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771章 探秘之于圣殿 〔九〕
    第771章探秘之于圣殿

    答案是唯一而简单的。

    贝迪维尔面前这些就是白色的骑士们,就是圆桌骑士们的灵性从他们的人性升华而成的产物。

    这些人们,其实就是圣灵。

    又或者说,是圣灵们变身之前的模样!

    除了拥有白发以外,他们和真正的圆桌骑士几乎一模一样!

    所有的线索也连成一串,贝迪维尔明白到自己身处在哪里了。

    这里就是阿瓦隆净土,圆桌系统的核心所在!

    除了存放圆桌系统,它同时也起到关押圣灵们的作用免得这些永劫不朽的灵体们在人间横行!

    贝迪维尔曾经见过不少圣灵,但它们都是从阿瓦隆净土里被召唤出去的,一出场就是各种猛兽,或者武器的形态。

    真正保留灵性形态的圣灵,只能在阿瓦隆内看见而且也只限在它的圆桌骑士还健在,圣灵还没有完全失去人性的时候。

    如果它们对应的圆桌骑士死去,圣灵的人性就会逐渐消失,它就会失去人形,变成没有思考能力的猛兽,从"人"回归为"兽",永远徘徊于整个阿瓦隆净土之中。

    这些都是亚瑟以前告诉过贝迪维尔的情报。虽然只是简短地解说过一遍,剩下的全靠狼人自己去理解。

    当贝迪维尔亲眼看见圣灵们的灵性时,他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惊讶。

    但他用自己最大的努力压抑着这种惊讶,在众人面前故意表露得不动声色,免得被幽影行者察觉到这一切,解释起来麻烦。

    为了保护自己,当初那个单纯的狼人少年长大了,他学会了世故。

    "嗯"艾尔伯特在郁闷地看着,没有看懂是怎么一回事。他对圣灵的系统一无所知,在他眼中,这不过是一群有白化病的家伙们在开会:"所以呢这里发生过什喵了不起的事情喵这群看起来很有来头的白发家伙们是怎喵回事""你们不需要知道。你们只需要知道他们在认真工作,这就足够了。这也是每次派人来开放参观的目的。"贝迪维尔懂了。亚瑟王用圆桌系统创造出一个只由圣灵们组成的议会,并且暗中派人来监视着它!

    所谓政治,都是黑暗的。世界上不存在绝对正义的政权。

    由来执政,一定会在政治立场上有所偏袒。所做的一切决定,都是为了保护自己或自己所属群体的既得利益。

    正因为人心都是自私的,卑微的,丑陋的,狭隘的,因此,这个世界上不存在由掌执,却又完全公平的社会。

    而神明们却不同。

    圣灵们是圆桌骑士们高尚人格的化身,是一种美好愿望的思念体。他们拥有绝对的善良。

    换句话说,他们公平无私,而且率直守义。

    虽然是人造的神明,但圣灵们很大程度上是一群善神,一群几乎没有缺点,完全不谋私利,只为了让这个世界更好而存在的神明们。

    因此,把国家大事交给这群神明去表决,大不烈颠才不会走上偏颇错误的道路。

    也因此,大不烈颠才拥有了这些年来的辉煌,而且这种辉煌与日俱增,在整个欧洲中闪耀,被各国传为佳话。

    狼人心里暗叹,亚瑟王真是聪明绝顶。

    感叹的同时,他的心中也泛起了一阵忐忑不安。这种说不出缘由的忐忑,仿佛向狼人诉说着,这个制度仍然存在着某个漏洞。

    贝迪维尔再叹了一口气:亚瑟一定也有着同样的不安,所以才暗中安排外界人士对这个圆桌议会进行监视。

    同样的事情一定进行过无数回,以确保这个议会顺利地运作着,而幽影行者就是带路人,专门从民间找寻匿名的团体来"参观"这个议会。

    这种监视到底有没有用,又是另一回事了。

    会议完结,圆桌骑士的灵性们都散去了。他们不是人类,没有必要向彼此客气,因此连打招呼都省了,直接起身离席,急速退散。

    如果参观只是唯一的目的,那么贝迪维尔他们此行应该已经告一段落了吧

    但是,正如狼人所料,还有下文。

    看着退散的圣灵们,幽影行者松了一口,接着说:"他们终于走了。我们也开始行动吧。"这人不仅仅是带贝迪维尔他们来参观圆桌议会那么简单。他另有所图!

    狼人握紧了他的左臂,臂中的圣树之种已经悄悄露出一个枝芽,随时准备变成武器打出。

    如果这位幽影行者图谋不轨,想对亚瑟王的圆桌系统动什么手脚的话,贝迪维尔将会在这里消灭他!管他是不是伊莱恩的朋友,杀了再说!

    不知道是因为狼人把自己是杀气隐藏得太好,还是对方对自己的实力太有自信幽影行者露出一副完全没有防备的样子,推开门往屋外走去:"走吧。我带你们去参观这个系统的核心。到达以后,我有事相求。""这样真的好吗"贝迪维尔假装不知情,用试探的语气问道:"这似乎是一个十分重要的系统。随便让无关的陌生人进来查看,真的没有问题""所以才会收走你们的武器啊。"幽影行者已经半只脚跨出了门外:"而且放心吧,那个系统是不灭的。即使你们用上最强力的炸弹炸它,它也完全不会受到损伤。"幽影行者自信地一笑:"如果不相信,你也可以用你自傲的臂力攻击它试试。但在那以前,我们得先到达那里。走吧。"艾尔伯特对狼人耸了耸肩,他带着游山玩水的心情来这里参观,也不在乎再多走一趟,去查探那个什么"系统核心"。

    贝迪维尔则带着更多的疑惑跟了上去。圆桌系统的迷确实被解开了,但幽影行者的行动仍然是个巨大的迷。

    他到底在盘算什么

    同一时间,薇薇安的研究所。

    "哈尔喵!!"赛费尔和赛格莱德被狂响的警铃惊动了,才发现弟弟不在床上睡觉。他们当然知道弟弟会到哪里,因此他们以最快的速度赶过来了。

    当两名豹人青年赶到地下室的时候,只看见小哈尔抱着帕拉米迪斯的石像的腰发呆。豹人少年的时间仿佛凝固在这一刻。

    "哈尔喵."赛格莱德低声叫唤着,朝弟弟慢慢走去。

    "不,让他去吧喵。"赛费尔却阻止了自己的双胞胎弟弟:"哈尔有权拥抱他的父亲喵。这样才是真正的拥抱喵。让他一直隔着玻璃看,太可怜了喵。""可是"赛格莱德早已注意到石像上慢慢增大增多的裂痕。不马上把帕拉米迪斯放回维生舱里的话,恐怕不。一切已经太迟了。没有维生舱的保持,帕拉米迪斯的石像已经开裂得十分严重。即使现在再把石像浸泡回维生液里,恐怕也为时已晚。

    失去的时间永远都取不回来,即将死去的人,无论如何挽留,都终将消逝。

    "赛格莱德,我们也去吧喵。"赛费尔低声说:"如果这就是老爸的命运,那么,即使在最后一次,我们也要.好好拥抱一次老爸喵。""哥."两名豹人青年默默地走上前,与小哈尔一起,拥抱住帕拉米迪斯的石像。

    父与子,兄与弟,最后一次相拥。

    然后离别。

    啪啦啦啦啦啦啦!!一道裂缝扩张,落下一块石头。

    崩裂起了连锁反应,越是开裂,跌落石块,就越是更猛烈地开裂,跌落更多的石块!

    帕拉米迪斯的石像完全裂开了。这些本来应该是帕拉米迪斯的血与肉,骨头与内脏,此刻却变成了大大小小,形态不一的石头,碎散了一地。

    在化成石头的七年之后,翠绿骑士,赛拉松族的豹人战士切托维亚.帕拉米迪斯,就此走向了终结。

    "爸爸爸!"豹人少年看着碎裂一地的石头,眼泪已经忍不住涌出:"不!爸爸""哈尔."赛格莱德紧紧抱住他的弟弟,同时也是满眼泪光:"爸爸已经走了,现在就剩下我们三兄弟了喵。""呜呜呜呜,呜哇啊啊啊啊啊啊!!"汹豹失控地大哭起来,在他的两个哥哥的紧拥之下,猛烈地哭着。

    赛费尔和赛格莱德也一言不发,和弟弟拥抱在一起,跪在那堆碎裂的石块堆前,静静地流泪。

    然后是一阵黑暗。

    黑豹少年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身处于一片无限的黑暗世界之中。

    "来了"有谁,盘腿静坐在豹人少年的面前。

    在黑暗中,那人只有一个大概的轮廓。但汹豹在突厥生活已久,他能毫无困难地辨认出,那是一名象人的轮廓。

    没错,那是一名成年的象人,又高大又伟岸。但那轮廓和哈尔见过的任何一名象人都不同。那人身上发散着熟悉而陌生的气息。

    "你是""当你得到什么的时候,也意味着你将失去什么。"那人完全不理会汹豹的提问,自顾说着:"所以,我抛弃了你。我很抱歉。我为我做的一切向你道歉。""你到底是""拿去吧,这是给你的饯别礼。从今以后我们的命运不会再有交集,你也会永远忘记我了吧。"一个小小的瓶子,凭空出现在小哈尔的眼前。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