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770章 探秘之于圣殿 〔八〕
    第770章 探秘之于圣殿

    豹人少年哈尔走到一旁的安检装置上。把脸凑过去。让机器检查他的瞳孔。他又伸出他的小猫爪子。让机器扫描指纹。

    门输入过哈尔的资料。当然认得他。这机关重重。高度设防的门。就这样对两名小鬼开放了。而且其中一位还是一名最爱搞破坏的小恶魔。

    房间内的玻璃隔离墙升起來。让两名孩子能够走近去观看那巨大的玻璃容器。

    "这就是我爸爸。帕拉米迪斯喵。"小哈尔走到玻璃容器前。轻轻地拥抱着容器的外壁。

    ".他是一具石像汪。"哈斯基好奇地大量着这具浸泡在维生液里的石像:"而他在开裂汪。"

    "爸爸因为某种原因而石化了。具体我也不知道喵。"小哈尔沒有理会哈斯基。而是满足地搂着玻璃容器。仿佛这样就是抱住了他的爸爸:"但爸爸就在这里。就在这里喵。"

    这不正常。实在太不正常了汪

    "嘿。哈尔汪。"犬人少年想出了一个馊主意:"不要隔着玻璃抱你爸比了汪。不如我们想办法打开玻璃缸。让你真正地抱一次你爸比汪。"

    "这不是一个好主意喵。"小哈尔疑惑了:"哥哥和亚瑟叔叔也说了。爸爸现在的情况很糟糕喵。要是打开了玻璃缸。他可能会碎裂的喵。"

    沒想到哈斯基却來了个必杀一击:"要是不打开玻璃缸。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你可能一辈子都抱不到你爸比。而他就这样碎在里面了汪。"

    "呃。"被对方的话语深深地刺痛了。哈尔全身打了一个颤。

    "來吧。"犬人少年已经不顾对方的劝阻。绕到另一头去摆弄起维生舱的控制面板:"不做的话。你会后悔的汪。有些事情错过了就错过了。以后就只能后悔汪。

    我被妈咪带走时也沒有最后一次好好抱过爸比。我已经忘记了被爸比抱着是怎样的感觉了汪。"

    他乱戳一气。却居然真的戳到了接触维生装置的按钮。

    "不要学我那样汪。"哈斯基低声说。

    啪滋巨大的玻璃容器开始骚动起來。其中的淡蓝色维生液不断减少。而豹人帕拉米迪斯的石像也从维生液里渐渐露出。

    维生舱慢慢打开。折叠成块收起。滴着少量发光液体。全身布满裂痕。似乎一碰就会碎掉的豹人石像。就这样静立在豹人少年哈尔的面前。

    孩子马上就涨红了脸。露出一副憋屈的表情。他已经忍不住想去抱他的爸爸了。却又怕碰触之下会把石像弄坏。

    "你快去啊。磨蹭个什么汪。"哈斯基在豹人少年身后推了一把。哈尔往前跌去。直接撞在石像上。

    豹人少年稳住身体的时候。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也发现自己抱住了石像的腰。

    那具冰冷的石像。既粗糙。又布满了裂痕。但是。这是孩子有生以來第一次拥抱自己的"父亲"。在拥抱的瞬间。冰冷的石像仿佛散发着人的体温。坚硬而布满裂痕的外表也如同人的肌肉般有了弹性。这就是被父亲抱住的感觉吗。

    当然。这一切只是豹人少年的错觉。

    因为石像被无故解封。房间里警铃大响。整间研究所沸腾了起來。

    小哈尔则闭着眼睛。静静地拥抱住父亲的石像。把周围的一切置之不理。

    对于豹人少年。这恐怕是他仅有的一次。与父亲拥抱的机会正如哈斯基所言。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机会一定要抓住。有些事情一旦失去。就会永远地失去。

    犬人少年则退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他的酗伴和父亲拥抱。心里不禁有点酸溜溜的。

    比起哈斯基那个不知道是死是活。音讯全无的父亲。眼前的豹人少年即使只能和化成石像的父亲拥抱。他也是幸福的。

    同时。一丝细微的裂缝也开始出现在帕拉米迪斯石像的胸前。并往他的头顶不断扩散。

    同一时间。某个神秘的领域里。

    一行人借着苹果林的掩护。悄无声息地往前推进。很快就來到了白塔的面前。

    这是一座装饰华丽的高塔。看着着白玉鎏金的塔内装饰。在看看那些雕刻精美的墙雕。贝迪维尔更加确信了这里应该是卡米洛的一部分。

    唯一的问題是:那片苹果林是怎么來的。

    到底是他们从地底传送到卡米洛的某处。还是这里就是卡米洛地底的一部分。一切还无法做判断。

    天空中洒落隐隐约约的阳光。穿透浓雾落在狼人身上时充满了温热。这应该是太阳光。而不是人造的光源。

    好奇怪。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一个隐约的名字在狼人脑子里呼之欲出。谈却被面前太多的奇异景象所迷惑。暂时沒有想起來。

    幽影行者带领中人。小心翼翼地潜入那座白色圣塔之中。很奇怪的是。这样华丽。仿佛有王公贵族居住的圣塔。居然沒有半个守卫。

    人倒是有的。他们爬了两层。马上就能听见塔顶上有一群人在议论的声音。

    幽影行者又对大家做了一个停的手势:"大家注意点。别发出任何声响。我们潜过去。在塔的别间里观察议会。"

    "可是."艾尔伯特一路走來。满肚子的疑惑快要爆发了:"你把我们叫來。到底是要干什喵啊。。就是为了偷看一群人开会而已喵。"

    幽影行者摇了摇头:"真正的行动在这之后。但开会的内容我也想知道。"

    他们蹑手蹑脚地绕过会议室的大门。绕到一盘的小隔间里。一行人躲进那小小的。空荡荡的房间以后。幽影行者开始把耳朵贴近墙。偷听会议室里的谈话。

    狼人和虎人也学着把耳朵贴在墙上。偷听会议。

    叽哩咕噜。叽哩咕噜。一大堆人在说话。从每个人不同的音调可以分辨出。会议室内大约有十五人。

    问題是。他们说着一堆根本不可能听懂的话语。那奇妙的话语甚至不可以称得上为语言。它们连续而且沒有感情起伏。简直就像是一种机械在发音。

    ".这是什么。"狼人更加疑惑了。他此刻被无数的疑惑充斥了头脑。已经懒得再去思考了。直接向别人求救:"你们能够听懂吗。"

    艾尔伯特郁闷地收回贴墙偷听的耳朵。朝狼人猛一要摇头。

    而幽影行者则转过去看着白熊人伊莱恩:"你能听见些什么。对吧。"

    白熊人轻微地点了点头。此刻的他正听得起劲。

    "遗产税减免的法案.不通过。"他试图翻译了一部分会议内容。

    "你能听懂。。"狼人瞪大了眼睛看着白熊。这小子什么时候学会这种神奇的机械语言了。

    "只。只是一点点。总觉得能明白。啊。他们又。又在议论了"白熊把耳朵往墙上贴得更紧:"为国内的孤儿院拨。拨款一亿的议案.通过。太。太好了呢。"

    "有任何关于废除奴隶制的议案吗。"幽影行者催促白熊仔细听。

    熊摇了摇头。会议室里已经乱成了一团。很明显其中的人们已经开完会议。准备散会了。

    幽影行者轻轻地一跺脚:"啧。果然耽误太多了。错过了吗。"

    "错过了什么。"贝迪维尔连忙追问。

    "不.这是我自己的事情。"黑衣人嘀咕了一句:"别说了。保持安静在这里躲好。等他们都散了再说。"

    "可是"

    "无聊的话。这里有监视用的小洞。"幽影行者把墙上的墙砖轻轻挪开一小块。露出几个针眼大小的小孔。

    他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狼人他们去看。

    有这个小洞。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们。

    真是准备周全。这个小小的密室。简直就像是专门为了监视会议室而设计的。

    辛辛苦苦地化了妆匿了名。还要通过里昂迪更斯的检查。最后把人带到这种小密室中监视会议。这一切到底有什么意义。

    狼人怀着满腹的好奇。希望能从那个针眼小洞中看到一丝线索。他把眼睛凑近小洞一看。看到的一幕却让他惊呆。

    那本应是极普通的一幕。

    巨大的会议厅中间有一张圆桌。

    坐在圆桌旁开会的。正是一群熟悉的面孔。熟悉而又陌生。

    正因为贝迪维尔认识这些人。一切才变得不普通。才把狼人吓呆了。

    均匀地坐在圆桌的四边。敲是圆桌骑士团里最重要的四位大人物:天位骑士里昂迪更斯。天位骑士霍尔。天位骑士尤恩斯。以及天位骑士帕林洛尔。

    邻近着天位骑士们。在圆桌中各占了一个席位的。分别是圆桌骑士:

    亚克托。兰斯洛特。凯。卡多尔。康士坦丁。德里文。雅格洛维。帕西瓦。卡梅伦。以及好几位应该是圆桌骑士。但贝迪维尔不认识。叫不出名字來的人。

    当然了。圆桌骑士伟斯塔德也在其中。狼人看着那名魁梧的巨汉。心里不禁泛起一阵无端的敌意。

    虽然这些面孔让贝迪维尔无比熟悉怀念。却有一个小问題烦扰着狼人:这群骑士长得太"白"了。

    在场的这群"圆桌骑士"们看起來怪怪的。他们的白色头发。白色眉毛。灰白色的瞳孔。以及银白色的盔甲。沒有一样不表明他们和本尊有所差别。

    这些人不是真正的圆桌骑士。难道.是冒牌货。

    不。狼人在下一个刹那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这些人不是冒牌货。从他们的谈吐举止可以认出是本人。或者是等同于本人的某些东西。他们简直就像是圆桌骑士们的分身。

    狼人以自己对圆桌系统以及圣灵们的认识。瞬间归纳出答案。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