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788章 备战之于试炼 〔八〕
    第788章 备战之于试炼

    伊莱恩半跪在地上。不顾冰雹的砸击。瞬即变成了龙人。他四肢压在地上摆好姿势。马上又发动了狂兽化。从龙人变成了巨龙。

    白色的巨龙扬起翅膀升空。同时对众人大吼:"快上來。"

    "不。不能用飞的。"贝迪维尔惊呼。"快变回來。"

    轰隆。。

    已经迟了。一道霹雳自空中猛劈下來。变成巨龙的伊莱恩首当其冲。被劈个正着。

    "嗷。"白龙发出一声惨叫。整个翻转过來。四脚朝天地挣扎了几下。打回原型。

    白熊人全身冒着烟。咳嗽连连地爬起。一边说话。嘴里还一边吐出白烟与白沫:"嗷嗷嗷嗷嗷嗷。痛。痛死了。"

    "你这样也死不了。真是强韧的家伙。"老虎却从另一个方向被吓呆了。

    贝迪维尔白了艾尔伯特一眼。扶起伊莱恩:"你还好吗。"

    "好。好痛。好痛好痛好痛。"白熊人撒娇似地呢喃着。他身上的衣服出现了不少裂痕。毛皮上则斑驳满布着焦黑色的伤痕。煞是可怕。在那一瞬间。这家伙几乎整个裂开了。同时也被电流产生的高热烤熟了。但他竟然在如此极端的条件下活了下來。身体的强韧简直逆天了

    狼人把圣树盾挪开一点。冒雨往天空望去:"很明显。他们不想让我们直接飞上去。想走捷径的话。就会受惩罚吧。"

    "那该怎喵办。"艾尔伯特烦躁地跺着脚:"不用飞的。难道用跳的喵。"

    贝迪维尔愣了一愣。这句启发了狼人。

    虽然是个十分疯狂的办法。但他曾经见某人做过类似的事情。

    应该说。那只是大不烈颠骑士团里流传的一个非常基础的战技而已。随便找个白银骑士或以上头衔的人都能做到。能做得多好又是另一回事了。

    贝迪维尔注视着天空中的冰雹雨。看了足足五分钟。他沒有猜错。这些冰雹不仅大小完全一样。落下的速度。节奏。间隔。相互之间的距离。完全一样。这是人造的冰雹雨。因此很多现象都不是随机的。

    "艾尔。伊莱恩。好好看着我的动作。"狼人抽出光剑。另一手依旧保持着他的圣树盾以防万一:"我只示范一次。别看漏了。"

    "嗯。"

    艾尔伯特发出的疑惑声还沒有落下。贝迪维尔已经纵身跃了出去。他飞奔上旁边建筑物的屋顶。以那里为跳板。朝着满天落下的冰雹飞跃。

    啪。他踩在一颗冰雹上。以这颗冰雹为踏脚板。往上飞跳。

    啪。他跃至另一颗冰雹上。再一个借力跳。让自己飞得更高。

    划。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他砍开面前挡路的冰雹。一脚踩上裂成两半的冰雹上。让自己继续往上飞。

    啪啪啪啪啪。狼人呈螺旋状踩着冰雹攀至半空。瞬间就爬升了三十多码的高度。

    "我的天。"老虎和白熊看的傻了眼。

    战技马踏飞燕。曾经在大不烈颠骑士团里十分流行的一种战技。简单地说。就是以惊人的反应速度踩踏着空中的一切可踩踏物。以求长时间滞空的技能。

    大不烈颠的骑士们曾经在那些炮火连天的战场上。以此技到处飞驰。在对手的阵营里制造出不少"大不烈颠骑士会飞"的谣言。

    但实际上。他们并不会飞。他们只是让子弹飞。同时踩着这猩翔的子弹快速移动。

    一个简单的战技就能让本來是平面的战场变成立体。让骑士们的活动范围大增。本來是十分强悍的能力。但是。一如所见。这也是一个极度难以控制。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危险性极大。十分难掌握的战技。

    普通的骑士來回跳上三四次就已经是极限了。能把这个战技运用熟练。真正翱翔于枪林弹雨的天空中的骑士。才首次成为了"踩着子弹飞"的怪物;

    但世界上绝大部分人不配拥有那份强悍。往往落得个摔死的下场。

    狼人攀升了大约一百码。见示范得差不多了。便一个后空翻折返回來。利用两三颗冰雹作踏脚石。最终落在艾尔伯特身旁。

    "你.你还是人喵。"艾尔伯特用诡异的目光看着狼人:"看你都做了些什喵。那是人能做出來的动作喵。你疯了喵。。"

    "仔细看。蠢猫。"狼人指着空中不断落下的冰雹说:"冰雹都是有规律的。掌握了规律就很好踩。一点难度都沒有。"

    虽然看上去很难。实际上。掌握好节奏的话。这根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这比大不列颠骑士团的黄金骑士升格试还要简单。第一时间更新

    "但是。你。你仍然."白熊人的脸上流露出无比的担忧。

    "别担心。这些冰雹能够承起你的重量。伊莱恩。"狼人又保证道。"它们被附过魔。其中饱含光子。你沒看见它们下落的速度慢得有点不自然吗。只是一瞬间的话。绝对能踩在上面不掉下來。"

    白熊人疑惑地咬着手指。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为好。那些冰雹只有拳头大小。而白熊人的身躯却是这样的庞大。他总觉得自己一瞬间就会踩碎它们。然后和碎裂的冰雹一起掉落在地。摔得很惨。

    不管怎么说。像狼人那样踩着冰雹往天空中攀升。难度实在太高了。

    "如。如果必须这样才能参。参加圆桌骑士的考试.我想。还是"

    "你要放弃的话。请随便。但我马上就要出发了。不会在这里一直等你。第一时间更新"狼人把镶嵌在左臂中的通灵石取出。还给欧琳:"这个还给你了。通灵石果然很有用。请替我向你们的穆塔尼先知转达感谢。"

    "哦."欧琳收走秘宝。同时用一种恋恋不舍的神色看着狼人:"那么.考试请加油了。"

    "好的。谢谢。"狼人做了几下热身运动:"我走了。"

    贝迪维尔再一次飞奔出去。借助旁边的建筑物跃至半空。看准时机踩在冰雹上。进行了数次跳跃。越爬越高。

    看着狼人越走越远。艾尔伯特无法坐视不理了。他对欧琳和伊莱恩说:"我也走了。请祝我好运吧。"

    "对。祝你好运。"欧琳又说。目送着老虎飞跃而出。艾尔伯特用稍比狼人笨拙一点的跳跃方法。绕了一个大圈。拖出一个更大的螺旋形轨迹。往上攀爬。他计算过冰雹落下的时机和密度。才找出这条较为安全的路线。

    "我."伊莱恩看着早以爬得老高的狼人和虎人。第一时间更新突然觉得自己原來是如此的无力。

    "你要是不打算参加的话。就回家去吧。"欧琳用冰冷的语气挖苦道。她从最初就很讨厌这名白熊人。从來沒有把他放在眼里过:"反正你这样笨手笨脚的家伙。根本不可能踩着冰雹爬到天上去的。

    圆桌骑士的试炼。就是一群怪物们互相争霸的世界。像你这种平凡人。不想丢掉小命的话。还是别掺和进去比较好。"

    白熊人一阵沉默。他放下了自己的巨剑。任凭着身体被冷雨击打。被冰雹砸伤。

    ".你到底走不走。"欧琳催促道。见狼人与虎人已经走远。她送人也就送到这里。准备打道回府了。

    "我."伊莱恩捏紧了拳头。

    "不是."他深吸一口气。抹去额角上被砸伤而流下的血液。

    "我不是懦夫。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白熊人再次变成了龙人。然后飞身跃出。

    他的身体变轻巧了。动作也敏捷了许多。他试图踩在一块冰雹上。可是啪。沒有踩稳。白龙人笨拙地摔向地面。跌了个难看的背朝天。冰雹雨仍在持续着。无数的冰雹打在伊莱恩身上。砸得他又冷又痛。

    欧琳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不发表任何意见。甚至沒有说半句鼓励的话。

    "我"白龙人再次爬起來。看着天空中那似乎遥不可及的目的地。

    "我要成为圆桌骑士。"他再次跳出。踩在冰雹上。试图利用冰雹作踏脚石往天上跳。

    但他只跳出了一次。沒有把握好一次跳跃的时机。身旁也沒有冰雹可踩。只好往地面上摔。

    啪。白龙人从三十多码的空中摔下。而且是一只手先落地。手理所当然地摔断了。

    "呜."伊莱恩爬起來的同时。他受伤的手也几乎再生完毕了。几乎不影响行动。

    但是。一旁看着这一切的欧琳知道。摔断一只手仍然是非常疼的一件事。

    "你这个白痴。"欧琳提醒道:"快掉下來的话。就展开你的翅膀缓冲吧。这样至少不会受伤。你不是在飞。不会受到惩罚的大概。"

    白龙沒有听取德鲁伊协调者的意见。相反。他做了一件非常疯狂的事:他用尽全力。不顾背上的剧痛。把自己的两条翅膀扯了下來。

    "呜呜呜."伊莱恩痛得闷哼几声。但他把自己的翅膀也丢弃了。变得身轻如燕。敏捷度大幅上升。

    论身手的话。白龙人知道自己一辈子都比不上狼人和虎人。他的笨拙是深藏在骨子里的钝性。天生如此。永远无法改变。然而。像他这样笨拙的家伙。要是破釜沉舟。拼尽自己拥有的一切。或许还能挽回一点劣势。

    为了某个目的。他一定要成为圆桌骑士。即是等待他的。是极大的痛苦。是面前无数对手的嘲弄。他也要成为圆桌骑士。

    即使拼了命。也要成为圆桌骑士。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白龙人发了狂似地吼叫起來。疯狂地跃出。

    这一次。他顺利地踩在冰雹上。再顺利地接上了下一个跳跃。跳得更高更远。

    碰。。当他失败的时候。摔得也更惨。

    从高空中跌落在地面的伊莱恩。全身的骨头几乎粉碎了。

    但他的天赋让他不死。他超强的恢复能力。把粉碎性骨折快速治愈。让白龙人马上像沒事儿一样爬了起來。

    "哈。哈。哈"说沒事儿是假的。虽然沒有明显的伤口。他却浑身是血。即使这种暴雨也无法马上把他身上的血色冲刷干净。

    他大口大口地吐着鲜血。因为内脏的再生比肌肉骨头的再生要慢。慢得多。内伤可以杀了他。

    "够。够了。"欧琳已经看不下去了。"别再试了。要是从更高的地方摔下來的话。你会死的。"

    伊莱恩根本沒有听见欧琳的话。他其实已经摔聋了。整个世界早已被他记忆中大雨的滂沱之声所掩盖。

    正当伊莱恩低落地看着天空。几乎要晕倒的时候。他的脑海里闪过一个人的容貌。

    "呃啊啊啊啊啊。"白龙人再次抖擞精神。大吼起來。

    他脱掉上衣和长裤。让身上的龙鳞甲在快速地脱落。这是他有意识地把龙鳞卸掉。目的只有一个:为了让自己更加敏捷。

    沒有鳞甲保护的白龙人。防御力几乎跌为零。无数的冰雹砸在他身上。把他吧雪白的皮肤砸得青一块肿一块的。但白龙人的恢复能力还在。这种伤马上就能恢复。他并不在意。

    在一旁冷眼看着的欧琳却心里却清楚得很。伊莱恩如同全身挨了无数重拳。一定很痛。

    这一次。如果再从高空中摔下來。估计会摔得粉身碎骨。变成一团彻底的肉泥。任你白龙人再生能力怎么好。估计也会惨死吧。

    这次。伊莱恩是真的豁出去了。

    完全脱掉龙鳞。准备好了的伊莱恩。避开迎面砸來的一发冰雹。然后奋身跃出。

    他轻巧地落在另一发冰雹之上。猛踩之。利用反作用力跳得更高。

    然后。他又落在另一颗冰雹上。利用这个临时的落脚点。继续往上跳。

    再一次。他成功地落在冰雹上。并再一次往更高处跳。

    眼看白龙人攀升了三十多码。并越跳越熟练。欧琳知道伊莱恩已经沒有问題了。

    白龙人在以惊人的速度成长。竟然在几分钟内。由原來那个笨手笨脚的白熊人。变成现在这只能够飞天遁地的大蜥蜴。

    他飞跃。踩踏。再飞跃。踩踏。整套动作进行得如同行云流水。畅通无阻。他的动作已经能与狼人他们相媲美了。

    "加油。"欧琳情不自禁地低声叹道。

    她看着白熊人落了一地的装备。就放出她的营林之种。树种用它的纸条把一切卷走。收纳进某个亚空间之中。

    "这是我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了。之后的一切。就靠你自己了。"女人场叹一声。身影湮沒在暴雨之中。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