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782章 备战之于试炼 〔二〕
    第782章 备战之于试炼

    同一时间。薇薇安的研究所。医疗室。

    豹人少年渐渐醒來了。他张开眼睛。第一时间看见的就是他父亲帕拉米迪斯那张猫脸。

    "爸"

    "嘘别说话。來吃点稀粥。"帕拉米迪斯拿着汤匙递到小哈尔嘴边。

    那确实是帕拉米迪斯所做的黑暗料理之一。那种可怕的野菜粥。然而。这黄黄绿绿一大碗不明所以的东西。却变得十分美味。

    汹豹舔了一口。把送到嘴边的粥都吞下肚子里去。然后他的脸上洋溢起幸福的表情:"好吃.还想要喵。"

    "当然。"豹人战士又舀了一汤匙野菜粥递到儿子嘴边:"慢慢吃。别烫着了。"

    从大猫脸上流露出來的关爱。仿佛他面前这只小猫是他的亲生儿子似的。

    吃了几口粥。恢复了一点体力以后。豹人少年躺在床上低声问:"爸爸.你们明天就要走喵。"

    "嗯.对不起。"帕拉米迪斯低声道歉:"这对我很重要。那位亚瑟叔叔救过我。以及你的哥哥们。沒有他。根本就不会有现在的我们。"

    "所以要报恩"

    "对。所以要报恩。"大猫轻抚着小儿子的额头:"但是。等这一切结束后。爸爸会回來好好陪你的。我的小宝贝。我错过了陪你长大的这七年时间。我不会错过更多。"

    "嘿嘿。去吧喵。"小豹温顺地笑道:"我这七年來有哥哥们陪着。一点都不寂寞喵。爸爸一定要在考试里照顾好哥哥们。然后你们一起成为那个什么圆桌骑士喵。等我长大以后就轮到我了喵。"

    "说得好。这才是骑士的儿子。"帕拉米迪斯高兴地抱起他的小儿子:"來吧。你这只脏小猫。爸爸要给你好好洗一个澡。"

    "嘿嘿"哈尔被他的父亲抱着。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幸福。虽然他的五脏六腑一阵阵抽痛。他的心却是暖洋洋的。第一时间更新他父亲的体温从那双大手中传到豹人少年的身上。似乎能驱走疼痛。为了这种温暖。他等了七年。

    晚上八时。赛内泽尔的旅馆。

    吃过晚饭之后。狼人回到了房间。准备研究那个包裹中的资料。

    伊莱恩却探头进來。怯生生地问:"贝。贝迪。可以和我一起.呃。洗澡吗。"

    "什么。"狼人瞪了白熊一眼:"你这么大一个人了。连自己洗澡都不会。"

    "不。不是"白熊人拿出那瓶清洁剂:"帮我洗。洗掉身上的涂装好吗。"

    对了。白熊全身还喷着那个黑色的涂料。第一时间更新这东西只能用那个特殊溶解液來洗。用水是洗不掉的。伊莱恩笨手笨脚的。背上和其他双手无法触及的地方。估计都洗不到吧。

    "你就不能只洗露在外面的部分吗。"贝迪维尔无奈地道:"其他地方穿上衣服后就看不到了。"

    "可。可是。"白熊人似乎执意要把全身的涂料都洗掉。把自己变回又白又干净的熊。

    "真是受不了你"狼人刚放下包裹。

    "來吧。伊莱恩。我帮你洗。"艾尔伯特却抢着说:"我才不像这头狼一样薄情呢。嘿嘿。"

    "谢。谢谢。"白熊又看了贝迪维尔一章节请到。然后跟着老虎一起走了。

    友

    狼人摇了摇头。打开了那只包裹。

    出乎意料之外。穆塔尼先知给贝迪维尔的。不是什么文字资料。而是一只箱子。

    到底在搞什么。狼人更加疑惑了。这可关系到他们明天能不能参加考试的大事啊。拜托认真点好吗。

    贝迪维尔纳闷地打开箱子。先看看其中有什么再说。

    那是一颗黑色琉璃珠子。大约只有人的眼球般大小。其中隐约泛起七色的光点。仿佛有一个宇宙在其中。

    似乎是某种宝物。但贝迪维尔想要的是资料。而不是宝物啊。这颗虽然漂亮。但是似乎并不具有魔术力量的珠子。到底和考上有什么联系了。

    该死的。被德鲁伊教的人骗了吗。现在已经是最后一天的晚上了。现在才急急忙忙地去城里找资料。恐怕也來不及了。

    就在狼人绝望之际。赛内泽尔老头从门外探头进來:"哦。那不是德鲁伊教的秘宝之一。通灵石 吗。"

    "通。通灵石。。"

    "先知大人居然肯把这么重要的秘宝交给你使用。他真的很看得起你。"老头说。"看來要找到试炼的会场根本不是问題了。"

    "等等。什么。"狼人听得一头雾水。"这块小小的玻璃球。真有那么厉害。到底怎么用啊。"

    "你不用管。只要拿在手中。心里默念着要去的地方。通灵石自会为你启明方向的。"老头目不转睛地看着那颗小玻璃球:"这东西是很重要的法宝。用完记得还给我们。好吗。"

    "当。当然"狼人还是不懂。这颗小石头真有那么厉害的力量吗。而且他就连怎么使用都不知道.

    看见贝迪维尔一脸的茫然。赛内泽尔老头吃吃地冷笑:"如果不相信的话。今晚就带着它睡觉吧。你会看到你想看到的东西。不管结果如何。"

    贝迪维尔做出一个难以理解的神色。第一时间更新但老头说这颗通灵石是很重要的法宝。他也不敢怠慢。连忙把玻璃球收藏好。他害怕这东西会打碎或者被偷。因此他把石头藏在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

    狼人的左臂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凹洞。刚好够通灵石镶嵌进去。

    那是由记忆合金制成的手臂。本來就可以依据贝迪维尔的想法而轻微改变外型狼人正是依据同样的原理。把圣灵钻石和圣树之种镶嵌在手臂之中。

    现在又多了一颗玻璃球。好郁闷啊。手臂上镶嵌的杂物越來越多了。

    "呜呜呜呜。哇啊啊啊啊。不要。。"浴室里传來伊莱恩杀猪般的嚎叫声。

    "啊哈哈哈别乱动。"艾尔伯特有也叫了起來:"这里也要好好弄干净"

    "嗷啊啊啊啊。"白熊的声音从一开始的抗拒变成了暧mèi。

    "他们在搞什么。"一颗豆大的汗珠自狼人的额头上冒出。

    "贵圈真乱。"赛内泽尔老头冷笑着。自顾转身踱走了。

    听着浴室里始起彼伏地传出的白熊人的惨叫。贝迪维尔摇了摇头:"你们别玩太久。明天还得参加考试。快快洗过澡就睡觉了。"

    "哦。"艾尔伯特拖长了声音应答道。

    然后又是白熊人一阵杀猪般的惨叫。他们在浴室里到底搞什么。贝迪维尔不禁联想起十分邪恶的事情來。但他下意识地抛开这些想法。自顾打量起手臂上的那颗玻璃珠子來。

    十分钟后。伊莱恩哭丧着脸。围着一条浴巾就跑回了房间。

    "嗯。"狼人瞥了白熊一眼。伊莱恩身上的黑色颜料终于洗干净了。但是熊看起來好像有什么不对。

    再把这头熊上下打量了一遍。狼人终于懂了。

    "你。你的毛怎么都变得这么短。"狼人看着白熊人那身短而蓬松的毛发不禁好笑。

    "嘿嘿嘿。这是新长出的毛。旧毛我帮他剃掉了。剃了好多遍。"老虎冷笑着探头进來。

    "不是有那个特殊的洗剂吗。"贝迪维尔纳闷地说:"涂料洗掉就好。用得着把他的毛都剃下來吗。"

    "沒用的。洗剂只够帮他洗掉脸上的妆。一下就用完了。"老虎笑得更欢了。"黑猫一定是想继续作弄这小子。才故意不把足量的洗剂给他。"

    。

    "好了。"贝迪维尔摇着头长叹一声:"别玩了。快睡觉去。明天的考试估计会很辛苦。"

    "可是我还不困。"老虎跳到床上滚來滚去。他今天跳过了和邪灵蜈蚣的那场大战。当然不累。

    精力过度充沛的老虎想出了一个馊主意:"喂。我们來打扑克牌吧。"

    "不要。我累死了。"贝迪维尔不乐意地把头埋进枕头里。

    "一下子嘛。一下子就好。"老虎硬是缠着狼人不放:"我今天赚了一千块金币。赌本很充足哦。看我把你们两个的财宝都赢走。"

    "爸爸说。赌博是不好的。"白熊不理老虎。直接盖上被子睡觉。

    "呜.你们这徐蛋"艾尔伯特想了想:"好吧。我就來赌别的。你有兴趣想知道的事情。"

    "我对你一点兴趣都沒有。晚安。"狼人冷冷地说。扯起他的被子装作打盹。

    "你不想知道我的能力是什喵了。"艾尔却抛出一个鱼饵。

    贝迪维尔的狼耳朵情不自禁地动了一动。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