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759章 备战之于幽影 〔一〕
    第759章备战之于幽影

    同一时间,伊莱恩把救回来的孩子送到北天骑士团的基地去,嘴笨的他却惹上了不小的麻烦。

    "所以说!"拘留室中,负责登记的骑士不耐烦地吼道:"那孩子到底怎么来的你们到底对他做过什么!""嗯,所以说,邪教,活人祭品,我救了他"白熊试图解释,但他越是紧张,咬到舌头的机率就越高,说出的话语无伦次,骑士们根本无从理解。

    "所以你就是邪教徒"骑士打量着伊莱恩那身染血的红袍。

    "不!不不不不不!!"被误认为邪教徒,伊莱恩更加慌了:"才不是!我,我们捣乱.不,捣毁邪教!我装成大祭司,主,主持祭典!""呵呵,你这么笨还能主持祭典""不!大祭司主持!"白熊人急了,继续拙劣地解释着。

    负责盘问的骑士范糊涂了:"到底是谁主持!你大祭司你是大祭司你还敢说自己不是邪教徒!""不!"伊莱恩哭笑不得地嗷叫道。

    其实事情很简单,伊莱恩披着大祭司的红袍,作为大祭司的替身上台主持祭典,以防范伊文的暗杀。

    当然,白熊人那张笨拙的嘴是不可能主持得了祭电的。贝迪维尔在白熊的衣领上挂了个传音器,让真正的大祭司远距离主持祭典。

    大祭司所说的每一句话,动通过信号传到白熊人衣领那个传音器上,在教徒面前播放。

    事情就是这么简单,但是以伊莱恩的叙事能力,永远都不可能说清楚。

    而且他也无法说清楚他们一行人到那种邪教集会地去的目的,更加说不清楚贝迪维尔与伊文之间的打赌,也说不清楚他们如何把作为祭品的孩子救回来,又如何捣毁邪教组织的基地,更是如何抹杀那位邪恶的神明。

    嘴笨的伊莱恩发现自己什么都解释不清楚,他开始后悔了,为什么是他把孩子送过来,而不让贝迪维尔来送

    "所以说,你就是邪教徒,并且你在杀死祭品之前良心发现,于是你杀光了其他邪教徒,带着孩子逃走,对吧"骑士试着去把这一团乱麻的关系理清,他已经做得很好了,虽然他的答案和真实相去甚远。

    "不,不!"伊莱恩气得几乎吐血晕倒了。

    "唉.我真受不了你。"骑士放下笔,把备案本上划得乱七八糟的文案揉成一团,扔进废纸桶里,同时对他的同僚唤道:"算了,审问结束。把这家伙关起来,先关一个月再说。"他又对白熊人道:"你这家伙虽然是邪教徒,但念在你有悔改之心,肯来自首,应该可以免去死刑。不过,终身监禁恐怕是逃不掉了。""什么不!!"伊莱恩有苦难言,激动得眼泪鼻涕直冒。

    他明明做了好事,却被当成邪教徒,无缘无故惹上了官非,真是冤死了!

    听见白熊人的大声哀嚎,刚好经过的一名骑士在审讯室前停下来脚步。

    年轻的骑士转过来,好奇地问守门的骑士:"这里发生什么事了""禀告圆桌骑士大人!"守卫对那名年轻的骑士行了个礼:"里面是以为来自首的邪教徒。我们现正对他进行审迅!""哦,不"年轻的圆桌骑士从门缝往内一瞥,马上就认出了伊莱恩。

    他推开门,不理会门卫的阻拦,快步走进审迅室中,对负责审讯的骑士道:"放了他吧。他是我的朋友,我相信他。他一定不会是邪教徒的。对吧,伊莱恩"白熊人颤抖了一下。他耷拉着耳朵,转头瞄了这位大人物一眼,马上就惊讶地叫出了那人的名字:".康,康士坦丁!"白熊面前的,正是圆桌骑士中最年轻的一位,年仅十八岁的圆桌骑士康士坦丁.卡多尔爵士。

    "嗨,伊莱恩。七年没见了,你最近好吗"康士坦丁嘴里向白熊人问好,眼神却在不断游离,躲避着白熊人的目光。

    "还.还好。"伊莱恩也在做着相同的事情,他把头微微侧向一旁,假装看着窗外的风景。

    康士坦丁曾是伊莱恩的救命恩人,还是孩子的他,用手术把只剩一个头的白熊人接在一头熊的身体上,救活了伊莱恩。

    二人曾是好友,走得十分亲密,伊莱恩最后几乎也要被卡多尔收养,与康士坦丁成为名义上的兄弟了。

    但是,伊莱恩的"觉醒",把一切都改变了。觉醒为龙人的伊莱恩拥有太强大的力量,代价就是与康士坦丁疏远了。

    最初只会缩在康士坦丁身后发抖,事事要由这名柔弱人类少年保护的伊莱恩,突然变成了拥有强大力量的种族,再也用不着康士坦丁去保护了。

    也许是出于纯粹的嫉妒,又或许只是因为寂寞,康士坦丁从那以后就没有再和伊莱恩说过一句话,昔日的好友就这样断绝情义了。

    直到今天,在这种奇怪的诚,奇妙的情景下,二人再度重逢。

    伊莱恩还是一个不知道会不会合格的圆桌骑士的考生,处处倒霉,处处碰钉子;

    康士坦丁却已经成为了圆桌骑士。

    到底是谁强谁弱,谁的境遇更好,混得更快活,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但是,至少,康士坦丁肯对伊莱恩说话了。即使二人之间仍然夹杂着某种酸溜溜的感情。

    咕中午没吃饱,午间又经历过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伊莱恩早已饿扁了的肚子在高声哀嚎。

    "抱,抱歉。"白熊人不好意思地揉了揉自己的肚子。

    "哼嗯,"圆桌骑士康士坦丁摆了摆走:"走吧,我们去吃饭。这附近有间不错的餐馆,这顿饭就算我请你了。你可以一边吃,一边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可,可是""别罗唆了,我们走吧。"康士坦丁对在场的骑士们使了个眼色,骑士们恭敬地向圆桌骑士行礼,对白熊人的离去完全没有加以阻拦。

    同一时间,赛内泽尔老头的旅馆里。

    "咕"狼人的肚子也在打鼓,提醒他晚餐时间的到来。

    "时间正好,来吃饭吧。"欧琳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狼人放下手中的活儿,从房间里探出头望去:"你还在这里吗""哼,你以为我很想在这里"欧琳故意露出一副不愿意的神情:"是爷爷说的,你们捣毁了黄昏教的教会劳苦功高,让我再做一顿饭好好慰劳你们。反正饭我已经做出来了,不愿意吃的话你可以不吃。""又是那些黑暗料理吗"狼人郁闷地问。

    "嗯是黑暗料理,你有意见"欧琳白了贝迪维尔一眼:"中午你不是吃得挺欢的吗"中午那顿饭确实还可以,但是"我只是想吃些正常的食物。"狼人郁闷地答道:"你懂的,没有传出臭味,看上去没有发霉.的食物。""很遗憾,这里并没有这种食物。"欧琳语气冰冷地道:"如果你对我们的传统饮食有意见的话,还是出去餐馆吃吧。反正你现在钱多得用不完,对不"贝迪维尔无奈地搔了搔头。他确实大赚了一笔,现在可谓是怀揣巨款,即使去最好的餐厅吃一顿好的也开销得起。他本来就打算等伊莱恩回来后和艾尔他们一起出去吃饭庆祝的。

    可是,欧琳已经做好了饭等着他。再这样下去,欧琳估计真的要发飚了。"食物的怨恨"很恐怖的。

    心想以后还有很多和欧琳,以及德鲁伊教合作的机会,贝迪维尔以为现在还是顺着欧琳比较好。

    "真拿你没有办法。"狼人叹气道:"那我就在这里吃一顿吧。"没想到这话仍然惹怒了欧琳:"你这个不知感恩的家伙!给你做了一顿饭,你就感恩戴德地吃啊!露出一副为其难的样子,难道我做的饭很难吃吗""不."狼人额角冒出一颗巨大的汗珠。

    "噗呼呼呼呼"艾尔伯特在房间里偷笑着:"你快去吧,贝迪。我把剩下的财宝点算好,马上就下楼来。欧琳小姐,我很期待你做的饭哦。""谢谢。"欧琳对艾尔伯特嫣然一笑,然后又凶狠地白了贝迪维尔一眼,故意做出两种完全不同的态度,然后自己走下楼了。

    "你根本不懂得如何与女士对话。"艾尔伯特满带嘲讽地看着贝迪维尔:"像你这种家伙注定要孤独终老,呵呵。""我已经有老婆和孩子了。"贝迪维尔无奈地道。

    "但她们已经死了。"艾尔伯特却无情地反驳:"不要总是纠结死去已久的人。人应该往前看"狼人没有回答,反而丢下艾尔伯特,转身走出房间。

    当然,贝迪维尔和艾尔伯特根本不知道一个最基本的事实。迪安娜其实是某个人的转生。

    "听着,贝迪维尔,"艾尔伯特装出一副严肃的表情,既认真又逗笑:"我现在可是自由身,爱追求谁就追求谁。所以,别以为你吃定那妞了。我会想办法把那妞泡到手的。这事不到最后,谁都无法做定论!""你也别装出一副谦让的态度了,你这样做实在很卑鄙。"艾尔伯特毫不客气地道:"别为自己找借口,将一切拒之门外。这个世界本来就不存在什喵对与错。喜欢的事情就去做,喜欢的人就去追求,活得恣意出彩,这才叫做人生。"贝迪维尔眉头往下一沉,无语。艾尔伯特或许是对的。

    很对,却仍然改变不了狼人的想法。

    贝迪维尔到现在仍然无法忘记妻子莲音和儿子哈斯基。他在心里隐约希望着死去的妻儿仍然能够继续活着,希望自己仍能再见上她们一面。正因为有这种希望,他才无法放下一切,去追求另一段感情。

    而且…欧琳那种凶悍的小野马,再加上她那奇异的宗教出身这种妹子,谁敢去追求啊

    "不说了。我下去吃饭了。"他急忙逃离艾尔伯特,不愿意把这个尴尬的问题延续下去。

    "哼。"虎人闷哼了一声,继续收拾着地上的金币。

    连载中,敬请关注.

    友向你推荐

    本书由正版提供,请支持正版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