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778章 封咒之于暮色 〔一〕
    第778章 封咒之于暮色

    遭遇到空气以后。一团灰色的烟雾瞬即成形。

    一只大手。抓住老虎的肝脏。用力一扯。它从幽影行者的手中把艾尔伯特的肝脏抢了回去。

    "该死。"幽影行者也被吓得不轻。惊讶地往后跳了一步:"那是什么。。"

    那东西恐怕就是诅咒的本体。造成艾尔伯特昏迷不醒的真凶。

    虽然只有一瞬间。狼人真的看到了。那是一名灵体。既然它是黑色的。那么这家伙不是邪灵就是暗灵。哪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最大的问題是。它窝在艾尔伯特的体内不肯出來。硬來的话。它恐怕会來个玉石俱焚。把老虎的内脏搞得乱七八糟。

    怎么办。怎么办。。

    狼人压抑住自己的混乱与不安。脑子飞速转动着。

    那东西到底是如何钻到艾尔伯特体内的。第一时间更新仅仅是叫了艾尔的名字。它就钻进去了吗。。

    不。过程如何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既然如此。就只好将计就计。

    "巨剑熊猫。喊我的名字。快点。。"狼人大叫道。

    "什。什么。"伊莱恩一阵迷惑。

    "只管叫。"

    "那么贝。贝迪维尔。。"伊莱恩也管不上这么多。直接叫出來了。

    他的话一出口。有某个黑影马上从艾尔伯特的内脏里窜出。如同一道黑色闪电般直射向贝迪维尔。

    这果然是邪灵的某种。只要满足了条件就会发动。一种附带条件的。

    根据贝迪维尔的猜测。的条件恐怕是:"当有人叫某个人的名字时。邪灵就可以不受任何阻挡地侵入被叫名字者的体内"。

    那东西以光速移动。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而且形体黑色如果一道烟雾。在幽暗的条件下根本不可能看见。恐怕早已有不少人中过这招。遭到这名邪灵的毒手。

    而这名邪灵刚刚脱离艾尔伯特的身体。马上穿透狼人的肚直接钻入了贝迪维尔的腹腔之中。不痛不痒。杀人于无形。

    幽影行者惊呼:"你在干什么。。你想增加我做手术的负担吗。。"

    "不。把我传送出去。"邪灵的侵蚀还沒有开始。贝迪维尔仍保持着最后的清醒。连忙大喊:"之后的事由我來处理。艾.苍影之虎就拜托你救活了。"

    "难以置信。。"幽影行者随手一扬。一团黑幕包裹住狼人。

    当狼人的视界再次恢复时。他已经身处与哥特人的咖啡厅外了。

    幽影行者可能太匆忙了。沒法把狼人传送出很远。只送到了这个市郊人影稀落的广场里。第一时间更新

    也罢。至少有了打架的场地。可以放手一搏了。

    狼人吐了一口血。他的五脏六腑如同被一只手不断揉搓着。痛得翻江倒海。狼人终于明白了。邪灵在他体内做着一件事:吸走他体内的光子。

    它在"吞食"贝迪维尔内脏的生命能源。

    阿瓦隆净土中游荡着各种圣灵和邪灵。有邪灵侵入了圆桌系统的机房。一点都不足为奇。

    它甚至有可能是由那些沒落的圣灵们变化而來。既然圆桌系统不再为圣灵们供给光子了。这些圣灵就自己去找。化身为邪灵到处狩猎无辜者。艾尔伯特只是运气不好。成为了邪灵的狩猎对象而已。

    但是。这一切都不再重要了。狼人只觉得全身发麻。他很快就要变得和艾尔伯特一样。体内的光子被吸食殆尽而晕倒。这可是一次绝杀绝命的大危机。第一时间更新

    贝迪维尔却吃吃地笑了起來。他半跪在地上。用他颤抖着的手。掏出了腰间的那瓶红色药水。

    他把那暗红色的。如同血浆一样不祥液体。咕嘟咕嘟地灌进肚子里去。。

    这药能"否定"过去发生的一件事。它曾让喝下剧毒。"绝对沒救了"的贝迪维尔大难不死。

    这一次。它也一定能够救活狼人。

    需要否定的。仅仅是"邪灵曾经进入过贝迪维尔体内"这件简单的事实。

    黑暗降临。贝迪维尔几乎完全失去意识。

    红色药水却在最后的一刻。在狼人肚子里发挥作用。

    "呃。咯啊。"贝迪维尔大吐出一口血。

    深黑色的血喷射而出。其中带着那名可憎的邪恶神明。。

    借助红色药水的力量。邪灵被从贝迪维尔体内驱逐出來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然而。这一切还沒有结束。远远未有结束。被中途打断。吸不到光子的邪灵不是一般的愤怒。它张牙舞爪。化作一条巨形的蜈蚣。打算把面前的狼人直接撕碎了吃。

    "噢。你这混蛋"狼人回复了一点体力。支撑着站起來。举起武器:"正好。我得好好教训你一下。看你再嚣张。。"

    "白银之狼。"伊莱恩也从咖啡厅里冲出。带着他的巨剑來助战。

    "手术怎样。"

    "结束了。只。只是把他重新缝起來而已。沒。沒问題的。"

    沒有邪灵在体内不断吸走光子。艾尔伯特会好起來的。贝迪维尔这样想的同时。也更加坚定了要消灭面前这名邪灵的决心。

    这种可恶的害人精本來就不应该存在于世。即使它是杀不死的邪灵。也一定有什么办法消灭它才对。

    碰。。巨型蜈蚣整个身子压了下來。狼人敏捷地闪开。

    就在这时候。他手臂上的圣树之种传來了声音:"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不回來吗。"

    "欧。欧琳。。你怎么会"

    "我利用树种之间的共鸣能力和你通信。很神奇吧。哈哈。"

    确实是很神奇。你们德鲁伊教根本就不需要电话了。带个树种在身上就能够随时互相通话了

    "欧琳。有件事想拜托你。"狼人灵机一动:"你上次使用的那种镇魂香。还有在手上吗。"

    "当然有。你上次封印神明沒有用上的那瓶。还在我手里呢。"欧琳疑惑的声音从树种中传來:"怎么了。你们遇上麻烦了。"

    "大麻烦。"狼人又一个翻滚躲开蜈蚣的尾扫:"这里有一只杀不死的凶暴神明等着去封印。你再不來我们就沒命了。"

    "呵呵。怎么办好呢。我到底该不该帮你呢"

    "欧琳。。"狼人一个蹲伏。蜈蚣那如同锋利刀刃的足肢从他头顶上扫过。

    "但是。这东西很珍贵的。我该怎么办好呢。"女人乘人之危。开始讲起条件了。

    "你想我怎办啊。"贝迪维尔哭笑不得:"说吧。你想怎样我都尽力去满足你。"

    "那好。我就向你要一个愿望。"欧琳的声音变得越來越狡猾:"到底是什么愿望。我还沒想好。总之是愿望。"

    这就是女人

    "嗷."贝迪维尔无奈地嘟哝了一阵:"好吧。愿望就愿望吧。只限我力所能及的事情。别问我要几个亿的金币就好。"

    "嘿嘿嘿。放心。不会那么过分的。"欧琳那邪恶的笑声通过树种传來。第一时间更新变得更加邪恶了:"现在。把树种变成传送门。我回从传送门里过來的。"

    "这么高难度的术。"

    "试着去请求圣树之种。如果真是情况危急的话。它会理解并帮助你的。"

    说得真简单。这能简单做到吗。

    贝迪维尔和欧琳对话分了神。同时巨邪灵蜈蚣也一记尾扫打來。

    这一次。狼人沒有完全避开。他的右肩被划出一道可怕的伤口。深达见骨。他半碎裂状态的肋骨都从割开的皮肉之下露出。这严重的伤口让他呼吸都觉得疼痛无比。

    "呜呜呜。"狼人意识到自己真的有了生命危险。他紧绷的神经高度集中。脑袋也发出了强烈的alpha波。

    这是生物在极度的紧张情绪下发出的强脑电波之一。能够激发内在潜力。

    仿佛回应着贝迪维尔的请求。他左手的圣树之种真的超常运作起來了。它瞬间发射出数条树藤。形成了一个圈。圈中出现黑色的膜。正是一个传送门。

    邪灵蜈蚣再次攻來。欧琳却及时地从传送门中跳出。举起树盾格挡。

    铿。树木盾把攻击挡下來了。锋利的刃肢砍进去一寸。却无法完全贯穿由柔韧坚硬的木头组成的盾。

    "哇啊。你还好吧。"欧琳看着全身血淋林的白熊人惊呼。

    "我。我很好。有事的是。是他。"伊莱恩无奈地道。

    欧琳又看了看身后的狼人。看见受了重伤的贝迪维尔。她勃然大怒:"可恶的大蜈蚣。竟然敢。。"

    她不顾这里是闹市区。直接把手中的四枚营林之种丢出。

    树种落在地面。瞬间扎根变化出藤蔓。把疯狂乱动的邪灵蜈蚣捆住了。

    "死吧。"欧琳怒吼道。树藤鞭中的尖刺猛刺而出。扎向巨蜈蚣。

    铿铿铿铿铿。。一连串的金属交鸣声响起。结果却出乎欧琳的预料:巨蜈蚣钢铁一样的外壳。居然挡住了尖刺的攻击。那该是多么逆天的硬度啊。

    "欧琳."狼人捂着胸口的伤站起來:"不行。需要更加强力的攻击。才能穿透它的外壳。"

    这东西到底害死过多少人。吸收过多少人的光子。才能有现在这副模样。

    一名本应逐渐消逝的古老灵体还能有如今的凶残。都是靠人命换來的。

    正因为如此。它才更加的不可饶恕。

    "啧。"欧琳让树种收回了尖刺。改用一种柔韧的战术。树藤变得松紧有致。既勉强限制住了邪灵巨蜈蚣的行动。又避免被蜈蚣挣脱。

    "这家伙的力量怎么这么大。树种无法撑很久。你最好尽快想出办法。"

    "我知道。"狼人胸口的伤还在痛。他根本无法集中精神去战斗。

    "别动。"有谁的手指在狼人肩膀上点了两下。

    贝迪维尔突然觉得胸部伤口不那么痛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麻木的钝感。

    "帮你做了局部麻醉。"幽影行者出现在狼人的身旁。拿出某种有机凝胶抹在贝迪维尔的伤口上。瞬间堵住了伤口。"回头让我看看这个伤口。估计要缝几十针吧。"

    "谢.艾尔怎么样了。"狼人担心地问。这位庸医不会在手术中途放弃医治病人吧。

    幽影行者却平淡地说:"我把他缝起來了。他很好。只是虚耗过度而已。"

    其实他所做的。仅仅是把艾尔伯特的腹腔切开。让潜伏在其中的邪灵现身而已。艾尔的内脏从來沒有被动过。应该不会造成额外的损伤。休息一会应该就好了。

    问題是。艾尔的内脏被夺走过光子。失去光子的细胞。在短期内并不会有受到伤害。只有长时间失去光子。细胞才会有出现衰竭现象。

    艾尔伯特从中了诅咒到被医治。大约只过了一个小时。他的内脏应该不会有大问題。把他搁在那里休息几个小时。回去再吃些好的。内脏里的光子就会恢复了。

    现在只需要集中精力对付着只该死的邪灵蜈蚣。替艾尔报仇。

    "你有计划吗。"幽影行者看着面前的巨大邪灵。不禁一阵不安:"它们是幽灵。是无法杀死的。你有办法阻止它吗。"

    "我沒有。但我能让它睡着。"贝迪维尔在此时已经无法向对方隐瞒了。干脆把所知的一切都说出來。以图省事省心:"但你们的系统一定能做些什么吧。阿瓦隆净土就是为了关押这些邪灵而存在的。既然它逃出來了。就一定有办法把它抓回去。"

    "你"幽影行者一阵诧异。但很快地他就把震惊压了下去:"你说得对。每一名灵体都被系统标记过。如果不借助第三方的力量。它们绝对逃不掉的。"

    而这个"第三方"指的就是艾尔。邪灵钻至艾尔伯特体内。利用老虎的身体瞒骗过系统。逃了出來。

    但是。这名邪灵仍然被圆桌系统标记了。它现在也沒有躲在任何生物的体内。它已经逃不掉了。

    "我已经致电系统的管理者。他们会來善后的。放心吧。"幽影行者又说:"现在只需要.呃。把城区的损害压制至最低限度。敲晕这名灵体。"

    贝迪维尔心里不禁暗骂:这事说得容易。做起來却比登天还难。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