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762章 备战之于幽影 〔四〕
    第762章 备战之于幽影

    晚上。

    把圣树之种嵌进自己的金属左臂以后,贝迪维尔试着向树种下了一个命令,变出一条鞭子。

    他将树藤鞭子自如地挥舞着,已经能够控制鞭子的长短,甚至控制树藤上尖刺刺出的时机。

    他试着收回鞭子,让树藤以另一种形态凝聚起来,形成一个盾。圣树之盾又轻巧又坚固,轻松地挡下了欧琳鞭子的抽打。

    狼人收起盾,再次把树种变形。这次它变成了一把木质长剑。虽然只是木剑,却又坚硬又锋利,而且它轻得就像空气一样,在狼人的挥舞下虎虎生风,用起来特别顺手。

    "嗯,太棒了。"贝迪维尔收起圣树剑,满足地哼了一声:"没想到圣树之种这么好用,艾尔伯特居然回绝了这种宝物,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笨蛋。"

    "并不是因为圣树之种好用。"欧琳看着这一切,心里犯嘀咕:"是你有惊人的天赋,刚上手就学会了操纵树种。"

    德鲁伊教的 协调者 们本来需要十多年的艰苦训练,才能初步掌握与树种沟通的方法。而要把 营林之种 运用到可以实战的地步,需要花费更长时间,以及投入更艰苦的锻炼。

    如欧琳这样的天才,也是一出生就受训,和营林之种一同长大,一刻不停地练习,过了二十多个年头,才有今天的造诣。

    相反,贝迪维尔这家伙完全不合常理。

    圣树之种的操作虽然比营林之种相对简单一些,但它也绝不是容易使用的道具。

    刚摸玩了一天就把圣树之种自如地使用到这个地步,贝迪维尔是名惊人的天才,惊人到可以吓死人的地步。

    或许是因为狼人本来就在西伯利亚极度严酷的环境下长大,他本来就拥有与自然融为一体的能力吧。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办法可以解释了。

    当然,为了避免狼人产生骄傲心理,欧琳才不会把这事告诉贝迪维尔。

    她故意做出见惯不怪的神情,不动声色地对贝迪维尔说:"和 营林之种不同,圣树之种 之中只包含有一颗圣树,而不是整片森林。圣树也会累的,请不要过度使用它的力量。"

    "明白了。"狼人理所当然地答道。他本来就没有打算过分依靠圣树之种的力量。

    "还有就是,这树种很珍贵的,如果可以的话,请仅当作武器使用,不要离身。丢了的话,我可不会再给你弄来第二颗。"

    说到这里,贝迪维尔不禁白了欧琳一眼:"你应该没有资格对我说这话吧?"

    昨晚和蜘蛛女王以及和山丘巨灵的大战中,欧琳明明随处放置树种,把营林之种当作消耗品那样使用。这东西哪里珍贵了?

    "哈哈,我的事情用不着你担心。"欧琳却厚着脸皮笑道:"而且战场已经清扫完毕,树种全部回收了,才没有浪费呢。"

    "对,你真会麻烦德鲁伊教的兄弟们。"狼人又白了欧琳一眼。这女人简直是麻烦制造者。自己把战场搞得乱七八糟的,却要别人帮她收拾。

    德鲁伊教的协调者们难道每一个都这样丢三落四的吗?

    仿佛知道贝迪维尔在取笑自己,欧琳马上阙起小嘴:"树种我也教会你使用了,我的任务就到这里结束了。时间也不早了,我该回家了,再见。"

    "呃,好的,晚安。"狼人搔了搔头。

    "嗯,好的,晚安?"欧琳又不高兴了:"你这家伙该有多傲慢?别人帮了你,你就这个态度?"

    又来了。所以说女人真麻烦。

    "噢,那么...谢谢你,欧琳。"狼人无奈地加了一句。

    "谢谢你,欧琳!你的感谢还真是随便!一点诚意都没有!"欧琳彻底闹起来了。

    天啊,放过我吧!

    "好吧...欧琳,非常感谢你的帮忙。有空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贝迪维尔压抑住满肚子的火,装出一脸平和地道。

    "哼,还是不怎么够诚意...算了!"欧琳转身离去:"你欠我一顿饭,以后我会向你索要的。"

    如果只是一顿饭的话,事情倒简单得多。

    "好,好吧。晚安,欧琳。"狼人挥手道别。

    "好,晚安。"欧琳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这女人到底在想什么。天下间的女人怎么都这样扭扭捏捏的,麻烦得要死。

    "呼呼呼呼呼,"赛内泽尔房东在院子的幽暗处看着这一切偷笑。

    "偷听是不好的习惯。"贝迪维尔往大屋走去,他今天已经够累了,好想早点洗个澡睡觉:"艾尔怎么样了?你有好好把宝物交给他吗?"

    "放心,他现在爽得很呢。"老头继续狞笑:"东西我可交给他了又或者说,我已经把他交给那个东西了。之后会变成怎样,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希望他明天早上能活着回来吧。"

    "嗯...好吧。"贝迪维尔没有多想,直接推门进屋子里。

    "啊!哦啊!"二楼某个房间内传出艾尔伯特奇怪的叫声,仿佛在和什么东西风流快活着。

    狼人不禁一阵疑惑。

    "你到底给了他什么?某种奇怪的玩具吗?"狼人白了老头一眼:"请不要教坏艾尔,好吗?"

    "嗯呼呼呼呼...啊哈哈哈哈哈哈!"老房东报以一阵大笑。

    深夜,爱丁伯尔格地下城。

    一高一矮两个人影,在一片狼藉的教会残迹中搜索着。

    "没想到我才走开一会儿,教会就遭到这样严重的破坏。"那个异常高大的身影道。

    "哼,这里的人都是群笨蛋,死了也是活该。"相对矮小的身影用他的手杖拨开碎散一地的瓦砾,似乎在找什么:"而且你白天要在伦敦活动,也没法兼顾这里。别太自责。"

    语毕,相对矮小的那个身影在废墟中找到了什么。他施了个魔术,把那些东西的碎片收集起来,藏进口袋里。

    "没关系,即使少了这个傀儡教会,也对我们的计划毫无影响。他们只是负责收集活祭的一只棋子而已。"

    高大的身影没有回应对方,而是抬头看着地下城的天顶,若有所思。当他这样做的时候,圆桌骑士韦斯塔德那张英俊的脸,自兜帽下半露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