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781章 备战之于试炼 〔一〕
    第781章 备战之于试炼

    同一时间。薇薇安的研究所。

    豹人少年在一个维生舱中静静地躺着。暂时沒有了生命危险。

    他的母亲薇薇安则静静地走出手术室。脸上带着难以言喻的忧伤与困惑。

    "...抱歉。"帕拉米迪斯一开口就说。

    "不。这和你做的黑暗料理完全无关。"薇薇安却说:"不知道为什么。小哈尔的内脏变得一塌糊涂。肝脏凭空少了一半。肠子消失了四分之一。就连肾也只剩一个了。"

    "哦天"赛费尔和赛格莱德惊讶地捂住嘴巴。他们最疼爱这个弟弟。看见弟弟突然变成这样子。心中的哀伤不禁溢于言表。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放心吧。他的性命的保住了。现代的医疗技术这么先进。他缺失的内脏。我一定会找到办法修复的。对。小孩子都有惊人的自愈能力。这一切总会有办法的。"薇薇安叹气道:"但是这几个月内。他都无法像个正常的孩子那样生活了。"

    听见这个噩耗。帕拉米迪斯既哀叹又疑惑:"到底为什么。这不合理。好端端的一个孩子。怎么会突然就变成那样子。"

    "我不知道。他只是...凭空就变成了那样。那些缺失了的脏器并不是被手术割走的。他的体内沒有任何手术切割的伤痕。就连消失掉四分之一的肠子上。也沒有任何切除再缝合的痕迹。

    这样天衣无缝的手术。就连神也做不到。因此。唯一的结论就是。他有的只是缺失那些内脏似乎原本就不存在于他的体内。

    但是。哈尔的身体状况我一直有监控。从他小时候起。身体检查一次都沒有发现过问題。问題是从最近。从今天才开始的。这才是最奇怪的事情。"

    亚瑟沉默了很久。终于忍不住开口了:"赛费尔。赛格莱德。你们提到过的那瓶红色药水。还有留在现场吗。"

    骑士王最在意就是那瓶神奇的红色药水。根据两名蓝豹青年的证言。小哈尔当时就是用那种药水。救活了碎裂一地的帕拉米迪斯。而豹人少年到底是从哪里弄來那种红色药水的。到现在仍是个迷。

    听见骑士王这个疑问。赛费尔摇了摇头:"不是喵。我们之后试着打扫那个地下室。却找不到任何红色药水的痕迹喵。最奇怪的是。现场就连那个装红色药水的瓶子也沒有过喵。"

    "哈尔身上也沒有喵。"赛格莱德也接着说:"都已经仔细检查过好几遍了喵。那个玻璃瓶子。到哪里都找不到喵。"

    亚瑟又皱着眉。陷入沉思。

    那东西似乎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而且还拥有起死回生的神奇效果。但是。它真的只是"救人的药"而已吗。

    或许只是某种等价交换。

    "陛下。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你有什么线索吗。"帕拉米迪斯忍不住问。

    "不。这只是朕的猜测而已。"亚瑟王在沒有理据之前不愿意把一切说出來:"别在意。朕会再去调查一下那个地下室。看能找到些什么。在那之前。帕拉米迪斯你的儿子变成了这样子。你真的还打算参加圆桌试炼吗。小哈尔现在最需要亲人陪在身旁。或许"

    "我主意已决。陛下。"大猫却倔强得很:"一事归一事。既然我打算参加考试。就先得把考试完成。这一切过去以后。我会回來好好陪着他的。

    但是。我不想让孩子知道我是一名不劳而获的人。自己的荣誉就得自己去争取。仅此而已。"

    "而你们两个也不打算放弃考试來陪自己的弟弟。对吧。"亚瑟王转而看着赛费尔和赛格莱德。

    "嗯..."两名豹人青年面面相觑。似乎很为难。

    就知道会是这样子。

    这三父子都是一个模子刻出來的。一旦决定好的事情。即使暴风雨刮都不会变更。

    薇薇安恐怕也是一样。她被邀请到默林的研究所帮忙开发可解浊装甲。这几天完全沉迷进去了。根本沒有闲暇照顾小哈尔。

    那孩子等同于在最需要照顾的时候被全家人抛弃了。可怜的孩子。胡來的一家子。

    "真拿你们沒有办法。"骑士王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把小哈尔也送过來。让朕和格林薇儿照顾吧。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格林薇儿曾是大不烈颠最优秀的治疗师现在依然是有她在。对小哈尔的恢复很有帮助。"

    "这怎么可以。给陛下您添麻烦了"帕拉米迪斯的嘴上说着这种客套话。但他眼中自然流露出來的神色却在大声赞同。似乎早就期待着亚瑟这样说了。

    十分可恶。

    亚瑟压抑住怒火。心平气和地说:"小哈尔好歹也算是朕的侄子。所以。沒有什么添不添麻烦的。而且嘛。家里多一个孩子。格林薇儿会更高兴的。"

    注:薇薇安是亚瑟同母异父的姐姐。而哈尔是薇薇安和帕拉米迪斯收养的儿子。按辈分推算下來。哈尔就成了亚瑟的侄子。第一时间更新

    亚瑟心里其实十分纳闷的。莲音最近也很忙。有很高的概率会把小哈斯基也寄放在亚瑟家中。先是犬人少年。再有豹人少年。亚瑟王的寝宫快要变成托儿所了。

    叮咚。

    研究所的门铃也响了。是哪个不识趣的家伙。在这种时候來拜访薇薇安一家人。

    "妈咪。是妈咪來了汪。"犬人少年哈斯基兴奋地叫道。

    对了。莲音说好了晚饭时间就來接哈斯基回家的。

    "嗯"帕拉米迪斯刚想说什么。

    "朕送这孩子回去吧。"骑士王拉着哈斯基的小手:"你们一家就忙自己的事情吧。"

    "谢谢你。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亚瑟。我欠你一次。"薇薇安苦笑着说。

    "对。你欠朕的。快把可解浊装甲完成就好。"骑士王狡猾地盯着帕拉米迪斯看:"对了。帕拉米。据说你们翠绿骑士几个月不进食不喝水都沒有问題。"

    "呃。好像是的。陛下。"

    "很好。"骑士王笑了。

    能陪同亚瑟去黑暗大陆的合适人选。一直沒有找到过。主要还是装甲的"吃饭问題"还沒有办法解决。

    但现在。亚瑟王的面前有一个"几个月不用吃饭"的家伙。能跟亚瑟一起前往黑暗大陆的人。终于找到一个了。

    同一时间。阿瓦隆净土。圣灵坟墓之中。

    一个巨大的黑影把尸体从藏尸地中扒出。第一时间更新而一高一矮两个人影则在一旁看着这一切。

    "好险啊。"较矮的那人说。"如果不是预先设置了陷阱。让圣灵们包围掘墓者。我们的秘密就要败露了。"

    高大的人影不作声。定睛看着那具腐化了很久的尸体。那尸体的轮廓和这名高大人影有几分相似。

    "要把那些人找出來灭口吗。"较为矮小的人影问。

    "不可能的。"高大人影这才答道:"都是匿名來参观的人。要得知这些人的真实身份。必须通过康士坦丁公爵。想不让他怀疑又套出两名掘墓者的身份。根本不可能。"

    "确实"另一个人影答道:"哼。第一时间更新反正毒液已经追上去了。他们绝不可能有命活下來的。我们只要把这具尸体处理好。即使康士坦丁公爵來了。也发现不了什么。"

    巨大的黑色影子已经把腐尸完全挖出。接下來。那巨大的影子做了一件让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它一口吃下了尸体。

    藏在怪物的体内。这是最好的藏尸方法。巨大的黑色影子很快便化成一个小小的东西。被矮小的那个人影收回他似乎是那巨物的使役者。

    "希望一切真的如同你说的那样顺利吧。"那个高大的身影转身离去。圆桌骑士伟斯塔德那张英俊的脸庞。在幽暗之中隐约展现。

    他的目光集中在地面一根银色的毛发上。心中似乎已经隐约有了答案。

    同一时间。借由传送门瞬间便回到旅馆的狼人一众。

    "哟。你们回來了。"赛内泽尔房东在门口迎接贝迪维尔一行。

    "哇啊。"白熊人却掉头跑了。躲在一颗树后。

    "他是怎么回事。"

    "嘿嘿。别管他。"贝迪维尔知道的。伊莱恩怕自己那一身行头被老头取笑。急急忙忙地躲到了树后换衣服。

    幸好天色已暗。房东刚才又离他们有十多码远。应该看不见几乎在裸.奔的白熊人吧。

    "咕"艾尔伯特的肚子已经在打鼓了:"别说了。去吃饭吧。我快饿死了。"

    "又是黑暗料理。"狼人瞥了欧琳一眼。

    "又是黑暗料理。有不满吗。"欧琳反过來瞪了贝迪维尔一眼。

    "欧琳"贝迪凑到女人耳边低声说:"艾尔刚动完手术。只能吃些流质的食物。"

    "哦。懂了。"欧琳把目光投向刚走进屋子里的老虎:"虽然他看起來不像是刚动完手术那样子。"

    狼人也注视着摇尾推门而入的虎人。他一个多小时前才看着幽影行者把老虎的肠子都拿出來检查。那景象是多么的触目惊心。现在老虎却大摇大摆地走在路上。就像啥都沒有发生过似的。只能说是手术者的技术太高超了。

    "哦。对了。还有一件事。"欧琳顺势把一个包裹送到狼人的手里:"穆塔尼先知嘱咐一定要交到你手上的。"

    "谢谢。"贝迪维尔接过那个沉甸甸的包裹。里面恐怕是一堆情报指示贝迪维尔他们明天找到圆桌试炼会场的路的相关情报。

    "我可以和艾尔他们一起分享这份情报吗。"狼人又问。

    "噗。"欧琳不屑地一笑。"说什么客套话。这情报是你的。想怎样使用随便你吧。那么。祝你们明天的考试顺利咯。"

    语毕。欧琳也走进了屋子里。准备晚餐去了。

    不过。在那以前

    贝迪维尔又掂量了一下那个沉甸甸的包裹。这到底是多么厚的一叠文件啊。要分析完这堆情报。今天晚上估计又得熬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