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779章 封咒之于暮色 〔二〕
    第779章 封咒之于暮色

    邪灵巨蜈蚣见自己的装甲如此无敌逆天。更加肆无忌惮地扭动起來。并到处狂喷着毒液。虽然被树藤鞭捆绑住。这家伙仍然能够挥舞千百条刀刃般锋利的足肢。让众人根本无法靠近。

    贝迪维尔他们除了闪避毒液之外根本就无从下手。眼看着大蜈蚣的肆虐。树藤鞭发出啪啦啪啦的断裂声。随时要断裂了。

    夜幕低垂。华灯初现。城市里开始热闹起來。无数逛夜街的大不列颠市民正好在三百码外繁华的商业区里游荡。如果被这名邪恶的灵体跑进爱丁伯尔格的市区里。伤亡估计会十分巨大吧。

    情况紧急。必须在蜈蚣逃脱之前击败它。但是。该怎么办呢。。

    正当贝迪维尔无比纳闷之际。他的手臂起了反应。

    由于圣树之种和圣灵白钻石都安装在他左臂的这条义肢里。他有点无法分清到底是树种起了反应。还是白钻起的反应。

    总之。它或它们在对狼人说:用我吧。

    巨蜈蚣在不断扭动。已经快把欧琳的树藤鞭挣断了。

    狼人无奈之下。抽出树藤鞭:"熊猫。用你的裂地剑。"

    "哦。"伊莱恩冲了上去。第一时间更新在树藤鞭刚刚被挣断。邪灵重获自由的瞬间打出了一剑。

    巨剑深深地插入城市的水泥地面上。然后狠狠地拔出。

    碰。。击起的碎石和泥尘轰炸在巨蜈蚣身上。拍打着它那坚硬无比的装甲。带着强大动能的石雨本可以将最强力的护甲轻易砸烂。却竟然无法穿透邪灵巨蜈蚣的外壳。这家伙的壳真是出奇地硬。

    不过。巨蜈蚣吃了这记重击。全身淋浴在石块的暴雨之中。一时间也无法动弹。它采取一种防卫的架势保持着平衡。才不至于被拍倒在地上。

    这就给了贝迪维尔机会。石块的暴雨势头刚开始减弱。狼人就耍出鞭子飞跃出去。他的树藤鞭精准地勾在蜈蚣的身上。一下收缩就带着狼人飞了过去。

    贝迪维尔落在邪灵巨蜈蚣的背上。趁它还沒有注意。狼人手中的树藤鞭已经变化成圣树剑。贝迪维尔举剑猛刺。

    啪扎。。木剑的锋刃从蜈蚣外壳的缝隙间猛刺了进去。这种零距离找准破绽的猛刺沒有道理不成功。

    但是。圣树剑刺进去大约四寸。然后就卡住了。无法词得更深了。这点深度。距离杀死巨蜈蚣还差得远呢。

    "你在干什么。。快回來。"欧琳大喊。卡在蜈蚣背上的狼人如同在等死。只要蜈蚣随便往地上一个翻滚。第一时间更新贝迪维尔马上就会被压成肉泥。

    "不。还沒有。。"用剑刺杀蜈蚣并不是狼人的主要目的。他早已计划好了下一步行动。必须赶在蜈蚣做应对动作之前付诸实行。他把全身的力气集中在左臂上。那条义肢仿佛回应了他的请求。发出前所未有的强大爆发力。

    "哈啊啊啊啊啊啊。"狼人用力一撬。

    碰。。蜈蚣的外壳被狼人撬开了。一整块。如同钢铁般坚硬的装甲片。从巨大虫子的身上剥落。

    邪灵蜈蚣也能感觉到疼痛。它构造形体的同时也构造出了神经系统。被"剥皮"的疼痛可是最大一级的痛觉。哪有不挣扎之理。蜈蚣疯狂地扭动着身体。痛得不可开交。

    狼人却早已利用树藤鞭勾住一旁的建筑物逃之夭夭。才不怕蜈蚣的疯狂乱滚呢:"白熊。再來一剑。。"

    "哦。哦。"伊莱恩本來看得傻了眼的。被贝迪维尔这样一提醒。才知道行动。他的巨剑再次插入水泥地中。再猛然拉起。

    磅。。巨响夹杂着无数碎石雨击向蜈蚣。而这一次。邪灵沒有做出防御的姿势。它被巨石击中。虽然装甲把所有冲击都挡下來了。它却被巨石的暴雨砸飞到半空中。。

    "欧琳。。"狼人大叫道。

    贝迪维尔想干什么。机智的德鲁伊协调者已经理解到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在地面上还粘着她刚才放出去的四枚 营林之种。怎么可能不物尽其用。

    营林之种迅速爬出一地的藤蔓。上千枚又长又锋利的针刺已经遍布了地面。如同一个死亡陷阱。只等大蜈蚣落下來送死。

    贝迪维尔却同时甩出了树藤鞭勾住半空中的巨蜈蚣。强大的拉力瞬即把狼人扯直半空中。晃了一圈。他已经來到了邪灵蜈蚣的头顶上:

    "这一拳是替艾尔送你的。"

    因为局部狂化而巨大化的狼人的右拳。狠狠地砸在邪灵的身上。

    磅。。沉闷的响声和拳头击中物体时的冲击一同炸开。华丽地吃了狼人一拳的巨蜈蚣被加速击向地面。而贝迪维尔则承受了巨大的反作用了。反方向飞离。

    啪扎扎扎扎扎扎扎。。重力加速度。再加上狼人的重击。这一次。地面上的针刺终于穿透了蜈蚣的装甲外壳。在邪灵的全身扎出无数的破洞。。

    虫子黑色的血如同江潮般喷涌而出。淋了最接近的伊莱恩的一身。

    "嗷。好臭好臭好臭。。"白熊人慌忙躲避。同时在地上打滚。希望把那恶心的虫子血尽快弄掉。

    "他是來干什么的。装可爱。"欧琳看着全身喷涂得黑白相间的"熊猫"。一脸厌恶:"你也是不小的人了。别在地上打滚装可爱好吗。这么大一头熊。哪有什么可爱可言。而且还是裸.奔。你这变.态。"

    "呜。"白熊人被深深的刺痛了。笨拙地爬起來。不敢再在地上磨蹭了。

    "噗."贝迪维尔落地的瞬间发出一阵嗤笑。但他刚才用上了狂化。手臂用力拉扯过伤口。让伤口撕裂得更加严重。扩散得疼痛。就连局部麻醉的止痛效果也无法掩盖。痛得狼人脸色煞白。

    "欧。欧琳"他低声说。

    "对。当然。"女人从怀里拿出那瓶镇魂香。把它投向邪灵。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经历过如此惨烈的战斗。邪灵蜈蚣已经损耗得十分厉害了。它的意志力一开始薄弱。便被睡魔攫住了。镇魂香的强力安眠效果。让这名凶暴的神明睡着了。

    "呼。终于"贝迪维尔松了一口气。凑过去看了巨蜈蚣一眼。

    吼啊啊啊啊啊。。。。。

    沒想到巨蜈蚣竟然是装睡。趁狼人走近的时候飞扑过來。

    "妈的。"贝迪维尔破口大骂。但他已经來不及逃跑了。眼看自己就要被巨蜈蚣撕碎。

    嚯。一道黑幕笼罩住狼人。黑幕过去后。贝迪维尔已经被传送到店门前。和众人站在一起。与蜈蚣保持着十码距离。这次恐怕是幽影行者救了狼人。

    还在肆虐的巨蜈蚣显然还不死心。猛扑而至。就在众人拿这名凶狠的邪灵束手无策之时。天空中的一道光芒却猛照而下。落在巨蜈蚣身上。

    邪灵如同被一个玻璃罩罩住了。它撞在白光的边沿上。却无法冲破白光的封锁。攻击到光芒外的众人。

    "逮住它了。"幽影行者说。

    这道光芒是从阿瓦隆净土射來的。圆桌系统已经逮捕了这名试图逃脱的邪灵。來得真及时。不管蜈蚣在其中如何挣扎。它也逃不掉了。挣扎得渐渐累了。邪灵蜈蚣终于放弃了挣扎。因为镇魂香的催眠效果而睡着了。

    贝迪维尔这次是真的松了一口气。他累得半死。一屁股坐在地上就想睡觉。

    "你别睡。先跟我來。把你的伤口处理一下。"幽影行者拉住狼人。

    "这条大蜈蚣怎么办。"

    "会有人來回收。把它送回圣域里去好好封印起來。"幽影行者和黑猫一起扛起狼人往咖啡厅里挪:"但那是以后的事了。用不着你來操心。"

    "你最好把它封用。别再让它害人了。"狼人狠瞪了幽影行者一眼。

    幽影行者这家伙除了在战斗中帮贝迪维尔止痛和闪避致命一击以外就毫无建树。只怕是不想让众人知道他能力的底细。真是深藏不露的一名混蛋。

    欧琳也不动声色地跟了上來。

    "你怎么又跟來了。"贝迪维尔不解地问。

    "为了确保你沒死。混账。"欧琳恶毒地顶回一句。又对黑衣人说:"你们会为消耗掉的那瓶镇魂香付钱。对吧。"

    "我会付钱的。把这笔帐记在我们的组织里吧。"幽影行者不在乎地说。

    壮哉我富强的大不烈颠。

    艾尔伯特这时候已经醒了。听见外面的打斗声。老虎只穿了一条裤衩就从地下手术室里从冲出。身上还带着手术时的血迹:"怎喵回事了。。谁在打架。算上我一份。"

    "已经打完了。"众人摇了摇头。幽影行者更加不屑地一笑。

    贝迪维尔看见艾尔腹部那个刚缝好。再施以治疗魔术加速了愈合的手术创口。一阵眼泪不禁涌出:"抱歉。艾尔。"

    "抱歉。什喵抱歉。"虎人一头雾水。瞪眼看着狼人胸前那个可怕的大伤口:"哇啊。好像很痛的样子。"

    "不。不痛。"年轻的狼人低声嘀咕着。

    痛的不是。而是这名狼人的心。

    "是我自作自受。呜嗯."贝迪维尔吐了一口血。眼前发黑就晕过去了。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