让匕首停止喷出火焰来:"你有资格说他吗我似乎记得有人在我家蹭饭蹭了一个多月,连衣服都要我帮你洗""咳咳!"艾尔伯特慌忙把捕到的鱼开膛破肚,插在小树枝上,靠近营火烤了起来:"哪有这种事!我什喵都不知道啦!""而且你现在还光着屁股。"帕拉米迪斯冷笑着挖苦道。

    "这是不可抗力,嗯哼!"老虎不知廉耻地摇着尾巴,搬来一块石头坐下,背对着河烤鱼。

    当他这样做的同时,河里的某个大黑影也在渐渐靠近了他。

    "话说回来,"赛费尔一边把烤得香喷喷,白穴花的鱼肉从烤鱼上咬下来,一边注视着远处的世界之壁:"非洲的东边以前不是和幽暗地域一样,被世界之壁的阴影影响喵才过了七年时间而已,这里怎么会如此丰饶喵""你不知道吗"帕拉米迪斯对他无知的儿子一阵轻笑,又咬了一口烤鱼:"东非一直如此,和世界之壁有没有变透明无关。这里靠近赤道,日照时间本来就很长,即使被世界之壁的阴影所笼罩,只有半天照射到日光的机会,对于这片大地而言也十分足够了。而且赤道上空的大气有某种红移现象,他们早上六时到中午十二时,并不是完全的黑暗,而是在被一种红光照得微亮。""是,是这样喵"这事就连艾尔伯特也是第一次听说。

    "所以三十多年前兽人们才会想要移民到非洲啊。"帕拉米迪斯低声说,其中带着某种淡淡的忧伤,"如果没有埃及政.府的阻挠,我们本来可以过上更好的日子。"帕拉米迪斯说的是十七年前的埃及的大屠杀。贝迪维尔瞥了艾尔伯特一眼艾尔伯特面有愧色。

    十七年前埃及的大屠杀其实并不是埃及政.府对移民的兽人们进行虐杀,它的真相是,罗曼尼族与凶牙族串通一起,把"移民"的兽人们当作奴隶卖给了埃及政府。

    当然来着见事的真相只有极少数人知道而帕拉米迪斯属于不知情的那方。

    见大家都不说话,豹人战士干咳一声,连忙岔开话题缓和这种尴尬气氛:"话说回来,贝迪维尔,你在研究什么""噢,这个"狼人还在不断把玩着手中的那柄匕首:"我在想,这匕首作为一个打火机使用的时候,火力似乎强得有点夸张了。我想拆开它,看看里面是否有更多的玄机。"可是,贝迪维尔手中的这只匕首做工超级精细,它的柄上没有缝也没有坑,更不用提螺丝口了。想拆开这东西,估计要花一番功夫。

    狼人这样说的时候,也引起了帕拉米迪斯的注意。豹人战士精明得很,早已看出匕首的古怪来,只是等着和他一样的人说出同样的话而已。

    "你知道吗"帕拉米迪斯把手伸向贝迪维尔,示意狼人把匕首交给他,"我们一开始认为这段路程是需要一路利用沿途的物资,在时限前到达目的地的。但是,或许,我们的理解有那么一点错误。""哦"众人抬起头来,用期待的目光看着帕拉米迪斯,等着大猫发表他的高见。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