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720章 争执之于熔炎 〔四〕
    第720章 争执之于熔炎

    格林薇儿看得定了神。

    相比之下,亚瑟王贵为大不烈颠的国王,长得却无比平庸。那黑发黑瞳,属于标准的凯尔顿人外貌特征。那张脸孔虽然有着它特有的坚毅,其轮廓却欠缺亮点,如同一个模子大量生产出来的人脸。

    为什么长得这样平庸的人是国王,而拥有惊世骇俗英俊容貌的兰斯洛特,却屈居于亚瑟之下,只是一名圆桌骑士格林薇儿突然有这种奇妙的感叹。

    "王后陛下。"兰斯洛特走上前,朝格林薇儿王后行了个礼:"事情缘由,我已经从国王陛下那里听说了。从今天起,我就是您最忠实的骑士,只为您而战,只为您而死。即使向国王拔刀相向,也在所不惜。"

    "而朕,允许这一切。"王宽容地说。

    "这.真的好吗"格林薇儿此刻的心中充满了疑惑,以及更多复杂的感情。

    "朕从不为自己所作的事后悔,现在不会,永远也不会。朕相信你,格林薇儿,朕可爱的王后。在未来的道路上,你一定会为朕指明正确的方向;

    朕也相信你,兰斯洛特,朕最亲密忠诚的兄弟。在往后的日子里,你一定会保护好王后,让她远离一切危险。事情,就这样定了。"

    没错。事情,就这样定了。

    出自于纯洁憨直的本心,亚瑟王毫无顾忌地定下了这件事,而格林薇儿王后这次却没有阻止王。

    即使她隐约觉得,王做了一个愚蠢的决定。

    第二天早上。

    艾尔伯特从床上爬起来,搔了搔头。

    他发了一晚烧,昨天晚上的事情变得迷迷糊糊,早已忘得一干二净。

    就在小哈尔还在纠结,而贝迪维尔正在走神的时候,甲板上的一阵骚动之声救了前者,把后者拉回现实。

    众人转头朝骚动的方向看去的同时,汹豹迅速地把盘中的辣鱼片全部扫进贝迪维尔的盘子里。

    "外面发生什么事了"一名水手走过的时候,狼人连忙拉住他问。

    "噢,只是一群想中途上船的考生们。船长正因此事和那些家伙们理论。"

    "中途上船"狼人很好奇,加紧把盘子里的食物扫空。

    "这样做理论上是犯规的喵。"赛费尔解释道:"我们的考试从登船的那一刻起就开始了,虽然这还不算正式考试喵。如果有人中途上船,跳过了两天的行程,不就等同于插队作弊喵船长不抗议才怪喵。"

    "还有这种事情喵"艾尔伯特好奇地问:"我以为坐船只是坐船而已"

    但他们乘船的这两天来确实风波不断,很难让人相信这一切和考试无关。

    "怎么可能。"狼人清扫干净盘子里的食物,缓缓站起:"至少那艘幽灵船不是刻意安排的内容。大不烈颠再神通广大,也不可能搞来一名暗灵与我们对决。"

    艾尔伯特不以为然地摇着头,暗笑狼人太天真。即使昨天没有幽灵船的事件捣局,赛内泽尔船长一定也会想出别的馊主意来考验考生们的。

    大不烈颠肯定和船长有某种合作关系,船长要做的就是帮忙筛选考生,尽量减少到达大不烈颠参加圆桌骑士考试的人数。否则,每年几十万考生到达大不烈颠,肯定要把那小小的岛国挤爆。

    至于船长会用什么手段,搞什么花样来筛选考生,那完全是看船长的心情。

    据说某年有个疯子船长不满意整船的考生,直接把船沉了,把船上所有的考生都算作不及格。坐上那种疯子船长的船,只能算那批考生们不走运他们还没起跑,就输在了起跑线上!

    而运气,也是成为圆桌骑士的条件之一!

    伟大的战士除了拥有一身好武艺,还得被幸运之神时刻眷顾。天生倒霉透顶的人,无论怎么努力,都不可能成功!

    现在是早上十时。还剩下半天时间,船马上就要到岸了。今天之内,只希望赛内泽尔船长不会再搞出什么新花样吧。艾尔伯特连日来奔波劳顿,身心都累透了,没空去应付更多的考验。

    与倦意渐露的艾尔伯特相反,某只狼正兴致勃勃,精神百倍。

    小哈尔看着满面红光的狼人,觉得对不起贝迪维尔大叔,不禁露出一脸羞愧。

    "都吃饱了吗走吧。"吃太多辣而兴奋过度的狼人贝迪维尔,摇着尾巴劝说众人:"咱们去甲板凑个热闹,看看这几位作弊的考生是哪路的大神。"

    艾尔伯特心里为狼人那突如其来的好奇感到可笑。不过就是几个作弊的考生而已,估计就是倚仗着某些达官贵人的关系而走的后门。这种家伙大多是纨绔子弟,并没有真材实料。如此废物,有什么好看的

    众人解决了温饱问题以后,一起跑上甲板,围观新来的考生。

    甲板上,以船长为首的数名船员已经和那些中途上船的考生对峙起来,似乎正相持不下。而赛内泽尔船长正和对方争执得面红耳赤。

    哦不,应该说船长争执得面红耳赤,而对方那名带头的"作弊考生",却一脸的泰然自若,似乎根本没有把船长放在眼里。

    再看清楚,其实中途上船的考生们并没有传说中那么多,只有两个人而已。而这两个人,贝迪维尔都认识。

    是崔斯坦和伊文!

    带头和船长争执的正是崔斯坦,年轻的鱼人王子。

    七年不见,那小子长得高大英俊,一头流水般的金发倾泻而下,在及肩之前恰当地止住,并随风飘扬,潇洒得让人嫉恨,闪耀得让人妒忌。

    那双蓝色眸子更加如最纯最名贵的蓝宝石,其中散发着睿智与灵巧的光芒,甚至还残留着年少时的几分淘气。

    如同贝迪维尔以往所知,鱼人的外貌和人类几乎没有差别,即使长大了仍然如此。

    除非人们靠近了认真观察,才能看出崔斯坦皮肤上那细小如麦芽,纤薄如蝉翼,透明度极高的金色鱼鳞。

    而如果保持距离,人们能看见的,只是崔斯坦的白里透红的皮肤在太阳光下若隐若现的金色鳞光。不知道实情的人一定会以为这是一名酷爱显摆的富家子弟,竟然在皮肤上扑上金粉!

    那是一种容易让人误会的帅气。崔斯坦从小到大肯定被无数人,特别是外貌远不如鱼人王子的男人们,羡慕嫉妒恨过。这是他无论如何都摆脱不了的命运。

    如果说长得帅也是一种罪,那么长得平凡更是罪无可恕。

    崔斯坦身旁的伊文长大了以后,比小时候更加平凡,更加不出彩。

    他长得不丑也不美,不帅也不挫。仿佛戏剧里大量招聘而来的群众演员般,只看一眼绝对无法记住他的长相,再看,还是无法记住,直到你天天看,看了一万遍一千遍,才能勉强记住伊文那张脸的轮廓而且你仍然会把这个轮廓与别的群众演员搞混。

    伊文的罪,在于其存在感为零,但他和崔斯坦凑到一起的时候又能极好地映衬出鱼人王子的俊俏来。

    伊文的罪,在于他让崔斯坦更加罪孽深重。

    这两个人凑在一起,简直成了一对世上最可怕的组合,从各种意义上说!

    然而,当伊文整个人的存在感约等于零时,他鼻梁上架着的那双眼镜却意外地出彩。

    贝迪维尔看着那双眼镜感到无比疑惑:伊文原本精通鹰眼术,视力是贝迪维尔认识的所有人中最好的。这样的家伙,为什么会突然戴起眼镜来了

    难道这七年间,他的超视力衰退了吗如果是真的话,那确实是太可怕,太让人担忧了!因为伊文除了那双眼睛,就没有别的长处了!

    "所以说你们不能上船!"船长激昂的骂人声把狼人的意识从沉思中拉了回来:"你们最初就没有登上这艘船,从一开始你们就不合格,算是放弃了今年的考试!现在才想上船没门9是明年请早吧!"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