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其他小说 > 光灵行传 > 第719章 争执之于熔炎 〔三〕
    第719章 争执之于熔炎

    返回房间的狼人,看见艾尔伯特缩在床上直发抖。

    "他在干什么"

    "感冒喵。冻出来的喵。"负责照顾艾尔伯特的赛费尔把探热针从老虎的腋下抽出来,说:"他在冰水里游了那么久,没有得肺炎已经是万幸了喵。"

    "呵呵."艾尔伯特一边打着哆嗦一边朝狼人冷笑:"贝迪,你欠我的。"

    "对,谢谢你取来的珍珠,否则我们全都得死。"狼人笑着说。

    但他的赞扬并没有持续多久,话锋一转,赞扬马上变成了挖苦:"又或者不我听说某人差点就被怪物杀了,幸好小哈尔出现相救,那只笨老虎才没死成。所以到底是谁欠谁了"

    "那个.你就不能别考究那喵深喵"艾尔伯特郁闷地扭过头去,面壁思过,回避着狼人的目光。

    "噗呼呼呼呼."贝迪维尔嗤笑了一阵:"赛费尔,你也累了,去休息吧。这家伙我来照顾就好。"

    "你不是也很累喵"

    "去休息吧。我还好。"狼人微笑着说。他平日的训练强度和别人完全不同,这点累还不算是真正的累。

    "好吧喵。"眼看就要日落西山了,赛费尔也又累又饿,巴不得马上去吃饭睡觉。他走出了舱房。

    狼人转过来看了看艾尔伯特。老虎似乎没有再发抖了。

    "睡了吗,艾尔"

    没有回答。应该是睡了吧。累成这样,普通人一躺在床上就能入睡。

    "艾尔."贝迪维尔在旁边的床上坐下。货船的舱房都很小,一个舱房四张床,而且是相距不足两码的两副双层床。水手们一般都是四个人挤一个房间的,卫生条件不怎么好。

    狼人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下,趁老虎熟睡的时候,把心里话抖擞出来:"

    你真的变了。变了好多。

    以前的你是个自私的家伙,只知道让我跟在你身后,为你干的蠢事儿善后。当时我很乐意这样做,因为我觉得这样我们才能成为朋友。现在想起来,我真傻。"

    狼人叹了一口气。

    "当时的我太年轻,太单纯了。我以为对别人付出一切,别人就会把我当作朋友。

    我是如此孤独,又是如此绝望。我拼了命地对身边一切人好,想要让认识的人全部成为我的朋友。我沉醉在我的朋友很多这个虚伪的美梦中,却不知道这个梦其实有多脆弱。

    直到梦境破碎,你们不再记得我。我当时几乎要崩溃了。

    我想,自己付出的一切都是毫无意义的,那最初为何要付出

    但是.就是今天,你告诉了我,当初付出的一切都是正确的。这世界上不存在无意义的牺牲。

    因为我又遇到了你,与你再次成为了朋友。

    今天的你能够完全信任我,不问缘由就去完成我交托的事,我真的很感激。今天的你,才是我真正的朋友。你比以往那个你好得多,讨喜得多,真实得多,成熟得多。看着活下来,并且活得更好的这个你,我才理解到当初改变世界命运的意义。

    所以.谢谢你,艾尔。是你让我重新认识了这个世界。但愿我们以后都是朋友,一辈子的好朋友。能再次遇见你.真是太好了。"

    他躺在床上说完了一堆本来不好意思说出的话,顿时感觉心里舒坦了好多。

    这也是狼人七年来第一次向朋友倾诉心事。或许还是他一生之中的第一次。

    面对着墙壁,假装睡着的艾尔伯特,听见狼人刚才的自述,早已泪流满面。

    嗅,嗅。

    狼人这时候才觉得舱房里有某种奇怪的气味。

    "艾尔"他拉长语气责问虎人。

    当然,艾尔伯特还在装睡,根本没有回音。

    "我知道你在幽灵船船底的冰水里游泳,是件十分辛苦的事情。"狼人马上就不高兴了,"辛苦归辛苦,在水里小便可是不文明的行为啊。况且你穿的不是泳裤"

    他看着虎人那身半干湿的衣服,那正是奇怪气味的来源。而且,这种衣服穿在身上,闷个一整晚,岂不是要让感冒加剧吗

    "喂,起来!衣服不脱下来换洗怎么行"他轻轻推了推艾尔伯特。

    此次出行,他们根本没有带任何替换的衣物。这也正是艾尔伯特打死不脱衣服的原因。

    狼人摇了老虎好几下都没能把艾尔唤醒。无奈之下,他把目光朝虎人的裤子投去

    "要不,我.帮你脱"

    他把双手也朝艾尔的腰间摸去

    "哦不,不不不不不!"艾尔伯特整个人跳了起来:"你这个变态!你他喵的想对我的裤子干什喵"

    "嘿嘿嘿嘿,你丫果然是在装睡。"狼人阴险地冷笑,看着虎人脸上的泪痕:"该不会是被我的演说感动得哭了不好意思面对我"

    老虎红着脸:"才,才没有!!"

    原来这一切是个骗局。

    那位骗子却还在厚颜无耻地冷笑:"不过说真的,快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洗吧。那股气味我们今晚还得在同一个房间里过夜耶。"

    "不!我衣服上的气味用不着你来关心!我宁愿穿着半湿的裤子睡觉也不要光着屁股!在你这种变态面前光着屁股实在太危险了!"

    "你在我家的时候不总是光着屁股裸睡吗我有抱怨过"狼人冷笑道。

    "呜喵"老虎被狼人一句顶得哑口无言。

    作为玩笑,贝迪维尔的话却充满了恶意。但这也是贝迪维尔一直以来想对艾尔伯特说,又总是不敢说出来的事实。

    私生活不检点的艾尔伯特在贝迪家蹭吃蹭住的时候,其所作所为简直让人发指,贝迪维尔早就怀恨在心,想借机报复了。

    "噢,你不想光着屁股,还是有办法的我的内裤可以借你。你在我家时不就常常拿我的衣服穿吗"

    "你!"艾尔伯特圆瞪着眼睛,顿了一顿:"把我的感动还给我!然后给我滚出去!!"

    他涨红着脸,一脚把狼人踹出舱房,并重重地摔上门,把自己反锁在其中!

    "喂,你打算一个人霸占整个房间"贝迪还在不死心地敲门骚扰。

    他们出钱订的房间本来是四人用,足够让贝迪维尔,艾尔伯特以及豹人三兄弟过夜。让艾尔伯特一人独占一个房间,不少人会有意见的。

    "混蛋!"艾尔伯特无奈只好再次开门,把钱袋丢给狼人:"自己去订另一个房间!别管我!"

    狼人瞄了一眼老虎赤露的上半身,嘴角邪恶地上撅:"所以,你今晚真的打算裸睡"

    "滚!!"艾尔伯特气冲冲地摔上门,赌气地脱光了,往床上一跳。

    一会儿是天堂一会儿是地狱,艾尔伯特发现贝迪维尔实在是个性格恶劣,难以相处的家伙。你把他当作朋友,以诚待之,他却用谎言和玩笑把你玩得团团转。

    于是,他们的朋友情谊就到此为止了。至少艾尔伯特是这样单方面决定的。

    同一时间,亚瑟王的寝宫前。

    "亚瑟."格林薇儿跟在骑士王的身后,而王一路上一言不发,王后以为亚瑟正为今天的事情责怪她。

    "什么都不要说了,格林薇儿。"骑士王一步一个脚印地走上那高高的台阶,但他走得比平时慢,慢得多,总是把步速调整得与格林薇儿完全相同,总是把二人之间的距离保持在一码之内。

    "可是,今天的事情"

    "今天的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没什么好说的。"骑士王其实心里还有气,但他刻意压下自己的怒火,心平气和地说:"今天的事,朕不觉得自己有做错,但同时,朕也不觉得你的决定是错的。"

    "什么"这个意外的答案,让王后一阵迷惑。

    "以朕的想法,如果能解决掉始源火鸟,一定能够阻止火山喷发。但是,天晓得或许刚好相反,正因为朕攻击了它,火山喷发才会加剧。所以,你的做法也有可能是对的。你能出手阻止朕,确实是好事。"

    "亚瑟."格林薇儿本来想好了几百个推托的理由,但她被这样一说,反而无言以对。

    "所以说,今天的事,我们还是不要提了。"亚瑟王低声说,见格林薇儿的脚步停下来,他也停了下来。

    王转身看着他的王后:"这个世界上其实并不存在绝对的对与错,那只是两种不同的观点罢了。当是非对错难以判断,而我们又各执一词的时候,朕希望你再次和朕唱反调。朕允许。"

    "你确定吗"王后疑惑地看着王。脾气倔强的王总是一意孤行,鲜有人能与骑士王对着干的。如今王却希望王后与他唱反调,难道刚才在火山口热昏了头

    "朕是认真的。说得一点都不假,也不是为了安慰你而故作声色。"亚瑟王淡然笑道:"这个世界上不能只存在一种观点,如果一切都由朕独行独断,那实在太危险了。

    朕并不完美,也一定有做错判断的时候。如果一个错误的判断会毁掉大不烈颠王国,甚至毁掉整个世界,其责任之大,你和朕都无法负起。也因此,朕希望你能阻止朕。当你女人的直觉认为朕有可能做错的时候,请一定要来阻止。

    当然,朕肯定也不会听你劝告,仍会一意孤行的。那个时候我们就刀剑见真章吧。是非对错,只存在于更强大,求胜意志更坚定的一方。如果你真的足够拼命,一定能够阻止朕去犯错吧"

    格林薇儿的脸瞬即变得煞白:"开什么玩笑,亚瑟就连天位骑士们全力以赴,都不一定能阻止你。你以为我一介女流之辈,真的能够打赢你,伟大的亚瑟王"

    "你已经赢了一回,朕亲爱的王后。"骑士王却不动声色地点明一切。

    格林薇儿一阵惊愕。

    她今天确实赢了。她不顾一切,以身犯险,自己跳进了融岩池。而亚瑟,则不得不放下手上的一切任务去救他的王后。

    她不是赢了,还能是什么

    "看吧,朕的王后。"骑士王的脸在柔和月色下展露出慈爱的微笑:"和力量大辛无关系。胜利总是只取决更加执著于胜利的那方。你连命都不要,往融岩里跳的那一刻,朕就知道,自己要输给你。"

    "这.只是一次幸运。"王后低声说。

    此刻,亚瑟在乎格林薇儿,因此他在千钧一发还是放弃了原本的任务,去救他的王后。

    下一次呢下下次呢人的心会变,想法会变,甚至连爱情,也会随时间而变味。

    下次,当格林薇儿往火坑里跳的时候,亚瑟还会爱她,还会像今天一样,奋不顾身地去救她吗这种事情,谁都说不准!

    看透了王后的疑惑,亚瑟王再次淡然一笑:"放心吧,朕不是要你一个人硬撑。以你的力量,和朕对着干,确实有点吃力。

    那好吧,朕把朕最忠诚,最武勇,能够和朕互角而不相上下的骑士,赐给你。他是朕从小就一起长大的老朋友,他的剑术连朕都自愧不如。

    有他在,你可以尽情地和朕唱反调,而他会保护你,成为你的利剑与坚盾,让你拥有与朕抗衡的实力。"

    这样的人,世界上真的存在吗

    格林薇儿不禁疑惑。

    真的有人,能和伟大的亚瑟王打成平手吗

    "他是"

    "你也认识他。"亚瑟王神秘地一笑:"他就是兰斯洛特。"

    月光之下,一名潇洒不凡的英俊青年,自台阶上走下。

    他的一头金色中短发,在夜色下发散着黄金溶解后的纯金黄色光晕。他那长短适中的刘海则在夜风中轻然飘动,让光芒闪耀得更加夺目。仅仅是这个光芒,就足以让世上无数女性痴迷折腰。

    如此英俊的人,世界上原来确实存在!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