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783章 备战之于试炼 〔三〕
    第783章 备战之于试炼

    见贝迪维尔上钓了。艾尔伯特更加得意起來:"赌本一千金币。如果你能把我手上这一千金币都赢走的话。我也不是不可以告诉你这个秘密哦。"

    好奇心刺激着贝迪维尔的脑垂体。让它分泌出多巴胺。一种提神的激素。于是。本來累得半死的狼人突然精神起來了:"你真的要打作赌死。"

    "当然。"老虎冷傲地笑了:"本大爷今天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运气一定好得不得了。你输定了。"

    被如此挑衅。贝迪维尔又怎么可能置之不理。而且他确实对老虎的能力有兴趣。兽人居然能用魔术。而且还是那么高深的传送魔术。这真是一个不解之迷。要是能在睡觉前把这个迷团解开。贝迪维尔一定会睡得更香吧。

    "我。我也想"伊莱恩凑热闹般从被窝里爬起。

    "你闭嘴。睡你的觉去。"狼人怒道:"这是两个男人之间的决斗。小屁孩别插手。"

    "呃。"被一句话刺痛了的白熊人又缩回被窝里。只露出半个头。在好奇地朝这边看。

    老虎已经清理了一下床头柜上的杂物。把柜子拖放至两张床之间。

    就这样。狼人与虎人以床为椅。以床头柜为桌子。用一副扑克进行"决斗"。

    同一时间。莲音的公寓。

    "就送到这里了。"亚瑟王敏捷地跳上他的龙骑:"今晚发生的事让小哈受惊了。抱歉。给他弄碗姜茶压压惊。好好休息吧。"

    "谢谢你。陛下。"莲音抱着她儿子。"那么。晚安。陛下。"

    "叔叔晚安汪。"哈斯基挥着小爪子道别。

    "嗯呼呼。"骑士王淡然一笑。发动了龙骑的引擎。飞走了。

    莲音抱着儿子回到家。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今天研究所的事情也很多。累得她够呛的。

    "咕"犬人少年的腹部传來一阵打鼓声。

    "你不是在薇薇安阿姨那里吃过饭了吗。"莲音惊讶地问。

    "不。哈尔无缘无故倒下了。饭局中途就泡汤了汪。我只吃了两块烤饼而已汪。"小哈斯基委屈地说:"好好吃。早知这样就多带走两块烤饼汪。"

    "好了啦。我给你弄点吃的。"莲音无奈地说。把孩子在餐桌前放下:"老实点。我马上就回來。"

    犬人少年摇着尾巴:"好的汪。妈咪快点弄汪。"

    看着儿子那张天真无邪的小脸蛋。莲音一天积累下來的疲劳仿佛完全消除了。

    她迅速地加热牛奶烤了几片面包。放到儿子面前:"先随便吃点吧。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明天还得早起。就别吃太饱。喝太多了。"

    "嗯..."犬人少年喝着牛奶。在别人面前他或许很顽皮。但在他妈妈面前。这小家伙一向温顺乖巧。因为他知道妈妈为了生活。已经有够操劳了。

    "妈咪..."他嚼了一口面包。低声问:"爸比到底在哪里汪。好想见爸比汪。"

    莲音被儿子这句无心的话刺痛了。全身打了一下剧烈的颤抖。

    她好久才缓过气來。倒抽着凉气低语道:"你爸爸在...很远的地方。暂时不会回來。"

    "又这样说汪..."犬人少年突然就低声哭了起來:"就连哈尔的爸比也回來了。为什么小哈的爸比就不能回來汪。呜呜呜呜呜呜...不公平汪。"

    今天发生的事情。对于哈斯基而言确实是个巨大的打击。天下间最大的不幸。莫过于看着别人幸福快乐。第一时间更新自己却一无所有。

    对于八岁的犬人少年哈斯基而言。沒有父亲在旁看着他长大。将会成为他永远的痛。

    莲音也知道自己儿子的心思。小哈最近一直嚷着想见他父亲这事。在不断给女人施压。

    即使如此。莲音还是无法把实情告诉哈斯基。

    对于这名只有八岁的孩子而言。真相实在太残酷了。

    问題是。这种生活不能一直这样延续下去。这孩子不能一直沒有父亲。

    莲音心里不禁暗叹。

    或许。是时候为小哈斯基再找一个新爸爸了。

    同一时间。赛内泽尔老头的旅馆。狼人与虎人的对决还在持续着。

    "嘿嘿嘿。"艾尔伯特邪恶地笑着。似乎胸有成竹。

    由于是两个人的扑克牌对决。贝迪维尔与艾尔伯特玩的是抽鬼牌。

    抽鬼牌的规则简单到了极致。第一时间更新是最容易上手的一种扑克牌游戏。

    在五十三张扑克牌里只有一张鬼牌jocker。而其他的牌都是成对出现的。只要组合成一对就能丢弃。

    当两个人玩牌时。先把牌平分分为两份。每人各选一份。把能组成对的牌都先丢弃。剩下的手牌则由二人轮流互抽。直至其中一名对手把手中所有手牌凑成一对丢弃掉。而另一位只剩一张鬼牌在手。有在手的玩家就算输了。

    沒错。这确实是极其简单的纸牌游戏。到头來只是运气与心理学的对战而已。手里有鬼牌的人也不一定会输。只要在手排弃光之前。让骗对手抽走鬼牌就可以了。

    但是。真的是如此简单吗。

    贝迪维尔在连续输了第十二盘。损失了七百多金币的时候。开始觉得这游戏有古怪了。

    "贝迪。再输下去你就要破产咯。"老虎一直在赢。赢得多。自然也越來越嚣张。

    "我们走着瞧。"贝迪维尔并不在乎失去那一千金币。但对方的赢得十分诡异。让狼人越來越恼火。

    在每个回合。每当轮到贝迪维尔抽牌的时候。他总会从艾尔伯特的手牌里抽出那张该死的鬼牌。

    而老虎则不以为然地乱抽。根本不在乎自己会抽到什么。因为。即使让他抽到鬼。这张鬼也马上就会回到狼人的手上。

    在概率上來说。这根本是不可能的。

    每次开局。二人手上大概有六至七张牌。也就是说。至少要轮流互抽六次。一两次就算了。但狼人却在一局中。连续从艾尔手中抽到七次鬼牌。还在十二局之中。每局都是如此。这个概率几乎无限地小啊 的次方。

    唯一的可能。就是艾尔伯特在出千。

    虽然不知道艾尔伯特的手法是什么。但他绝对出千了。这死老千。狼人平生最痛恨的就是作弊行为。而且他更加痛恨老虎那副出了千还得意洋洋的丑恶嘴脸。

    也因此。贝迪维尔绝对要给艾尔伯特一个教训。

    但是。该怎样破解这家伙的千术。如果连千术的原理都沒有弄懂。估计是无法破解吧。

    只能耐着性子。继续观察下去了。

    老虎把一副七张的手牌举起。放在狼人的眼前。示意贝迪维尔去抽。

    狼人伸出手。慢慢地在七张牌之间移动。

    不论狼人的手移动到哪一张牌上。老虎都沒有任何表情。做出一张完全的扑克脸。

    这死小子。隐藏得挺深的。既然如此。就随便抽一张好了。

    贝迪维尔扯住一张牌的边沿。准备抽走。

    老虎的眼睛眨了一下。

    狼人在抽出那张牌的瞬间。突然又转换了目标。把旁边的一张牌抽走。按道理。如果对方使用千术。应该在此时出手才对。贝迪维尔于是瞪大了眼睛。仔细看着眼前的一切。希望能找到任何漏洞。

    人类的眼睛一秒能看清八十五帧的画面再多的话不是眼睛看不到。而是脑袋无法处理。

    而兽人们更强大。聚精会神的话。一秒可以看到至少一百二十帧。这样高的帧率。理论上不可能漏看任何细节才对。

    啪扎。卡牌抽出來了。被狼人拈在两只手指之间。但是全过程中他也看不出任何破绽。即使艾尔伯特的手再快。也不可能在狼人如此注视之下换牌。

    然而。当贝迪维尔转过牌面一看。才发现自己抽到的竟然还是那张鬼牌。

    艾尔伯特这混蛋。到底是如何出的千。。

    难道是催眠术。是老虎在用催眠术。暗中指示贝迪维尔去抽特定的某张牌吗。

    除了兔人以外。兽人们不能用魔术。也不能用催眠术。老虎应该沒有使用催眠术的能力和条件。

    可是艾尔伯特这家伙今天也使出了传送术。一种高等级的魔术。既然如此。他用催眠术也是可能的了。

    不。先不要妄下定论。

    在狼人纳闷之际。这一局也完结了。最后的那张鬼牌依旧留在贝迪维尔的手上。是狼人输了。

    贝迪维尔沒有咒骂。也沒有露出任何不满的神色。从剩下的两百二十金币里拿出五十金丢给老虎。

    "你剩下一百七十金币了。嘿嘿嘿。要认输喵。"艾尔摇着尾巴。一副得意忘形的样子:"我也差不多赚够了。就这样放过你也可以哦。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再一盘。"狼人用平淡的语气说。"我还有一整个宝藏在手。即使输掉这一千金币也沒关系。就当作是接济朋友好了。但我至少得赢你一回才罢休。"

    放长线才能钓大猫。

    "你赢不了的。"老虎忙着洗牌:"下注吧。这次要赌多少钱。"

    "嗯。"狼人掂量着自己剩下的钱。"一百金币。"

    "这喵多。你真的不怕输。"

    "等我输了再说。"贝迪维尔不动声色地道。虽然他还沒有能完全看破老虎的出千手法。但他已经看出个端倪了。这次他用一百金币的巨额给老虎增加心理压力。看看能不能把老虎的作弊手法揭露出來。

    "好吧。"洗好牌以后。老虎开始把牌平分。两个人动手拣牌。把花色凑成一对的牌都弃掉。最后他们手上各剩两到三张牌。

    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这局的对决很短。互相抽两次牌就能分出胜负。而且。鬼牌不在贝迪维尔的手里。

    狼人想了想。他闭上眼睛。伸手去摸艾尔伯特的手牌。

    在三张纸牌之中随便抽一张就好。这次他不用眼睛看。就连他自己也无法得知将要抽到哪张牌。可谓是听天由命的一抽。既然眼睛看不见。艾尔伯特的催眠术应该也不会凑效吧。

    他抓住一张牌。在往上扯的瞬间立即放弃之。又随机在另外两张牌上掠过。抓了另一张牌抽走。

    完全随机。完全不可能被控制的抽牌技巧。理论上应该能够避免抽中鬼牌吧。

    贝迪维尔又猜错了。那张鬼牌正大咧咧地躺在他的手中。画在纸牌上的小丑。似乎在取笑狼人的愚蠢。

    混蛋。

    "嘿嘿嘿。你似乎和鬼牌很有缘喵。整个晚上那张鬼都围着你打转。"艾尔伯落井下石地笑道。

    明明就是你丫在出千。还好意思说。

    可是。这真的是巧合吗。从三张牌中抽出一张鬼牌。概率是三分之一。算是挺大的了。

    换艾尔伯特抽牌。这家伙大大咧咧的把鬼牌又抽了回去。但他看见鬼牌时沒有展现出半点愁容。仿佛很有自信。能马上把这张鬼牌重新塞给贝迪维尔。

    又轮到狼人抽牌了。他依旧用老方法。闭上眼睛随机抽。

    这一次。他沒有选牌。一伸手过去。碰触到第一张牌就把它抽了出來。

    但是。他手中的依旧是那张该死的鬼牌。

    在三张牌里连续抽中两次鬼。只有九分之一的概率。这绝对不是巧合。

    艾尔伯特用的不是催眠术。他一定有某种方法。让狼人总是抽到鬼牌。不管贝迪维尔如何随机乱抽。

    联系到今天艾尔伯特的表现。贝迪维尔开始想明白了。

    老虎用的不是催眠术。而是某种类似于传送术的魔术。他恐怕是在狼人抽出一张牌的瞬间就发动传送术。将贝迪维尔手中的牌掉换成鬼牌。

    大部分传送术都是把物体化成粒子传送出去的它们的发动速度接近光速。这种高速度的换牌手法。贝迪维尔能看得见破绽才怪。

    且不论他是如何做到的。艾尔伯特能用魔术如此精巧。天衣无缝地换掉两张牌。确实已经无敌了。光凭这一点。贝迪维尔似乎应该输得口服心服。就此作罢。

    可是。贝迪维尔无法原谅这只作弊的老虎。要给老虎一个教训。大教训。好让他知道老实做人。不搞小动作的重要性。

    仿佛在回应狼人的想法。贝迪维尔手臂上的圣树之种突然发出了一阵温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