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750章 刺探之于邪域 〔六〕
    第750章 刺探之于邪域

    三名兽人悄然无声地潜入黄昏教徒的秘密集会场,一座远古的高塔之中。

    这塔和摩苟丝的研究所很像,狼人闭着眼睛都能走一遍。他对这里的地形无比熟悉,在塔内自如自在地悠转,以至于领着艾尔伯特和伊莱恩走的时候,在场的邪教徒们竟然没有表现出任何怀疑。

    更有甚者,邪教徒们以为这位狼人肯定是这里身居要职的人员,出入过这个塔无数次,才能在这复杂地形内轻松行进。想到这一点,邪教们纷纷对狼人一行表示出敬意,轻轻点头行礼。

    "他,他们在拜我们耶。"伊莱恩压低声音,紧张地问贝迪维尔:"我们真的没有露馅吗?"

    狼人没有理会老虎。就算露馅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顶多就是杀光这群该死的邪教徒而已。

    虽然封印了月光波,贝迪维尔还有一大堆武器可用,才不怕被这群教徒围攻呢。而且,他从这群黄昏教徒的步态举止之中早已看出,这些都是普通人,战斗力只有五的渣滓,这种家伙再多人攻来他都不怕。

    他已经在塔内转了一圈,发现隐藏在人群中称得上为高手的人不下十个。赛内泽尔老头说得很对,这次的任务很轻松,绝对是份美差。

    虽然卷进这种宗教冲突之中,仍然让狼人十分不爽。

    "贝迪,他们的集会快要开始了,你到底还在到处乱转个什喵啊?再转下去真的会引人怀疑了。"艾尔伯特开始焦急了。

    "不用怕,还有时间。"狼人继续在高塔的第三层里悠转:"我要找的东西还没找到呢,怎能这么快结束任务?"

    他想找到藏宝室。为了夺取黄昏教囤积的宝藏。这栋古老的建筑已是残破不堪了,一旦开战,整个塔搞不好又会塌掉亚瑟上次就把整个伦敦地下城弄塌了。要一片废墟里找宝物谈何容易?所以还是先越货,后杀人。

    "没想到你是这喵贪婪的家伙,我看错你了。"艾尔伯特理解到狼人的用意,马上露出鄙视的神色。

    还不是为了帮助你这个混蛋。

    贝迪维尔没有理会艾尔伯特,继续往前走,转过了一个角落。

    他的左侧是一间普普通通的房间。但是,紧闭的房门内发散着金银珠宝的气味。贝迪维尔的小狗鼻子告诉他,这就是藏宝室。

    有人会问,金银珠宝有气味吗?

    答案是肯定的。金和银都有着它们自身独特的金属气味。而大部分的珠宝,比如青金石,玉石,甚至珍珠和珊瑚,由于他们是矿物或者某种海生物的分泌物,味道绝对独一无二,猫狗的鼻子能够轻易分辨。

    曾经有一对老夫妇养的金毛寻回犬,在大树之下找到了一个满载金币的藏宝罐,正是这个原理。海关的辑私犬能分辨出非法走私的黄金白银,也是这个原理。

    话说回来,狼人找到了藏宝室以后立即四下观望。等确认没有旁人之后,他低声对伊莱恩和艾尔伯特说:"我现在进去偷宝藏了。你们负责在走廊两边看风,懂了吗?"

    "喔,就你一个人碰宝藏?"艾尔伯特显然不愿意,怕吃亏给狼人。

    "来吧,艾尔,"狼人耸了耸肩:"宝藏我不会独吞的。我把它藏进纳物戒指里,回去后我们再平分,好吗?有好东西的话,我一定会给你的。请相信我。"

    老虎疑惑地看着贝迪维尔。的确,狼人一直以来都没有给人贪婪的印象。他很诚实正直,是个值得相信的人至少在钱这方面值得相信。

    贝迪维尔有林中小屋这种奇妙的法宝,早已生活无忧。这样的人会贪图财宝,才是一件怪事呢。

    "好吧,"艾尔伯特妥协了,"伊莱恩,我负责左边,你负责右边。贝迪,手脚快点。"

    "当然。伊莱恩,你的纳物戒指也借我。"

    "可,可是"

    "把戒指里的武器取出来,背在身后吧。没关系,那些黄昏教徒也随身携带武器,我们和他们没有太大差别,不会引起怀疑的。"

    "好,好吧。"白熊人将信将疑地从自己的纳物戒指里取出他的巨剑背上。巨剑没有剑鞘,此时只能用特殊的绷带缠住,以免误伤途人。但这头该死的白熊一旦背上了巨剑,马上显得威武非常,如果教会里某种大祭司或者长老的保镖一样,顿时让人肃然起敬。

    他这么显眼,真的没有问题?老虎疑惑了。为了平衡这外观上的奇妙差距,艾尔伯特也把自己的雪猿骨刃拿出来这把剑平时可以折叠收藏,背上,也扮作大长老的保镖。

    太棒了。有两个"保镖"在走廊上镇守着,一般人还会以为大长老在藏宝室里拿取某种重要的法宝。他们绝对不会想到,其实是一名小狼贼在其中盗宝!

    狼人暗叹自己的机智,从白熊人手中接过纳物戒指,在悄悄撬开了藏宝室的门。如果有等级这个概念,他的"盗贼技能"绝对又升了一级。

    一双眼睛,却在暗中窥视着狼人一行的可疑举动。这双眼睛的主人,一个黑色的身影,则静静地潜入古塔的天花板内,在排气管道里悄然穿行。

    不过,贝迪维尔也不是好惹的。虽然没有特殊的察敌能力,强大的直觉还是让狼人隐约察知到渐渐逼近的危险。

    在推开藏宝室的门,独自进入藏宝室的同时,他也把全副武装从自己的纳物戒指中取出。

    他在手臂和小腿的绷带间各藏了一把九头蛇匕首,更把光子鞭缠在腰间,把光剑收纳在腰部,而魔弓则背在身后。

    全副武装以后,狼人觉得来再多的敌手也没有什么可怕了,他才悠然自得地在藏宝室中穿行,在堆积如山的金银珠宝中寻找最有价值的东西。

    同一时间,在塔顶准备"祭典"的黄昏教大祭司见时间快到了,便转身对身旁的高级祭司下令:"祭祀快要开始了。去吧,把仪式用的宝石匕首取来。"

    这名高级祭司点了点头,带着一高一矮的两名保镖,往三楼的藏宝室走去。

    当然了,他们的目的地,正是狼人贝迪维尔所在的这个藏宝室。

    贝迪维尔在藏宝室多如山的宝藏堆里挑来拣去,好不容易找到了几把有着精良附魔的好武器。可是,这些东西并不算什么稀世奇珍。虽然造价昂贵,转手便能赚到一笔可观的收入,但这种东西对提高艾尔伯特的战斗力毫无助益。

    一个和狼人的纳物戒指原理相似,都是绑定了亚空间的纳物背包,贝迪维尔倒是很乐意收走了。

    为了发泄心中的失望,贝迪维尔咒骂着,一边疯了似的把各种金银珠宝往纳物背包里装。

    背包能装很多东西,居然把宝藏堆的一半都装进去了,而且还一点重量都没有增加背包内是一个亚空间,而亚空间和现实世界毫不相干,当然不会增加背包的重量。

    值钱的东西基本上就这些。是时候该撤退了。当然,此行并不是空手而归。狼人也把 圣树之种 藏在纳物戒指里了,回去和艾尔伯特他们平分宝藏的时候,贝迪维尔大可以说这颗树种是从宝藏堆里找到的,并且坚持这是艾尔伯特的合法所得,坚决要老虎收下这份厚礼。

    当然,树种和这里的宝藏完全不搭轨,硬说是宝藏的一部分,老虎恐怕会怀疑。

    到那个时候,狼人就是硬塞也要把树种塞给艾尔伯特。为了帮助这只不中用的大猫,狼豁出去了。

    一边美美地想着这件事,一边把最后的宝藏装进戒指里,狼人却发现自己被一把光剑抵住了背心。

    "哦,还以为你是一名邪教徒。没想到你更糟糕,连邪教徒都不如,当起小贼来了。"伊文的声音自狼人背后响起。

    这家伙,就知道来碍我的好事。

    "哼哼,我正打算捣毁这个邪教窝点呢。"面对着对方的质问,狼人干脆有话直说:"但是,不拿白不拿,这里的宝藏都归我了,不行吗?"

    "黄昏教的事情我才不管,"半龙青年却语气冰冷地说着:"但是你是一个贼,这点我已经确信了。而我最讨厌就是小毛贼。怎么办呢?为了惩戒你这种小贼,我该切下你的双手,还是你的双脚?"

    "有话好说,伊文.尤恩斯。"狼人试图稳住对方:"我们就不合作吗?"

    "谁愿意和你合作,小贼!"伊文的性格却别扭得很:"这个邪教的窝点由我捣毁,而这里的宝藏都是我的,你碰都别想碰!"

    贝迪维尔笑了:"呵呵,凭你一个人,就想捣毁这个邪教组织?"

    "你知道我行的。"伊文却不带感情地说:"就如同我知道你行一样。在门外帮你看风的那两个家伙完全不行,但你是不同的。你比他们强得多。"

    强大的人光凭直觉就能得知对方的强大。这是一种无法言传的感觉。而狼人也知道,伊文和崔斯坦这两人,和贝迪维尔应该是同一个等级的。

    "崔斯坦也来了吗?"贝迪维尔试探着问。如果伊文一个人来的话,狼人还能和他打成平手。但如果伊文和崔斯坦一起夹攻贝迪维尔,狼人只有服输一途艾尔伯特和伊莱恩靠不住。

    "哦不,他没来。他在帝都大酒店享受着他的日光浴呢。"伊文冷笑,"而且放心,两个夹攻一个这种卑鄙的事情,我们不会做。"

    "呵呵,那真是太好了。"狼人悄悄取出光剑:"我们真的要打起来吗?在这里打恐怕只会两败俱伤,甚至会把这座塔弄塌。"

    "我不在乎。"伊文完全不接受贝迪维尔的求和信号,他真的想打一架。

    这死脑筋。

    "唉。"狼人不得已叹了一口气:"那就.......死吧!"

    他一下弯腰躲开伊文从背后而来的剑刺,同时反手削出一剑!

    啪滋滋滋滋!!!!两把光剑碰撞在一起,发出低沉的闷响。两道能量场互相碰撞,迸裂出无数光粒子!

    仅仅是两把光剑互相碰撞的话,也就是打成平手而已,还不至于太糟糕。

    然而!

    啪啦啦啦啦!阵阵跳电之声在狼人耳边响起,贝迪维尔这才惊觉,伊文手中的光剑带着闪亮的金黄色光芒,在光剑的剑芒边缘啪啦啦地闪射出无数电光!这是伊文的得意技能 雷电附魔!

    附有高压电的光剑,在与狼人的剑碰撞的同时,也打出了数十道电弧!这些电弧会自动击中目标,它们一一落在贝迪维尔身上,马上就把狼的手臂电得又麻又痛!

    "可恶!"贝迪维尔深感不妙,连忙一个后翻,先拉开距离再说!

    "呼呼呼呼呼,"半龙青年阴险地冷笑,光剑上的金光把他的脸照得更加阴险:"我知道,你的力量远不止此。怎么样?近距离你绝对赢不了我。不想被雷电剑电死的话,就拿出你的真功夫吧。那招...好像叫月光波来着?快拿出来用!"

    贝迪维尔心里暗暗叫苦。并不是他不想使出月光波。

    一来,是因为他和穆塔尼先知有过协议,这两天不会使用超音速拳和月光波。

    二来…都怪贝迪维尔之前在崔斯坦面前显摆过这招绝技,伊文把一切看在眼里,早有了提防。

    伊文这家伙会用心眼术,能够在对手出招之前就感应到敌意,捕捉到光子世界中攻击的涟漪…….简而言之,一切攻击的轨迹,都会被他预先得知。

    如果是距离远的话,被预判的攻击都能被伊文简单地避开。即使贝迪维尔的超音速拳再快,如果出拳之前攻击轨道就被预判了,对手在他出拳之前就躲得远远的,超音速拳便再无用武之地。

    除非是近距离攻击。除非以伊文无法预判的高速连环拳,打他一个措手不及,让心眼术都来不及进行预判,否则很难取胜。

    问题是,近距离攻击的时候,必须面对半龙青年手中那把雷电剑。那把光剑上附带着一碰即死的上万伏电流,被刺中就是心脏麻痹,一命呜呼。即使被剑身轻轻掠过,它打出来的电弧也能让贝迪维尔麻痹好一段时间,根本无法使出连环拳。

    和伊文玩近战的风险,比拉远距离攻击还要大。

    远距离打不着,近距离又会送命。这场战斗岂不是必败无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