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733章 徘徊之于试练 〔六〕
    第733章 徘徊之于试练

    同一时间爱丁伯尔格的某间五星级豪华酒店某个总统套房的私人浴池里鱼人王子崔斯坦正泡着澡

    浴池上飘荡着无数玫瑰花瓣周围弥漫着醉人的香薰数十位绝色美人穿着比基尼泳衣在旁伺候着尊贵的王子殿下

    即使拥有这天国般的享受鱼人王子崔斯坦仍然愁眉苦脸闷闷不乐

    同样在一旁泡澡的伊文看穿了崔斯坦的心事不禁问道:"还在为今天那条狼的事情耿耿于怀吗过去了就过去了吧你打赌输了应该遵照约定不再去骚扰那条狼这事放下來别管在圆桌试炼开始之前这两天好好玩乐休息吧"

    "话是这样说"鱼人王子张开口吞下一颗葡萄一旁的美女喂给他的剥好了皮晶莹剔透的水晶葡萄

    "但是"这样精致的食物他嚼两口就吞了"真正的考试里我们还会遇上他那家伙知道我们许多事太棘手了他一定会成为我们通往圆桌骑士之路最大的障碍之一吧"

    "的确"伊文回绝了身旁美女的侍奉自己拿起一杯苹果汁喝着"最让人在意的是他竟然连仙维亚的事情也知道白霜龙仙维亚死了这么多年而煞星把仙维亚的灵魂水晶送给了你这件事只有我们圣王骑士团里最初的成员们知道外人即使怎样调查也不应该查得出來才对"

    "所以才说棘手"崔斯坦正因此事而百思不解在意得不得了

    他其实并沒有因为和狼人打赌输了而不快他只是满脑子疑惑而这些疑团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而已

    以他的聪明才智居然也有想不通的事情这才是真正的奇耻大辱

    "不行"鱼人王子一下站了起來

    "嘿注意点"伊文尴尬地别过脸去是周围的美女们反而兴奋的惊呼

    "我一定要搞清楚这件事不论花多少人力物力时间与金钱我都一定要把那头银狼的家底全部揭露出來"

    "你答应过不去骚.扰他的"

    "我并不需要骚.扰他我只是调查他的身世而已"鱼人王子固执地说

    这就是赤.裸.裸.的骚.扰啊

    "唉真是拿你沒有办法"半龙青年也站了起來伸手推了推他的眼镜框"不用派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探子去打草惊狼了就由我亲自出马吧"

    "哦"崔斯坦看着伊文冷笑:"好吧我期待着"

    爱丁伯尔格城的夜色之中某个势力在蠢蠢欲动

    给艾尔伯特洗完药水澡再为老虎浑身缠上了绷带往床上丢下以后狼人终于可以放松下來躺在另一张床上喘了口气

    距离圆桌试炼正式开始还有两天时间

    虽然贝迪维尔下船前被告知过"试炼两天后在爱丁伯尔格举行"但这个试炼到底具体在两天后的哪一刻哪一个场地里举行狼人毫无头绪

    或许真正考试之前会有人专门來通知他们

    又或许考生们必须凭借自己搜集情报的能力自行找到考场

    到底是躺在床上什么都不做好好休息一晚还是现在就出去搜集情报的好

    贝迪维尔越想越不对劲他自认为精力还剩下不少还是别偷懒了出去悠转一下比较好

    确定这样做以后狼人从自己的纳物戒指里拿出两柄九头蛇匕首藏在摇间以备不时之需又脱下那身破破烂烂的便服换上了一身紧身夜行装

    黑色的尼龙纤维布料把狼人完美的体格表露无遗这身装束是贝迪维尔的妻子莲音为她丈夫所制造的整件衣服都被精巧地附过魔防御力惊人虽然沒有真正的装甲那样坚硬却能轻易地偏折大部分的攻击卸开冲击力减小伤害

    这件衣服上还隐约留存着莲音的气味

    "莲音...哈斯基..."狼人拿起这身夜行服时不禁睹物思人悲从中來

    他嘴里呢喃着自己 死去的 妻儿的名字然后长叹一口气推门往外走

    房东却在走廊上等着显然房东的起居室紧挨着贝迪维尔他们的客房有什么动静房东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要出去吗在这种夜里"房东警戒地问他似乎怀疑狼人是梁上君子

    为了打消赛内泽尔房东的疑虑狼人假意点了点头顺势解释道:"是的我想趁还有时间和精力多去搜集一些圆桌试炼的情报目前知道得太少了就连考场在哪里都不清楚"

    "嗯"房东轻轻点了点头似乎若有所思:"小子你身上带着多少钱"

    "带着多少"狼人被对方的问題搞糊涂了

    "你的全部家当有多少"房东毫不客气地问

    "呃"被这么一问贝迪维尔有点不知所措了他并不是城府很深的人但他总不能对刚认识不到三个小时的陌生人说自己手里有多少钱吧

    "嗯五百金币"狼人把自己的财产少报了一半他并不是刻意装穷但让对方知道自己并不富有可以省却很多麻烦

    "嗯也就是一千左右对吧"房东却精明地拆穿了贝迪维尔的谎话:"身上才那么一千金币远远不够啊"

    狼人既为谎言穿帮而感到不好意思也为房东的回答而感到不安:"不不够什么意思"

    "想要找到今年的圆桌试炼的会场这点钱还远远不够用啊"房东直接回答道:"你或许已经明白了吧试炼从现在这一刻就已经开始了找到会场也是试炼的内容之一

    而圆桌试炼最初的会场每年都藏得很严密考生们沒有强大的情报搜集能力根本不可能找到这个时候就需要从各路情报贩子手里买情报

    问題是你们是兽人情报贩子会想法设法刁难你们即使肯卖情报给你们价格特肯定贵得多"

    "噢该死"贝迪维尔突然就有了想骂人的冲动

    老赛内泽尔肯定和他的船长兄弟一样每年都接待过很多考生他的话是可信的如果当初沒有听赛内泽尔船长的话來找船长的哥哥贝迪维尔就连这个最首要最重要的情报也会错过

    还说什么参加试炼还说什么要成为亚瑟王的圆桌骑士如果连最初的考试会场都沒找到直接失去考试资格可就丢脸死了

    "那...我该怎么办要多少钱才够我马上去提钱"狼人接下來想到的是他存在法兰西银行那七十万存款

    "不用费心了你会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从银行里提到钱钱不是被银行以各种理由冻结起來就是告诉你银行系统出错提钱需要再等上几天"

    哦当然亚瑟王的圆桌试炼考虑周全如果有钱人们随便花个一百几十万就能买到试场所在地的情报那肯定不公平吧

    而一路坐船过來考试的考生们除非是傻子才会随身携带巨款

    也就是说大家都不能拼家底只能用随身携带的那点钱來做些什么了

    狼人身上只带了一千三百金币其实已经是出远门需要的巨款了如果再撬开老虎的钱袋还能拿到三百金币左右这三百块钱还是艾尔出门前向贝迪借的

    粗略一算总共一千六百金通识人类狡诈贪婪本性的狼人知道这一千六百金想买个好一点的情报都很有压力

    而他一个人茫无头绪地到处去找也不是办法爱丁伯尔格这城市说小虽小说大也很大有太多乱七八糟的旮昝地方需要一一搜寻决不是两天以内能够办妥的事情

    想到这里贝迪维尔马上就犯愁了

    看着狼人脸上的愁容赛内泽尔房东一直看戏般冷笑:"办法不是沒有就看你自己肯不肯去冒险了"

    "有有办法吗"狼人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慌忙问:"别卖关子快说來听听"

    "呵呵"房东挤出一个既神秘又充满恶意的浅笑:"我既有办法帮你在短时间内赚到很多钱又能让你迅速收集到大量情报但是这方法很危险随时会丢掉小命愿不愿意去办就由你自己决定吧"

    看见房东那充满恶意的冷笑狼人还在犹豫但当听见房东说起这事的危险性时狼人反而释然了

    如果只是危险而已那倒沒有什么大不了的怕死的话贝迪维尔也不会离开西西伯利亚的雪原來到大不烈颠这种是非之地

    "只要不犯法只要不违背天地良心再危险我也肯干"狼人说

    "好好孩子"房东轻轻地点着头干裂的嘴唇不断上翘笑中充满了讽刺与不屑:"那么就跟我來吧"

    他转身去取他的烛台伴随着房子那老旧木地板的一阵阵吱吱之声老头缓缓地踱下楼去

    现在是晚上九时在这个月黑风高的夜里赛内泽尔房东到底要去哪里要带狼人去干什么不可告人的勾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